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文摘
世界名人网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最新上市 美国产品 苹果酸胶囊 $9.90 每箱24瓶只要$237.60 送禮佳品 Please Call 832-724-6288 维他公司

[新月文摘]

《山海经》古图的山神与祠礼

作者:马昌仪          录入于 December 05, 2010 at 08:24:28:
餐饮指南
Sakekawah
Oyeah
GoldenPalace


BaGuoBUyi
SarahPlace
德州旅馆订房


The Grand Inn




Scott Equipment Inc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世界名人网讯 《山海经》原来是一部有图有文的经典,在漫长的岁月中,原始古图、六朝张僧繇、宋代舒雅绘画的十卷本《山海经图》均已先后佚失,只留下《山海经》的文本。后来我们所见到的明、清时期绘图与辑编的《山海经图》是后人的创作,已非原始古图。但从目前所搜集到的十种带图《山海经》刻本[1]来考察,明、清时期的《山海经》图本,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了原始古图的内容和风貌,用图画来讲故事,以形象的方式再现了《山海经》的神话世界,为研究这部有图有文的古书提供了丰富的形象资料。本文以明、清《山海经图》中的山神图像系列为例,展示《山海经》中各类山神的形貌、职能、品格与祭祀,以探讨原始山神的特征与初民的山岳信仰。由于《山海经》中的山神集中在《山经》,因而本文主要以《山经》与《山经》图本中的山神图为考察对象。

《山经》共记载了441座山,按山地的方位划分为南、西、北、东、中五个大区,故有“五藏山经”之称;相连的若干山岳,由于山神信仰与祀礼的不同,分别形成了25个山系。在漫长的岁月中,这25个山系的山岳信仰出现了三种形态,反映了原始山神崇拜的三个不同的发展阶段。

一,山体崇拜。最古老的山神是山体本身,山上的石头、动植物都是山神的化身,祭祀的对象是山体,未出现具象化的山神。《山经》25个山系中,有6个山系属山体崇拜。

二,群山山神信仰。25个山系中,有19个山系由形貌相同的群山山神主管,每个山系有共同的祠礼。这些山神没有神名,形象多是动物或人与动物的简单组合体,除山主外,无其他职司或本领。群山山神之间彼此无统属关系,无等级大小之别,无统一首领或至上神,也不受其他天神管辖。这类山神属于山岳崇拜的比较原始的低级阶段。

三,一山山神信仰。在有群山山神主管的19个山系中,还有一些山神只是一山的山主,虽然没有固定的祠礼,但仍然受人祭拜。这些一山山神有专用神名,有些还有异名,其形象变化多端,常以其他变形出现于《海经》之中。一山山神有独特的个性,有动人的故事,除山主外,常兼任山川之神、风雨之神、金神、刑神、司日入之神,又是某些征兆的载体。与上述山体信仰与群山山神信仰相比,一山山神信仰是山岳崇拜中较高阶段的产物。但由于一山山神之间、与群山山神之间也都没有统属关系,无等级、无至上神,也不受其他天神管辖,因而仍然属于比较原始的山岳信仰。

(一)《山经》古图中庞大的山神系列

《山经》以山岳为主要内容,共记载了441座山。主管众山的有两类山神:其一,同一形貌的山神主管好几座山,这类群山山神大都有固定的祠礼;其二,只管一座山的一山山神,又分有固定祠礼与没有固定祠礼的两种。此外,还有若干有固定祠礼,但没有山神,或有山神但没有形体,因而也没有图的山系,反映了古老的山体崇拜观念。下面我们根据《五藏山经》山神出现的先后顺序,把有图的山神(有编号者表示有图),就其所主管山的名称及数目、神名、形貌、司职、是否有固定祭祀的群山山神与一山山神等,加上有祠礼却没有山神形体、也没有图的山体,分成四项,列表如下:

经名

主管山名、数目及司职

有祠礼之群山山神

有祠礼之一山山神

有祠礼无山神之山体

无固定祠礼之一山山神

1,南山首经

招摇山至箕尾山共10山

鸟身龙首神(鹊神,鸟身龙首)

2,南次二经

柜山至漆吴山共17山

龙身鸟首神(鸟首龙身)

3,南次三经

天虞山至南禺山共14山

龙身人面神(人面龙身)

4,西山首经(羭山神有图)

钱来山至騩山共19山(除右列华山冢、羭山神外,其余17山无山神,有专门祭祀)

羭山神(有祭祀、羊形)

华山冢(有山体祭祀、无山神)

5,6,西次二经

钤山至莱山共17山

人面马身十辈神(人面马身)

人面牛身飞兽神为七神(人面牛身、四足一臂、操杖而行)

7,西次三经

钟山

鼓(钟山子,人面龙身,杀葆江被戳,变鵕鸟)

8,西次三经

槐江山

英招(人面马身、虎文鸟翼,徇于四海)

山川之神

9,西次三经

槐江山(玄圃下瑶水之神)

天神(双牛头、八牛足、马尾,见则有兵)

山川之神

10,西次三经

昆仑丘(主管天之九部及天帝苑圃之时节)

陆吾(虎身九尾、人面虎爪)

