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文摘
世界名人网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最新上市 美国产品 苹果酸胶囊 $9.90 每箱24瓶只要$237.60 送禮佳品 Please Call 832-724-6288 维他公司

[新月文摘]

杨雪兰:通用副总裁的精彩人生(图)

作者:首席执行官          录入于 December 20, 2009 at 12:32:04:
餐饮指南
Sakekawah
Oyeah
GoldenPalace


BaGuoBUyi
SarahPlace
德州旅馆订房


The Grand Inn




Scott Equipment Inc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杨雪兰:民间大使 华裔女杰

  杨雪兰的人生岁月

  杨雪兰,1935年生于上海一个外交世家。父亲杨光泩曾任中国政府驻菲律宾总领事,在太平洋战争中恪尽职守,英勇不屈,最后被日寇秘密杀害。杨雪兰的继父顾维钧被誉为“中华民国外交第一人”,他在巴黎和会上舌战群雄,代表中国第一次向西方列强说“不”,改写了旧中国弱国无外交的历史。两位父亲的凛然气节让在美国长大的杨雪兰深深热爱着自己的祖国。

  1955年,杨雪兰从美国名校威理斯女子学院毕业后步入广告界。在美国著名的Grey广告公司,杨雪兰工作了20余年。她的一个创意曾帮助福特汽车将一款无人问津的花斑纹小轿车卖出100余万辆,创下福特单一车型的销售纪录。杨雪兰曾多次获得市场广告宣传杰出成就奖项,并被美国广告联合会评为“年度广告风云人物”。

  1983年,47岁的杨雪兰引起美国通用汽车注意。这家从来不挖人的保守企业居然用了六年时间邀请杨雪兰加盟。1989年,已是Grey广告公司执行副总裁的杨雪兰空降通用,担任通用汽车副总裁,成为这家公司历史上唯一的华裔副总裁。在杨雪兰11年的通用生涯里,她领导和参与了通用汽车在中国投资20亿美元的上海通用汽车公司的“别克”轿车和沈阳的“金杯雪佛来”卡车项目。由她全力促成的上海通用创造出当年开工当年盈利6.1亿元的车坛奇迹。

  1989年,杨雪兰与贝聿明、马友友等著名华人一起创办美籍华人组织“百人委员会”,致力于中美艺术和教育交流。杨雪兰是“百人会”的常务理事和前任主席,并任“百人会文化协会”总裁。 2002年的帕尔曼上海之旅就是她一手促成的。此外,杨雪兰还曾担任贝尔大西洋公司、假日酒店集团、美洲银行和达顿-德逊公司的董事会董事、纽约证券交易所提名委员会副主席。

  在中国,杨雪兰是清华、同济等大学的名誉教授;在美国,她是哈佛大学商学院和麻州菲利浦斯学院的董事。

  一位华裔女性的人生故事与成功之路就是这样在杨雪兰的手中演绎得如此传奇。

  从通用女副总裁谈起

  对话杨雪兰 在通用的经历

  有人说,汽车行业是机械制造的行业,是男人的行业。纵观国内外汽车制造大企业,几乎是清一色男子汉的天下,但偏偏就在世界头号汽车制造商-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的副总裁名单上,有一位女性,而且还是中国人,她的名字叫杨雪兰。

  杨雪兰曾任通用汽车公司副总裁职位10年,去年退休。她在加盟通用之前,是一位资深的市场调查专家,在美国约纽一家广告公司从事市场调查工作,在该公司干了整整30年。在这30年里,她熟悉了各行各业的市场情况,炼就了高度灵敏的市场感觉。她认为不管是什么行业,什么企业,要想成功,就必须要了解市场,尊重市场,按市场的规律办事。任何一个企业,哪怕工规模再大,实力再强,只要自高自大,我行我素,不理市场,不听市场,非碰得头破血流不可,无一例外。

