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文摘
世界名人网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最新上市 美国产品 苹果酸胶囊 $9.90 每箱24瓶只要$237.60 送禮佳品 Please Call 832-724-6288 维他公司

[新月文摘]

回国杂记:回国美容差点儿破了相

作者:水影儿          录入于 November 19, 2009 at 17:44:38:
餐饮指南
Sakekawah
Oyeah
GoldenPalace


BaGuoBUyi
SarahPlace
德州旅馆订房


The Grand Inn




Scott Equipment Inc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本人当然也不例外。遗憾的是,身在美国数年,我的爱美指数日趋下降。究其原因,大概有二。一是自己的爱美主观能动性不够。二是美国的美丽大环境不如国内。外因不足,内因有限,才造就了我今在昔在的美国乡土气息:素面朝天,没有面膜,不做美容。

某些国人常常嘲笑美国人的大背心和大裤衩。确实,夏天一到,美国的背心裤衩到处都是。与其相比,美国女人美容店的普及程度和繁荣指数,却大隐于闹市,绝对无法和国内相比。

这次回国一看,伟大祖国令我眼前一亮。高楼林立,美女成群。街上的女人,真是越来越漂亮。路边的美容店,业务也越来越齐全。农民进城之感,从我心中顿然升起。

倒好时差,调好胃口,回国一周时,姐姐向我建议,看你灰头土脸的,去做个美容吧,顺便再搓个澡。

美容?美容能把我变成蒋雯丽吗?要是能,我就去。搓澡?那我不成了女朱绪啦(参见电影“洗澡”)。

上次回国,我在青岛的“在水一方”经历过一次被人伺候裸体的滋味,至今记忆尤新。那天与我同去的国内亲友们非常轻松随意,只有我在那里扭扭捏捏,小气得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土老冒。一听姐姐说要让别人给我搓澡,我不禁又打了退堂鼓。我怕别人笑我装纯洁,更怕露怯。

姐姐见我一脸疑惑,耐心地为我解释,哈哈,去吧,不就是让搓澡女工看一下嘛,女人看女人,怕啥?做美容特舒服,搓澡按摩一定让你血脉畅通。

经姐姐这么一说,出国前公共大澡堂的印象立即浮现在我的眼前。记得当时我们医院有一位泰国女留学生,她的入乡随俗功夫绝对一流。唯一令她头痛的一件事儿,就是我们的公共大澡堂。“让别人看我的裸体,那这么行呢?”。泰国女孩的害羞心结由此可见一斑。

出国十多年,我从来没进过任何公共大澡堂。我的裸体,当然仅局限于特定某人。即使是我在家中浴后更衣时,孩子们统统都被赶得远远的。随着岁月的流逝,我的公众裸体害羞情结,已经赶上了当年的泰国女孩儿。不是我装,绝对是实事求是。

到底去不去呢?转念一想,姐姐说的也有道理。让女搓澡工看一下裸体,咱也丢不了魂儿。尤其咱都这岁数了,难道要比处女还害羞不成?好,去就去,咱就当是体验生活了。

夏日的家乡,微风习习,风中漂来一股淡淡的海腥味儿。走进美容店,只见三三两两的女人们进进出出,尽显舒心怡人之容。国内的女人,真是从容随意啊。哪像在美国飘泊的我们,忙碌倦怠得连自己的身体都快懒得打理了。

交钱付款,换好拖鞋,脱衣全裸,我像流水线上的某种物件一样,终于来到了美容间。说是美容间,其实只是一个公共大浴池。浴池中央配有的那张美容床,就是我的赤身裸体之处。

那天为我服务的搓澡工大约三十几岁,她身材高挑,体型匀称,穿着比基尼似的短裤和蕾丝胸罩。我刚就位,她便轻轻地嘱咐我,躺好,我们开始吧。好,开始就开始。当时我们两人的默契,活像洞房花烛时的那男那女。

躺在床上,我任凭女工用她的搓澡巾触及我身上的每一尺每一寸。搓澡时,这位女工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她的双手似乎暗和着某种音乐节奏,起伏高低,全掌控在她手里。她搓澡时用力极大,手法老道。我仿佛是厨房里需要清洗的灶台一样,被她认真地清理着。

不一会儿,我全身被清理完毕。哇,去了一身美国泥土,我顿觉浑身清爽。如果排除杂念,躺在床上被人裸体伺候着,确实很舒服。难怪男人都喜欢按摩啊。

遍及全身的一顿搓洗之后,女工的纤纤玉手终于触及到了我的宝贵脸蛋儿。咱美容的最终目标,不就是要让旧脸换新颜嘛。这也是我此行的主要目的呀。

我们各就各位。女工轻声嘱咐我,躺好,别动,我先给你搓脸,然后再用中药芦荟液给你做美容。

让人搓脸的滋味,您体会过吗? 小时候,爸爸给我洗过脸。分娩那年,母亲帮我擦过脸。除此之外,好像没有谁在我的脸上用毛巾做过文章。女工给我搓脸时,不知何故,我忽然想起了我的父母。

女工不愧是职业选手,她在我脸上下的狠功夫,直逼拳王阿里。她边搓边问,疼吗?我答,不疼,不疼。其实当时我觉得脸上是火辣辣的疼啊。她手中的搓澡巾,好像忽然变成了小刀儿,在我的脸上划来划去。

过了一会儿,搓脸工序终于宣告结束。女工随后用轻柔的手指为我做面部按摩。一会儿脸蛋儿,一会儿眼周,一会儿太阳穴,女工的手在我的脸上卧龙藏虎,游刃有余,忽进忽守。

本以为按摩过后,一切都会万事大吉。就在我开始放松警惕时,女工突然抡起双手,像煽大嘴巴似的,在我的脸上左一下右一下地拍来拍去。妈呀,她是不是把我当成他老公二奶的替身了,把我当成活靶子泄私愤呢。

后来经女工解释,我才知道,这个拍打功是为了促进面部血液循环而为,这样做是为了下一步的芦荟液护肤做准备。火辣辣的脸,那是火辣辣的痛啊。为了美容,为了咱能变成蒋雯丽,我,忍了。

美容完毕,我直奔家里大喘气。刚坐下不久,姐姐大吃一惊,并发现了重大问题。妹子,你的脸怎么肿了?那女工是这么给你弄的呀?我忙答,女工先用毛巾给我搓脸,再用双手左右开弓煽我嘴巴,最后给我按摩上护肤液。她就是这么弄的呀。

姐姐大呼不好,搓澡工怎么能用粗毛巾给你搓脸呢?她搓的时候,你不知道疼吗?哈哈,我当然知道疼啊,但我没敢说呀。我没在国内做过美容,我还以为那是正常范围内的疼呢。最关键的是,我不想给海外华人露怯,怕人家笑话咱没做过美容啊。

第二天清晨,我站在镜子前,在我红肿的脸上,我发现了明显的搓伤痕。左下颌区,右眼角区,渗血区已经结茄,留下两块儿红斑样的伤口。我越看越懊丧,不禁哀从心来。您瞧这美容做的,简直就是给脸上酷刑了。折腾了半天,我不仅没变成蒋雯丽,我怎么越看越像饶颖了呢。



责任编辑:005
回 [ 新月文摘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