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文摘
世界名人网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最新上市 美国产品 苹果酸胶囊 $9.90 每箱24瓶只要$237.60 送禮佳品 Please Call 832-724-6288 维他公司

[新月文摘]

外地蔬菜进京身价暴涨20倍 菜贩称仅能保本

作者:央视网          录入于 June 07, 2010 at 09:09:49:
餐饮指南
Sakekawah
Oyeah
GoldenPalace


BaGuoBUyi
SarahPlace
德州旅馆订房


The Grand Inn




Scott Equipment Inc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08年的时候肉价贵,09年的时候房价贵,今年轮到菜价贵了。北京市农业局信息中心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尽管进入6月份,市区菜价继续下降,并创下今年以来最低价格,但仍比去年同期贵了三成左右。这轮蔬菜价格上涨的源头究竟在哪儿呢?《经济半小时》的记者做了一番调查。

在北京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一位来自山东聊城的长途菜贩告诉记者,聊城的西葫芦运到北京的社区菜市场,价格能翻上20倍,这是真的吗?菜贩告诉记者,像这样的西葫芦在山东产地价格只有5分钱一斤。那么,这些产地只卖五分钱一斤的西葫芦,到了北京的社区菜市场后,价格又会变成多少呢?

记者:你这西葫芦怎么卖啊?

菜贩:(每斤)一元。

西葫芦从山东聊城到北京市民的家门口,价格竟然翻了20倍,那么,其它蔬菜的价格又会翻多少倍呢?一个长途菜贩告诉记者,苦瓜在山东地头的价格是每斤只有1.8元,但到了北京的社区菜市场,价格就变成了每斤2.5元,是产地价格的1.4倍。像这种长条茄子,在山东地头的价格只有每斤1.35元。

记者:茄子怎么卖?茄子。

菜贩:茄子每斤2.5元。

记者计算了一下,茄子的价格已经达到山东产地的1.8倍,再比如大辣椒。

山东菜贩:这批1.1块多收来,回来卖1.3块,1.5角的运费。

到了北京的社区菜市场后,它的价格就变成了每斤2元,是山东地头的1.8倍。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作为北京重要的蔬菜基地,山东、河北、湖北等地的蔬菜运到北京市民的家门口后,价格涨幅少则在1.8倍,多的达到20倍。而进一步的调查中,山东、河北、湖北等地的长途菜贩也向记者喊冤,说菜价大幅上涨跟他们关系一点都不大。

山东菜贩:从地头到这里边我们整个成本加到2角钱左右,1.2块收的菜我们卖到1.4块,我们一分钱不赚,白给老百姓帮忙,白给市民帮忙,要是我们卖1.21块,我们赚1分钱。

一位山东来的长途菜贩告诉记者,他一车蔬菜要拉10吨左右,每斤蔬菜平均只能加价2毛钱,比如说她5分钱一斤在山东进的西葫芦,到了新发地市场,往外批发的价格也只有每斤两毛五左右。

聊城菜贩:2角钱不挣钱,发2.5角,早晨发2.5角挣几分钱,现在够本就行了,现在卖的就是够本。

采访中,长途菜贩异口同声的告诉记者,菜价大幅上涨,责任不在他们身上,而是北京市内出了问题,比如,新发地市场西葫芦每斤批发价格只有两毛五分钱,但北京市内多个社区菜市场的价格却都达到了每斤1元的价格,从新发地到北京市内短短十几公里的距离,西葫芦的价格竟然涨了3倍。而接下来的调查中,记者也发现,不止是西葫芦存在价格暴涨的现象,就连新发地批发价为0.8元的西红柿,到了市内价格也翻了2.5倍。

新发地市场菜贩:8毛,8毛一斤。

记者:这是哪来的西红柿啊?

新发地市场菜贩:保定。

记者:大姐,这西红柿怎么卖?

社区菜贩:2元。

接下来的调查中记者发现,从新发地到北京社区菜市场短短十几公里的路程,不少蔬菜价格都翻着跟头的往上涨。比如长条茄子,山东地头价格是1.35元每斤,新发地的批发价格是1.5元,每斤只涨了1毛5,但到了北京市内,价格却迅速提高到每斤2.5元。采访中,很多北京市民想不通的是,来自山东、河北、湖北的蔬菜经过几百上千公里的长途贩运,每斤蔬菜的价格只增加了2毛钱左右,为什么最后的几公里、十几公里,蔬菜价格却能翻着倍的往上涨。

北京市民:种菜的,用这么点菜籽,好容易长这么大,卖2角钱,他那卖1.6块,整个中间环节给赚去了,现在不是电视台报纸又登,大蒜又垄断,绿豆又垄断,跟房产一样。

产地批发价五分钱的西葫芦,到了老百姓的菜篮子里价格翻了二十倍,这样的结果确实让人诧异。更让人诧异的是,蔬菜加价最猛的环节似乎并不在从产地到北京的这几百公里,却在从批发市场到菜市场的这最后十几公里甚至几公里。难道这里才是真正产生暴利的地方吗?