  在 70年代初,福特公司生产了一款名叫Pinto的微型轿车,售价不到三千美元,福特的市场定位是“大人的玩具”。尽管花费不少广告宣传费用,但市场反应冷淡。福特知道有毛病了,他们请教了杨雪兰就职的广告公司。经过调查,杨雪兰发现毛病不是出在汽车上,也不是价格,而是在市场定位上,人们根本不愿意花费三千美元去买一个“大人的玩具”。人们想买的是价格便宜,质量上乘,安全可靠的汽车。结果福特为Pinto重新宣传,重新定位,将其描绘其有很高技术含量,有着福特T型车的优点的微型小车,结果销售了一百多万辆。

  80年代初,通用处于低潮,杨雪兰通过与通用一位副总裁的交谈,认为通用主要毛病是自高自大,无视市场,在他们眼里,顾客根本不懂汽车,只有他们自己才懂得什么叫汽车,怎样去生产汽车。基于这种认识,通用没有统一的市场调研机构,各部门各搞各的市场分析,互不通气,各个分厂甚至将同一集团内的其它分厂视为竞争对手,却对真正对手日本汽车商的攻势毫无知觉。当通用高层知道主要病根后,就将各部门领导关在一起直到统一认识为止。

  通用“挖墙脚工作”六年,竭力邀请杨雪兰加盟通用。加盟通用后,杨雪兰与另一位同事鲁迪合作,来到上海全面负责开拓中国业务。在中美双方推动下,上海通用汽车有限公司成立了,生产别克轿车。去年利润达6亿元,被通用认为是全球赢利最大最快的合资公司。

  杨雪兰对事物的看法有自己的见解,不人云亦云,她说“我不管别人怎么说,总是按自己的主张去做。”她早年就读大学专修文学,文学是人学,能帮助她更深刻地了解人的感情、心理和欲望。市场是由各种各样的人组成的,只要了解人才能了解市常由于有这个基础,她做市场调查工作不是仅仅满足于统计数字和现象,而是深入下去问个为什么,她要了解形成这种市场的原因和规律。人生几十年,杨雪兰凭着智慧和勤奋,走上了男人们的世袭领地,这不能不令人敬仰。

  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司。但令人感兴趣的是,它的高层领导有的来自财务系统,例如新近上任的新总裁理查德.瓦德纳,有的来自市场调研系统,例如杨雪兰,不一定是汽车专业或机械专业出身者才能担任高职。现代企业与市场运作息息相关,它需要各方面的知识和人材,越是规模大的企业所需人材的专业范围越广。从通用多年邀请杨雪兰加盟并委以重任的事例,笔者不禁连想到我们一些大中型汽车企业,连年招聘的大学生全部来自理工专业,是不是太片面理解现代企业的涵义了?例如某大型客车厂,这三年湖北、重庆两地汽车学院一下子就来了二十余人。而毕业于经济类的从未听说过,文科更是不会沾边。全厂上下全副精力抓生产,然而这间企业近年连年亏损,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人才的观念与使用是不是一个因素?笔者捕捉报道了通用汽车公司高层的两个事例,仅是做一点启发而已。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对话美国华裔女杰杨雪兰:中美民间大使

  游走在中美间的民间大使

  叶:您刚才谈到人生梦想,如果作个外交官不可能了,那么就是为这个社会多做一些贡献。三年前退休后,我知道您现在可能还要忙。在美国有一个非常有名的百人委员会,像陈香梅、贝聿明、何大一、马友友、杨致远都是百人会的成员。您是百人会的发起人之一,能不能跟我们介绍一下创办的初衷?

  杨: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个组织,能让美国人听到我们华人的声音。另外,我们可以帮助中美在文化艺术、教育交流方面做出一些工作。我们中国现在发展得这么快,美国也是一个非常发达的国家,但这两个国家的文化差距很大,一定要有一些沟通。如果中国不太了解美国,美国人也不太了解中国人,就会容易出问题。这个沟通我觉得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而艺术是没有国境、没有种族的。通过艺术的交流,两国人可以非常愉快的沟通。所以帕尔曼是一个例子,去年我们有一个叫艺术家周,我们不单单是做演出,大师班演出以外还有媒体,要让很多人看到。今年夏天我们准备让黄豆豆跟美国有名的舞蹈家一起合作演出,两国的孩子也可以互相学习。

