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文摘
世界名人网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最新上市 美国产品 苹果酸胶囊 $9.90 每箱24瓶只要$237.60 送禮佳品 Please Call 832-724-6288 维他公司

[新月文摘]

福岛核电站与18000名工人的奋战

作者:来源: 新京报(北京)          录入于 October 05, 2011 at 10:55:41:
餐饮指南
Sakekawah
Oyeah
GoldenPalace


BaGuoBUyi
SarahPlace
德州旅馆订房


The Grand Inn




Scott Equipment Inc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日本福岛县,夜幕降临,一条通往海边的道路,几乎看不到行人,路旁一处硕大的警示牌醒目竖立,闪烁着刺眼的红色大字——禁止通行。身着制服的工作人员不断在路边挥舞着停车标志。两个警察提示一辆误入此路的汽车掉头,另一些警察则大声喝止任何试图接近这个区域的人。总共20名官员,日夜把守着这个路口。这条路,通向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处理中心。

工作人员大多年轻

7个多月了,福岛核电站不再是世界媒体的关注焦点,但这里的核泄漏状况,依然危急。

截至9月20日,核电站的辐射量依然严重,电站内任何一片爆炸残骸,每小时都释放着10豪希弗以上的放射物,只要短短5分钟,便超过一个人在一年间能接受的辐射量上限。

然而,这已经是数以万计的工作人员艰苦奋战半年多的最好结果。

自从3月11日起,前后已有18000名工人参与到核电站的抢险工作中,他们中大部分是东京电力公司的雇员。同时,该公司的次级承包商也雇用很多临时工人从事这项危险的工作。这些工作人员大多是年轻人。

只有东京电力公司获准的车辆,才能通过路障,进入核禁区,这些车辆主要运送不断换班的工作人员,往返于核电站和营地。一些抢险人员由于身心俱疲,在车上就睡着了。身着防护服的佐佐木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他和车上其他同事,已经在核电持续工作了三周。

核电站工作人员的营地,原本是日本国家足球队的训练场。核事故以后,这里被用作电站工作人员休息的地方。

回到营地后,佐佐木第一件事情是去健身中心,在那里更换防护服和面罩。许多工作人员吃力地走向体育场。他们费力地用双手脱去浸满汗水的防护服。然后站成一排接受核辐射检查。许多人在防护服下只穿着长袖的深蓝内衣。那些长时间在酷热环境下工作的工作人员甚至被允许只穿着背心。

所有人被汗水浸透

最繁忙的日子,约3000名工作人员穿梭奔忙于核电站。在过去几个月的酷暑中,他们中的大多数时间都在高辐射、高温的环境下工作。

“无论来自哪一个公司,每天都要工作6到8个小时。”一名30岁的工作人员对日本媒体说,“天气很热,但我们要穿着厚厚的防护服,以及防尘口罩,别说工作,只是坐着,就已经很累了。”

每天工作完,所有人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来自神奈川县的一名工作人员说,尽管每个人都有降温的设备,但在酷暑之下,很快就失去效用。

在数千名工作人员中,不少人被发现体内遭辐射,因为他们在酷暑之下实在憋不住,索性把口罩摘下呼吸。“最难受的就是戴口罩的地方,口罩上的过滤装置让人几乎无法呼吸,不断有人忍受不住取下口罩。”一名工作人员说。

极端的工作环境让许多人病倒。仅在8月,就有13名工人被送进就设在核电站内的急诊室。

并非都是“真的勇士”

在核事故发生的初期,曾有不少人志愿来核电站抢险,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无私”勇士,也逐渐减少。

佐佐木原本是一名建筑工人,他承认自己是为钱才来核电站。佐佐木是被北海道一家公司招募,因为他曾经参与过其他核电站的大修工作。

佐佐木8月来到核电站,现在想起第一次看到被摧毁的核电站,仍然记忆犹新。他说:“这里的情况比电视上的画面遭多了,就像‘9·11’袭击后的纽约,满目疮痍。”他不想让家人担心,所以没告诉家人自己在核电站工作。但他需要钱,这里每天工资是1万日元(约800元人民币)。如果这里情况没有好转,他只能再工作几周,因为他快要达到辐射极限了。

金钱,的确是很多人冒险来这里的主要原因。日本媒体报道称,在核电站,即便是为工作人员送餐的人员,每天也有2万日元的收入,而直接与放射物接触的工作人员,则除了正常的薪水,每天还有数万日元的危险补助。如果每天都去现场,最高的能拿到月薪120万日元。

不过,日本媒体记者认为,同艰苦、危险的工作环境相比,这点钱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他们每天都与死神相邻,忍受着艰苦至极的工作。”

有的为钱有的“被迫”

在核电站,一些人为了钱,也有一些人是被迫。

电站工作人员秋木是一个高瘦短发的男人。他说,核电站有两种工作,或者在营地工作数小时,或者在核反应堆工作一两个小时,后者的辐射程度高于营地达百倍。

秋木毕业后一直在一家为核电站做维护的公司工作,已经30年了。他自己的家乡也在福岛核电站附近。在他的家乡、也是自己居住的地方,想要找到其他工作很困难。3月11日,他正在核电站上班,所以逃过海啸一劫。他们村庄的村民都被成功撤离。几周后,他接到命令,必须回核事故处理中心工作,无论他愿意与否。

秋木说,他经常看到这里的工作人员在身体和精神上都达到了极限。他还说,这里主要的工作都是些苦活,很多人都是没有选择,才来这里工作。只要有可能,高技术工人就可以在相对低辐射的环境工作。但是,不久后他们也许会被要求在高辐射环境工作。

为了自己和我的家庭

在福岛核电站的周边村镇,很多当地人都在电站工作,对他们而言,挽救核电站,也就像挽救自己的家乡一样。

“我不是为了国家,而是为了自己,和我的家庭。”一名电站工作人员对日本媒体表示。这名工作人员就在当地土生土长。不久前,他趁休息,来到自己的家。由于这里已经是禁区,小城已无人踪,杂草,已经长得有一人多高。“我们一定会回来的,在这之前,(为电站)作最后的贡献吧。”

秋木也说,当接到公司强制他到电站上班的通知时,虽然有些不愿意,但他也感到,自己对电站有一种责任感,因为它给这个地区提供了很多就业机会。

佐佐木虽然“自私”,秋木尽管“无奈”,但在日本媒体看来,无论初衷如何,这些来自日本全国的男人,远离家人,只身赴险,依然是“肩扛整个日本安全”的英雄。

我们总在很窄的地方实施作业,身体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到最后,站都站不住。等工作结束的时候,内衣全湿透了,贴在身上,不少人都脱不下来。

——福岛核电站一名抢险工人

如果他们拒绝,他们去哪里再找第二份工作?据我所知,这里没有一个人是为了日本而留下,大多数是因为需要钱养家。

——福岛核电站抢险工人秋木

我对他们充满了敬意,也以‘敢死队’来称呼他们。

——日本《产经新闻》记者荒船清太



责任编辑:005
回 [ 新月文摘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