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文摘
世界名人网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最新上市 美国产品 苹果酸胶囊 $9.90 每箱24瓶只要$237.60 送禮佳品 Please Call 832-724-6288 维他公司

[新月文摘]

北京大学生:二三线城市,我们为什么回不去了?

作者:世界名人网特约记者综合报道          录入于 March 04, 2011 at 09:40:13:
餐饮指南
Sakekawah
Oyeah
GoldenPalace


BaGuoBUyi
SarahPlace
德州旅馆订房


The Grand Inn




Scott Equipment Inc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世界名人网讯 先来看一篇近日在网上颇被关注的日记。

《谁稀罕什么帝都,我只是回不去了》

琉璃

我在帝都呆的时间超过了人生的三分之一,念大学,读研,工作,以后这个比例很可能还会继续增大,然而在这里,我们是那个被叫做外地人的族群,我还未离开,或许是因为我回不去了。

我生长的那个小城,所有人认识所有人。我小学班主任是我爸爸的学生,中学英语老师小时候抱过我,高中校长的女儿从小跟我玩在一起。总之所有人都可以用最短联系扭在一起,一出街,就需要不断停下来跟各种熟人打招呼寒暄。这样的城市自有它的温暖和善意。

可是作为一个近几年才拥有肯德基,至今没有麦当劳,想出去喝杯东西整座城市都没有几处备选、超市里找不到用惯牌子的地方,我已经不见得呆的惯。我从小很少讲家乡话,当要表达大规模的东西的时候,我还是会求助普通话。

更重要的是,这个城市在我上大学后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开发新区工程。所有我认识的熟人包括我们自己都搬去陌生的区域陌生的街道,而我每年回家加埋不过十几天,我根本来不及也没打算跟新区亲近起来。所以我住在我从小长大的城市里,却不记得除了我家之外任何一条街道的名字,除了亲朋好友家,我在这个城市里失去了任何的坐标,想想也觉得荒谬。而那些一起长大的朋友也随着迁徙一个个散去,失却了联系。一直保持联络的那批,又是忙着结婚生子,坐下来不是向我诉苦婆媳关系,就是讨论怀孕注意事项的。如若我现在回到这座城市,她们将不会常常跟我相约吃饭聊天,街又不好逛,没有像样的电影院,更没有演出,我仅剩的娱乐可能是去找男生打打台球吧。

所以我留在北京只是因为无处可去。

当年想过报南开的,被老爸一句天津城市不好,就把我扔去了北京。这么多年,我真的不知道北京到底哪里好?我只是过惯了离不了。

所以当Listen哥唾沫星横飞跟我大力推荐深圳的城市规划合理,公务人员办事效率时,也不是没有动心的。只是我怂不敢闭着眼睛就跳进一个陌生的城市里,我没有在南方呆过,我想象不出没有暖气的冬天,预计不出将要面临的困难,这跟没有同居就结婚一样风险很大。就像很久之前一起去爬山,Listen哥先翻下一个小坡,然后叫我们一个一个跳下去他来接,就很信任心一横便跳了呀。而现在那些姑娘那些哥们都安全着陆了,唯有我还在小土坡上,看着那些远去的模糊的背影,选择转过身去,走条对于我好走的路。

到底,要抱着怎样的态度寄居在这座庞大惊人的妖兽都市里呢?