  来源:《首席执行官》

  杨雪兰的人生岁月

  杨雪兰,1935年生于上海一个外交世家。父亲杨光泩曾任中国政府驻菲律宾总领事,在太平洋战争中恪尽职守,英勇不屈,最后被日寇秘密杀害。杨雪兰的继父顾维钧被誉为“中华民国外交第一人”,他在巴黎和会上舌战群雄,代表中国第一次向西方列强说“不”,改写了旧中国弱国无外交的历史。两位父亲的凛然气节让在美国长大的杨雪兰深深热爱着自己的祖国。

  1955年,杨雪兰从美国名校威理斯女子学院毕业后步入广告界。在美国著名的Grey广告公司,杨雪兰工作了20余年。她的一个创意曾帮助福特汽车将一款无人问津的花斑纹小轿车卖出100余万辆,创下福特单一车型的销售纪录。杨雪兰曾多次获得市场广告宣传杰出成就奖项,并被美国广告联合会评为“年度广告风云人物”。

  1983 年,47岁的杨雪兰引起美国通用汽车注意。这家从来不挖人的保守企业居然用了六年时间邀请杨雪兰加盟。1989年,已是Grey广告公司执行副总裁的杨雪兰空降通用,担任通用汽车副总裁,成为这家公司历史上唯一的华裔副总裁。在杨雪兰11年的通用生涯里,她领导和参与了通用汽车在中国投资20亿美元的上海通用汽车公司的“别克”轿车和沈阳的“金杯雪佛来”卡车项目。由她全力促成的上海通用创造出当年开工当年盈利6.1亿元的车坛奇迹。

  1989 年,杨雪兰与贝聿明、马友友等著名华人一起创办美籍华人组织“百人委员会”,致力于中美艺术和教育交流。杨雪兰是“百人会”的常务理事和前任主席,并任 “百人会文化协会”总裁。2002年的帕尔曼上海之旅就是她一手促成的。此外,杨雪兰还曾担任贝尔大西洋公司、假日酒店集团、美洲银行和达顿-德逊公司的董事会董事、纽约证券交易所提名委员会副主席。

  在中国,杨雪兰是清华、同济等大学的名誉教授;在美国,她是哈佛大学商学院和麻州菲利浦斯学院的董事。

  一位华裔女性的人生故事与成功之路就是这样在杨雪兰的手中演绎得如此传奇。

对话杨雪兰(1) 在通用的经历

  通用汽车的“中国之旅” 叶蓉(以下简称“叶”):杨女士您好,在节目开始前跟您讲个故事。在2000年上海主要的新闻媒体举行了一次2000年西部行,我也是采访团中的一员。记得我们是从上海的人民广场出发一直到了新疆的霍尔果斯,行程是一万多公里,就是上海通用刚刚下线的别克旅行车陪伴着我们这个团队一起风餐露宿的。

  杨雪兰:(以下简称“杨”)这件事我知道。

  叶:但我没想到几年后能够恰好有机会采访到这位当初把通用汽车引进到中国的这位企业家。

  杨:我也非常荣幸。

  叶:但是我也注意到一个问题,作为全球汽车制造业的老大的通用汽车进入中国是在1997年,而早在1984年德国大众就已经来中国了。为什么在中国的大街上满地跑的都是桑塔纳的时候通用汽车才姗姗到来?

  杨:其实通用汽车早在1989年的时候就来中国考察过。那时我刚刚进入通用不久,当时美国的汽车工业受到日本的冲击非常大。应该说,那时通用汽车的家门口都着火了,正全力应付日本企业的竞争。

  叶:也顾不上这个市场了。

  杨:这是后来,我有一次在北京开会,一位领导和我说,你们通用汽车是所有来中国考察的企业中第一个提出“合资企业”这个概念的。他说,那时听说这个合资概念都不明白,不知道什么叫合资。但是后来通用看了一下就走了没有进来,很可惜。

  叶:我们也知道这是到了后来,通用汽车到了90年代中期才开始和中国谈判。那这个谈判进展得是不是特别顺利?