在蔬菜的生产、销售环节,到底谁是最大的获利者呢?长途菜贩告诉记者,山东、河北、湖北、辽宁等地的菜农,并没有赚到超额利润。

长途菜贩:天气,主要天气今年特别反常热啊热、冷啊冷,让人受不了。

记者:农民挣着钱了吗?

长途菜贩:农民,这也很难说,他们挣也挣辛苦钱现在农民挣钱很少了。

菜贩告诉记者,现在农民种菜并不容易,种子、化肥、农药、人工的价格都在上涨,再碰上恶劣天气,产量受到影响,所以,种植蔬菜的农民并没有获得暴利。同时,这些菜贩还告诉记者,他们也没有获得暴利。

山东菜贩:现在是不赚钱赔钱,赔钱。

记者:为什么现在卖这个菜,还会赔钱呢?

山东菜贩:天天掉价,收来1.3块,没准到这来1块钱卖不上。货特别多,都赶到一起了。

长途菜贩告诉记者,从山东拉一车蔬菜过来,每斤蔬菜加个两毛钱,10吨蔬菜就是4000元的毛利润,这些钱除去油钱、过路费、司机工资、批发市场的场地费等费用,只能赚个几百元,但是这只是比较理想的情况。有些时候他们连这两毛钱的差价也赚不到,甚至还要赔钱,因为市场的价格并不是他们说了算,赔本赚吆喝的事情也经常发生。

山东菜贩:我们这个菜收价是1.2块钱,加我们整个过包装,上到1.4块,我卖的1.35块,没人要,卖到1.4块钱的话我们保本,一分钱不挣,到现在没人要,卖不了你只能停着,只能等。

记者:那停坏了那不更赔?

山东菜贩:总的来说,现在就说的卖也是赔,不卖也是赔。

长途菜贩告诉记者,他们常年累月的从山东、河北、湖北等地,把农民种的蔬菜收上来,然后把这些蔬菜运到北京批发出去,一年到头不是在农民的地头,就是在车上和批发市场,生活过的非常辛苦,劳动时间远远超过普通工人,但收益却很微薄,甚至还有风险,一位卖大辣椒的菜贩,看到今天的价格要赔钱,所以就留了大半车辣椒不卖,想等到明天赌赌运气。

山东菜贩:我放了一天,我放了一天以后,现在那边价收已经升值了1角钱,但是我这车不卖的话,我是不是在这儿坐着升一角钱?我比拉一车货便宜,我拉车货我回来以后我不一定有一角钱利润,所以大半天我卖了三分之一就不卖了。

那么,每天冒着市场波动的风险,这些长途菜贩一年下来能赚多少钱呢?

山东菜贩:去年我们整个干了一年,大概亏了有四五万吧,一年下来就是亏了四五万块钱,不赚钱。

山东菜贩:生意也没准,有时挣有时赔,生意就那么回事,挣了赔、赔了挣。

记者:大概一年能挣多少钱?

山东菜贩:寥寥无几没多少,3万块钱差不多。

对此,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北京菜价比蔬菜产地价格高出很多,责任并不在长途菜贩,因为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长途菜贩并没有赚到额外的暴利。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竹立家:那肯定不是暴利,就是三四万块钱,平均也就是月薪就3千多块钱,可以说是北京的一个低级白领他月薪水平,所以说是不能说是暴利。

那么,外地蔬菜进入北京后价格大幅上涨,究竟谁是最大的获益者呢?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负责“最后一公里”销售的社区菜市场的菜贩,而他们也是北京蔬菜批发市场到最终的社区菜市场,蔬菜价格加倍的实施者,是不是他们最终抬高了蔬菜的价格,获得了额外的暴利呢?在北京会城门菜市场,记者也找到了一对承包柜台卖菜的夫妻。

社区菜贩 杨大姐:赚不来,原先冬天的时候可以赚,现在赚不来。我现在还是有几个饭店,有几个固定单位在送还行,还勉强过日子,要没饭店送要靠你卖这个不行。

杨大姐告诉记者,自己虽然是从批发市场进的货,并把蔬菜最终卖给北京市民,但他们绝对没有挣到所谓的暴利。为了证明这一点,她建议第二天记者跟她老公一起去进菜。第二天凌晨2点半,记者坐着杨大姐的丈夫舒先平的电动三轮车出发了。

记者:你们每天这个成本里面油占的价格多吗?

