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文摘
世界名人网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最新上市 美国产品 苹果酸胶囊 $9.90 每箱24瓶只要$237.60 送禮佳品 Please Call 832-724-6288 维他公司

[新月文摘]

哥哥,有谁看见你天使的翅膀

作者:文摘 作者:蝶舞沧海           录入于 October 21, 2011 at 03:35:23:
餐饮指南
Sakekawah
Oyeah
GoldenPalace


BaGuoBUyi
SarahPlace
德州旅馆订房


The Grand Inn




Scott Equipment Inc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阿立是我们小城里有名的地痞。谁都知道他的拳脚不长眼睛,匕首一刻不离身。老人们说阿立是恶魔转世。但我知道阿立的恶并非天生。阿立大我3岁,小时候玩过家家,总是我揪着阿立耳朵,逼他趴在地上给我当马骑。那时的阿立多么胆小,杀鸡都能把他吓哭。

1991年我11岁,病魔带走了我爸爸。爸爸咽气的那个晚上,我和妈妈守着遗体哭得悲痛欲绝,阿立却一滴眼泪都没有。安葬好爸爸后,阿立变得沉默寡言,和谁都不说话。有一天阿立放学回来,竟然浑身是伤,门牙也掉了一颗。我和妈妈惊惶失措想问个究竟,阿立却狠狠将我们甩开,冲了出去。那一夜阿立没有回来,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从此阿立变了,14岁的他很快学会了抽烟喝酒,和社会上的小混混们一起逃课打架。学校给阿立记了三次大过后,将阿立开除学籍。阿立更加肆无忌惮,在客厅正中央挂了个沙袋,天天练拳。阿立练拳时的眼神我不敢看,那眼神更像一只食肉动物面对猎物的凶残。妈妈试图阻止阿立,但阿立的力气已比妈妈大,我们谁都拦不住他。有整整一个月妈妈的眼睛是肿的,妈妈甚至还抱着爸爸的遗像向阿立哭着哀求过。到后来妈妈的眼泪哭于了,心也死了。我们不得不悲哀地认命,对阿立彻底绝望。 我念高中的时候。有天在放学路上被两个大男孩拦住了。他们夸我长得漂亮,问了我详细的班级姓名才放我离开。我有点害怕,回到家就跟妈妈说了。

阿立在旁边一听就火冒三丈。指着我鼻子吼,你还有脸说!看你这发卡,看你这衣服。他越说越恼火,“哧”一下撕烂了我的新衣服,又把我头上的发卡摘下来摔成两半。第二天,我在阿立的逼迫下穿上洗得发白的校服。一边穿,一边哭。刚萌芽的那一点虚荣和面子,就这样被阿立无情扼杀。

当晚放学我刚出校门,就被20多个骑自行车的小地痞包围了!一个地痞告诉我,是阿立让他们来的,说是看我还敢不敢再“招蜂引蝶”。这一列浩浩荡荡的自行车队,足足押送了我一个星期,我成了学校的名人,再没有男生敢和我多说一句话,曾经要好的女同学也渐渐和我拉开了距离。阿立就这样使我整个高中时代压抑沉郁。我别无寄托,只有拼命啃课本。毕业时我如愿考上了上海一所名牌大学。

在上海的日子,因为远离了阿立我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妈妈。妈妈告诉我,阿立在一家夜总会看场子,那里很乱。从妈妈的语气里我听出担忧。我没好气地说,他死在外面更好。妈妈便不吭声了,电话里传来若隐若现的啜泣。 为节约路费,我大学三年都没回家。妈妈偶尔小心翼翼提到阿立,我就会决绝地挂掉电话。直到大四实习,我才回到熟悉的家乡。我没有通知妈妈,想给她一个惊喜。当我用钥匙打开家门的时候,却赫然看到妈妈穿着一套毛衣毛裤躺在床上,那时正值炎夏酷暑啊!我知道妈妈有风湿的老毛病,却不知已严重到这种地步。想到妈妈病成这样了身边却连个端茶送水的人都没有,我心如刀割。自责之后,我又开始大骂阿立的狼心狗肺。妈妈却一把捂住我的嘴,含泪颤抖着声音问,自从你爸去世后,我们娘俩受人欺负过没?我已经预感到妈妈要告诉我什么了,但当事实真相道出来,我还是震惊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妈妈的身体不好,我上学的费用全是阿立卖命换来的:阿立14岁那年的伤是因为有个流氓用下流的语言侮辱我和妈妈,他拼了命将那流氓打得求饶后,突然间觉得只有拳头才能保护我们不受坏人欺负,所以孤注一掷做了地痞,把求学的机会留给了我,并逼我考上好大学……