11,西次三经

蠃母山

长乘(如人而豹尾)

12,西次三经

玉山(司天之厉及五残)

西王母(如人豹尾虎齿善啸、蓬发戴胜)

13,西次三经

长留山(主司反景、司日入之神)

员神磈氏(白帝少昊)

14,西次三经

符惕山(主风云怪雨)

江疑

15,西次三经

騩山(蛇媒、音乐创始者)

耆童(即《大荒西经》之太子长琴)

16,西次三经

天山(创世神、歌舞神)

帝江(浑敦无面目、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

17,西次三经

泑山(刑神金神、司日入之神)

蓐收(神红光)(据《海外西经》,此神人面白毛、虎爪、执钺)

18,西次三经

崇吾至翼望山共23山

羊身人面神(人面羊身)

19,西次四经

刚山

神0(独脚山魈,人面兽身、一手一足)

西次四经

阴山至崦嵫山共19山

有神却无形貌,有专门祠礼,属山体信仰

20,北山首经

单狐山至隄山共25山(其山北人,皆生食不火之物)

人面蛇身神(人面蛇身)

21,北次二经

管涔山至敦题山共17山

蛇身人面神(人面蛇身)

22、23、24北次三经

太行山至无逢山共46山(44山神皆不火食,太行恒山、高是二神火食)

22,二十山之山神为马身人面廿神(人面马身)23,十四山之山神名十四神(猪身戴玉)

24,十山之山神为彘身八足神(猪身八足蛇尾)

25,东山首经

00山至竹山共12山

人身龙首神(龙首人身)

26,东次二经

空桑山至0山共17山

兽身人面神(人面兽身)

27,东次三经

尸胡山至无皋山共9山

人身羊角神(人身羊角,见则风雨水为败)

中山首经

甘枣山至鼓镫山共15山

有山体祭祀(历儿山与其余诸山之祠礼不同),无山神

28,中次二经

煇诸山至蔓渠山共9山

人面鸟身神(人面鸟身)

29,中次三经

敖岸山

神熏池(未言形状,与以下二神祭礼相同)

30,中次三经

青要山

0武罗(人面豹文、小腰白齿、穿耳以鐻)

31,中次三经

和山

泰逢(如人虎尾,出入有光,动于地气)

中次三经

敖岸山至至和山共5山

此5山之山神,除上列神熏池、0武罗、泰逢有相同的祭祀外,其余二神有专门祭祀,没有形体,没有图。

32,中次四经

鹿蹄山至玄扈山共9山

兽身人面神(人面兽身)

中次五经

苟林山至阳虚山共16山

升山冢、首山0、尸水各有专门祠礼,都没有图

33,中次六经

平逢山

骄虫(如人而二首,螫虫之神)

中次六经

平逢山至阳华山共14山

岳在其中,以六月祭之,如诸岳之祠法,则天下安宁。无图。

34,中次七经

堵山

神天愚(未言形状,多怪风雨)

35、36,中次七经

休与山至大騩山共19山

35,其十六山之山神为豕身人面十六神(人面猪身)

36,苦山、少室、太室皆冢,其神为人面三首神(人面三首)

37,中次八经

骄山(冢)

0围(如人羊角虎爪,出入有光,恒游于睢漳之渊)

山川之神

38,中次八经

光山

计蒙(人身龙首,恒游于漳渊,出入必飘风暴雨)

山川、风雨之神

39,中次八经

岐山

涉0(人身、方面、三足)

40,中次八经

景山至琴鼓山共23山

鸟身人面神(人面鸟身)

41,中次九经

熊山

熊山神(神人,山穴夏启冬闭,冬启则有兵)

42,中次九经

女几山至贾超山共16山(其中文山、勾0山、,风雨山、0之山皆冢;熊山有专神,另有专门祠礼)

马身龙首神(马身龙首)

43,中次十经

首山至丙山共9山(其中堵山冢、騩山帝另有专门祠礼)

龙身人面神(人面龙身)

44,中次十一经

丰山

神耕父(未言形状,常游于清冷之渊,出入有光,见则其国为败)

山川之神、旱鬼

45,中次十一经

翼望山至几山共48山(其中禾山帝、堵山冢、玉山冢另有专门祠礼)

彘身人首神(人首猪身)

46,中次十二经

夫夫山

神于儿(人身,身操二蛇,常游于江渊,出入有光。此山为冢,有专门祠礼)

山川之神

47,中次十二经

洞庭山

帝二女(常游于江渊,出入必以飘风暴雨)

山川、风雨之神

48,中次十二经

洞庭山

洞庭怪神(如人而戴蛇,左右手操蛇,有专门祠礼)

山川之神

49,中次十二经

篇遇山至荣余山共15山(其中夫夫山、即公山、尧山、帝阳山皆冢;洞庭山、荣余山有山神,另有专门祠礼。夫夫山、洞庭山神另有专神,即神于儿、帝二女、洞庭怪神,另有专图)

鸟身龙首神(龙首鸟身)

从上面《山经》及古图所记载的山神简表(其祭祀未能列入),我们大致可以看出:

1,《五藏山经》共记载了49例神祇,49例全部都是山神;明、清《山海经》图本中,49例山神也都有图像,可见山神在《山经》与《山海经图》中同样占有极重要的、举足轻重的地位。

2,《南山经》、《北山经》、《东山经》的山神共11例,而且只有群山山神而无一山山神,都有固定的山神祭祀。《西山经》、《中山经》的山神共38例,各种形态的山神与山体崇拜并存,可以看出其山神信仰特别发达;考虑到西山经、中山经的地望在陕西、河南一带,正是当时夏民族的活动区域,发达的山神信仰显然与夏文化有关。

3,对山体崇拜、群山山神及其祭祀、各类山神的职能作初步的考察,可以了解《山海经》山神形象与山神信仰的原始品格与特征。

4,山岳是原始部族划分的分界线,而相同形貌的山神与相同的祭祀,是若干部族组成的原始文化共同体的重要标志。对《山经》古老的群山山神及其祭祀的考察,将有助于我们对原始政权组织的结构有初步的认识。

(二)山体崇拜与群山山神

《山经》中记载的25个山系,因山神及其祠礼的不同,其山岳信仰可分为两大类:

第一类,群山山神。在25个山系中,有19个山系是由一组形貌相同、或几组形貌不同的山神主管着,有共同的祠礼。这19个山系有23例群山山神图。有些山同时也是一山山神居住的地方,他们有不同于主管山神的形貌与祠礼,二者之间没有统属关系。总的来说,《山经》的群山山神信仰有下列三种情况:

(一)相连的几座山由一组形貌相同、没有神名的群山山神主管。例如:

凡0山之首,自招摇之山,以至箕尾之山,凡十山,二千九百五十里。其神状皆鸟身而龙首。其祠之礼:毛用一璋玉瘗,糈用稌米,一璧,稻米、白菅为席。(南山首经)

《南山首经》所记鸟身龙首神,《三才图会》叫鹊山之神,胡文焕《山海经图》称之为鹊神,以其所在之山及鸟形之山神名之。鸟身龙首山神主管南方第一列山系――自招摇山至箕尾山共十座山,十座山的山神形貌相同,都是鸟身龙首。对这十山的山神有专门的祭祀(下面还要谈到)。

(二)相连的几座山分别由几组不同形貌、没有神名的群山山神主管。例如:

凡《北次三经》之首,自太行之山以至于无逢之山,凡四十六山,万二千三百五十里。其神状皆马身而人面者廿神。其祠之,皆用一藻、0瘗之。其十四神状皆彘身而载玉。其祠之,皆玉,不瘗。其十神状皆彘身而八足蛇尾。其祠之,皆用一璧瘗之。大凡四十四神,皆用稌糈米祠之,此皆不火食。(北次三经)

北方第三列山系――自太行山至无逢山共46山,由三组形貌不同的山神主管。一是主管20座山的马身人面神;二是主管14座山的猪身载玉的十四神;三是主管10座山的猪身八足蛇尾的彘身八足神。三组山神不仅形貌不同,祠礼也不同,只是祭祀这44位山神都要用稌糈米。

有趣的是,太行山至无逢山有46山,为什么只有44位山神呢?清代注家汪绂在《山海经存》中对“大凡四十四神,皆用稌糈米祠之,此皆不火食”一句解释说:“惟太行恒山、高是二神用火食也。”《北次三经》有高是山,滋水出焉。据汪绂注,高是山在今蔚州灵邱县,滋水出灵邱,经正定,合恒水,恒水出恒山。因此,在太行至无逢这46位山神中,有44位不火食,也就是生食不火之物;而太行恒山、高是山两位山神用火食,也就是熟食。对山神的不同祭祀,生动地反映了北山山地文化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之中。喜欢熟食的两位山神未言形貌,也没有图。

(三)相连的几座山,各有一位形貌相同、没有神名的群山山神主管,有专门的祠礼;其中有几座山,又另有其他一山山神居住,这些山神有神名,与主管的群山山神的形貌、司职、祭祀都不相同,彼此没有统属关系。用今天的话说,这些山属于双重领导。例如:

凡洞庭山之首,自篇遇之山至于荣余之山,凡十五山,二千八百里。其神状皆鸟身而龙首。其祠:毛用一雄鸡、一牝豚刏,糈用稌。凡夫夫之山、即公之山、尧山、阳帝之山,皆冢也,其祠:……洞庭、荣余山,神也,其祠:……(中次十二经)

《中次十二经》所记中央第十二列山系――洞庭山神主管自篇遇山至荣余山共十五座山。这十五座山的山神没有神名,也都是鸟身龙首,并有固定的祠礼。十五座山中,夫夫山、即公山、尧山、阳帝山是冢。《释名》说:“山顶曰冢,亦曰巅”,是古人心目中神圣之所在,有特别的祠礼。此外,洞庭山、荣余山另有山神,也有不同于十五山山神的祠礼。在这些有特别祠礼的山冢中,夫夫山山神是神于儿。神于儿,其形貌与十五山山神不同,人身,身操二蛇,常游于江渊,出入有光,是山川之神。洞庭山山神帝二女,也非鸟首龙身,常游于江渊,出入必飘风暴雨,又是山川之神、风雨之神。洞庭山的另一位山神名洞庭怪神,样子像人,头上盘着蛇、左右手操着蛇,也是山川之神。