  杨:当然挑战很大了,因为每一个汽车公司都想进来。中国那时候已经认清了这个市场,所以在1993中国宣布,就是那个时候的五年计划,他们会允许最后一个大项目进来。每一个公司都想进来,我们也想,但是我们已经晚了。你也讲了,虽然我们是全世界最大的汽车公司,但是别的公司竞争力也很强。他们有日本的公司、德国的公司还有美国的公司。

  叶:您当时一下子就直接介入这场谈判?

  杨:并不是这样。当时是我负责通用汽车消费市场的副总裁。与中国的谈判是由国际部门来负责的。我们的国际部门在欧洲。由于我是华人的缘故,接待起中方客人来比较方便,另外在中国还有些熟人,所以我也就开始参与。但说实话,我的参与让国际部门的同事不开心了。因为我对国内情况比较了解,知道有些美国式的工作方法是行不通的,我知道了我就要讲,我一讲自然就有人感觉好像干预了他的工作。

  叶:对。

  杨:这个就很困难,所以最后我就给通用汽车全球总裁发了一封信,就是问他我可不可以跟开一个五分钟的会议。我有一些很简单的问题问你,你可不可以指点我一下。我的办公室是在美国通用14楼,这个14楼是大家看了害怕的,因为总裁啊一些高管都在这一层。通用最高的领导他要从我门口经过。后来他进来了,我就只用了五分钟的时间和他说明一个问题,就是中国对通用汽车来说有多重要。如果通用认为中国并不重要,那我们只是想赚一点钱的话,我不会参与。但是如果通用汽车公司把中国列入未来的发展战略的话,我就有很多话要跟你讲。他说当然是一种发展战略。后来我和他说了很多关于我的一些看法和想法,后来我就开始真正参与这项工作。

  叶:什么时候通用总部让您来负责跟中方谈判?

  杨:这其实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通用汽车这样保守的公司,是不可能突然间会有一个很大的人事变动的。通用总部派了一位总裁全权代表通用,另外安排了一个副总裁就是我。我的职责就是在美国组织各方面的知识、各方面的实力去帮助推动中国这个项目。

  叶:您刚刚谈到在跟中方接触的时候,有德国的公司,有日本的公司都在竞争,那么这个竞争是不是很激烈?

  杨:对对,尤其是这种竞争不是很直接但非常激烈。经常有这样的情况,外面传言,说通用失败了,福特成功了,我们就非常失望,后来发现又不是这样了。

  叶:这样一个合作牵涉面是非常广的。

  杨:在美国你要做一个项目,很直接我跟就是一条线,但是在中国好像是像个蜘蛛网,有很多人相关,而且每一个部门的影响对最终的结果都有影响,所以这个是不一样的。你要费时间去和技术方面的一些领导、政治方面的一些领导、经济方面的一些领导都要去碰一碰,让他们都感觉这是一个适合的项目。

  叶:现在你回头看,你认为通用能够击败竞争对手靠的是什么?

  杨:我觉得是我们的战略。我们最先注重的就是中国有什么样的要求,这和别人不太一样。我们的战略是想作为中国最好的伙伴帮助中国的整个汽车行业发展,这个战略是双赢的一种战略。这与平时我们进入一个国家,抢占一个市场,建立一个项目是不一样的。我们的理念就是说,如果中国觉得我们是最好的伙伴,在这个整个行业发展的时候,我们能够拿出最好的技术和生产线一起合作。

  叶:但我们也知道这个项目给通用带来了极大的利润,就像您刚才向您的一个上司发问的一样,中国这个市场到底对通用意味着什么?我有一个数据,去年上海通用的盈利占到了通用全球的盈利的14%。

  杨:对。

  叶:这个份额是相当大的。

  杨:这只是一个结果,在当初那个时候是完全看不到的,当初只是一个希望。当时很多报纸媒体批评通用,说它是一家很大、很笨的公司,花这么大的投资与精力,又是需要这么长的时间。那个时候来中国的有很多很多公司都失败了。当时很多很多媒体就说中国市场的梦想,只是一个梦想,不是一个真实的东西。一些管理层在开会时他们就说,我们是非常想要在中国做,但是太难了,做不到,所以人家看我们要投这么多,人家都说通用很笨很大,这个事情肯定要失败。我们公司内部的意见和想法也是不太一样的。

  两位父亲,一位母亲,共同的气节 叶:您跟上海特别有渊源,因为您出生于上海,也是上海人。最初是怎样离开上海的呢?

