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文摘
世界名人网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最新上市 美国产品 苹果酸胶囊 $9.90 每箱24瓶只要$237.60 送禮佳品 Please Call 832-724-6288 维他公司

[新月文摘]

爱之深恨之切:与徐悲鸿私奔的美人蒋碧薇

作者:文章摘自《民国娘儿们》 作者:红色玫瑰           录入于 July 05, 2011 at 11:12:15:
餐饮指南
Sakekawah
Oyeah
GoldenPalace


BaGuoBUyi
SarahPlace
德州旅馆订房


The Grand Inn




Scott Equipment Inc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徐悲鸿,永远是她的爱人,是放在最私密地方的男人;而张道藩,永远是情人的身份,情人在外面,爱人在心里。

我不是你的路人甲

大家都知道,我国著名画家徐悲鸿的爱人是廖静文,鲜少有人知道,他还有一个台湾的妻子,叫蒋碧薇。

蒋碧薇原名是蒋棠珍,碧薇是徐悲鸿给她起的名字。她于1898年4月9日出生于江苏宜兴,父亲蒋梅笙是一位饱读诗书的学士,在当地办了一所小学,蒋碧薇自小跟着父亲读书,十三岁的时候,父母做主,将蒋碧薇许配给了苏州望族查家的二公子查紫含。

蒋家和查家的连亲,可以说是门当户对。蒋家在宜兴也属于名门大户,小时候的蒋碧薇,就有一种大家闺秀的风范,少言纳语,可是却又心思敏锐,她的眼睛稍微有点肿眼泡,可是,谁看到她,谁都会说她很漂亮。

蒋碧薇的漂亮,是一种藏绌的美。她美得不招摇,不夸张,安安静静,亭亭玉立,一举一动间,都透着大家闺秀的隽秀。在知书达理的父亲和母亲的培养下,她就好像一株郁郁葱葱的玉兰,散放着动人的魅力。

可是,谁也没有料到,这个安静的女孩子,竟然会做出私奔这么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

蒋碧薇私奔的对象,就是徐悲鸿。多年以后,不知道蒋碧薇小姐会不会后悔十八岁的一时冲动。假如,她按照当时的礼仪,嫁入了查家的豪门,那么以后她的命运,将会改写。她也许会做一个标准的贤妻良母,平平安安地度过自己的一生。

人生的十字路口,总会有一个重要的人,影响着你的一生。这个人,或许是你的初恋,或许是你的朋友,也或许就是一个路人甲。这个人,是我们道路上的杠杆,他或许只是无意做过,却扭转了我们人生的轨迹。

这条路,或许是充满泥泞的,也或许是铺满鲜花的。这就是命运。

蒋碧薇自从遇到了徐悲鸿,她的人生,就发生了彻天换地的变化,当年文静娴淑的一个女子,竟然做出了破天荒的事情,这与她的气质和从小的教养很不符,但是她做了。

还在宜兴时,徐悲鸿在初级师范教授图画,和蒋碧薇的姐夫和伯父是同事关系,他经常拜访蒋碧薇的父亲,当蒋碧薇十八岁的时候,蒋碧薇的父亲蒋梅笙被上海复旦大学招聘,成为该学校的一名教授,一家人来到了上海。

可能是缘分吧,徐悲鸿当时在宜兴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家里给他包办了一场婚姻,有了一个儿子,家庭负担加重,徐悲鸿的父亲又患了重病,为了养家,徐悲鸿一口气接了三家学校的应聘,每天三十里路,为了节省路费,都是步行去上课。后来,徐悲鸿为了深造美术专业,就来到了上海学习,进行半工半读。

蒋梅笙对徐悲鸿的才学很是赏识,徐悲鸿处于失意之际,能得到复旦教授的肯定,也是一件兴奋的事,从此后,他经常去蒋家串门,在长久相处中,徐悲鸿和蒋碧薇就这样认识了。

其实,这件事发展到这里,也不过是一件发生在旧式家庭里崔莺莺和张生私定终身的情事。事实上,蒋碧薇当时除了对徐悲鸿的好感,另一原因是出于对包办婚姻的不满。当时,未婚夫查紫含就在蒋碧薇父亲的大学里上学,有一次为了考试,查紫含请求未来的岳丈蒋梅笙提前给自己一张考试卷子,蒋碧薇由此对查紫含的人品产生了怀疑,并且对查紫含有了一层藐视。

十八岁的女孩子心思,正是需要崇拜、爱慕某个人的时候,蒋碧薇也不例外,查紫含没有在蒋碧薇面前树立起伟岸和努力上进的丰碑,而另一个男子,却具备了这种风范,这就是勤奋好学的徐悲鸿。两个男人一进行对比,蒋碧薇对徐悲鸿开始崇拜起来,并且在父母对徐悲鸿的赞扬声里,对徐悲鸿有了朦胧的好感。

当初的蒋梅笙的确对学生徐悲鸿抱着很大的好感,他们还在女儿面前说过一句:“我们要是再有一个女儿就好了” ,意思是再有一个女儿的话,就把她许配给徐悲鸿。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蒋碧薇已经定亲,蒋梅笙夫妻对徐悲鸿抱着一种高瞻远瞩的眼光,认为此子以后肯定会成就一番事业。

