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文摘
世界名人网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最新上市 美国产品 苹果酸胶囊 $9.90 每箱24瓶只要$237.60 送禮佳品 Please Call 832-724-6288 维他公司

[新月文摘]

饿了你就会回来的,妻子曾在大学门口烤红薯

作者:一壶秋水          录入于 September 17, 2010 at 03:18:47:
餐饮指南
Sakekawah
Oyeah
GoldenPalace


BaGuoBUyi
SarahPlace
德州旅馆订房


The Grand Inn




Scott Equipment Inc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我还没有活到靠回忆度日的岁数。只是近来忽有所感,无法停止对于往昔的追忆。已经许多年不写和工作无关的文字,现在却有一种冲动,让我以笔尖拭去时光的灰尘,望见清晰。生于70年代,我不知是该感到悲哀,还是幸运。故国现在仅仅残留于梦境,偶尔重回那片土地,唯感陌生和疏离。也许我们这第一代海外寄居者,注定是要长久忍受被边缘之苦。

好在还有回忆,回忆属于我们的那个年代。我们这一代人曾经苦苦奋斗,我们拥有的爱和恨依然炽烈,我们的血脉里还流淌着那来自一个伟大国度世代相承的优雅、高贵和坚韧,足以让我们在今后的岁月里依旧持守生命的本真原色,并磊落坦然。

在我们读书的那个年代,大家都很单纯,没有什么心计。对于恋爱,只要是觉得对方好,合得来,没太考虑别的。我们同学之间互相支招、帮助、鼓励(教唆),同时也不免偶尔捉弄一下,开个玩笑。

当初父母希望我考他们所在的大学,而我执意要离开他们出去闯荡,不想一直在他们的怀里长大,这才遇到了妻子。我和妻子的故事很简单,我爱她,她爱我,几乎从我们相识的最初。我们获得了亲人的全力支持,一帆风顺的走到一起。我们的爱并不轰轰烈烈,难以惊天地泣神鬼。只是我们自己由衷的感动,因为持久的幸福而感恩。青对我的爱,使我的生命很早就远离孤独和冷漠;而父母对我的爱,使我的生命有了永久的黄金质地。我也有许多好朋友,可以肝胆相照。

谨以此文,纪念那个久已消逝的年代,并致永远的70后。

在我读大学的时候,经常到校外的几条街道去吃小吃。有一对父女引起了我的注意。父亲做煎饼,女儿烤红薯。她长得其实不算太漂亮,但打扮得整齐干净,一条马尾辫,说话嗓门很大,却又很甜。脸色红润,做事干净利索。和别的摆摊人不同,闲时总拿本书看,而别人要么聊天,要么去打牌。我仔细瞧了瞧她的书,竟然是我非常熟悉的高中课本。

我于是经常去她那买红薯,其实我并不喜欢吃。后来渐渐有些熟了,就乘着她不忙的时候和她说话,才知道她名叫青,高中上了快两年,母亲身体不大好,家里弟弟妹妹又多,只好辍学和父亲出来打工。她很羡慕我能够读大学,虽然她很爱学习,但是现在即使考上了,也难去读。她想攒点钱,以后有机会再去争取。她现在基本上把高二的课程学完了,但没有高三的书。

我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家里人,给我把高三的书籍和复习资料寄过来。我的父母非常奇怪,问我怎么回事?甚至担心我出事被学校开除了。当我把一大袋子书递给她时,她一脸感谢,平常伶牙俐齿的,却说不出话来。后来我再去买红薯,她就不收我的钱。我偷偷的告诉她,其实我不爱吃红薯,她的脸一下子红了,不敢看我。

青后来告诉我,我第一次去她的红薯摊买红薯时,她就感觉到了我和别人有点不同。后来去的次数很多,就有点记住我。她还记得我抓耳挠腮,想着找机会接近她的那天。她也想和我说话,却不知如何开口。最后还是我厚着脸皮,问她为什么看高中课文。

那是我们第一次长谈,许多话我还记得很清楚。当我们的目光无意间对视,都微笑着低下了头。那个晚上我几乎失眠,感觉怎么睡天都不亮。一大早就跑去找她,但她还没有来。我就等着,直到我再次看见那熟悉的马尾辫和灿若朝霞的笑容。