  杨:我的父亲杨光泩是外交官,他其实是在各国工作,刚巧我出生时他刚回国。我两岁就离开了中国。

  叶:谈到您的父亲可能要谈到您童年的回忆。

  杨:他当时是中国在菲律宾的总领事,后来战争爆发了,日本人来了。1941年12月8号,日本人开始轰炸菲律宾。当时美军辙退的时候,他们就烧毁战船。我记得从窗口看出去,整个大海都是一片火海。经常有空袭警报,我们只能睡在床底下,热的要命,这样的日子大约维持了三四个礼拜。

  叶:父亲为什么没有带着你们全家离开这个战场呢?

  杨:美国的外交官曾邀请父亲和我们全家一起到澳大利亚去避难。但是父亲说我是中国人,在菲律宾还有很多一起工作的同事,还有很多华人,我是他们的领导,我不能离开。

  叶:可能其他的华人未必有这样的机会。

  杨:他觉得他不能走,这是他自己的决定。

  叶:你还记得父亲离开的那个清晨吗?

  杨:到了一月份,日本人进来了,我记得我们在早餐。我是小孩子,看到这种人很奇怪的,因为日本人的脚上都是包起来的,走着正步。那一天忽然有两个日本兵进来,拿着一张纸,说我爸爸被逮捕了。当时我觉得父亲好像早就准备好了,早就知道有这一天。他马上回到房间里,箱子已经准备好了,他出来,然后就走了,被关进了监狱。这个监狱在一个河旁边,河里涨水时犯人们就泡在水里,叫水牢。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消息很多,我后来才知道日本人希望父亲劝说当地的华人和日本人合作。另外,父亲捐献了很多的钱帮助抗日。所以日本人最后把他们杀害了。其实在战争中也是不应该杀害外交官的。

  叶:那时有没有想过有可能会再见到父亲?

  杨:我们一直生活在这样的希望里。直到战争结束,我们才知道,早在1942年4月份他们就已经遇害了。根据后来的一些调查,当地目击到这件事的农民讲,有七个人被带到田里,叫他们自己去挖埋他们的坑,挖好后就站在里面。日本人还给他们蒙上眼睛,我爸爸不要,睁着眼睛看着这些日本人。中枪后父亲没有死,他还用手指着他的心叫他们再打,就这么样死了。

  叶:真是有气节的一位中国人。

  杨:现在的南京雨花台还有他们七位烈士的墓,是合葬在一起的。战后我们一家人坐船到了美国,坐了二十四天,一条只能乘几百人的军舰上装了三千多人。

  叶:就像一个难民船。

  杨:在美国最早的生活非常艰苦,没有水我们自己打井,没有电我们用蜡烛,没有面粉,什么东西都是米粉做的,很难吃。我记得母亲自己种菜,自己施肥。

  叶:可能我们很多的观众不太清楚,你母亲不但是复旦的校花,当时在旧上海是非常有名的大美女,早年上海滩老九章绸缎庄的大小姐,你的外祖父是严信厚是和胡雪岩一起做生意的,近现代非常有名的实业家。

  杨:我母亲她是一个美女,她每一天都有一件新衣服,因为她家里就有几个裁缝。我是1979年才知道母亲是一个怎样的美女的。那是我第一次回国,我的姑父带我去看一个老朋友,很黑的很脏的一个老房子,夏天热得不得了,电扇都没有。一个老头儿自己扇着扇子,穿着背心短裤,我想他肯定在文革中吃了很多苦。姑父就介绍我,说这是杨雪兰,她是严幼韵的女儿。哦,忽然间他的脸慢慢地亮起来了,他说你是不是84的女儿啊?84是我母亲的车子的牌照号码。他们都知道她是84,爱丽丝,所以这个是她的小名就是84,不认识,但是认识她的车子。她自己也会开车子,她自己也有个司机。老头儿说,她上学时我们一些男学同每一天在学校门口等她,希望她会过来,我们可以看见。