不得不说,蒋碧薇是受了父母暗示影响的。她整天听到父母夸耀这个贫苦的青年,潜移默化下,对徐悲鸿也就有了欣赏,于是,当他们的“红娘”朱了洲来怂恿蒋碧薇和徐悲鸿私奔时,蒋碧薇竟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朱了洲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在这件私奔事件里,他起了最为关键的作用。以后这个人物,再也没有在蒋碧薇和徐悲鸿的生命里出现过,但是,这个人物的出现,扭转了蒋碧薇的一生。

按说,朱了洲还和蒋家有一层远亲的关系,他在徐悲鸿的授意下,怂恿蒋碧薇在一个深夜,和徐悲鸿逃跑到日本。由于蒋家不论在上海,还是在宜兴,都是很有身份的人物,而且查家在苏州,也属于名门望族,所以,当蒋梅笙夫妇有一天早晨,忽然发现女儿除了留下张便条,就不见了踪影,心里暗地里叫苦。

关于私奔这件事,还有另一版本,说的是蒋梅笙也同意了女儿和徐悲鸿结婚,为了给查家一个交代,便暗地里允许了蒋碧薇的出逃,并且在女儿逃跑后,办了一口棺材,就说这个女儿得了急病死了,还摆了三天灵。据说当时为了棺材里像回事,还特意在棺材里放了一块石头。

不管哪个版本,蒋碧薇是出逃了,蒋梅笙一家貌似也不是很反对,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让女儿走得更利索些,蒋家假扮了一场“哭丧家”的戏。和查家的婚事,也就这样退了。

要求女人卧薪尝胆的男人,不可靠

蒋碧薇和徐悲鸿来到了日本,开始了正式的同居生活。

当时的徐悲鸿,只是一介书生,他虽有几分才气,可是美术造诣和名气都还远远不够,至今他的一幅油画《放下你的鞭子》,拍卖出了三千万港元的价钱,可是当时的徐悲鸿,一幅画,连出手都很难。

两个年轻人蜗居在日本的一家叫“下宿”的旅馆里,日子过得非常的清贫,好在爱情滋润着他们。徐悲鸿一到了日本,便如醉如痴地喜欢上了日本的仿制原画,见到喜欢的,就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而他们身上,仅仅带着两千元,尽管蒋碧薇不买衣服,不买鞋子,心甘情愿和丈夫受苦,可还是不到半年,钱都花光了。

此时,只有回老家,筹备款项。当初出来的时候,蒋碧薇就没有想到还能回去,现在丈夫穷困潦倒,不回去,就没有了活路。蒋碧薇毕竟是大家族的女儿,此时回去,她知道意味着什么。

果然,回到了娘家,一些对父母不好的议论就传了出来。本来,当年蒋梅笙是给她大张旗鼓办了丧事的,此时一个大活人,活蹦乱跳地回来了,一切谎言不攻自破。好在蒋梅笙并不是一个顽固不化的老人,他们爱女心切,重新接纳了女儿蒋碧薇,也接纳了徐悲鸿。

徐悲鸿在康有为的帮助下,弄到了一个官费的名额,于是,当他们重新远航,选择了法国继续深造的时候,蒋碧薇的心里,宽裕了许多,毕竟,学费有了保障,吃饭的钱,可以节省。

这就是蒋碧薇和徐悲鸿远赴巴黎时的生活,只要有了学费,她的心里,一块石头就落了地,当时毕竟还年轻,蒋碧薇认为自己可以做女工补贴家用。一个大户小姐,沦落到做女工的地步,也是难为了她。

1919年3月20日,徐悲鸿和蒋碧薇顺利达到了巴黎,徐悲鸿进了法国的最高国立艺术学校,蒋碧薇进了一家学习法语的学校,先练习法语。毕竟人生地不熟,语言再不能沟通,就很难融入当地的生活。那段时间,是蒋碧薇和徐悲鸿生活最为清苦,但是两人的感情也最为融洽的一段时间。蒋碧薇出身于大家望族,气质和谈吐都有着高人一筹的魅力,而且正处于年华二十一岁,是女人爱打扮的年龄,可是,蒋碧薇却没有条件打扮自己。

她身材窈窕,气质修养俱佳,有一次,她走到了一家商场,一件漂亮的风衣,留住了她的脚步,老板一个劲地怂恿她买下,服务小姐也说她穿出来一定端庄大方,蒋碧薇不好意思地脱下衣服,抱歉地离开了。

以后,她又数次光顾那家商场,她非常喜欢那件风衣,谁都知道,巴黎是时尚之都,是很多阔小姐阔太太展示自己魅力的舞台,只要稍有姿色的女人,在巴黎时尚的熏陶下,也会成为一个很时髦很炫的女人。蒋碧薇有着一米七的身材,轮廓鲜明,凹凸有致,她也是个爱美的女人,可是,囊中羞涩的她,没有钱买那件风衣。

徐悲鸿知道后,觉得很内疚,他辛苦地绘画,觉得只有刻苦用功,才能让妻子过上好日子。当他的一幅画卖了一千元后,他连夜赶去了商场,给蒋碧薇买了那件风衣,蒋碧薇穿上那件风衣后,激动地哭了。

