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文摘
世界名人网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最新上市 美国产品 苹果酸胶囊 $9.90 每箱24瓶只要$237.60 送禮佳品 Please Call 832-724-6288 维他公司

[新月文摘]

张大千书画破亿 艺术品价格见顶?

作者:文/言 冰          录入于 May 28, 2010 at 14:15:12:
餐饮指南
Sakekawah
Oyeah
GoldenPalace


BaGuoBUyi
SarahPlace
德州旅馆订房


The Grand Inn




Scott Equipment Inc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张大千晚年的巨幅绢画《爱痕湖》前不久拍出1亿零80万元的天价,这一价格不仅成为画家个人作品的新成交纪录,也是中国近现代书画品类首次突破亿元大关。继去年中国古画进入亿元时代之后,近现代书画也开始走上亿元之路。如此“井喷式”的疯狂增长,令人不禁把当下的楼市与艺术品拍卖等而视之。无独有偶,就在前段时间中日楼市崩溃路线图大兴网络之际,两国艺术品市场也出现惊人相似,难道楼市疯狂之后,艺术品市场也需要败败火了。虽然这只是有钱人的游戏,带给整个社会的浮躁却是让人难以消受的。

《爱痕湖》是张大千于1968年游瑞士亚琛湖时所画,曾在欧洲各地展出,这次拍出亿元天价,让古代书画不再专美,也给这两年处在低谷的中国近现代书画带来重新崛起的机会。

不过对于收藏者来说,亿元之后,是否还会升值,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在拍卖泡沫已经成型的今天,书画的天价时代还能走多远,谁也不知道。

“亿元时代”的疯狂

2010年5月17日晚,中国嘉德春拍专场。

张大千的《爱痕湖》是当晚拍卖的主力。起拍价是9000万元人民币。竞拍异乎寻常的激烈,各方叫价竞争达到60轮,最终,以1亿零8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被神秘买家收入囊中。据拍卖公司的人透露,买家是一位华人。

其实天价早有预兆。去年秋拍,四幅中国古代书画超过亿元,近现代书画虽然并未出现亿元作品,但从去年到今年,齐白石、徐悲鸿等名画家的多幅作品接近亿元,这一切,都预示着近现代书画丝毫不让古代书画的势头。

直到《爱痕湖》完成了这个目标,拍卖公司一位负责人对此毫无意外,他说:“张大千的作品过亿,猛的一听很吓人,但是事实上在这之前,很多重要的作品在往一亿的方向走,很多有实力而且有品位的收藏家,而且他们私下也在讨论这个东西三千万买得着吗?他们这些人说话的时候有很大的余地,如果他说三千万买不买得到的时候,我想他的心理价位在五千万或者是六千万,如果说这样的一批人聚在一起的话,所产生的结果就会不一样。”

其实对于天价书画,很多人已经不再惊奇。但毕加索的画拍到1亿美元的时候,中国画家的画,拍1亿人民币显然已经不那么惊人。因此,有人将书画的“亿元时代”称之为“疯狂时代”,这是否意味着,书画可能还会带给我们更多的冲击。

张大千

与《爱痕湖》的故事

《爱痕湖》不是一幅画,它是张大千所画的一系列作品的共同名字。

此次拍卖的《爱痕湖》又名《爱痕湖一曲》,为巨幅绢本泼彩,宽76.2cm,长264.2cm,是同一系列中最大的一幅。落款的年代为戊申 (1968年),与张大千巨构《长江万里图》创作于同年。画上有题款曰:“湖水悠悠漾爱痕,岸花摇影狎波翻。只容天女来修供,不遣阿难着体温。”画面前景为青翠山峦,后景则为一泓湖水,掩映其间;湖的后岸,又有淡墨、淡彩勾勒的屋舍。作品采用的手法,为张大千开一代画风的“泼彩”:抽象的墨与彩“泼”出的山,如海浪般汹涌于画面;清晰、谨饬的房舍,则静处于“波涛”间。构思的宏阔与细节的清晰,有机地融为一体。这是张大千化用西方抽象派艺术与中国传统文人艺术的水乳交融之作,也是以现代的语言对雄伟山水的现代性翻译,不仅是张大千的艺术臻于化境的象征,也是中国传统艺术最成功的“现代性突围”。

所谓“爱痕湖”,原本是奥地利胜地亚琛湖。1965年秋,张大千与友人张目寒等游瑞士、奥地利诸国,在奥地利著名的风景胜地亚琛湖畔停留数日。关于此行的细节,张大千在翌年创作的另一本《爱痕湖》落款中,曾这样写道:“年前与艺奴漫游欧洲,从瑞士入奥国,宿爱痕湖二日,曾作此诗以戏之。”这一乐事,想必给张大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故游欧归来的几年内,他以“爱痕湖”为题,创作了多幅山水。关于“艺奴”,姓甚名谁,家乡何处等等,皆已不可考,有人说可能是女子,但也无证据。

这一幅亿元《爱痕湖》其实成名很早,画成后曾在纽约、波士顿、芝加哥等地巡展,展后由张大千赠予此次拍卖的藏家。2003年,这幅画曾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两种文化之间》大型中国现代艺术展展出。

谁造就了

当下的亿元拍卖

传统的书画市场,往往是收藏爱好者的集散地。但是在金融危机之后,忽然间大量的资金进入了艺术品市场,不仅仅是书画,其他收藏品一样火热。早有专家提醒,收藏热泡沫膨胀,原因是投资客的进入。

