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文摘
世界名人网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最新上市 美国产品 苹果酸胶囊 $9.90 每箱24瓶只要$237.60 送禮佳品 Please Call 832-724-6288 维他公司

[新月文摘]

等爱的孩子

作者:丑丑丫头          录入于 October 09, 2011 at 11:36:41:
餐饮指南
Sakekawah
Oyeah
GoldenPalace


BaGuoBUyi
SarahPlace
德州旅馆订房


The Grand Inn




Scott Equipment Inc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他一定要诚恳卑微地爱着别人,因为他相信只有这样,才能换得别人的爱,哪怕一点点

从没见过启明这样的男孩,对所有人,有着近乎卑微的好。

其实怎样算起来,他都不该是如此的生活态度。23岁,高大英俊,上海交通大学成绩优良的本科生,而且工作并非辛苦讨来的,是公司诚恳邀约。这样一个优秀的学生,就算骄傲一些也无可非议。

但全然不是如此。报到那天,我便领教了他对人的好。那天和老总会过面后,我带他去办公室,他跟在我后面,先说第一句话:“麻烦小易姐。”笑了笑,心里是有些喜欢的,现在礼貌周全的孩子不多了。

随后他抢先一步给我开了门,好像是他引领我。进了屋子我将他安置在新的办公桌前,他一直等我离开才肯坐下。过了一会儿,他悄声过去拿我的杯子去接水。“不用,”我说,“我自己来。”“没关系的,你忙你的。”他笑着,是那种有点儿羞涩的笑容。

午间,吃完饭回来发现办公室被打扫过了,他清理了我的桌子和电脑。向他道谢时,他拼命摆手,不停重复着没有关系⋯⋯脸都红了。没有假装的成分。

第一天的工作,他有不懂的事情便很诚恳地过来问,他的英语极好,专业知识也扎实。我只是比他多些工作经验,真正的,倒教不了他什么。可是他虚心,并且有亲和力,很合时宜地叫我小易姐,而不是易小姐或者其他。

一天为我接了5次水,清理了一次垃圾,下班时执意让我先走,自己处理最后的单据。

我多少是意外的,每一年公司几乎都有新人进来,没有谁像他这样。只是不知这样的好,他能够坚持多久。

启明却一直坚持了下来,在不大的小空间里很照顾我,类似打扫卫生、接水、开门锁门之类的事情,再没让我做过,争都争不过。他不仅对我如此,对其他部门关系平等的同事也是关爱有加。谁的单据过多,谁有资料急需翻译,找到他,从来不会推脱,尽心尽力做完,下次会主动把一些谁做都可以的工作主动承揽下来。他可以为别人排一整夜的队买高峰时期的车票;可以充当搬运工用一整天时间,独自帮一个女孩搬完家,为此还扭伤了脚⋯⋯

1

和他相处的时间,几乎每个人都能够感受他的好。而且他的称呼、他的笑容、他的神情,也似乎都对人有着一种深刻的依恋,不知道为了什么。

可是也会觉得他这样不好,一个人对同事和朋友好是必要的,但不需要过分和盲目。过分了,就会显得卑微。有一次,他极好脾气地任由其他部门的同事小陈招来唤去,为一点儿小事情,唤得他一趟趟楼上楼下地跑,跑完了还要他用下班时间把单据送到另一家业务单位。想着6月份大中午的天,他要骑着自行车汗流浃背地走那么远的路,忽然觉得有些心疼,忍不住抱怨他:“你就不能不答应,他打个车就过去了,还可以报销,你跑这么远的路,中午连休息时间都没有。”

“没有关系的。”他笑,“反正我也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再说我这么年轻,真的没有关系。”

我叹气,拿他一点儿办法也没有。“没关系”是他的口头禅。

渐渐的,每个人都开始习惯他的好,好像他的存在就是为了对大家好。常常冷不丁会听到谁在楼道喊,“启明,快过来一下,电脑出问题了。⋯启明,资料翻译完了吗?”“启明,该换纯净水了⋯⋯”内线电话也会不停打过来,接完了,他必然会楼上楼下地跑几趟。

但启明却从没有因为做这些繁琐的事情妨碍到工作。业务考评成绩总是最佳的。他很努力也用心。现在没有一个年轻人会用他这种方式生活,他们更多的是爱自己。可是他把大多的时间都用来爱了别人。

启明的身上终日装着零钱,他不会拒绝任何一双伸向他的手,不管对方看过去是不是值得同情。

有时候在饭店,因为饭菜的质量问题我们质问服务生,他无一例外地站出来挡驾,最爱说的话是,算了算了,他们多不容易啊⋯⋯

私下里,我们说他爱心泛滥。所以,泛滥的爱心更加不被珍惜。一年后,他成了公司所有人的勤务员,公事私事,招之来挥之去。起初有些心疼和生气,渐渐就觉得无所谓了。太轻易得到的,我们都已经习惯了不再珍惜。