那时候,男人们实行戴怀表,徐悲鸿却舍不得买,蒋碧薇积攒下吃饭的钱,给丈夫买了一块怀表。多少年后,两人已成陌路,当蒋碧薇得知,徐悲鸿临死前,兜里还揣着那块怀表时,禁不住怆然泪下。也许,她想到了两个人相濡以沫的日子,也许,那份最真挚的爱情,还埋藏在她的心里,一旦尘封的岁月被揭起,她仍是情非得已。

她后悔了吗?我想,她是不后悔的。

或许,年轻就是一笔财富,这个时候,面临的一切,在蒋碧伟微眼里,都是可以克服的。

有一次,两个人几乎到了断粮的地步了,由于国内时局战乱,徐悲鸿的官费经常供应不上,两个人数次饿着肚子过日子,有一次,蒋碧薇硬着头皮到中国驻巴黎的领事家借钱,到了领事家,领事夫人很热情地和她聊天。

蒋碧薇几次想把借钱的事情说出来,但是话到嘴边,很难出口,她其实是个很内向很腼腆的女人,她第一次求人,生怕下不来台,最后,当她走出领事家门,她也没有说出借钱的事,到了家里,她就扑在徐悲鸿怀里,哽咽着说:“对不起,悲鸿,我没有借到钱。”

徐悲鸿抱着蒋碧薇,苦涩的滋味,在心头蔓延着,那一夜,他们没有吃饭,互相用体温为对方取暖,可是,他们是幸福的,蒋碧薇在最困苦的时候,没有抛弃丈夫,她艰难地和徐悲鸿挺过了生命里的严冬。

在巴黎最困苦的日子里,徐悲鸿和蒋碧薇恩恩爱爱,从没有闹过什么矛盾,生活不给他出轨的机会,因为那个时候,他是个没有经济实力的穷学生,他一门心思研究在绘画上,希望绘画能够改善自己的经济条件。

可是,年轻貌美的蒋碧薇,却有了意外的奇遇,一个叫张道藩的男人,企图敲开她的心门。

1924年的张道藩,和徐悲鸿一样,也是一位学习绘画的穷学生。徐悲鸿当时在画界已经小有名气,张道藩慕名而来,前来拜访。

关于张道藩这个人,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物。他在台湾期间,历任立法院院长,台湾中国广播公司董事长、《中华日报》董事长、中山学术文化基金会副董事长。可谓是官衔不小。那么,他是如何从一介穷酸学生,上升得这么快呢?

这里还有个故事。是说,张道藩在德国留学期间,不仅仅认识了命中的红颜知己蒋碧薇,还认识了另一改变他命运的重要人物陈立夫,陈立夫当时很欣赏他,在张道藩回国后,就劝他加入了国民党CC系。可以说,张道藩在德国的奇遇,是他一生的转折点。

张道藩加入国民党后,有一次跟着蒋介石去印度访问。印度国大党领袖尼赫鲁第一次和蒋介石见面,行的是印度教大礼,只见他走三步路,全身拜倒,匍匐在地上。

关于这种参拜仪式,还有一个别称是叫“五体投地”,这种参拜仪式,在《西游记》里也有记载。唐僧出使西域,就是去的印度诸国,在佛经里,五体又称作“五轮”,指的是双肘、双膝和额顶五个部位,五体投地,就是身体的这五个部位着地。一般在很隆重的场合,印度人才会给人行这种大礼。蒋介石很幸运地接受了对方的五体投地,可是,他不知道是不是要回报以“五体投地”。

这个时候,张道藩眼疾手快,他疾步上前,迎着印度人来了一个就地打滚,接着就是拜倒。可以说,张道藩这回是做对了,回国之后,他得到了蒋介石和宋美龄的高度称赞,以后连升三级,成为国民党的宣传部部长。

从此后,打滚外交,成了张道藩连升三级的一个楔口。

就是这个张道藩,爱上了蒋碧薇。

当时的张道藩,也算是一位风流倜傥、相貌英俊的男人,第一次拜访徐悲鸿的经历,他和徐悲鸿关系没有得到进展,可是,却对蒋碧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就从那一天起,丘比特之箭就射中了张道藩的心脏,从此,这个感情细腻的男人,对蒋碧薇一见钟情。

多年之后,张道藩在给蒋碧薇的信里回忆说:“那一天你曾给我留下极深刻的印象。你穿的是一件鲜艳而别致的洋装。上衣是大红色底,灰黄的花,长裙是灰黄色底,大红色花。你站在那张红地毯上,亭亭玉立,风姿绰约,显得那么雍容华贵。”
从张道藩的描述里,我们看见了一位神话中的仙女,事实上,蒋碧薇并不是一位倾国倾城貌的美人儿,这可以从徐悲鸿给蒋碧薇的画像中看到,蒋碧薇拥有一种很雍容华贵的气质,这倒是千真万确的。

其实,蒋碧薇跟着徐悲鸿一直过的是一种“颠沛流离”的生活,蒋碧薇的衣服,大部分都是很廉价的。不过蒋碧薇的气质好,再加上皮肤白皙,身材丰满而窈窕,即使蒋碧薇穿普通的衣裙,在张道藩眼里,也有一种不一样的风韵。张道藩从第一次见到蒋碧薇起,就开始对蒋碧薇魂牵梦绕。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不过,张道藩当时碍于徐悲鸿,没有对蒋碧薇表白。