以后周末我就去他们租的小房子里帮她学课。他爸对我极其客气,不知用什么招待我才好。我叫他们别客气,大都是下午吃过饭去,吃晚饭之前回校,我也没什么钱请她下馆子。那些午后留下我们最最美好的回忆,我们静静的看书,我帮她做题目。她父亲觉得对不起女儿,尽量让她少上街。可是她真的非常孝顺,也尽力帮助她父亲。

和她呆在一起的时间越长,我就越喜欢她。那时我也非常害羞,连她的手都不敢碰。从春天认识到年底,有十个月了,见面越来越多,连暑假我都没有回家。但是寒假到了,即使我留下,他们也是要回老家团圆、过年。于是我让她留了个村里的电话给我。

回家后,我无法集中注意力做任何一件事情。母亲觉察到了我的变化,问我是否在恋爱。我不敢和父亲说,悄悄对母亲说了。父母都是高校的教授,我为此非常烦恼,害怕他们不会同意。不料父母都很赞许,鼓励我说这是个好姑娘,不要错过,现在应该帮助她考上大学,而经济上他们会帮助我们。我高兴的都哭了。我提出过完年后去她家,父母也同意了,只是让我注意安全。

我于是打电话给她。他们村上人的话我真的听不懂,还好母亲是在那个省附近出生的,替我接了围,终于和她联系上。她告诉我地址,下了火车怎么乘汽车,然后她会在汽车站等我。我买了票就告诉她日程。终于我坐了一天火车,又半天汽车到了那个车站。那一天万里飞雪,寒冷异常。我远远就看见她和她爸在等我。她穿着一件红棉袄,脸冻得通红。我跑过去,不顾她的父亲在场,一下子把她搂在怀里。

在她家我授到了隆重接待,让我受宠若惊。她家的亲戚朋友都来了,非常热闹。她弟弟告诉我,姐姐回来后就在等我的电话。听到有电话找她,出门就摔了一个跟头,让村里人笑话了几天。接完电话回来,她跑进房间关上们。他弟弟很生气,说姐,是不是那个坏蛋变心了?

我恳求她父母春天不要让她上街卖红薯,我会给她找学校复读,钱不是问题。她家的确很困难,但是只有读书才是希望。既然我喜欢她,她的弟弟妹妹我今后一定会尽量帮助。她父母同意了。她的母亲非常喜欢我,拉着我的手问这问那,可惜我听不太懂,还要她作翻译。她几个妹妹,对我这个未来的姐夫充满好奇。晚上她们在房间里叽叽喳喳,不知谈论什么,我又不好意思凑过去听。

那几日我们每天下午就去村外踏雪,无边的雪地里留下我们的初吻。那些萧疏的树木,在冬日阳光里,仿佛就要吐丝发芽。有我们有说不完的话,直到夕阳西沉。我拉着她的手回去,村里人看着我们两个人笑,她总是低下头,羞红了脸。

后来她和我一起回校,她父亲依旧卖煎饼,而我送她去了一所补习班。那一个学期,只要有时间,我就去帮她复习。她不仅勤奋,而且思维敏捷,特别适合考试。我则反应要慢些,适合长时间思考一些深入的问题。几个月后,她要参加预考,就回到原来的高中复学。她的高中老师们对于她当初辍学,都很心痛,但是也爱莫能助。现在他们用最快的速度给她办齐了手续。

高考成绩公布之前,我无法忍受忐忑,就到了她家和她一起等。第二天她将回校取成绩单。深夜我睡不着,在门外散步,很快她也出来了。我们许久没有说话,一直走到村头,看那几株大树枝繁叶茂,随风摇曳。她忍不住问我,如果考不上,怎么办?我说那就再考。但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后来她又问我,如果还是考不上,怎么办?我几乎脱口而出的一句话,终于被忍了回去。我看着远处的月亮,静静地说:“青,那我们只好认命了。”她靠在我的肩头,我们都流下泪水。幸福触手可及,命运却还难以捉摸。妻子生性坚毅刚强,那一刻和我一样感到了恐惧。我们就这么靠在一起,听着不远处的虫鸣,直到月色西沉,旭日东升。

多年以后,妻子又提起这事,我问她是否很想听那句话?她说,当然,但既想又怕,因为你爱我,也爱你的父母。你说认命,我反倒坦然了。这是我们自寻烦恼,青的分数考那所学校是绰绰有余。但我真不知道如果她不能读大学,我们是否还会最终在一起,尽管可能性很大。父母是支持我们的,但父亲听说我们的事情后,首先提出的就是要帮她考大学,其含义我是明白的。我认识一个朋友,现在在大学任教,她妻子就是高中毕业,感情好得很。如果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我想我们最终都会各自找到理想的伴侣。但那份刻骨铭心的爱,将永留荒野,不时刺痛我的心肺。