舒先平:油钱倒不多,一天大概两三元。

舒先平告诉记者,在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的菜价最便宜,但是他却不在那里进货,而是选择价格更高一点的岳各庄农产品批发市场,原因就是,他每天2点半到批发市场进货,7点半就要把菜摆到社区的菜摊上销售,除去路上的一个小时,他只有4个小时的采购时间,而新发地虽然菜价便宜,但每种蔬菜之间的距离太远,他根本无法在4个小时的时间里买到二三十种蔬菜。

舒先平:它场子大,不集中一块,这个地方太大,这个菜和那个菜相隔距离一里多路。

舒先平告诉记者,正是看到不少社区的菜贩子无法到新发地批发市场采购蔬菜,所以一些人也动起了脑筋,他们把新发地批发市场的大宗蔬菜,倒卖到岳各庄批发市场集中销售,来赚取20%到30%的差价,记者看到,和新发地批发市场不同的是,这里一个销售大厅里,就包含了几十种的蔬菜,但价格也比新发地批发市场高出了20%到30%。

记者:我看那个西葫芦新发地那边只卖两毛几,这边为什么要卖四毛啊?

舒先平:就是从那边搞过来的。

在紧张的忙碌了4个小时后,舒先平终于买齐了所需的28种蔬菜,那么这些蔬菜被摆到社区菜市场后,价格又变成了多少呢?记者统计了一下,白菜、菠菜、小油菜、小白菜被加价100%,香菜和西蓝花由于要去土和多余的部分,被加价100%以上,芹菜、韭菜、茴香、黄瓜、油麦菜、冬瓜被加价50%以上,相对容易存放的长豆角、线椒、大辣椒、大葱、心里美萝卜、小香葱、香芹、蒿子杆等被加价25%以上,另外毛豆和花生的加价幅度相对较小,分别为10%和16%。总体来看,一半以上的蔬菜被加价50%以上。蔬菜被这样加价销售之后,舒先平夫妻俩又能赚多少钱呢?

进货价格 销售价格 加价

白菜 0.25元/斤 0.5元/斤 100%

菠菜 0.5元/斤 1元/斤 100%

小油菜 0.5元/斤 1元/斤 100%

小白菜 0.5元/斤 1元/斤 100%

香菜 2元/斤 5元/斤 150%

西蓝花 1.2元/斤 2.5元/斤 108%

芹菜 0.7元/斤 1.2元/斤 71%

韭菜 0.6元/斤 1元/斤 66%

茴香 0.7元/斤 1.3元/斤 85%

黄瓜 1元/斤 1.5元/斤 50%

冬瓜 1元/斤 1.5元/斤 50%

油麦菜 0.8元/斤 1.3元/斤 62%

长豆角 2元/斤 2.5元/斤 25%

线椒 3.5元/斤 5元/斤 42%

大辣椒 1.5元/斤 2元/斤 33%

大葱 2元/斤 2.5元/斤 25%

心里美萝卜 2元/斤 2.5元/斤 25%

小香葱 1.5元/斤 2元/斤 33%

香芹 1.1元/斤 1.5元/斤 36%

蒿子杆 1.4元/斤 1.8元/斤 28%

毛豆 5元/斤 5.5元/斤 10%

花生 3元/斤 3.5元/斤 16%

记者:平均下来一天能净挣多少钱呢?不算摊位费。

杨大姐:净挣一百多块钱吧,一百二三十,就是这个价。

杨大姐告诉记者,买进来的蔬菜虽然被加价,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能赚到更多的钱,因为一些青菜要卖出去,就要除去土和老叶子,这也会有损耗。另外蔬菜并不是每天都能卖完,所以一些容易坏的蔬菜往往一天卖不完,就要扔掉,这也是他们的损失,需要从加价里面扣除。

杨大姐:到下午卖不掉都要扔,叶子菜整个都扔,再一个豆角整个都扔,发空卖不了。

那么,舒先平夫妻俩靠卖菜一个月究竟能赚多少钱呢?

记者:那现在你们一个月到底能挣多少钱?

杨大姐:2700、2800,那还不知道多节约,我们家幸亏不抽烟,要抽烟哪能节约那么多钱。

让记者没想到的是,舒先平和杨大姐每天分别在2点半钟和7点半钟起床,晚上七点半钟才能回家,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一年到头只在春节休息3天,两个人每个月的收入只有两三千元。而在他们的家里记者看到,他们的居住面积只有六七个平米,女儿的居住面积只有2个平米,电视只能收到3个台,电饭锅也用了将近10年,所有的衣服就这样放在床顶上,晚上炒菜时,过道上的灶台竟连灯也没有,而居住条件每个月的租金是700元。

记者:平常洗澡怎么洗?