我认识一个男生,在外地上大学,很辛苦在北京找到工作。他会跟我说他走在长安街上内心的涌动,一边内心肯定自己这一路艰难成就一边内心自卑咬碎钢牙一定要努力上进在这座城市有他的立足之地。他有时间的娱乐活动就是去旅游——逛北京的名胜古迹。他其实在北京住了很久,他却一直抱着观光客的心态看待这座城市。基本很少逛商场,也不常下馆子。他封闭在他的世界里,每天的事情只剩挥剑,拔剑,挥剑,拔剑。

我还认识一个四川的厨子哥哥,在拥挤硬座车厢里跟我聊了通宵。他剃着光头留着纹身戴着粗粗的金链子,看起来就是黑社会。但是聊起来就觉得开朗活泼又帅气呀。他说他在四川家里有个温柔内向的妻还有1岁多可爱的胖小子。我说那你整年在北京打工不想他们吗?他说当然想啊,但是他要在北京赚钱,拼命干上几年,就可以回家开家小餐馆,然后他手在空气中挥舞着,就好像那间小餐馆已经建好了~他说他会贴上告示,招当年在火车上遇见的小姑娘去做工哦~~我们便一起开心地笑。所以我一直很认真地记得他。

在火车上我还跟一个姐姐聊过通宵,她是很美的路人,长得好似刘嘉玲。同样也是在北京打工,在家里孩子早就会打酱油了。但是她从未跟公司的同事讲过她的婚姻状况,还跟我讲老板要跟她介绍男人,她如何闪躲腾挪却总也不肯告知真相。

没错,下一个男孩子我也是在火车上遇见的。他没有座位,和一堆民工朋友们一起。彼时我手头正拿本六级词汇书。他望了我很久,然后操着我听不太懂的方言跟我说要看看我的书。我很惊讶,问说你会英文呀。旁边的大叔咧开嘴笑他:他呀,中文字都不识得几个呢。在大家的笑声中,他憨厚地微笑着,却贪婪地捧着那本书,仿佛要把它吃下去一样。那本书,他看了很久。

曾经的那段硬皮火车岁月里,我还对这个世界有最大的好奇,以及最纯粹的好感。我遇见所有的来北京打工的民工都非常和善,他们在我没有买到坐票的时候挤一挤也要让我有位置,他们跟我讲起他们的未来眼睛都会亮。可是我逐渐老掉世俗掉了,我变得有民工抗着大包小包经过时要皱眉屏住呼吸收紧身体生怕弄脏了自己,却早已忘掉曾经和他们促膝把酒倾通宵都不够。

我在这座城市里生活得太久,相对于太多头破血流来到这里的人又太安逸。我对长安街的印象只是从我公司出去要穿越长安街不能左转得兜大圈。我对前门的认识是东交民巷有最高法院,我对北海的认识是离地安门百花深处不远。我对雍和宫的认识是有钱柜老灶火锅和金鼎轩。我看到地铁里不会用一次性车票的人会不厚道滴偷笑,我在公车上遇到有人问路会忍不住帮售票员补充答案,我跟出租车司机神侃的时候京腔也能装得有模有样。可是我tmd从头到尾还是个外地人好吗!

我聊天聊到今天遇上了什么恶心人,北京人就会问:哎呦,那人是北京的吗,那人一定不是北京的吧。我上公车遇见好心提醒我放好手机的大妈,会跟我说河南人最爱成群结伙偷东西了,我姑娘就像你这么大。我坐地铁遇见刚去天安门看完烟火突然拥挤的人潮,隔壁大姐就会不耐烦说这些外地人最讨厌了。我还都能一脸微笑。

北京人不稀罕下过雪后的故宫,北京人不要看十五灿烂的烟火,北京人从来不做坏事,北京人在后海南锣都有房子。北京人始终对外地人有深厚的敌意,不是他们,北京不会这么堵,不会这么乱,不会这么拆古迹建写字楼,不会没有了宣武和崇文都保不住。

我最喜欢的老师她精干又美丽,她说她一直觉得自己漂在北京,直到有一天被选作人大代表才突然惊了怎么什么时候成了北京人的代表。她非典时期跟老公手牵手逛故宫,满院子都没有人。我觉得要做她这样的外地人,才够爽气。

今天看到有人说无论在哪里,没有钱就是外地人。可是不是的,北京人有房有家,回家有爸有妈有热腾腾的饭菜,钱又算个啥。只有那些真正的外地人,要攒钱买房买车买奶粉,他们若是没有钱,真的很悲哀。某人跟我说他们以前吃麻辣烫随便吃20几块钱管饱,现在呢。。。若是人生连尽情吃麻辣烫的自由都没有了,即使有自己的房子又有什么美妙呢?