我的一个哥们,当初和他的大学女友爱的死去活来,一塌糊涂。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分手了。现在各自都有了幸福的家庭,在美国生活得都很不错。可是每次我们谈起来,他一个大男人总是泪流满面,喝得酩酊大醉。

有时候我禁不住问上苍,我为何这般幸运?我的初恋情人就是青,从未品尝过失恋之苦。在生活上,我也没有真正碰到什么婆媳矛盾、家庭纠纷。即使婚后和妻子发生争执,都很快过去。我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工作非常忙,但是对我的爱一点也没有因此而减少。而妻子家虽然非常贫困,但人与人之间的关心一点也不少,甚至更为强烈。我的岳父为人少言寡语,但极为正直、硬气。困难的时候,从来没有伸手向别人借过钱。现在条件好了,别人有困难向他开口,总是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我的岳母由于年青时干了太多重活累活,后来身体不好,只能做做家务。但是把家打理得十分整洁干净,在她们村绝对是异类。大多数人家虽然房子盖得好,但是里面大都又脏又乱。

记得她第一次去我们家,父亲一大早就去火车站接我们。青颇为忐忑,不知大学教授有何等高深。父亲常年教书,风趣幽默,见面之后就逗得她哈哈大笑,一扫拘谨。到家后,母亲已经在厨房忙活开了,一共做了近20个菜,够我们四个人吃上几天了。母亲对妻子说她一直想要个女儿,因为工作太忙就只生了一个儿子,对此十分遗憾,现在这遗憾没有了。吃饭时,母亲一个劲地给她夹菜,让我都有点嫉妒。晚上青和母亲睡,我和父亲睡。她和母亲非常谈得来,竟聊到后半夜,第二天两个人都睡到快中午才起来。

我每次去她家都很开心,她的家人都很喜欢我,她的父母待我如子。她的弟弟和我特别合得来,聊起来没完没了。每次我们离开,他都会一大早起来,一直送我们到汽车站,看我们的车子开远后,才回家。他成年后酒量很大,因为我岳父滴酒不沾,都是他陪我喝酒。后来我和青结婚时,村里人敬酒,那时他才上高中,竟替我喝了很多杯。第一次见到他时,还是个懵懂少年,现在小伙子已成家立业,很快就要做爸爸了。

青读大学时,是我大学的最后一年。第二年我毕业后,留校读了三年研究生。她的学校离我的不太远,我经常骑车去看她。有时为改善伙食,就和她到专供大学生饕餮的饭馆吃饭。她父亲还卖煎饼,青有时去帮忙,我找不到她时,就找她父亲。后来我们出国后,经济条件好了,她父亲就回去接着种地。我们让他别种,他满口答应,却并不兑现。她的妹妹们现在也都出嫁了,小日子过的都不错。

大学最后一学期做毕业设计,最是清闲,下午基本上是体育活动。有一天我和几个同学打篮球,觉得肚子越来越不舒服,后来就疼得满头大汗。我那几个同学一看我不对劲,赶紧扶着我上自行车,几个人推着直奔校医院,留一个收拾东西。推到半路,有个同学就说,这小子好像很严重,校医院一帮饭桶庸医,别误了。于是就推我到校门口,叫了一部出租,去附近的大医院。

医生检查之后,发现是阑尾炎,非常严重立即手术。做完之后,那医生对我说,你的阑尾都烂成那样了,怎么不早点来?晚上最好有个人照顾一下。有个同学当即自告奋勇。另一人马上说,你瞎参乎个啥?赶紧找她女朋友去。很快青就来了,在我床边坐了一个晚上。我拉着她的手说,生个小病蛮好的,但千万别有大毛病。

青读大学时十分刻苦,是她那个学校罕见的优秀学生。她的同学大都知道我,但读大二时,她有个师兄还是给她写情书。她拿给我看,那小子写的实在太差,让我们笑掉大牙。我给她写的信很多,她写的少些,我们一直珍藏着。现在看看,那些真情还在纸上,大概永远也不会褪色。

我们有时候周末一起骑车去郊游,特别喜欢去一个偏僻的公园。那是一个初夏,她穿着一条蓝色连衣裙,长发披肩。公园后面有一片小树林,我们在林中漫步,发现树上有很多刻写的名字,某某某爱某某某,一个个山盟海誓,都是海枯石烂,忠贞不渝。我对青说,这真是大煞风景,爱一个人写在树上有什么用?青笑着问我,那写在哪里才好?我说你自己知道。