杨大姐:洗澡这个家里。

记者:在家里怎么洗?

杨大姐:在家里不有的盆吗?烧水洗。

记者:我看见空地就两个平米。

就空地一个盆放这儿呗,就这个盆放这儿。

杨大姐告诉记者,他和丈夫在北京卖了10年的菜,10年来,除去生活开支,他们的所有积蓄都被用来盖了房子。

记者:房子装修了吗?

杨大姐:装了,一共花了12万多块钱。那时候做的便宜,那老家做的便宜,那像我在这儿十几万能买个什么,买个厕所都买不起。

杨大姐告诉记者,虽然他们没有赚到多少钱,生活的也很辛苦,但是,仍然有不少市民认为是他们抬高了菜价。

杨大姐:肯定委屈,我说又不是我们挣了多少,我们挣得特少。

采访中,杨大姐告诉记者,她身边几乎所有的买菜人都过着同样的生活,每天艰苦的劳动,没有节假日、没有保险,一年辛苦下来,只能赚两三万元钱。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竹立家:肯定不是暴利,而且工资有点低,对于说是夫妻二人,你就说是这么辛苦,一天工作10多个小时,两个人工作10个小时,每个人月薪就是1300、1400,这个可能在白色蓝领阶层里面也属于比较低的,因为他工作时间比较长。[


跟随杨大姐一家这么走下来,记者还是没能找到菜价暴涨的关键环节。菜价虽然在他们手里涨了不少,可他们真正赚到手的却是微薄的辛苦钱,卖了十年菜也只不过积攒了十几万元。菜价中包含的利润到底去了哪儿?

在北京有一个号称最牛的街道,它的位置就在邮电大学南门对面的一个胡同里,这个胡同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在这里你能看到十年前遍布北京的自由市场,然而就是在这个市场里,记者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这里的蔬菜价格非常便宜。

菜贩:西红柿一元一斤。

但是就在离这个西红柿摊50米左右的巷子口,西红柿的价格就开始截然不同。

记者:多少钱一斤?

菜贩:2元。

当地居民告诉记者,西红柿价格之所以相差一倍,主要的原因就是便宜的西红柿没有摊位费,而卖的贵的西红柿,每月要交摊位费,也就是说,摊位费的高低,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蔬菜价格的高低。记者注意到,2000年,北京市发改委为了稳定蔬菜价格,曾经对北京市的蔬菜摊位规定每月的租金不能超过30元,那么,10年过去了,摊位费又是怎样一番光景呢。

记者:你这摊位费多少钱?

菜贩:900到450,加上卫生费合1500元。

记者:几米?

菜贩:我也不知道几米,1500一个半摊。

菜贩告诉记者,一个摊位的长度大约在1.5米左右,使用面积大约为2平方米,一个月的租金是1000元,也就是说10年时间,社区菜市场里的蔬菜摊位租金价格翻了30多倍,

记者:2004年是多少钱?

菜贩:500,刚开始开张是500后来长摊卖600,600后来700,700、800,一年多了,今年现在这个月又从4月1号涨了嘛,就900了,900 加上卫生费就1000。

菜贩告诉记者,这个市场一平米菜摊的年租金已经高达6000元左右,而租赁这些菜摊的商户,为了交上一次次上涨的租金,在附近居民购买蔬菜的数量是有限的情况下,只能一次次提升蔬菜的价格,而附近的居民也只能选择接受。

原北京市第二商业局业务主任 黄翠萍:你不接受没有办法,菜你还是要接受的,你怎么能不接受?他附近他没有别的卖菜的地方你就只能上这来买。

黄翠萍,在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任职北京市第二商业局,作为曾经主管蔬菜的业务主任,她退休后一直关注北京的蔬菜市场建设,她告诉记者,目前北京的社区菜市场一般菜摊的租金都在500元左右,相比2000年上涨了16倍,这一数字也远远超过了蔬菜价格上涨的速度。

原北京市第二商业局业务主任 黄翠萍:个人承包菜市场,就是说对百姓来说只能是增加商品的价格提高。

黄翠萍告诉记者,和以往政府办菜市场不同,改革开放后,北京的菜市场陆续被个人或企业经营,他们把柜台出租给卖菜的商户,靠收取租金过日子,因此,他们也有着不断提升租金的冲动。