1925年,清政府停发了给徐悲鸿的官费,为了筹款,徐悲鸿独自回了国。等徐悲鸿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有了七万大洋,那是他给几个南洋富翁画了几张肖像得到的酬金。

本以为有了这七万元,可以改善一下生活,可是徐悲鸿对艺术有着偏执的喜爱,竟然用这七万元,都买了一些绘画作品,蒋碧薇又一次面临饥馁的状况。蒋碧薇为此和徐悲鸿吵了一架,她是一个女人,需要吃饭,需要穿衣,需要一份安全感,可是,没有官费的徐悲鸿,手无分文的徐悲鸿,用什么养家庭呢?

多年之后,蒋碧薇还在回忆录里说:“我从十八岁跟他浪迹天涯海角,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不但不曾得到他一点照顾,反而受到无穷的痛苦和厄难……”

也许,她说的是真的,十八岁的私奔,到如今已经春秋十载。作为一位锦衣玉食出身的大小姐,她失去的太多了,但是,她还是盼望着,和丈夫过上好日子。

1926年2月,张道藩按捺不住相思,给蒋碧薇写了一封情意绵绵的长信,蒋碧薇面对张道藩的热切表白,采用了“冷处理”的方式。从蒋碧薇的角度来说,是想做一位善始善终的女人,她对徐悲鸿的感情,已经成了惯性,她忍受着贫苦的日子,并没有其他的念头。

于是她给张道藩作了回复,希望他重新选择一位女子为伴。张道藩此时也已经来到了巴黎,并且在徐悲鸿曾经就读的国立学校学习绘画。可以说,张道藩也曾是一位小有才名的画家,不过,他的才名被徐悲鸿的光辉遮挡住了。

从此后,张道藩经常去蒋碧薇家做客,徐悲鸿并没有忌讳张道藩,看来,引狼入室这句话,说的还是蛮对的,在不了解对方真实意图的情况下,一次次接受对方的拜访,可能他觊觎的,是你家里那个娇小的女儿或妻子。

张道藩一次次表白未果后,就和法国姑娘素珊结婚了。这个时候,蒋碧薇怀了孕,徐悲鸿为了筹学费,远走天涯,去了新加坡。

在一个女人最脆弱最无助的时候,张道藩用自己的温柔和关怀照料了蒋碧薇,这期间,张道藩对蒋碧薇的爱慕之情,又深了一层,他喜欢蒋碧薇的落落大方,富有教养的举止,还喜欢蒋碧薇的心。

张道藩又一次给蒋碧薇写信,吐露衷肠。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一般都会爱她明艳的容颜,可是,假如一个女人怀孕的时候,这个男人还爱她,尽心尽力地照顾她,这份情谊,就难能可贵了。

蒋碧薇依旧是拒绝。虽说十八岁的私奔,是违抗礼教,但是结婚后,一个女人的心就会沉淀下来,她把所有心思用在了哺育孩子上,用在了徐悲鸿的事业上,她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好的归宿,所以,对于别的男人,就不应该有别的念头。尽管这个男人,比徐悲鸿更会关心女人。

1927年10月,蒋碧薇和丈夫徐悲鸿一起回到了祖国。

“明骚易躲,暗贱难防”的“绯闻女友”

蒋碧薇和徐悲鸿回到上海后,可以说,此时的徐悲鸿,是载誉归来。

走的时候,徐悲鸿一文不名,蒋碧薇带着私奔的罪名,回来的时候,徐悲鸿事业有成,声名鹊起,一些画作卖出了好价钱,此时的徐悲鸿,可以说是如日中天,很多的荣誉到来了。

蒋碧薇也是苦尽甘来,12月,儿子出世,一家人其乐融融。做了父亲的徐悲鸿,用儿子做模特,画了很多的画,蒋碧薇忙着做贤妻良母,生活好像开始优待他们。


确切地说,徐悲鸿这段时间,对蒋碧薇还是不错的。蒋碧薇得了猩红热,徐悲鸿走遍了大上海,在数九寒天里,给妻子买来了冰激凌。夫妻融洽的同时,他们的第二个孩子也出世了。是个女儿,一儿一女的四口之家,任谁看,都是幸福的。

此时,徐悲鸿接受了南京中央大学的聘用,每个月三百法币,据说,当时的三百法币相当于如今两万元人民币,可以说,这个待遇还是不错的,而且去南京上课,校方对徐悲鸿也很照顾,允许他每个月只上半个月的课时。

后来,徐悲鸿又接受了田汉的邀请,参加了南国社,可以说,这段时间,是徐悲鸿事业最忙碌最激昂的一段时间,徐悲鸿又是上课,参加社会活动,还要绘画,蒋碧薇几乎一天看不到丈夫。蒋碧薇是一个重感情的女人,在法国虽然过得很穷,可是能够天天看到徐悲鸿,她的心是充实的,现在,她觉得生活好像失去了一点什么。