在北京我看过太多人来人往,于是北京的冬天一年冷似一年。舍不得又能怎么样?这个城市远非乐土,更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适应得来。D走的时候跟我说她不甘心,可是她男友不愿意来北京,家里工作又找好了。G来北京呆了大概一年,只去找过他一次,圣诞节的新光天地好漂亮,他指给我看在soho里那个还亮着灯的地方。羊离开是因为她妈妈打电话给她说你一个孤零零的在北京可怎么办。我爸妈从来没有这样问过我,可是我自此之后也会想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北京要怎么办?

所有还在北京挣扎的外地人们,有的每天闻鸡起舞,有的每天卧薪尝胆,有很多拿着卖白菜的钱,却操着卖白粉的心,有很多人白天对所有不在乎他的人微笑,晚上回家却和身边人激烈争吵,有很多人每天告诉自己不要忘记,也有很多人每天告诉自己不需记起。很多人迷失,很多人买醉,很多人麻木,很多人清醒。我愿漫天神佛保佑所有还拥有明亮眼神的外地人们,就如付出一定被厚待,就如相信一定被奖赏,我希望他们在帝都生活愉快。

最近这篇《谁稀罕什么帝都,我只是回不去了》的日记被网友热传,从文中看,作者出生在一个小城市,从上大学开始,就一直在北京。从本科到研究生到就业,她在北京积累了很多的社会资源,而由于家乡的巨变,那里已经几乎没有她的朋友。所以,她说:“谁稀罕什么帝都,我只是回不去了。”全文透出作者选择留在北京的种种无奈。

如今,和文章的作者一样,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了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来发展事业。他们当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这些城市高校的毕业生,还有很多的,是从全国各地聚集到这里的老老少少。尽管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尽管蜗居的滋味不好受,尽管有不少教育学者鼓励大学生们回归二三线城市,他们仍然不愿意离开。而这一切,都归根于地区发展的不平衡。人们纷纷选择北上广,看上的不是高房价和重污染,而是更多的工作机会和社会资源。

首先,对于就业者而言,相比二三线城市,大城市有更多选择的机会。北京是政治文化中心,上海是经济中心,广州的经济实力也不容小觑。北上广的企业数量,用工数量自然也远高于二三线城市。北京2010年光新增就业岗位就有31万,这无疑给打工者提供了更多的机遇。

其次,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也是吸引他们的重要因素。各种文化活动,活跃的娱乐气氛,让人们尤其是年轻人精神振奋。例如说,在家乡小县城,晚上十点你可能就准备就寝了,整个县城的路灯也渐渐熄灭了。可在大城市,彻夜的灯光能够照亮许多角落,晚上十点也许才是精神生活的开端。

此外,传统的就业观念也将一大批热血青年束缚在高高的城墙里。进京赶考,成为天子脚下的良民是成功的标志之一,似乎只有考上北京的学校才是有出息的,能留在北京工作的都是好样的。不久前,网上有条帖子,一个80后女生说她的父母宁愿每月资助她三千,只为让她能留在北京工作,说出去好听。这种畸形的就业观也导致了许多来北京上大学的学子们甘愿忍受蜗居生活,自己在外面受苦受累些没什么,就怕回到家乡反遭亲朋邻里的嘲笑。

不少人认为,就算回到二三线,没点关系怎么能有稳定的工作,倒不如在一线城市,有钱混钱,有名混名。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至少还有个希望。大学四年远离家乡,就算回去,也拼不过在老家读书的同学们。高不成、低不就或许也成为许多大学生不愿意回归二三线的重要原因。



责任编辑:005
回 [ 新月文摘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