观察者表示,国内外的资本炒家们在股票、房地产市场难获暴利的情况下,开始进军文化收藏,把文化收藏当做了第三个投机与投资的平台。除了书画,在古籍等领域也是价格飙升。事实上,投资收藏品可能会比房产股票的收益更大。

张大千的亿元作品之外,千万作品已经司空见惯,就在今年春拍中,拍卖价格高于预估价格的比比皆是,比如清宫旧藏宋画《宋人摹郭忠恕四猎骑图》拍出 7952万元天价;徐平羽旧藏、李鱓57岁时所作《山水花卉蔬果册》册页(十二开)也以高出估价10倍的价格1310.4万元人民币成交。在香港春拍上,最为轰动的是清乾隆帝御宝题诗“太上皇帝”白玉圆玺,成交价高达9586万港元,刷新御制玉玺世界拍卖纪录,同时刷新白玉拍卖世界纪录。

很显然,这决不是传统的收藏者所能造成的现象。一个现象似乎可以证明投资客入场的说法,那就是同一件藏品会在市场上反复出现,而价格却在不断飙升。有业内人士已经指出这种危险,比如前文所提的那枚9586万港元的“太上皇帝”白玉圆玺,2007年时只拍了4625万港元。两年间身价翻了一倍。近 5000万的差价里有没有转手炒高的成分?两年还算长的,有些拍品转手间隔甚至只有半年或几个月,每次转手身价都有数成的飙升。

升值与崩溃有多远

在2008年之前,中国当代书画曾经创作了一个奇迹,当代书画作品动辄拍卖到百万美元。但是随着种种炒作黑幕被揭开之后,当代书画的奇迹终于终止,在2009年春季各大拍卖会上,当代中国先锋艺术曾一度陷入冰河。众多的当代画家们,也陷入炒作丑闻之中。

不过,这种局面在今年开始有所改善,或许是借了去年古代书画进入亿元时代的东风,也或许是因为投资客的入场,当代书画终于解冻,并在今年春拍开始复苏。在2010年香港苏富比当代亚洲艺术拍卖会上,中国当代艺术有所回暖,中国画家刘野早期作品《金光大道》深受藏家追捧,最终以高出估价约3倍的价格以 1914万港元成交,创下其个人作品拍卖最高纪录,整场拍卖会总成交额达1.4488亿港元。不少当代中国艺术家作品皆创下拍卖佳绩,蔡国强《有一个月全蚀:为人类作的计划第二号》以1858万港元成交,岳敏君《在湖上》以1466万港元成交,曾梵志《面具系列第八号》以1074万港元成交,王广义《护照系列》以842万港元成交,这些作品成交价均比原估价高出一倍左右。

张大千的《爱痕湖》虽然是近现代书画,但它对当代书画市场的影响也不可低估。从古代到近代,再到当代,这是一个顺理成章的逻辑。但是,当代书画的再度升温真的是好事吗?

我们知道,当代书画奇迹的终止是因为炒作神话的泄露。拍卖行、画家、媒体、买家的联合炒作让大部分收藏者失望,这不是短时间就能够改变的。如今,金融资本进入收藏品市场,或者可以挽救当代书画市场的颓废,但是,能够挽救中国当代书画和画家们的声誉吗?投资客只是追求升值,他们终究会退出书画市场,那时候,当代书画,又该何去何从?

“亿元”定格之后

“疯狂时代”是刚刚开始,还是即将结束。亿元之后是多少?亿元收藏者们还有升值的空间吗?拍卖行的人们很乐观。一位分析师表示:“资金链的充裕其实包括从去年的股市、房市各方面都能显现出来,自然会对其下半年的艺术品的市场有一个比较正面的影响。过亿元的古代书画,可以说打开中国书画新的市场空间,这个市场空间一旦被打开之后,人们的心理预期就会有一个新的定格,为今天的书画以及以后中国书画的拍卖提供了一个价格支撑的保障,应该还是有再进一步上升的余地。”

但是事实真的会如此乐观?可能未必。因为疯狂之后的结果,往往并非喜剧,更多的则是悲剧。这不是空谈,而是有先例在前。

20世纪90年代初是日本泡沫经济的顶峰,美术界也水涨船高,在日本或世界上首屈一指的艺术品拍卖会上,日本买主以艺术拍卖史上从未有过的天文价格成交。但是不久之后,泡沫破灭,大量的书画等艺术品积压在银行,最终被低价拍卖,普遍价值不足买时的五分之一,即便如此低价,也不能保证所有的收藏品都有买主。

随之而来的,是日本美术界本身将近二十年的低潮期。各个画廊纷纷关闭,比如日本著名的佐谷画廊于2000年2月关闭,结束18年活跃在日本当代美术界的历史,沦落到把自宅做画廊的程度。日本知名的几家美术馆也度日艰难,比如被誉为日本现代美术馆的神话的SEZON美术馆,传出在1999年初将关闭的消息时,曾让所有美术界的同行都感到震惊。另一家知名的公立美术馆东京都写真美术馆,每年由于拨款预算等于零,因此不得不靠出租展场为生。

中国现在的局面和日本何其类似,人为的炒作已经成为公开的事实。在这场艺术品市场的“击鼓传花”游戏中,当鼓声停下的时候,“花”会落在谁的手里?



责任编辑:005
回 [ 新月文摘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