我疯一般冲出去,去夜总会找阿立,却在门口看见了他。他正用一只手捂着脑袋往外走,血顺着指缝流下来,像一条条红蚯蚓在手背上爬,触目惊心。我们四目相对的瞬间,阿立面无表情,不等我开口,就坐了一辆摩的走了。我跟着阿立,一直跟到巷子里一间破旧的出租房。关上门阿立就翻箱倒柜找药。“你应该上医院去。”我说。他不理我,找出一盒药吞下两粒,又开始撕布条包扎伤口。

“你的药已经过期了。”我又说。

“知道。”他答。

“你的布条没消毒。”我再说。

“知道。”他再次答。

你都知道,怎么还这么傻!哥呀——我扑到阿立身上,哇一声就哭了出来。我哭得惊天动地,我长到20多岁没那么大声地哭过。起初阿立还轻轻拍我的背以示安慰,慢慢地,他的手一动不动了,什么动静也没有了。我抬起头,阿立早已是泪流满面。

我终于学成归来,阿立决定“隐退”。离开这座城市后,没有学历和一技之长的阿立,受尽了颠沛流离之苦,却没有再重操旧业。妈妈说阿立进了一家大型建材城做搬运工,靠劳动来挣钱。

2006年9月的一天,我正在上班,突然接到阿立的电话。他告诉我这个国庆节就回家,从此一家人再也不分离。话筒里传来的语气带着明显的激动与兴奋,我却无法高兴起来。就在前一天,我在工作上出了差错。由于我的疏忽,使公司蒙受了一笔很大的损失,公司让我个人赔偿两万元。在我的请求下,经理勉强给了3个月的期限,如果到期交不清,就让我下岗。

我精神恍惚地回到家,妈妈没有发现我的异常,她又在念叨阿立。看着妈妈老泪纵横的脸,我正要脱口而出告诉她阿立要回家的事,突然一个念头冒上来,让我又把话咽了回去。

我悄悄给阿立打电话,支支吾吾告诉了他我的事。阿立沉默了半晌说,妈妈心脏不好,不要让她知道。我暂时就不回来了,这钱我和你一起来还,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阿立开始隔三岔五往我卡上打钱,都是四位数的。他也仍然像往常一样每月给妈妈寄800块,嘱咐妈妈的病要坚持治疗。阿立一下子有了这么高的收入,我忐忑不安,但又不敢多问。我隐约猜测到阿立在做什么,只是没有勇气揭穿。

10月15日,一个陌生遥远的电话毫无预兆地打到我手机上,通知我阿立出事了。我赶到的时候,阿立——我亲爱的哥哥,已经睡在了冰冷的太平间里……阿立是给人看场子时,被醉酒闹事的混混用匕首刺中要害身亡的。我一下子没有了站立的力气,靠着墙缓缓滑下来,愧疚与悔恨将我的心撕扯成了碎片。如果不是因为我,这个时候他早已回到家中,平平安安共享天伦之乐了吧。妈妈几次哭晕过去,她怎么也不相信阿立会重操旧业,坚持说阿立是个好孩子。她絮絮叨叨向人解释着,可是谁会相信呢?

阿立就这样走了,带着他的坏名声走了。没有人为他的死掉眼泪,甚至有人说他死有余辜。只是没有人知道,其实他和普天下所有的哥哥与儿子一样,也长有一双亲情的翅膀。也张开翅膀尽心尽力保护着我和妈妈不受风雨侵袭。但他的翅膀,又有谁见过呢?



责任编辑:005
回 [ 新月文摘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