2

那天早上过去上班,习惯地推门,却没有推开,门是锁着的。有些奇怪,启明来后,我就再也没有用过自己的钥匙。疑惑地开门,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他来迟了,并且直到过了打卡时间也没有看到他的影子。

启明一整天没有来,那一整天楼道里喊了他几次,内线电话找了几次。知道他不在,没有谁多问什么。我却有诸多的不适应,有3次拿起杯子喝水的时候发现杯是空的,看着新资料中陌生的单词也会本能地转头喊启明⋯⋯

第二天,启明依旧没有来。

第三天,坐在电脑前,我再也不能够安心,心不在焉地接了几个电话,总是冷不丁想起他,想他不会那样不周全,即使请假,也应该提前跟我打个招呼的,那么是他出什么事了?胡思乱想的时候,隔壁的小陈敲门进来,问,“启明是不是有什么事啊,电话也没开机。”

“不会吧?”我喃喃地说,“他能有什么事?”

然后我询问经理,才知道他并没有请假。

好像猛然地,大家这才发现了启明的消失,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没有来上班,去了哪里,甚至没有谁知道他住在哪里,家在什么地方,这里有没有其他的亲人。平时,我们只是心安理得地接受着他的好,没有人想过要去对他好要去关爱他。

我们开始找他,却无从找起,11位数的电话号码是他和我们唯一的关联。

第四天,第五天⋯⋯第五天下午,我在心烦意乱中接起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医院打来的,对方说,你认识周启明吗?

3

我丢下工作匆忙打车赶去医院。启明在5天前出了车祸,昏迷了5天,终于清醒了过来。

病床上,启明的脑袋被严密包裹着,露出的两只眼睛透着那样让人心酸的眼神,那种依恋,那种深深的依恋,看着我,像一个受伤的孩子看到自己的亲人。

我的眼泪忽然掉了下来,启明,他让我的心感觉到一种酸楚的疼。这么长时间他一直都在依恋,那样的眼神,从来都没有改变过,可是我们没有一个人能撑起这份依恋,包括每天和他一起相处8个小时被他叫做小易姐,被他照顾得无微不至的我。

那天晚上,我留在医院陪他。他不肯那样,想要我走,手抬了几下又无力地放下去,眼睛是承受不起的慌乱。

可是我必须那么做,在他躺在医院的这几天,竟然没有一个人陪伴他,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他独自在死亡线上挣扎了4天。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那晚,他终于在我的安慰声中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公司里几乎所有人都来了,病房里在一个早上开满了鲜艳的花,几乎成了一个花房。而启明却是那样的不安,他挣扎着要起来,一次又一次,终于忍不住吃力地摆手。

是一种承受不起的拒绝。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启明在医院躺了一个月,身体的其他部位都是外伤,后脑损伤严重。那些天里我们轮流来陪他照顾他,始终,没有看见他的家人。那天晚上,我将他搀扶起来,一口一口喂他吃饭,吃着吃着,启明的眼泪掉进了碗中。

这些天他从没有哭过,包括最疼痛的时候。“小易姐,”他唤我。我把碗放到一边,用纱布擦他脸上的泪。“男子汉了,还哭,”我逗他。

他不说话,眼泪却越来越多地落下来,擦也擦不净。

好半天,启明自己将纱布拿过来,把脸上的泪水抹去。他说:“小易姐,你相信吗?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这样待过我,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

那天晚上,我知道了启明的身世。启明的父母在他5岁时因车祸去世了,好心的邻居将他托给了一户无子女的人家收养,但他们却不疼他,很小,他在家里做繁多的事情。被收养一年后,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更加视他为多余。为了念书,他容忍了一个少年不能容忍的种种生活和自尊的委屈。读到高中时,他们不再管他,他开始做许多事情赚钱,端盘子,卖报纸,晚上跟着别人去刷墙⋯⋯后来终于读了大学,终于长大。在启明生活的很多年里,从来都没有得到过谁的爱。

这便是他一定要诚恳卑微地爱着别人的原因,他相信只有这样,才能换得别人的爱,哪怕一点点。他不过是个需要一点儿爱的孩子,爱是他生命中的缺失。可是这个世界,从不肯主动给予。

我背过身去,却看到门边,站着小陈和其他几个同事,他们站在那里,我们的目光碰到一起,渐渐地,都模糊成了一片。



责任编辑:005
回 [ 新月文摘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