由此可以看出,中央第十二列洞庭山山系,自篇遇山至荣余山这十五座山,各有一位鸟身龙首山神主管,而其中的夫夫山、洞庭山又另有神于儿、帝二女、洞庭怪神居住,这三位一山山神形貌、祠礼和司职,都与主管的群山山神相同,所以得以和平共处,相安无事。

第二类:山体信仰。在《山经》的25个山系中,有6个山系没有共同的群山山神,有固定的或不固定的共同的祠礼。个别山岭已出现有形象的山神与专门的祠礼,多数山未出现具象化的山神,却有山体祭祀,反映了山岳信仰的原始形态。6个山系的情况各不相同,现按出现先后简述如下:

(一)山体信仰与一山山神祭祀并存。如《西山首经》记:“凡《西经》之首,自钱来之山至于騩山,凡十九山,二千九百五十七里。华山,冢也,其祠之礼:太牢。羭山神也,祠之用烛,斋百日以百牺,瘗用百瑜,汤其酒百樽,婴以百珪百璧。其余十七山之属,皆毛牷用一羊祠之。”西方第一列山系共19山,有三种祭祀方式:其一,华山冢无山神、无图,但对山体的祭祀用牛羊猪三牲太牢大礼;其二,羭山神是山神之首,其形貌为羊形,有图,其祠礼是《山海经》全部山神中最隆重的(关于山神的祭祀,我们将在下文中专门谈述,本节不赘);其三,除上述二山之外,其余17山没有山神,没有图,但有专门的山体祭祀。

(二)属山体信仰的山系,有神、无形貌,未出现具象化的山神,但有专门祠礼。如《西次四经》记:“凡《西次四经》自阴山以下,至于崦嵫之山,凡十九山,三千六百八十里。其神祠礼,皆用一白鸡祈。糈以稻米,白菅为席。”

(三)属山体信仰山系,有祠礼,个别山冢有特别祠礼。如《中山首经》记:“凡薄山之首,自甘枣之山至于鼓镫之山,凡十五山,六千六百七十里。历儿,冢也,其祠礼:毛,太牢之具,县以吉玉。其余十三山者,毛用一羊,县婴用桑封,瘞而不糈。”中央第一列山系共15山,没有群山山神主管,没有图,属山体信仰的山系。历儿山是冢,其祠礼规格较高;其余14山(经文作十三山,疑有误;汪绂指出:“除历儿当十四山”)另有祠礼。

(四)山体信仰与若干一山山神之祭祀并存。如《中次三经》记:“凡萯山之首,自敖岸之山至于和山,凡五山,四百四十里。其祠:泰逢、熏池、武罗皆一牡羊副,婴用吉玉。其二神用一雄鸡瘞之,糈用稌。”中央第三列山系共5座山都有山神,但有两种不同的祭祀方式:其一,敖岸山神熏池、青要山神武罗、和山山神泰逢(武罗与泰逢各有不同的形貌)三位山神有相同的祭礼,都有图;其二,其余二神指騩山与宜苏山神,无神名、无形貌、无图,有专门祠礼,也属于山体信仰。

(五)属山体信仰山系,其中二山一水有特别祠礼。《中次五经》记:“凡薄山之首,自苟林之山至于阳虚之山,凡十六山,二千九百八十二里。升山,冢也,其祠礼:太牢,婴用吉玉。首山,0也,其祠用稌、黑牺、太牢之具、0酿;干儛,置鼓;婴用一璧。尸水,合天也,肥牲祠之,用一黑犬于上,用一雌鸡于下,刏一牝羊,献血。婴用吉玉,采之,飨之。”中央第五列山系共16山,没有群山山神主管,没有图,属山体信仰。其中的升山、首山、尸水由于其地位特殊,故分别有规格相当高的祠礼。

(六)规定六月祭祀之山体信仰。如《中次六经》记:“凡缟羝山之首,自平逢之山至于阳华之山,凡十四山,七百九十里。岳在其中,以六月祭之,如诸岳之祠法,则天下安宁。”中央第六列山系共14山,没有群山山神主管,未出现具象化的山神,没有图,属山体信仰,有专门的祠礼,而且规定要在六月举行。据汪绂解释,所谓“岳在其中”,是指洛阳居天下之中,王者于此可望祭四岳。在六月,如诸岳之祠法,则天下安宁。

《山经》所记载的古人对山体和群山山神的信仰,反映了山岳崇拜的原始低级形态。山岳崇拜属于自然崇拜,最古老的山神就是山,山上的石头、山上的动物、植物,山体的一切,统统被视为山神的化身,祈求山神便直接祭祀山体。《礼记。祭法》曰:“山林川谷丘陵,能出云,为风雨,见怪物,皆曰神。”山体信仰的特征是信仰的对象尚未具象化,或者有神而无形象,未出现具象化的山神,祭祀的对象主要是山体。属山体信仰的一些山系,出现了对某些山和冢的特别祠礼,但这些山和冢仍然没有具象化,没有神也没有形象,并未走出山体崇拜的模式。某些属山体信仰的山系,出现了对某些一山山神如羭山神、熏池、武罗、泰逢的特殊祭祀,可以看作是山体信仰向一山山神信仰发展的过渡形态。

