新月文摘
世界名人网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最新上市 美国产品 苹果酸胶囊 $9.90 每箱24瓶只要$237.60 送禮佳品 Please Call 832-724-6288 维他公司

[新月文摘]

小城邂逅(小说)

作者:谢少萍          录入于 August 15, 2009 at 13:25:27:
餐饮指南
Sakekawah
Oyeah
GoldenPalace


BaGuoBUyi
SarahPlace
德州旅馆订房


The Grand Inn




Scott Equipment Inc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我从怡隆电脑服务中心走出来,街上已是满街阑珊的灯火。

  大街尽头,是一条灯火并不嚣张的小巷,有间名叫“夏梦”的咖啡屋,这处在喧闹的市区中心,安静如诗的小酒吧,虽然在高光之下依然能保持着浪漫和温馨,它还有与众不同的风格,正如她的名字一样简洁,简洁的杯碟,巧克力的色调,独特的壁画,里面回荡着舒缓的萨克斯风伴着的浅吟低唱,这是一个一踏进门就能静下心来的地方,这是一隅理想的休闲去处,烛光、水吧也许能留住你匆匆的脚步,帆布、水火灯、陶艺、铁花、仿古砖、毛石墙……淡淡的怀旧情调,悄然地静立于闹市之中,诧异于与周围环境形成如此强烈的对比,近一个时期来,我越来越爱上这咖啡屋,室内,由于位于超市的楼上,空间低矮,设计师则以稳定的面来扩大空间,在此不经意的角落里,设计师独具匠心地布置了一些看似无意却是有意的小陶艺,天花板上的水火灯更是酒吧点睛之笔,在装饰材料上以仿古砖和铁艺为主,以达到中西壁合的效果。在这里,坐在临街的大窗旁,真的可以哪怕是一个人也能坐一个晚上甚至永远的地方,坐在这里,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或深夜的苍茫夜霭,总有无限情怀蓦然涌上心头,近一个时期来,我心情苦闷无处宣泄,这儿就是我享受休闲的世界,逃避人生嚣喧的乐园,在此我疲惫苦涩的心灵得到憩息。

  我信步走向“夏梦”咖啡屋,屋里人不多,只有几个情侣在低头吮着咖啡,不时传来喁喁私语声,抒情而缠绵的轻音乐,在空中如泉水般柔曼地淌着……

  我选了个偏僻的座位坐下,染色的灯光被音乐调和着,忽明忽暗,将玟瑰的梦幻搅得浓浓的,我要了一杯浓浓的不加糖的苦咖啡,吮上一口,揉了揉麻酥酥的太阳穴,就仰着头靠在座垫上,让美妙的音乐像泉水般从耳边淌过,掺着咖啡的苦涩和特殊的芳香,我尽情地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

  夜色宜人,音乐更加抒情动听。

  吸顶灯昏昏欲睡的柔和之光缓缓熄灭,在梦幻般的朦胧之中,标致的侍者轻盈地走来,给每一桌点上蜡烛。大厅里响起轻快抒情的“蓝色的多瑙河”。

  “先生!让我陪你跳舞欢迎吗?”

  一个女孩甜甜的嗓音,惊醒了我的遐想,我猛地睁开眼睛,眸子顿时一亮。啊!原来是个陪舞小姐,我睨她一眼,这女孩,如矿泉水般清纯,白皙的皮肤,清秀的脸,一头秀发水一般披到腰间。她穿一条黑色的长裙,白色含棉水洗宽松的套装,浅褐色的布面上是隐格菱形和多边形图案,配上一长串装饰性的珠链儿,浑身散发出少女豆蔻年华的风采。我心里忽然怦然激动起来,脚板霎时感到痒痒的,我很久没有跳舞了,也想借此机会散散心,便随口答应说:“当然可以。

  我点点头,站起来。

  她扬起长睫毛,我搂住她纤细的腰,真丝的长裙像蝴蝶般翩翩起舞。我觉得有一丝温馨的暖风掠过我的脸颊,她身上弥散出的普通化妆品和本身的年轻女人的特殊幽香气息,也很好闻。

  我俩拥抱着,随着音乐的节奏摆动着,旋转着,配合默契。

  她穿的衣服极薄,能明显看出她窈窕的身段和高耸的酥胸。那瀑布般漆黑的长发上扎着一条鹅黄色的缎带,这种别具一格的打扮,恰如其分地和她白嫩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更显出她光彩照人。