不久,徐悲鸿在南京置购了一座两层小楼,一家人离开了上海,蒋碧薇把时间都用在了孩子身上,她亲自给孩子喂奶,徐悲鸿去南京授课期间,她为了消除寂寞,就仿照法国的沙龙,举办了一些舞会,徐悲鸿回来的时候,并不喜欢这种娱乐形式,往往一回来就奔向了画室,蒋碧薇渐渐和丈夫疏远了。

不过,她还是爱丈夫的,一个女人,拥有了两个孩子,年龄也过了最璀璨最为华丽的时候,她希翼着自己能够和徐悲鸿白头到老。

1930年,蒋碧薇回老家省亲奔丧,先是弟弟患病死去,接着就是姑母去世,由于事情很多,蒋碧薇就在家乡多住了几个月,1931年,蒋碧薇忽然接到了徐悲鸿的一封来信,信上说:“碧薇,你来南京吧,你再不来的话,我会爱上别人的。”

这句话好像是徐悲鸿心底的呐喊,从这封信里,可以看出,徐悲鸿对蒋碧薇还是很看重的,可是,他管不了自己的心。

大凡艺术家,都有一颗敏感的、活跃的心灵。而这颗活跃的,时时处在骚动状态下的心,正是艺术家创作不可缺的源泉。在法国留学期间,徐悲鸿没有钱请模特,蒋碧薇就是他的模特,至今的拍卖会上,我们还会看到很多以蒋碧薇原型创作的油画。

回了国,不得不说,徐悲鸿对蒋碧薇已经缺乏了恋爱时的感觉,此时,徐悲鸿需要一把火焰,重新燃起自己艺术的火种。

而在中央大学的旁听生里,一个叫孙韵君的女生,闯进了徐悲鸿的视野。

孙韵君,又名孙多慈,据说这后一个名字,是徐悲鸿给她起的。在他们最热恋的季节,徐悲鸿还做了两枚镶有红豆的黄金戒指,分别题字是“大慈”,“大悲”。

按说,孙韵君也不是一般人户的人家,她的父亲是北洋军阀孙传芳的秘书,孙韵君毕业于省立第一女子中学,在那所中学里,出了两个才女,一个是当今著名的作家苏雪林,另一个就是孙韵君。

孙韵君的确是一位高才生,在高考时听说了父亲被捕的消息,临场发挥失常,所以名落孙山。她去徐悲鸿的艺术系,是以旁听生的身份去的,但是徐悲鸿慧眼识珠,看到了这是一棵好苗子。

在蒋碧薇和徐悲鸿的分分和和里,这个女子扮演了夹心人,第三者的角色。孙韵君的长相,其实就是中上之姿,除了比蒋碧薇年轻十四岁,我想,徐悲鸿当时,对她是爱才之心和爱慕之心兼有的感情。

多年之后,当孙韵君闻听一代大师徐悲鸿患脑溢血去世时,沉默多年的孙韵君第一次面对媒体记者,公布自己的这段感情。她说:“我后悔听了爸爸的话,没有和徐悲鸿结为夫妻。”

以后,孙韵君为徐悲鸿守孝三年。

这也算是一段旷世之恋,可是,对于另一个当事人蒋碧薇,就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了。

蒋碧薇在闻说丈夫爱上一个女生时,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当年陪着徐悲鸿在法国吃苦的情景,一再地涌现在了脑海。

在这场婚外恋里,徐悲鸿最初是彷徨的,假如他真的是一位忘恩负义的小人,也不会给蒋碧薇写那么一封信,表白自己。不过,我们也可以看出,这位大师,已经管不住自己的心了。

蒋碧薇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女人,也可以说,对感情她带着一点偏执和洁癖。她不允许自己的男人心里有别的女人,爱情是自私的,她需要百分百不掺杂水分的爱情。

从此后,家无宁日,徐悲鸿说自己是爱才心切,对于孙韵君只是一种爱护的心意。面对丈夫出尔反尔的话语,蒋碧薇痛苦不堪,可是她决定自己寻找答案,当然,寻找答案,揪出小三的过程是痛苦的。

她一面安慰自己,徐悲鸿不是那样的男人,另一个自己就会说,徐悲鸿肯定是嫌自己老了,她在这种矛盾的爱情里挣扎,最后,有一天,她光临了徐悲鸿在中央艺术系的画室,结果,看到的一幕如遭雷击。

她看到了徐悲鸿给孙韵君画的肖像,还有一幅,是徐悲鸿和孙韵君坐在一起看月亮,题目是《台城月夜》,凭着女性特有的直觉,蒋碧薇感到,家庭的大厦,将要倒塌。

如果不是深爱,他的画笔不会那么细致,那么灵动,画面上的孙韵君,是一位披着白纱巾的少女,此情此意,只有深陷其中的人,才能意会。

前面说过,蒋碧薇是一个心气极高,也很美丽的女人,假如不嫁给徐悲鸿的话,围在她身边的男人,是不会少的,张道藩就是一例。一个女人,眼睁睁地看着丈夫把另一个女子奉为偶像,这种痛苦,除了感情的崩溃,另外还有的就是自尊心的难以容忍。