  叶:这应该是上世纪二十年代初了,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一位老人还念念不忘。您母亲曾是这样的养尊处优,忽然有一天要她带着年幼的女儿踏上陌生的国度,她怎么开始自己的生活?

  杨:当时正在筹备建立联合国,她认识一位外交官,她打电话问有没有一些工作可以做。这位朋友说,你是不可能工作的,要早上起来,晚上下班,你怎么会工作?后来她就进入联合国工作,15年。我和姐姐有机会上好的学校,都是因为有她的工作。

  叶: 1958年,你母亲嫁给了有着民国外交第一人的顾维钧先生。在您的印象中,顾维钧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杨:他和我们在一起时从来不讲政治,他是一个非常好玩的人。比如说他过生日,他会像儿童一样开那种Party。记得有一年我们请了小狗,他喜欢动物,这种小狗会表演的,他很高兴。但是每一年我们都要想到他要过生日了,我们就要在怎么好玩上动脑筋。

  叶:他有没有和你谈过巴黎和会的事情?

  杨:没有,这些事情他从来不讲的。他对我最有影响的就是,他不管和谁,跟高层的人跟低层的人他的态度总是一样的。他会和司机去谈话,跟餐馆里的服务员谈话,他没有架子的。

  叶:您觉得这一点是给你们留下很深印象的?

  杨:是,我觉得这个很重要的。因为我也工作了很多年了,碰到过很多有名的人有钱的人,但是我就一直就记得最重要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不管他多重要,他的人不好,我跟他也没有什么,我也不佩服他我也不想跟他去打交道。

  叶:这种耳濡目染对你今后的事业也好,还是对您的生活也好,影响可能是很大的。

  杨:是,我记得在广告公司工作时,有一天我去听了一个演讲。他是副总裁,台下概有一千多职员。这个人是了不起,讲得非常好。我回到办公室我就写了封信给他,我说你讲得非常好。后来我跟我的老板讲,他说,啊?你怎么可以给我们的副总裁写这种信?我说我觉得他讲得很好。

  叶:这个可能很显赫的人,拿到这封信他也会很高兴的。

  杨:其实人和人之间有些东西有些障碍是人为设置的。

  叶:用一颗平常的心或者一颗平等的心去沟通的话,很多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难。

对话杨雪兰(2) 中美民间大使

不做广告人就做经理人 杨:本来我想在政府里做,但我不是美国公民,我的梦想是做一个外交官,所以大学毕业时也不知道想做些什么。后来就进入了格雷广告公司。当初这家公司的营业额只有400多万美金,现在已经有30多亿美金了。

  叶:我知道您当时进去的时候就是一个普通职员,但是当你离开的时候你已经是执行副总裁,您是怎么做到的?

  杨:我在这个部门里头做得非常好,大家也都知道,可是每当我的老板调动或者升职后就会又来一个新的老板,后来不成功走掉了,会又来一个。我总是在下面。

  叶:这就是看不见的天花板。

  杨:对,我也没有想是什么原因,只觉得可能我的经验还不够。但有一天我的一个同事,他是一个副总裁,位置比较高。他就说,哎呀!我今天想介绍你做我们广告公司在广告学会的代表,对方说你如果不是一个女性,你肯定是这个部门的领导。啊?我说为了我是一个女性我就不能做这个领导,我真没想到。

  叶:这才意识到是性别的原因。

  杨:其实他是好心才会讲出来。所以后来老板还是一直在改改改,换换换,后来我索性就离开了。离开了大概一年吧,他们忽然打电话来,他们说又换了领导又没有领导了,还是那个部门。他们说我们很久以前没有看清楚,但是现在我们发现你还是来做我们部门的领导比较好,你是最合适的人眩叶:通用汽车的用人之道向来是进一个大学生就要工作一辈子,通用很少挖人,高层都是一步步做起,直到退休。但我听说保守的通用汽车为了挖你花了整整六年的时间?

