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文摘
世界名人网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最新上市 美国产品 苹果酸胶囊 $9.90 每箱24瓶只要$237.60 送禮佳品 Please Call 832-724-6288 维他公司

[新月文摘]

国际友人李艾德先生、金丁一行翻越达古雪山 重返长征路(67图)

作者:新长征          录入于 May 13, 2010 at 13:30:33:
餐饮指南
Sakekawah
Oyeah
GoldenPalace


BaGuoBUyi
SarahPlace
德州旅馆订房


The Grand Inn




Scott Equipment Inc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Dean King


国际友人李艾德先生一行翻越达古雪山重走长征路

世界名人网讯 2009年7月11日,英国历史学家、国际友人、著名长征史研究专家李艾德(JAMES EDMUND JOCELYN)先生组织美国自由作家迪安.金(DEAN KING)等美英德中四个国家的9名长征史研究人员,赴达古冰川风景名胜区开展翻越达古雪山红军长征体验活动。

据悉,李艾德先生长期旅居中国,曾先后用了四年的时间徒步两次走完长征路,是目前全球唯一一位徒步重走25000里长征路的人,《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曾多次报道或专题采访。迪安.金(DEAN KING)是一名美国作家,正在创作一本有关长征题材的书。DEAN KING说,2008年他就有重走长征路的计划,但因为地震推迟到现在,此次邀请了其他几名长征爱好者同行,并请李艾德做向导。“我们选择了最具挑战性、最原始、最能反映当年那段历史的路线:先翻夹金山,到马尔康,然后到黑水,其中10天都是徒步。”

重返长征路,遇见蓝罂粟

阿坝。

在七十四年前的长征路上,在这片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原上,发生了几起决定中国工农红军命运的重大历史事件:达维会师、两河口会议、毛尔盖会议、巴西会议、张毛权利之争(即“分裂”红军事件)和包座战役 。

这片土地曾经是惨烈和悲壮的,它是天堑和屏障,是几支英勇之师的试金石。红一、二、四方面军在这里爬雪山、过草地,以无比的智慧和勇气,走出了绝境 ...


“2009雪山草地新长征” 徒步团共有十名成员,从左到右依次是:德国摄影师 Philipp Engelhorn ,美国摄像师 Stephen Lyons ,团长李爱德,美国著名作家 Dean King ,美国友人 Gordon Wallace 、Lawrence Gray 和 Andy Smith ,最右边的是成都的哥们儿 Michael Tan 。不在照片中的,还有“团副” (本装备佬)和老朋友索南加措。

站在前面的老爷子,是红二方面军的老红军贺文玳。

贺老和杨老(红四方面军老兵杨劲)曾经在2004年作为嘉宾参与了崔永元的一期访谈节目《咱俩的长征》,与刚完成 “新长征1 徒步”的李爱德、马普安一起笑谈新、老长征。崔永元正是在那次访谈之后受到李、马二人的启发,萌生了“我的长征”大型电视走秀。

贺老已经是92岁高龄了,在他家客厅里悬着一副贺寿的对联,巧妙地将贺老的名字嵌在对联里:

文德武功长征壮页
玳颜松貌寿考期颐

贺老听说我们要走雪山草地红军路非常高兴,看着 Stephen 直率地说“他那么胖,怕是走不了多远吧” ,然后又低头打量了我们的徒步鞋,说“你们的鞋子都很好啊” —— 老爷子到底是老一辈的徒步探险者,不仅思维清楚,而且一语中的。

他还计划明年携家人重访金沙江边的石鼓镇,那里是他所在的部队在1936年4月横渡大江、进入藏区的渡口。


在成都准备好了物资,我们兵分两路,爱德带领外国友人直奔宝兴县硗碛(Qiao Qi )乡;本装备佬则赶往徒步的起点 —— 阿坝州黑水县达古雪山脚下,与索南加措会合,在那里接应乘车翻过夹金山的大部队。

路过了大地震灾区,灾难的遗迹到处可见,也曾经路过了前不久被巨石砸断的彻底关大桥。


夹金山公路垭口。

“ 警官先生,您能客气而和谐地欢迎我们吗?”


我和加措在中达古寨迎来了大部队,然后开始徒步翻山。第一天的营地设在了达古雪山南麓最高的一处牛场。


爱德和马普安在2003年秋季,走过这段长征路。这次故地重游,沿途的不少藏民朋友们还记得“两个外国人走长征” 。


美国著名作家 Dean King ,刚刚写完一本关于中国红军长征的书。在正式出版之前,他打算亲自体验一段长征路,于是他联络了爱德、这位“走长征路走得最多”的英国历史学家。

爱德精心构思了这次徒步 —— 翻越中央红军走过的最后一座也是最高的雪山(达古雪山),然后向北进入大草地,再翻山进入松甘古道所经过的包座沟,到达上包座,徒步预计十天。

当然,在徒步行程的一头一尾,我们也要带领贵宾们乘车参观其它一些与长征有关的地方:达维桥、夹金山、卓克基土司关寨、巴西会议会址、腊子口、哈达铺。


甘南州迭部县的藏族朋友索南加措,是我和爱德走“新长征2 ”时在阿坝州若尔盖县求吉乡认识的。

加措大哥是个重友情的人,也特别讲信誉,爱德称他是“最有谱的藏族朋友” 。我们聘请他担任此次行程的马队长,负责联系两支马队,并管理马队及马夫们。有了加措的帮忙,我不用放心思在马队的具体事情上。不管是本马锅头,还是加措,自己人里面必须要有一个懂得马帮事务,要熟知骡马习性、脚力、马帮禁忌等,还要懂得如何照顾牲口、如何备马、捆驮子等。