蒋碧薇当时就把那幅《台城月夜》画像搬走了,她对艺术系的人说,这幅画,永远也不能让它面世。

蒋碧薇私藏了徐悲鸿的这幅画。多年之后,徐悲鸿的任何一幅画,在国际拍卖会上,最低的价钱也会是几百万元。有人问起徐悲鸿的这幅《台城月夜》,蒋碧薇也是充满遗憾地说,其实,那幅画我并没有销毁,我藏在了家里一个角落里,后来被白蚁腐蚀,尽管我一再修补,那幅画还是坏了。

从这句话可以看出,蒋碧薇是爱护徐悲鸿的,蒋碧薇并没有像外界传说的那样不讲理。她不让这幅画面世,是出于妻子的妒嫉心理。假如是一个河东狮的话,早已经放把火把这幅画烧了。徐悲鸿把这幅画从夹板上割了下来,蒋碧薇私自藏了起来,后来不幸被白蚁销毁的时候,她还请了人修补,她妒意丈夫的婚外情人,是因为爱;她珍惜丈夫的心血,也是出于爱。

其实,蒋碧薇是知徐悲鸿的。

如今,保存下来的徐悲鸿给孙韵君的一封情书,两千多字就价值几百万元,假如这幅《台城月夜》还存在的话,应该是价值连城。

这件事发生后,蒋碧薇又做了一件“壮举”,她让仆人把门口的一百棵枫树苗都砍了,然后点着了生火。因为这一百棵枫树苗是孙韵君赠给徐悲鸿的,蒋碧薇看着这些枫树,火就不打一处来,妒嫉转化成了恨。这次“烧树”的壮举,让徐悲鸿对这个悍妻开始惧怕起来,并且为了表示抗议,刻了一个印章,叫“无枫堂”。

此时,一些小报为了制造噱头,也开始炒作徐悲鸿师生恋的事情,蒋碧薇的处境,无比的尴尬。处在迎风路口,她很彷徨,不知道怎么办,而徐悲鸿的迹象,越来越显示出,他已经爱上了孙韵君,并且背叛了家庭。

蒋碧薇开始和徐悲鸿大吵,她不想做什么克俭恭让的女人,她觉得自己的权利被剥夺了,她陪着他卧薪尝胆,陪着他共患难,却不能共富贵,她受不了。面对丈夫的出轨,蒋碧薇首先要求自己做一个强势女人。

第一,她首先跑到了孙韵君的宿舍,当着很多学生的面,对孙韵君说:“你以后少和我家徐先生来往,我警告你,徐先生是有爱人的。”

孙韵君本来就理亏,红着脸听蒋碧薇的教训,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蒋碧薇毫不气馁,越骂越勇,虽说,这一壮举让自己背上了“泼妇”的美名,可是,确实很有效果,国民党元老吴稚晖还给徐悲鸿写信说:“存天理,去人欲。”要知道,徐悲鸿的两层小洋楼,就是这个元老给帮着买的,情谊不小,吴稚晖出面,徐悲鸿不得不给他面子。

第二,蒋碧薇听说徐悲鸿竭尽全力,在帮助孙韵君留学出洋,更为可气的是,徐悲鸿为了凑齐孙的路费,甩卖自己画的画作。他人之得意,我就要破坏。况且,到了国外,徐悲鸿会不会继续和这位女士勾结,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情敌”圈在国内,时时刻刻在自己眼皮底下,这样才可放心。于是,蒋碧薇分别给吴稚晖和者民谊写信,先是哭诉一番自己的委屈,然后阻止孙韵君出行。
结果,蒋碧薇作为受害一方,得到了“领导”的支持,于是,徐悲鸿辛辛苦苦要让弟子出国留学的计划,也就泡了汤。

第三,蒋碧薇给孙韵君的父母写了信,告知他们的女儿,在学校和自己丈夫“胡搞”,蒋碧薇要两老“管教管教”自己的女儿。

孙韵君的父母也属于有一定身份的人,孙韵君的才貌,嫁一位比徐悲鸿地位高的男人也不在话下。所以两老一听自己女儿做出这等不肖之事,赶紧写信要孙韵君回家。

第四,蒋碧薇为了让徐悲鸿忘掉这场感情,以“办画展”为名,怂恿徐悲鸿一起去国外游行。徐悲鸿也正有办画展的打算,于是,出国避一下风头,冷却徐悲鸿的这场婚外出轨,是蒋碧薇的首要任务。

蒋碧薇是一个强势的女人,面对小三入侵,面对丈夫出轨,她的婚姻保卫战,不得不说很是强悍,蒋碧薇在保卫自己婚姻的问题上,是当仁不让的。

她的努力很有成效,小三被她赶跑了,但是,蒋碧薇忽然发觉,经历了这场保卫战,自己忽然不爱徐悲鸿了,自己原来并不了解这个男人,这男人,也从来没有珍惜过自己,与其苟且,还不如分道扬镳。

老公欠我的,一辈子都还不完

从国外参加画展归来后,徐悲鸿的名气又一次得到了提升,可以说,画展办得相当成功,蒋碧薇作为徐悲鸿的夫人,社交礼仪做得恰到好处,她和徐悲鸿在一起,人们都说是一对璧人。