  这舞池很大,你可以尽情地去跳,尽情地如驾了一叶小舟,在平静、幽蓝而透明的湖水里漂来漂去。

  我们配合得似乎很默契,应该说,她的舞是跳得很不错的,而我显得有点儿笨拙。

  但是,我心里总有一个感觉,感到她不是职业陪舞女,在她身上,少了职业舞女那种做作、夸张有商业气息。她倒显得平淡、清雅和略带羞涩。但是管他呢,反正我现在心里闷得慌,舞场就是逢做戏,谁那么认真?

  一曲舞罢,我们回到雅座,侍者送上一杯甜咖啡,她小巧的手捏着一把小巧玲珑的不锈钢汤匙,慢慢地搅着那杯琥珀色的液体。

  她微翘的眼睫毛几乎挡不住忧郁的眼色。  

 一边喝,一边聊着,我说:“你叫什么名字?看你年纪轻轻的,成家了吗?怎么干这个?”

  顿时她的脸暗淡下来,半天没哼一声,我后悔问她不该问的话。而她还是告诉我,她叫王倩倩,原是红星纺纱厂的女工,工厂不景气,下岗了,丈夫原是个汽车司机,因为工作太累出车祸了,瘫在床上,等着她赚钱回去医治,还有一个两岁的女儿和一个白发苍苍的婆婆要她供养。实在没办法,只好出来试试……我伤感起来,将心里对她的一丝鄙夷一扫而光,起而代之,是一股由衷的同情和敬意。

  啊!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妇,一个为了一家人的生存而沉沦在舞场的良家少妇,当她第一次走进舞场时,不知是什么滋味?

  她看见我的同情眼神,说:“你不用可怜我!生活就是这样,只要肯干,总会有办法的!”

  我感慨万千幽默地说:“是的!我们的社会,面包总会有的!”

  这时我才仔细看清她的脸,她已经不是蔻豆年华的少女了,看上去,已经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应该说,她是挺美的,是正常年轻女人的那种扑素自然的美。

  倩倩后来告诉我,这是她第一次,她是实在没办法,生活所迫,只好出来试试。

  午夜12点了,她抱歉地说,她要回去了,因为家里的婆婆盼着她回去!我掏出一张100元的钞票递给她,她推了回来说:“谢老师!我们这里是小地方,陪跳一场舞只收50元就够了!”我执意要她收下,她才勉强收下,她说:“谢老师,走吧!正好我们有一段路是同路,我陪你走走。”

  街上灯火阑珊,小镇一片热闹沸腾。我与她边走边聊,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姓谢?”她说:“你一进‘夏梦’,我就认出你来了,只是在那种场合不好直说,我知道你下海前是一个知名作家,退休前是正大电脑公司的工程师,现在是怡隆电脑公司的老板,以前我还是《春声》诗刊培训班的学员,在培训班里,你还上过我们诗歌创作的面授课。我还是你的学生呢!”我想起来了,这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姑娘,当时她也只有十七岁,诗歌写得不错,我怜爱地说:“倩倩,你不能再到那种地方赚钱了,总不能干点别的?”她说:“只要能找到一个挣钱的活路,我就不去了,你以为我乐意去的吗?我现在可以说是走投无路啊!”我考虑片刻说:“好吧!倩倩,若是你乐意,明天,你可到我的怡隆电脑公司服务部打字吧,你不是学过电脑吗?工资嘛,包吃三餐,每月800元,另外还按计件提成10%作奖金!”