当我干脆利索地捆扎好一副驮子,或是钉好一副马掌时,旁观的马夫们也许就会在路上少讲些搪塞、抱怨、找理由的废话了。

每次雇佣陌生的马帮,本马锅头的惯用伎俩是找机会“露一手” ,让马夫们明白“这个城里人不好糊弄” 。

事情不必亲历亲为,但你必须要懂。


野外徒步路线有很多种,为什么我们独自钟爱红军长征路和茶马古道?

因为这两者都是相关于历史的、原貌保持较好的伟大的路线。

如果你跟一位西方人讲什么“红军精神属于全世界” ,他会嗤之以鼻;如果你带着他走上一段儿,他就会觉得那条 Trekking 路线很伟大,那支军队太了不起了。


在海拔 4550 米的达古雪山垭口,我们每人都在码尼堆垒上白石,抛撒龙打。

早在去年年底开总结会时,我和爱德就如何改进工作,具体讨论了抛洒龙打是不是伤害环境的行为。经过讨论,我们认为龙打纸是吉祥之物,也容易降解,而且我们只是翻垭口时才抛洒,不会妨碍环境。我们带领的外国贵宾们,环保自觉性非常高,如果看到我们有失当行为,也会提出疑问的;但他们对抛龙打纸没有质疑,说明大家对野外行为文明的理解有着默契。

我们不是喇嘛教教徒,只是觉得抛龙打是件有乐趣又有道理的事情 —— 既能赢得藏胞们的友谊和尊重,又能提震精神缓解疲劳,在绕行玛尼堆时可以环顾山景,看看来路也看看前途。

藏胞们过山口玛尼时皆脱帽抛龙打,嘴中有词,大意是“天神必胜,恶魔必败” ;而我们的“学习实践”则是敬畏大自然,善待大自然 。


阿坝州的七月虽然是雨季,但也是各种野花开得最繁盛的时候。


翻下了垭口,开始看见各种绿绒蒿了。


紫色的绿绒蒿,


黄色的绿绒蒿,


红色的绿绒蒿,


大片的红花绿绒蒿!

能看到我们梦寐已久的“喜玛拉雅蓝罌粟”吗?


事情还真的经不住念叨,纯蓝色的绿绒蒿(学名“多刺绿绒蒿”)终于出现了!这是此次行程中最大的惊喜。


自然界里,纯蓝色的花卉本来就很罕见,喜马拉雅蓝罂粟更是有高原奇珍的美誉。外表看起来娇艳妩媚,其实是超凡脱俗、高贵而顽强的生灵。

长2、长6、两次横跨三江、以及多次茶马古道徒步,都未见蓝罂粟的仙踪。而这一次短途的重走长征路,我们才第一次看到了蓝色的绿绒蒿花朵,幸福之感难以言表。


行走在这经典长征路上,贵宾们个个都觉得无比享受。


德国摄影师 Philipp Engelhorn ,有多年的西藏、尼泊尔旅行经验。


Gordon 是一位钓鱼高手,不太会讲汉语,除了一句“水里有鱼吗?” 说得最溜儿。他也擅长动物行迹的追踪,总是第一个发现野生动物。


这趟重返长征路,爱德还专门携带了他和马普安出的画册《384 天红色之旅》,要一路上展示给出现在画册上的人们,分享他们2003年的那次难忘行程。


达古雪山主山脊以北,就进入了松潘县地界。毛儿盖乡雪落村一带的藏民,处于嘉绒藏族和安多藏族的过度地区。妇女们的头饰非常有地域特色,只限于这一地区才有这种头饰。


这祖孙二人的照片就在《384 天红色之旅》当中。当年为李、马二人指路的藏族妇女邱座,今天不巧没在牛场上。

画册的图注是这样写的:

“第337天,邱座救了我们,使我们免于错误地白白爬一座山;她把我们叫回她的村子,为我们指明了正确的道路。邱座是藏族人,不过嫁给了四川南部的一个汉族人,所以从当地藏族人的汉语水平来看,她的汉话讲得相当好。她背上背的是孙子聂见龙。”


五年多的时间过去了,画册中长征路上的小孩子聂见龙(右)长高了许多。


到达了松潘县毛尔盖乡的雪落村,第一队马帮要和我们告别了。马队长是中达古寨的伽玛(前排左一),他旁边的是马倌儿三斤多、泽东卓,还有后排左一的扎西。

这四位豪爽的藏族人赶着15 匹马,安全地护送我们翻过了达古大山,抵达中途修整地点。他们中的扎西和泽东卓是两位勤快而机灵的小伙子,表现最令人满意。


Michael 的奥索卡鞋子,徒步第三天底子就掉了。其实,这双八成新的“假舶来品牌”鞋子使用频率并不高,但质量确实有点儿扯淡。

在中国,不少“知名度高”的户外品牌只是忽悠得厉害,品质还是经不住推敲的。


待续。。。





责任编辑:005
回 [ 新月文摘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