青大学毕业后不久,我们就结婚了。我们的婚礼简单而热闹,连婚纱照都没有拍,因为我们都不喜欢。岳父逢人就发烟,乐得嘴都合不笼。岳母却有些伤感,因为我们很快要去美国留学。她觉得美国深不可测,抓住我的手一再叮嘱,青就交给你了。我对她说,只要我有饭吃,青就不会饿着。她靠在她妈身上,笑着说,妈你放心,只要我有饭吃,也绝不会让枫饿着的。

新婚之夜,亲戚和朋友们散尽。我们在洞房内坐着,久久注视对方,仿佛第一次看着对方那样,感到心灵的悸动。她忽然开口对我说,枫,谢谢你!我忽然意识到,这么多年来,她从来就没有对我亲口说过谢字。我问道,谢我什么?她抱住我,在我耳边轻轻的说,是你的爱。我把她紧紧搂在怀中告诉她,其实你对我的爱更多更深。

青和我初识时,竟然和我的感觉一样,心中无限甜蜜和温暖,爱情之中有一种无间的亲情。青一直很坚强乐观,即使当初被迫辍学,虽然痛苦也没有使她感到绝望。但和我相恋之初,那种美好的感觉竟然使她感到脆弱,感到命运奇特难以捉摸。只是我对于她越发强烈的爱,虽未言表而心意相知,使她逐渐明白,我们今生将不会分离。

现在她已经是我的妻,我很快将拥有整个的她,也将永久的相互拥有,直到我们各自消逝于时光,那永远奔腾的流水。一生何其漫长,又何其短暂,在电光和火石之间,我们的生命因为爱而闪出异样的光彩,因为爱而在易朽的肌体内渗入一丝永恒。

婚后不久,我只身来到美国留学,妻在国内开始工作。我所就读的大学,坐落于一个风景秀丽的小镇。那年秋天,到处都是金黄的叶子,仿佛在阳光中燃烧。妻子很不放心,天天发email给我。我告诉她这里很好,只是盼望她早点过来。青工作半年后就赴美。到机场接她的时候,我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和她长吻。到了我租的公寓,我们都十分高兴,终于有了一个家。

由于在国内优异的成绩,妻子很快就春季入学,和我同校继续读计算机。她的计算机专业,还是当初母亲给她选的。那时我们还没有车,两个人早上一起骑自行车上学,晚上一起回来做饭,做作业。周末买菜,就得蹭车了。我的好些朋友有车,他们都愿意帮我们。特别是老王夫妇,对人总是非常热心,周末经常打电话过来,邀我们一起去买菜。

我们和老王夫妻很快成了好友。周末卖完了菜,有空就聚在一起吃饭。那时没有孩子,作业对我们来说也不难,因此吃完饭就打牌。老王的妻子牌瘾很大,却不忘烧好夜宵,让我们吃完后,再让老王送我们回去。若是在我们家打牌,通常是我主厨,因为我做饭的手艺不俗。后来我越来越忙,做饭就少了些。

有次和老王夫妻聊天,谈到了在国内上大学的时候。妻子告诉他们自己上大学的事情。老王说,你小子好富啊。我读大学时,穷的叮当,顿顿啃馒头。你嫂子家也不富,但常常悄悄往我口袋里塞点钱。我立马换成菜票,直奔食堂买鸡腿去啃。

后来我们买了一辆二手车。那时真好,只要周末天气不错,我们就开车出去兜风,或者到不远处一个非常大的公园里玩,带上吃的和喝的。那公园里有很多鹿和鸭子,养的甚肥。我们曾经合计,怎么逮只野鸭子回去烤拷。美国的伙食太差,吃的人嘴里简直淡出鸟来。但我觉得收拾起来麻烦,又不知道这合不合法,就作罢了。

妻子硕士毕业后,就找到了工作。以后我们每月轮流坐飞机去对方那里,直到我毕业工作。但我的正式工作比较难找,作了数年的博士后。而她则是一番风顺,工资越涨越高。现在妻子在一所著名的IT公司工作,而我在事业上也小有成就。