1934年8月,蒋碧薇和徐悲鸿回到了国内,蒋碧薇没想到的是,徐悲鸿仍旧对孙韵君念念不忘,蒋碧薇觉得夫妻感情将无法挽回,于是,和徐悲鸿开始分居。

此时,张道藩由于受到陈立夫重用,在国民党政府担任要职,此时的张道藩,衣着名贵,气质轩昂,事业上又处于春风得意的关口,他的心里,依然对蒋碧薇感情深厚,此时,看到蒋碧薇整日落落寡欢,作为一位温柔体贴的“男小三”,他不失时机地又一次走进了蒋碧薇的生活。

当时的南京城,经常遭到日本的轰炸,徐悲鸿的心思不在蒋碧薇这里,经常半个月消失不见。蒋碧薇已经没有心力去管徐悲鸿了,她也知道,丈夫可能又去湖南长沙找孙韵君去了,鞭长莫及,她很失落。

张道藩像一股清泉,流进了她的心里,他们开始通信,最初,蒋碧薇把自己的烦恼通过信笺告诉了张道藩,张道藩安慰着她,并且在警报响起的时候,帮助她和孩子一次次逃难。

蒋碧薇第一次得到了被呵护的感觉,她对这份感情投降了。她接纳了张道藩,在漫长的通信过程中,他们的心发生了碰撞,终于,在1937年初,他们住到了一起。

很多人为蒋碧薇的这场感情所不齿,就连蒋碧薇的两个孩子,长大后也不屑于母亲和张道藩的这场感情,其实,蒋碧薇是个女人,她需要爱,需要在自己受到惊吓的时候,有一个男人,勇敢地保护自己,她希望一份完美的感情,可是,她已经对徐悲鸿失望了。

蒋碧薇做张道藩情妇二十年,光写的情书就有两千多封,随便从信笺里挑出一封,就可以看到他们的真实感情:

“宗(指张道藩):心爱的,我想你;我行动想你,我坐卧想你,我时时刻刻想你,我朝朝暮暮想你,我睡梦中也想你。

宗,我有一个谜语,要请你猜猜,若猜中了,我会给你一千个吻作奖品,若猜不中,那就罚你三个月不准吻我,下面便是谜语:

心爱的,我想你,我行动想你,我坐卧想你,我时时刻刻想你,我朝朝暮暮想你,我睡梦中也想你,我至死还是想你,到天地毁灭我也还想着你,可是有一个时候,怎么样也不想你。请你猜猜,那是什么时候?”

张道藩给蒋碧薇的信:

“亲爱的雪(指蒋碧薇),我本来不愿意你用这个名字,因为雪虽然很洁白,但是太容易融化了;可是我现在叫你雪了,就让你自己所选的这一个字,永久留在我的心坎上吧……我的雪本来是人家的一件至宝,我虽然心里秘密地崇拜她,爱着她,然而十多年来,我从不敢有任何企求,一直到人家侮辱了她,虐待了她,几乎要抛弃了她的时候,我才向她坦承了十多年来深爱她的秘密,幸而两心相印,这一段神秘不可思议的爱,但是忽然人家又要从我的心坎里把她抢了回去……请问上天,这样是公道的吗?……”

字字关情,信信是爱。张道藩用爱,融化了蒋碧薇那一颗受伤的心。

另一厢,徐悲鸿追求孙韵君的过程却是步履艰难。首先,孙韵君的父母接到蒋碧薇的“投诉”后,非常生气,他们不赞成这门亲事。

徐悲鸿为了打消孙家父母的顾虑,还在《广西日报》上刊登了一则信息,大致意思是,我和蒋碧薇解除非法同居关系。

不消说,蒋碧薇看到那则启事,是如何的受伤。想当年,她离家私奔,陪着他吃苦,还生养了两个孩子,却被说成“同居”,蒋碧薇的脸都气青了,此时此刻,她觉得徐悲鸿还没有张道藩亲近。

蒋碧薇和张道藩正式同居,正是徐悲鸿在报纸上登载和她解除关系的那几天。这说明,当时徐悲鸿的举动给蒋碧薇的刺激很大,本来还对张道藩保留距离的蒋碧薇,终于捅破了防线,也可以说,从她决定和张道藩同居的那一天起,她就决定了和徐悲鸿彻底分开。

心灰意冷的女人,一旦决定投入另一个怀抱,就已经对以前的怀抱,不再留恋。

徐悲鸿的追求孙韵君的道路并不平坦,孙韵君的父母不赞成女儿和徐悲鸿结婚,并在很快的时间内,把孙韵君许配给了国民党浙江省教育厅厅长许绍棣。徐悲鸿和孙韵君这场师生恋,就此收场。

蒋碧薇心里是恨的,即使在她老年之后,写了一本《我与悲鸿》,蒋碧薇还对这个小三,报之以仇视,《我与悲鸿》的后记里说:“而他自己,更由于他的性格使然,一着错,满盘输,生活即不安定,情绪更感苦闷,于是健康的耗损,严重地戕害了他的艺术生命。时至今日,我敢于说:如果不是这场恋爱事件所导致的一连串恶果,他在艺术上的成就会更辉煌,说不定他还不至于五十八岁便百病丛生地死于北京。”