与山体信仰相比,群山山神的信仰前进了一步。人按照自己的样子,加上常见的动物的模样,创造了人面鸟身、兽身人面、人面蛇身、彘身人首的形形色色的山神。群山山神有了形象,相同形貌的山神主管好几座山,而且有固定的祠礼。但这些山神没有专有神名(袁珂《山海经校注》中出现的鸟身龙首神等等神名,是袁珂根据山神的形貌自拟的),权力范围极其狭小,除山神所在的山地外,并无其他职司或本领。19个山系的23例群山山神,彼此没有统属关系,无等级大小之别,无统一的首领或至上神,也不受其他天神管辖。因此,《山经》中名目繁多、颇有特色的群山山神,仍然属于山岳信仰的低级形态。

山岳是原始部族划分的地理分界线,相同形貌的山神与相同的祭祀,是若干部族组成的原始文化共同体的重要标志。山神形貌的造型带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如《西山经》的山神为人面马身、人面牛身、羊身人面;《北山经》的山神为人面蛇身、马身人面、彘身八足;《东山经》的山神为兽身人面、人身羊角。清代注家汪绂早就指出《山经》山神造型的地域特色:“大抵南山神多象鸟,西山神象羊牛,北山神象蛇豕,东山神多象龙,中山则或杂取,亦各以其类也。”山神的动物形体以及人与动物的合体造型,表明了人对动物的依赖和信仰,某些动物也有可能作为图腾出现在初民的信仰中。

(三)一山山神的独特品格

与山岳崇拜的低级阶段――山体信仰和群山山神信仰相比,一山山神信仰是较高阶段的产物。《山经》所述之49例山神中,一山山神为26例,其中有固定祠礼的10例,没有固定祠礼的16例。

如果说,群山山神的特征主要是同一个山系由若干个形貌相同或几组形貌不同的山神主管、有固定的祠礼,那么,一山山神则是一山的山主,一般没有固定的祠礼。如果进一步考察,群山山神的原始性还表现在没有神名、没有变形、形貌比较简单、没有个性、职司单一、权力相对狭小等等诸多方面,而一山山神则有特殊的职司,显示出与之不同的独特品格:

其一,一山山神都有专用的神名,某些山神还有异名,如《西次三经》泑山山神蓐收,又名神红光;《西次四经》刚山的山神神0,又名独脚山魈;等等。

其二,一山山神大都奇形怪状、变化多端,如《西次三经》槐江山山神英招人面马身、虎文鸟翼;《西次三经》天山山神帝江浑敦无面目、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中次八经》岐山山神涉0人身、方面、三足;等等。

其三,某些山神以其他变形和不同的神名,多次出现在《海经》之中,如昆仑丘山神陆吾虎身九尾、人面虎爪,同时以人面九首虎身的开明兽出现在《海内西经》,又以人面虎身神的形象出现在《大荒西经》;陆吾、开明兽、人面虎身神都是昆仑山神,同时又是天帝帝都的守护神,《山海经图》都有生动的图像。

其四,某些山神在整部《山海经》中,形貌、职司与品格都有一个演变的过程,如《西次三经》玉山的山神西王母,曾先后出现在《西次三经》、《海内北经》与《大荒西经》中。西王母的神格经历了从山神――穴居的酋长――王者的演变。作为山神的西王母,在《山经》中的形貌最为原始:样子像人,蓬发戴胜,长着虎齿、豹尾,善啸。其职司除山神外,兼司天之厉及五残。作为昆仑山主,西王母周围形成了一个固定的动物群,三足乌、三青鸟为之取食、为之役使;九尾狐、凤凰为之作伴。这些动物成为山神西王母的神性标志。《山海经图》把作为山神、酋长、王者三种身份的西王母,以及她的动物助手,都以图画的方式一一加以表现。

其五,与群山山神千神一面、千篇一律、无个性的品格不同,一山山神极具叙事性,许多山神都有独特的个性,都有动人的故事,上面所谈到的西王母便是一个突出的例子。此外,如《西次三经》的钟山山神鼓有一个山神家族,他的老爹烛阴(《海外北经》)也是钟山山神,父子长得一模一样:人面龙身(或人面蛇身)。传说古时候诸神之间常有纷争,有一次,鼓和另一个名叫钦0的天神,把一个名叫葆江(又叫祖江)的天神在昆仑山杀死了。黄帝知道以后很生气,下令在钟山之东的0崖把二神处死。二神死后灵魂不散,鼓化作鵕鸟,钦0化作大鹗,成为大旱和兵灾的征兆。晋代诗人陶潜在《读山海经》诗第十一篇中记述了这个故事。《山海经图》用烛阴、鼓、鵕鸟、大鹗四幅图形象地记述了钟山山神鼓的故事。