  杨:在做广告时我最擅长的就是汽车广告,后来也是运气,我做了一个公司的董事。有一次,我和同在一个公司做董事的通用公司高层一起乘车到机场一路上我们就闲谈,我们谈汽车方面的事情就自然比较多一些,就会说到通用汽车销售方面的一些问题。后来他对我比较赏识吧。

  叶:他赏识你哪一点?

  杨:我说,通用汽车在营销上其实很少从顾客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的,而且不改正。通用汽车目前最需要的是要谦虚,你要听你的用户的要求,而不是你的要求。你可能喜欢绿的,人家不喜欢绿的,他们要喜欢白的,你要听他们的,要不然你不会成功的。

  叶:观众们可能不知道,在西方汽车制造业,这是男性独霸的决斗场,女性就是靠边站,根本或者说永远没有机会走上舞台的。

  杨:对。

  叶:但是你进入了这个领地,而且是干出了一番事业。在通用的历史上能够做到女性副总裁的,在一百多年的历史中可能不多吧?您是其中的一位,而且是唯一的华人女性。

  杨:到现在可能女性不是很多吧。

   游走在中美间的民间大使 叶:您刚才谈到人生梦想,如果作个外交官不可能了,那么就是为这个社会多做一些贡献。三年前退休后,我知道您现在可能还要忙。在美国有一个非常有名的百人委员会,像陈香梅、贝聿明、何大一、马友友、杨致远都是百人会的成员。您是百人会的发起人之一,能不能跟我们介绍一下创办的初衷?

  杨:我们希望通过这样一个组织,能让美国人听到我们华人的声音。另外,我们可以帮助中美在文化艺术、教育交流方面做出一些工作。我们中国现在发展得这么快,美国也是一个非常发达的国家,但这两个国家的文化差距很大,一定要有一些沟通。如果中国不太了解美国,美国人也不太了解中国人,就会容易出问题。这个沟通我觉得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而艺术是没有国境、没有种族的。通过艺术的交流,两国人可以非常愉快的沟通。所以帕尔曼是一个例子,去年我们有一个叫艺术家周,我们不单单是做演出,大师班演出以外还有媒体,要让很多人看到。今年夏天我们准备让黄豆豆跟美国有名的舞蹈家一起合作演出,两国的孩子也可以互相学习。

  叶:在谈到您富有传奇色彩的身世的时候,我想很多人会觉得神秘好奇和仰慕,但是听了今天您在我们节目当中的讲述,我们的观众一定会对您的职业生涯和您现在所从事的文艺交流事业充满了崇敬之情。谢谢您杨女士接受我们节目的采访!

  杨:谢谢!

  [主持人语 ]杨雪兰讲了些什么? 录制杨雪兰访谈的第二天,我去了北京。在那碰到一位朋友,原来是在通用的。听说我采访了杨雪兰,顿时眼睛亮了起来;忙问:杨雪兰讲了些什么?她是怎么告诉你的?

  听完了我的回答,他说了这么一句:老太太是很厉害的。她一讲话,老外都没声音了。

  杨雪兰是强硬的。不然的话,她怎能在向来是男人称雄的汽车制造王国立足,并身居领导高位。但她给我一种更为强烈的感觉,那就是:大家风范,贵气十足。在她的身上,流淌和交融着两股如此质地鲜明的血液;一个是相传了父亲外交家的风范,另一个是继承了母亲大方人家的贵气。

  我们就看她在通用进入中国这一片段,莫不就象是一个优秀的外交家:研判是目光远大,合作是求大同存小异,处理是纲举目张。其间又挟着高贵,带着优雅。正是因为具有了内涵,高贵才有了力量;正是由于拥有了底气,优雅才更显风华。



责任编辑:005
回 [ 新月文摘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