原北京市第二商业局业务主任 黄翠萍:因为商人他就是利益最大化,比如我租的场地我要付出我的金钱,我装修也好我是管理也好,我都要付出。但是最后最终我的钱投入了,我需要回报,但是所回报中间所挣的这些钱最终都是加到消费者的身上。

那么租金对经营蔬菜的商户到底带来多大的压力呢?一位菜贩告诉记者,她租了3个柜台,总长4.5米,每月的租金达到1500元。

菜贩:这一个月里头挣个1千2千块钱这是最多了。肯定嘛,一个月赚2千块钱再除掉开支什么多少要赚一点,肯定。你说净利润净赚个1千2千块钱,三个案子,三个摊。

记者:那你一个月要交1500(摊位费)?

菜贩:一个月1500元(摊位费)。

菜贩告诉记者,每个月自己赚的钱,几乎要拿出一半来交摊位租金,这也意味这,目前北京市民卖菜的花销中,有一部分悄悄的流进了市场经营者的腰包。那么,这些菜市场经营者收取的租金是否合理呢?是否属于超额利润呢?虽然记者多方联系,但始终没有任何一个社区菜市场的经营者愿意接受记者的采访。


十年时间,北京城里这些社区菜市场的摊位租金上涨了十几倍,金额甚至占到了菜贩利润的一半左右。看到这里,我们似乎能为菜价上涨找到一些根源。正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飞涨的租金最后只可能变成飞涨的菜价,让老百姓来承担后果。怎么才能打破这种轮番涨价的怪圈呢?

现实中,北京社区菜市场租金的价格早已经超过这一限制,达到500元每月甚至更高,大批掌控社区菜市场的老板们,也从摊位租金上涨中,不断的积累财富。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竹立家:对于承包这个就是公共场地场所的这些人来说,尤其用于商业运营这些场所,他的风险是极小极小的。

竹立家认为,从长期看,菜市场是最基本的保障民生的场所,这些场所由私人老板或企业控制,不仅直接影响到蔬菜的价格,同时还涉及市场公平,以及市场垄断。就在调查中,记者发现,一些社区菜市场已经开始对塑料袋展开垄断经营,以获取超额利润。

记者:多少钱一个袋子?

社区菜贩:在市场上几分钱就够了

记者:你在这个市场买是多少钱一个袋子?

社区菜贩:这个袋子十几块钱就那一把。

记者:大概划一个袋子多少钱?

社区菜贩:我还没算过,我不知道袋子多少个,一把多少个,2角多,大袋子还3角。

只值几分钱的塑料袋被强迫以两毛到三毛的价格销售,这种现象目前已经越来越多。

记者:像这种袋子你要是去别的去买多少钱一个?

社区菜贩:上别的地方买,不让你买罚你钱。上别的地方买袋子,不是市场袋子不让用。

目前,私人或企业经营的菜市场,并不只是塑料袋方面开始垄断经营,同时,在单一蔬菜品种或单一肉类,也开始出现一个摊主垄断经营的苗头。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竹立家:在两里路以外那个菜市场,价格很便宜比这便宜,那么一般来说根据成本效益原则,你老百姓还是愿意在近处选择买菜,哪怕它的价格更高一点。

而在这家社区菜市场,黄翠萍就发现,粮油经营只有一户,这样的局面很容易形成对局部地区的价格控制。

原北京市第二商业局业务主任 黄翠萍:我说这个市场就他们自己一家卖这花生米,那在价格上边跟别人就没有什么竞争。

黄翠萍告诉记者,目前她调查的结果是:北京的社区菜市场绝大部分被私人老板或企业经营,面对目前菜市场摊位价格上涨、以及局部地区价格垄断开始出现的苗头,她也建议政府应该逐步掌控对菜市场的经营权,然后低价出租给菜贩等商户,抑制菜价的过快上涨。

原北京市第二商业局业务主任 黄翠萍:如果政府在这方面要是能给,在这个近方圆几公里

建一个社区市场,从政府这儿,从国家这儿能不能拨出一块地方作为一块无偿的提供,可以不可以?

而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也建议,应该鼓励竞争,让多种经营模式相互竞争,起到稳定菜价的效果,比如在社区开设临时售菜点,让种菜的菜农直接进入小区销售。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竹立家:因为我在美国我在哈佛待过,我也知道他们哈佛学术也一样,比如每天下午4点到6点那么周围的菜农可以到哈佛大学的某一个地点来卖菜,卖两个小时 然后走人。

记者:哈佛认为这件事情影响他们形象吗?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竹立家:没有没有,非常方便群众,方便大家。



责任编辑:005
回 [ 新月文摘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