其六,具有职司的多样性,又是某些征兆的载体,因此,一山山神虽然没有固定的祭祀,仍然受到人的祭拜。与群山山神之单一职司不同,一山山神作为一山之主,常常兼任其他神职。如《西次三经》泑山山神蓐收(神红光),又是司日入之神、刑神和金神;《西次三经》騩山山神耆童(即《大荒西经》之太子长琴),又是蛇媒、音乐创始神;《西次三经》天山山神帝江,又是歌舞神;《中次六经》平逢山山神骄虫,又是螫虫之神;《中次七经》堵山山神天愚,又是风雨之神。某些山神是征兆的载体:如《西次三经》槐江山山神天神,是个长着两个牛头、八条牛足、马尾的怪神,见则有兵:《中次九经》熊山有熊山神,他所居住的山穴夏启冬闭,冬启则有兵;《中次十一经》丰山山神耕父,又是个旱鬼,见则其国为败。

其七,在古人的心目中,山是大河之源,是众水之所出,山与水相连,山与海沟通。水又是农业民族的生命之源,因此,古老的山神常常也是山川一体神。例如:《西次三经》槐江山山神英招常巡游四海,另一位名叫天神的槐江山山神同时又是玄圃下瑶水之神;《中次八经》骄山山神0围常常漫游于睢漳之渊,出入有光;《中次十一经》丰山山神耕父,常游于清冷之渊,出入有光;《中次十二经》夫夫山山神神于儿常游于江渊,出入有光;《中次十二经》洞庭山山神洞庭怪神出入于洞庭之水,都是山川一体神。此外,《中次八经》光山山神计蒙常漫游于漳渊,出入必飘风暴雨;《中次十二经》洞庭山山神帝二女又是湘水之神,常游于江渊,也是出入必有风雨;计蒙与帝二女既是山川之神,又是风雨之神。

(四)《山经》山神的祠礼

《山经》所记载的49例山神中,有祠礼的群山山神23例,一山山神10例,共33例;此外,还有有祠礼的六个山系的山体。可以看出,对《山经》山神与山体祭祀的考察,对探讨《山经》山岳崇拜的原始性有重要的意义。

蔡元培先生在上世纪20年代就指出了《山海经》中对山神记载在民族学和宗教学上的意义:“记录的民族学,发端甚早。我国有《山海经》一书,相传为益禹所作,当然不确;然为汉以前的书,是无可怀疑。这部书固然以地理为主,而且有许多古代神话的材料,但就中很有民族学的记载,例如《山经》,每章末段,必记自某山以至某山,凡若干里,其神状怎样,其祠礼怎样;这都是记山间居民宗教状况。”[2]

山岳崇拜的原始性主要表现在祭祀上。山神祠礼的不同,不仅是信仰的差异,也标志着不同地区社会发展与生活状况的不同。

一,祭祀对象。上文我们谈到,有祠礼的六个山系,未出现具象化的山神,其所祭祀的对象是山体,属于自然崇拜的最原始方式。而群山山神与一山山神之间,彼此没有统属关系,无等级高下之分,无至上神,不受任何天神统辖,祭祀的对象是山川的化身,而非偶像,属于山岳崇拜的原始低级阶段。山神的形貌大都为动物形或人与动物的简单组合体;大多数山神只是一山或若干山的山主,权力范围狭窄;少数有祠礼的一山山神兼任山川神、风雨神、螫虫神等神职,其权力也极其有限。

二,关于祭品与祭法。关于山神的祭祀,在《山经》中都没有固定的日期。[3]关于祭品和祭法,主要有四类:1,以牛羊豕鸡等牺牲者。牛羊豕属于太牢,古之记载,大礼才用。祭法有杀与不杀之分。值得注意的是有所谓“祈”祭之说,“祈”祭指的是不必杀牲,而用牲血涂抹在祭体身上。这种祭法,其起源甚为古老。据田野调查资料,现代鄂伦春人祭祀山神,还保留着这种祭法,他们在大树上刻山神模样,在其嘴边抹上一层一层的兽血,表示对其献祭。[4]笔者在湘西调查时,也在土家族中见到有这种祭祀方式。2,以玉为祭品,玉有璧、瑜、珪多种,玉本来就是贵重之物,而这些经过加工、赋予了特别礼俗意义的玉,用于祭祀时显然有轻重之别。其祭法有瘞(埋)与不埋之别。3,食物用糈(精米)。又有稌、稷之分。稌即现代所称之黍子,是粘米;稷即现代所称之粟(有人说是谷子,有人说是高粮),是不粘的米。二者都是北方旱田的作物,但有地区的区别。4,酒。只在华山、夫夫山、即公山、尧山、阳帝山等不多几个山冢,祈用酒。祭祀时,有的是既用牺牲,也用糈,或既用玉,也用糈;有的则牺牲与糈、玉与糈不能同时用。此外,祭祀的方式还有置鼓、舞蹈等等。

三,对山冢的祭祀特别值得注意。《山经》中的冢有十多处,其祭祀与其他山神不同,规格相当高,常用太牢,即牛羊豕三牲大礼。为什么呢?《毛传》说:“山顶曰冢。”冢土即大社,是天子祭神的地方。冢又指隆起的坟墓,《说文》:“冢,高坟也。”山冢是埋葬祖先的地方。山冢具有神圣性,不仅因为它位于高山之巅,是山神居住的地方,又是祭神的圣地;同时又是祖先的家园,是灵魂回归的处所,是先民向往的地方。因此对山冢的祭祀与众不同,特别神圣,特别隆重。