在我即将拿到博士学位时,我们开始计划下一代。青很快就怀孕了,打电话给我。我非常开心,要不是出国,我们早该有孩子了。妻子怀孕三个月时,我们去看医生作检查。医生接上超声波成像仪一看,笑着对我们说,恭喜你们,是一对双胞胎,都是男孩。孩子出生后,我们寄了许多照片回去。岳母看到照片很高兴,说这两个孩子都浓眉大眼的像他们的爸爸。我母亲却有点遗憾,直到我们又生了一个女儿。现在我的岳父和岳母都在这里照顾我们的孩子,而我父母也经常过来。

妻子身体非常健壮,得益于早年在农村干活,后来在大学时喜欢体育锻炼。我和她比试过跑步,2000米之内,她不是我的对手。但超过2000米,我就不行了。妻子工作勤奋,在家也承担了大部分家务,让我有更多的时间作科研。最让我感动的是有一回我从实验室奔回来,妻子背着一个抱着一个,正在做饭,我的泪水一下子就流出来。

我们在一起久了,难免有摩擦和矛盾。我们都很“强势”,她是老大,而我是独子,各不相让。有时候还会大动肝火,我甚至要老拳相向。妻子不被我的威势吓到,说:“你来试试,我可是烤红薯的出身”。我们都乐了。后来我们发明了一个办法解决纠纷,就是互相出题考对方智力,以“文攻”代替“武斗”。我虽然是在学术界混,但智商却不如妻子,十有六七败给她。

妻子的性格开朗,生性活泼,“健忘”从不“记仇”。而我天生有些腼腆,略有多愁善感,有时候不免为科研、工作上的不快而迁怒。我一贯比较稳重仔细,性格稍微敏感内向;而她更外向、马虎一些。我喜欢她的坚毅刚强,自己则不免有时会软弱和消沉。

记得还在读书时,有一天下午,因为一件小事我们争执起来。我一激动就笨嘴笨舌的,说她不过,一怒之下摔门而去。我开车到附近的公园,越想越生气。不过后来我就回忆起我们的相识、相知,第一次去她家我们在雪中紧紧相拥……现在为这点小事吵得不可开交,实在好笑。最后我竟感到十分愧疚,跑到safeway买了一束花回去送给她。到家后,她已经做好晚饭,一桌子菜让我垂涎欲滴。我故意问她,你怎么不出去找我?她笑道,我还不知道你,肚子饿了就会回来。

还有一回,晚上吃饭,忘了为什么大吵了一架,我认为是她不对。晚上睡觉,我给她一个后背,不理她。妻轻轻搂着我,半天没有声音。我等着她道歉,却发现她早已睡着了。窗外的月光透进来,依稀看见她秀丽的脸庞。有一种感动让我泪下。我紧紧的抱着妻,吻着她明亮的额头。如果有一天我失去了她,我的生命还会有快乐吗?甚至我的生命还有必要继续吗?
现在妻子和我已经和当初非常不同,时光早已吹散,那青春的泪水、欢笑和朦胧。但是在我眼里,她还是那个烤红薯的姑娘,青春飞扬的少女,大着又甜又美的嗓门;而在她心中,我还是那个青涩少年,书卷从容。我们共同了望过去和未来,那无穷奔涌的岁月,正扑面而来。

她上大学的某年,适逢我的生日,她跑到我的学校,送我一张贺卡,里面抄了一首歌词,正是我最喜欢听的歌曲之一。现抄录于下,算作结束。

《共同度过》

垂下眼睛息了灯,回望这一段人生。望见当天今天,即使多转变,你都也一意跟我同行。

曾在我的失意天,疑问究竟为何生?但你驱使我担起灰暗,勇敢去面对人生。

若我可再活多一次,都盼再可以在路途重逢着你,共去写一生的句子。若我可再活多一次千次,我都盼面前仍是你,我要他生都有今生的暖意。

没什么可给你,但求凭这阙歌。谢谢你风雨里,都不退愿陪着我。暂别今天的你,但求凭我爱火。活在你心内,分开也像同度过。

※※※※※※※※※※※※※※※※※※※※※※※※※※※※※※※※※※

后记

妻子曾对我说,你的文笔不错,有时间可以写写我们的故事。可是我在美国学术界混,非常忙,最初只是用那千把字的小文敷衍了事。但我有个毛病,凡事都尽量求完美,甚至对于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本来写完就算了,我却忍不住一写再写。同时也感到自己多年不写汉语,文笔已远远无法令自己满意。好在青认为已写的足够好了,因而此为终稿。

2010-09-13,深夜



责任编辑:005
回 [ 新月文摘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