  她欢天喜地答应了。

从此,倩倩来到我的怡隆电脑服务部做打字员。我和她同一间打字室里朝夕相处,她负责打字、复印,我负责软件设计、开发,策划。她是一个感情丰富、多愁善感性格文静的女性,她一直喜欢一种孤寂的情绪,而且她这种孤寂的情绪很个性化,是他人很难解译的,真是“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很多男人都说她高傲,说她孤芳自赏。她的气质与我的审美相吻合,因此两人相处,似乎无须言谈就能沟通,就十分了解。我们最大的兴趣就是迷恋于网络之中,她对电脑、尤其是因特网的痴迷,使她找到知音,这是一个奇特的环境,这间小小的电脑操作室里,我才顿悟到,人生在世,幸福不单单是物质享受,更重要的是精神,人生就如一首美妙绝伦的曲子,人际之间,有了沟通,每个音符都是和谐的,有意义的,而不是平庸多余的,可是现实中,平庸与多余太多太多了,所以才觉得人生是多么的冗闷,因此我感到自己现在已经找到和谐和美的东西,我尽量想法挽留它,尽情享受它,人生无常啊!不知什么时候就离散了。当店里空闲时,虽然我们各自在一台电脑上上网,各人上各人爱好的网站聊天,她一个以“灰姑娘”为化名的聊友在网上同我谈天,我们两人有着共同的爱好,在电脑网络的虚拟世界里,我俩既有共识,又有各自不同的见解,这种互补性,使我们在电脑的领域里相得益彰,如鱼得水,渐渐,我就发觉同我聊天的“灰姑娘”就是同一室的倩倩,她也知晓每日同她聊天的这个化名“司马相如”的聊友就是我。多么奇怪,现在我们两人谈论起来,就像谈遥远共处的往事,互相之间,是这样的融洽,就像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没有什么隐瞒,也没有什么拘束,也没什么忌讳,两人敝开心扉畅谈着……

因此,现实上我是老板,她是一个打工妹,她对我的吩咐规规矩矩,但是在网里,她是我的红颜知己,是无话不谈的挚友,每天大部份时间,我们都是泡在这电脑间里,这间小小的电脑服务部,使我俩有同舟共济心心相印之感,每接到一个软件开发生意,我们都是共同一起完成任务。

  时间长了,相处久了,两人心中都有一种难以名状的的异样感觉,在往后的日子里,在有意或无意之中,我的内心滋生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感情,对她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依恋,不见她的倩影,我就不安,感到怅然若失,万分失落,做什么都没兴趣。在往常对她思恋之中,我虽然警觉,我是不是坠入情网了?于是我试图克服自己,然而不论我在哪里,脑子里朝朝暮暮浮现她的身影,她的音容笑貌。工作时,我有时情不自禁地悄悄掉头去看她一眼,不见她,就魂不守舍,只感到浑身不自在,脸脖子发热,想来一定狼狈不堪。我俩心灵默契相通,感到谁也离不开谁,倘若有一天她不来这打字屋,我就感到孤独落寞,感到惘然若失。

  倩倩这样在我的电脑公司服务部工作了一年,真是红颜命薄,命运对倩倩真是太残酷了,医院检查的结果,她丈夫的骨折嬗变成骨癌,要送到省城的大医院截肢,光手术费就4万元。她向我辞职,说要陪丈夫去省城动手术,我心里好酸,好痛,这一下倩倩可彻底完了,我暗暗地希望她坚强,能够战胜命运,重新回来。我将当天电脑服务部全部收入500多元全部给了她,作为工资外的资助,这时她没再推辞了,只是含着眼泪低声说:“谢谢!”

  倩倩一走就是一年,这年底有一天,我到省城办事,下榻在一家大酒店,当天晚上,在包厢门口,我看见一个年轻的女人,挽着一个大腹便便的“大亨”,从包厢里走出来,与我擦肩而过,走向一辆豪华的宝马,那女子打扮入时,雍容华贵,但是有点面善,我好似在什么地方见过,突然,我一个激愣,啊!是倩倩!我似乎是本能地撵出门去,而那辆豪华的轿车已经绝尘而去。

我愣在那里,若有所失,但愿刚才所见的那个女子不是倩倩,但是退一万步来说,要是真的是倩倩,她的家怎么办?她瘫在床上的丈夫怎么办?还有她三岁的女儿和白发苍苍的婆婆怎么办?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展开一看,原来是倩倩给我发来一则短讯,却是一首小诗:

下岗妇

下岗没有期,丈夫永别离,我有苍苍母,我有呱呱儿,如此老与幼,叫我奈何之?相对空凝咽,有泪口无辞。患病没有药,有病不能医,生活逢绝境,不堪记当时,生存与温饱,事急似燃眉,孱孱弱女子,方寸有天知。

夜幕降临了,淫雨霏霏,纷纷扬扬,灯火朦胧,街上,密密麻麻的人影,我手执诗稿的手不停地颤抖着,滂沱的泪水在我眼中涌了出来。

——谢少萍——




责任编辑:005
回 [ 新月文摘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