四,对山神的祭祀带有鲜明的地域色彩,受着当时生产发展水平的制约。例如,《东山经》祭山神用鱼,足见渔业的发展。《北次三经》自太行山至无逢山共46山,46位山神中,有44位“皆不火食”,而太行恒山、高是山两位山神却“用火食”。从生食、熟食两种生活方式中,可见出其生产水平和生活状况之差异。又如,《中次十一经》对自翼望山至几山这48山的彘身人首山神的祭祀,“糈用五种之精”。“糈用五种之精”者,即“五谷”。对“五谷”素有不同说法。《周礼·天官·疾医》:“以五味、五谷、五药养其病。”郑玄注:“五谷,麻、黍、稷、麦、豆也。”《孟子·滕文公上》:“树艺五谷。”赵歧注:“五谷,稻、黍、稷、麦、菽也。”可见当地的农耕文明十分发达。这样的例子很多,不一一列举。

五,祭祀的目的比较简单,求生存,保平安。

(五)山神图的艺术特色

古代文献中,没有一部著作像成书于战国时代(或可至春秋)的《山海经》这样记载了如此众多的原始山神,也没有一部图本像《山海经图》这样把形象万千的山神绘成图像,流传于世。无怪乎历史学家徐旭生先生称其为我国“有价值的”十部书之一。[4]

《山海经图》中的山神图再现了《山海经》图文并茂的原始叙事风格。用图画讲故事在我国有着古老的传统,远古的岩画,商周青铜器上的纹饰,帛画缯书上的怪神畏兽,向我们讲述着一个又一个动人的故事。

说起山神,最有趣的,莫过于登山神俞儿的故事了。传说齐桓公北伐孤竹国时,在离卑耳之溪不到十里的地方,突然有一个身长一尺左右,穿衣戴帽,脱去右边衣袖的小人,骑着马,飞一般地跑过去了。桓公很奇怪,便问管仲。管仲回答说,臣闻有登山之神名俞儿,身长仅尺而形貌如人,霸王之君兴,则登山神见。如此神脱去衣袖,则表示前方有水;脱去右边衣袖,表示从右方涉水安全。到了卑耳之溪,有赞水者说,从左方涉,其深及冠,从右方涉才安全。登山神俞儿的故事见于《管子·小问》,未见于《山海经》。奇怪的是,明刻本胡文焕《山海经图》(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的第一图,以及明刻本王崇庆《山海经释义。图像山海经》(万历二十五年始刻)的第一图都选用了同一幅俞儿图:一穿衣戴帽之小人,手执马鞭,骑在一匹疾跑的小马上。胡文焕的图说云:“卑耳之水有俞儿者,登山之神也,长尺余而人物具焉,冠黄冠,衣朱服,好走马。齐桓公时曾见。管子曰,有霸王之君,俞则见矣。”在神格与造型上,《管子》与胡文焕《山海经图》所记略有不同,《管子》中的俞儿是登山神、吉神、指路神,他以脱衣袖的方式为人指路的情节生动而有趣;而胡氏图与图说则突出了登山神俞儿作为吉神的神格,略去了为人指路情节。

为什么明代的胡文焕和王崇庆在他们所辑编的《山海经图》中,都把《山海经》里没有记载的登山神俞儿放在第一图呢?著名神话学家丁山的见解或且可以给我们一些启发,丁山在《论炎帝大岳与昆仑山》一文中指出,古羌人称山岳为昆仑,昆仑古语为Pulau kundur,《左传》所谓陆浑之戎,《穆天子传》所谓留昆之人,《左传》亦称陆浑为瓜州。瓜州,古音读作kundur,即阮隃之对音。阮、隃为古代山阜之通名,而俞在《管子》正是登山神;羭,在《五藏山经》亦谓华山之神[5]。按照丁山的考证,《管子》中的登山神俞儿便是《西山首经》的羭山神,俞与羭同是古代山神的统称,是古羌人的民族宗神,在《西山经》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从其祭祀之特殊便可见一斑。

《西山经》自钱来山至騩山共19山属山体崇拜山系,其中的华山属冢,以猪牛羊三牲的太牢大礼奉祭。对羭山神的祭祀是《山经》所有山神中最隆重的:祭祀要用烛,斋戒一百天,用一百只纯色牲畜,随同一百块美玉埋到地里,还要烫一百樽酒,再用一百块珪、一百块璧祭神。祭品有纯牲、美玉、珪璧、酒,且数以百计之多。据郝懿行研究,祭祀用烛,在我国首见于此。所谓烛,是用百草束成把,点燃时尚未烧成灰时就叫烛。由此可见羭山神的地位非同一般。有学者认为,对羭山神的祭祀反映了古羌人的祭祀习俗。明代胡文焕与王崇庆在辑编《山海经图》时,很可能把登山神俞儿看作与羭山神同等地位的山神之首,放在图本的第一图。从羭山神与登山神俞儿的造型来看,我们所见到的汪绂图本的羭西山神为羊形,而俞儿为人形,前者的动物形山神显然比后者古老。