从这些话里,我们分明听到了蒋碧薇对小三的不满。她认为,是小三的介入,导致了徐悲鸿的早死。

徐悲鸿追求孙韵君不成之后,又于1944年和廖静文结婚,廖静文只和徐悲鸿相处了八年,她对于徐悲鸿的死,是这样说的:“为了还清她(蒋碧薇)索要的画债,悲鸿当时日夜作画,他习惯站着作画,不久就高血压与肾炎并发,病危住院了,我睡在地板上照顾了他四个月才出院。”

关于徐悲鸿的早死,两个女人各有所指。原配怨小三,原配和小三闹得都散场之后,廖静文收拾了残剧,嫁给了徐悲鸿,她怨的是“狮子大张口”的蒋碧薇。

抛弃个人恩怨不谈,在徐悲鸿死后,我看到的,是她们对于徐悲鸿的那份痴心。

蒋碧薇肯定是爱着徐悲鸿的,我相信她至死都爱。她对徐悲鸿,是妻子的爱,她不允许他出轨,一旦他做错一点什么,她就严厉指责,其实,苛刻的起因,是源于她对徐悲鸿是用妻子的观点来要求的;而对张道藩,蒋碧薇却宽松了很多,张道藩曾经答应在蒋碧薇六十岁的时候娶她,可是,当蒋碧薇等到了那一天,张道藩提也没提,蒋碧薇淡然受之,不急不恼。

徐悲鸿在孙韵君的父母那里碰了钉子,很是失望,他在国外周游了几年,又回到了蒋碧薇身边,希望蒋碧薇接纳自己。蒋碧薇神情淡远地说:“假如你和孙韵君决裂,这个家的门随时向你敞开。但倘若是因为人家抛弃你,结婚了,或死了,你回到我这里,对不起,我绝不接收。”

这话说得堂堂正正,不卑不亢,结果是,徐悲鸿的确是因为孙韵君出嫁,而吃“回头草”来了,蒋碧薇没有给他草吃,她要活出自己。

同样是被抛弃的命运,鲁迅的原配朱安,至死守着鲁迅的宅院,让别人管自己叫“周夫人”;徐志摩的原配张幼仪够强势了,在美国又是办工厂又是办企业,可是她至死还把自己说成是徐志摩的原配,还说在所有爱过徐志摩的女人里,她是最爱徐志摩的。

蒋碧薇活出了自己,她不为第一段感情活,因为那男人不在乎自己,她为在乎自己,关心自己的男人活得有滋有味,痛并快乐着。

徐悲鸿在1944年重新觅得一红颜知己廖静文,又一次登报,说和蒋碧薇已经解除了同居关系。
蒋碧薇一笑,这个时侯,她打算打一场官司,争取自己的权益,于是,她开口朝徐悲鸿索要一百幅画,四十幅古画,还有一百万元钱。

徐悲鸿一一照办,并且为了赶出蒋碧薇的一百幅画,废寝忘食,很多人不理解徐悲鸿的所作所为,我想,他的心里,对蒋碧薇自始至终是愧疚的,也是有爱的,而蒋碧薇到了台湾后,也正是有了这笔财产,才要车有车,有房有房,日子过得滋润自如。

这个女人,面对离婚,要青春损失费,要高额离婚费,因为她的付出,值这个钱,为了徐悲鸿,她付出了青春、才貌,背弃了豪门之约,背弃了父母,十多年陪着徐悲鸿打拼,受苦。徐悲鸿知道自己欠她,所以他给她,还特意多给了一幅她最喜欢的《琴课》。

这幅《琴课》至死,都摆在蒋碧薇的卧室里,而张道藩给她的画,一直在大厅里。

这个摆设,是不是反映了女主人的某种心理?

徐悲鸿,永远是她的爱人,是放在最私密地方的男人;而张道藩,永远是情人的身份,情人在外面,爱人在心里。

假如哪一天,情人玩累了,她放他走,不计较他的疏忽;可是,爱人永永远远不能背叛自己,永永远远属于自己。

女人,是自私的,爱情,更是自私的。

后记 1958年,张道藩倦鸟知还,结束了和蒋碧薇三十年的爱情长跑,接回了自己的家眷,蒋碧薇理智退出,1978年12月16日,蒋碧薇死于台湾。享年80岁。

此时,张道藩已经作古十个年头,徐悲鸿作古二十五个年头。

张道藩生前写了一本回忆录《酸甜苦辣的回味》,里面无一字写蒋碧薇,却对自己的原配妻子大加赞赏;徐悲鸿一生画了无数的女人,画得最多的,画得最好的,还是蒋碧薇。据悉,2010年6月4日,徐悲鸿的一幅《蒋碧薇女士》,以7280万元在北京天伦王朝拍卖会拍卖成交,打破了以往徐悲鸿的所有油画拍卖纪录,创历史新高。

油画上的蒋碧薇,似颦非颦,眼神婉转,徐悲鸿肯定是爱过她的。

蒋碧薇生前,写了上下两册回忆录,一本是《我与悲鸿》,字里行间,都是对悲鸿的怨怼、埋怨、指责,还有对徐出轨的气愤;在下半部的《我与道藩》里,却不惜溢美之词,处处夸赞自己这位情人。

有一句话是说,我们往往对亲密的人苛责,对陌生的人宽松,这话说得有理。



责任编辑:005
回 [ 新月文摘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