《山海经图》用形象的方式突出山神的特征,我们举山川一体神夫夫山山神于儿与洞庭山神洞庭怪神为例。《中次十二经》记载的夫夫山山神于儿人身,身操二蛇,常游于江渊,出入有光;洞庭山的山神洞庭怪神如人而戴蛇,左右手操蛇。作为山川之神,神于儿与洞庭怪神形貌的显著特征是操蛇、戴蛇。郝懿行曾说:"《列子·汤问篇》说愚公事,云操蛇之神闻之,告之于帝。操蛇之神盖即此”。历史学家吕子方则进一步指出,这个“操蛇之神”就是山神。[6]仔细考察《山经》49例山神,操蛇的山神便是神于儿与洞庭怪神。[7]蛇在全部《山海经图》中占有重要的位置,蛇形神(包括蛇类神、人面蛇身神、蛇与其他动物组合之神)有48例,操蛇、珥蛇、践蛇、戴蛇、食蛇、射蛇、蛇媒有26例。蛇属土、属水、属阴,是江海水神、山川之神神性的标志,是神与巫沟通两个世界的巫具与动物助手。操蛇、珥蛇、践蛇、戴蛇不仅表示人对蛇类的亲近与信仰,也表明人对蛇的控制与征服。我们在春秋、战国青铜器的纹饰上看到不少这样的图像。《山海经图》抓住神于儿与洞庭怪神"操蛇"的特征,使人对山川之神有了形象的了解。

在明、清十种《山海经》图本中,明刻本蒋应镐绘图本与清刻本汪绂绘图本所收的山神图最为丰富完备,显示了明、清不同时期《山海经图》的两种不同风格。在这里,我们仍以《中次十二经》的神于儿图为例,明刻本蒋应镐绘图本采用以山川为背景的格局,神与兽的故事在山河湖泊的背景上展开,身缠二蛇的神于儿正站在碧波浪尖之上,身后的光芒正是他作为山川之神神性的标志。细心的读者一定注意到经文中对神于儿的描写:“神于儿居之,其状人身而身操两蛇”,“身操两蛇”是怎么回事?太不合理,一定错了!袁珂在《山海经校注》中说:“经文身操两蛇,汪绂本、毕沅校本并作手操两蛇,是也;身字讹。”但明代的蒋应镐不这样看,他把“身操两蛇”理解为身缠两蛇。我们在近年发现的新石器时代红山文化的女神玉器中,见到一个男女裸身合体像,裸身上缠着一条长蛇。我以为,蒋氏对“身操两蛇”的理解和绘图也是可以的,《山海经图》为我们探讨这部奇书提供了新的信息。汪绂绘图本没有背景,以图像丰富,线条流畅见长。我们看到的神于儿图正是按照他的理解,于儿双手各执一蛇,四周祥光环绕,以示出入有光,同样是这位山川之神神性的标志。可见两种图本在艺术上各有特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

作者:马昌仪,女,1936年出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

注释:

[1]十种带图《山海经》版本为:1,明胡文焕《山海经图》,格致丛书本,133图;2,明《山海经(图绘全像)》十八卷,广陵蒋应镐武临父绘图,聚锦堂刊本,74图;3,明《山海经释义》十八卷,王崇庆释义,蒋一葵校刻,75图;4,明《山海经》十八卷,日本刊本,未见出处,74图,此版本即蒋应镐绘图本;5,清《增补绘像山海经广注》,吴任臣(志伊)注,佛山舍人后街近文堂藏版,图5卷,144幅;6,清《山海经存》汪绂释,九卷,光绪二十一年立雪斋印本;7,清《山海经》十八卷,光绪十六年学库山房仿毕(沅)氏图注原本校刊,图一册,144幅;8,清《山海经笺疏》,郝懿行撰,光绪壬辰五彩公司三次石印本,144图;9,清《古今图书集成·禽虫典》中的异禽异兽部;10,清《古今图书集成·神异典》中的神怪。参见马昌仪《古本山海经图说·序言》,山东画报出版社2001年。

[2]蔡元培《说民族学》,《一般杂志》1926年第12期。此处转自何联奎《蔡孑民先生对于民族学之贡献》,《民族学研究所集刊》第9期,1960年,台北。

[3]只有一个例外,《中次六经》缟0山山系对岳的祭祀:“以六月祭之。”

[4]见宋兆麟《原始雕塑人面考》,《中国历史博物馆馆刊》1991年第15-16期,第8页。

[4]徐旭生《读〈山海经〉札记》,见《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第293页,文物出版社1985年增订本。

[5]丁山《论炎帝大岳与昆仑山》,《说文月刊》第四卷合订本,1944年,第959-981页。

[6]吕子方《读山海经杂记》,见《中国科学技术史论文集》下册,四川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12页。

[7]《海外北经》的烛阴是钟山山神,是《西次三经》钟山山神鼓的父亲,烛阴人面蛇身,并非操蛇之神。



责任编辑:005
回 [ 新月文摘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