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文摘
世界名人网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最新上市 美国产品 苹果酸胶囊 $9.90 每箱24瓶只要$237.60 送禮佳品 Please Call 832-724-6288 维他公司

[新月文摘]

俄罗斯的大和小

作者:蒋子龙          录入于 November 16, 2011 at 00:20:01:
餐饮指南
Sakekawah
Oyeah
GoldenPalace


BaGuoBUyi
SarahPlace
德州旅馆订房


The Grand Inn




Scott Equipment Inc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俄罗斯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在国际舞台上也曾扮演过“超级大国”的角色。可在俄国人的生活中,却有一些“小”的现象,颇值得玩味。

如:大房子—小电梯。俄罗斯无论是住宅、办公室,或宾馆的房间,屋顶都建得很高,让住惯了矮房的人看着眼晕,但喘气则意外地敞快透亮。可楼里的电梯却非常小,空身站四五个人就很挤了。像中国那种到处都是能站十几个人的大电梯太少了,在莫斯科的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里倒有一部大电梯,但平常基本不开,只在有重要活动,比如举办大型招待会时才会启动。我就此请教了几个人,第一反应都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反倒显得我太少见多怪。问得多了便终于听到一种能说得过去的解释:俄罗斯人口少,而且还在继续下降,这也是令俄罗斯领导人头疼的问题。叶利钦时代俄国人的平均寿命只有60岁,现在可能略有回升。这么大个国家,五百万人口以上的城市,就只有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而中国则有几十个。对他们来说,小电梯够用的,又何必造大的呢?

大厚墙—小窄床。俄罗斯的房屋,墙壁都奇厚,无论平房、楼房还是别墅,墙的厚度都在一米五以上。这很好解释,为了防寒、隔音。不好解释的是,屋里的床铺却很小,而且窄。我看过托尔斯泰、普希金、陀斯妥耶夫斯基以及高尔基的睡床,都比中国现代的儿童床还要窄半尺。我早晨醒来喜欢先在床上活动几下再下地,在莫斯科国防宾馆的床上做仰卧起坐,一没留神身体略偏了一点,就掉到了床下,可想而知那张床有多窄巴。再举个例子,托尔斯泰本人以及他的13个孩子,都是在卧室的沙发上出生的,我看过那张功劳巨大的沙发,就是很一般的能坐下三个人的沙发。卧室里有床,为什么到临盆时产妇要上沙发呢?还不是因为沙发比床上更舒服宽敞。

那么,俄罗斯人为什么要把床弄得那么小呢?我继续请教各色人等,但没有问出个所以然,只好自己揣摩。后来还真让我想出一个理由:床的大小跟作家的成就成反比,床大作家成就小,床小作家成就大。因床铺小而不舒服,人就不会在上面睡懒觉,有利于造就大作家。有人说中国目前缺少大作家,恐怕也跟床铺太大有关系,作家们都睡得太舒服了。

大笔写小字。我第一次见到托尔斯泰的手稿时吃了一惊,字小得让我不得不竭力凑得无法再近了,方能看得清楚。这已经不是“蝇头小字”,简直就像蚂蚁爬出来的。可看托翁写字台上的蘸水钢笔却很大,比我以前见过的所有蘸水笔都要大得多,的确像个大作家的武器。于是询问讲解员:这真是托尔斯泰的原稿,还是经过缩小的复印件?回答是百分之百的手稿原件。以后又见识了高尔基、普希金等人的手稿,差不多也都是“蚁爬的小字”。于是我怀疑,俄国的大家们创作时都喜欢写小字,与他们用大笔无关,可能与眼睛有关。那么,俄罗斯人的眼睛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询问了不少人,却都不明所以。有一天因气温太低我的眼镜片被冻得掉了下来(镜片和镜框遇冷收缩不一致造成的),到圣彼得堡一家很大的眼镜店去修理,趁等候的时间我又提出俄国作家写小字的问题,得到了这样的答复:比起东方人,俄国人的眼睛确实要好一些,这得益于遗传基因和饮食结构的不同。具体说是眼睛的结构有些差异,眼球差不多,主要是在眼膜上,比黄种人要厚一些。眼膜的差异就跟脸皮的差异一样,西方人的脸皮也比东方人厚一些。脸皮厚适合做美容,西方人做完美容很漂亮,而且耐久。但脸皮厚就老得快,同等的年龄会显得更苍老。东方人脸皮薄,不显老,但不适合做美容,做了美容也难于经久。

大博物馆里的小孩子。俄罗斯的博物馆很多,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遍地博物馆。有些博物馆也非常大,比如冬宫博物馆,从头到尾走一趟是24公里,在每一件展品前停留一分钟,需8年才能看完。还有一些艺术或专门的绘画博物馆也很大,要仔细看完没有几天的时间也不行。只有一些私人博物馆或名人的故居博物馆,要相对小一些。我有时一天要看三四家博物馆,不论到哪里,参观什么样的博物馆,都少不了会碰上一队队的小孩子,由老师带领着,鸦雀无声地认真听,认真看。我曾站在旁边听到了一位老师的开场白:“我敢保证,这里面的地板比你们的裤子干净,男同学坐到前面的地板上,女同学坐在后面的凳子上⋯⋯”

没有凳子的展厅,就让女同学坐在前面,男同学坐后面。孩子们非常安静,非常守纪律,常常比一些成年散客看得更仔细。有些大点的孩子还带着本子和笔,一边听一边记。正是博物馆里的这些孩子,令我对俄罗斯民族的未来充满敬意。原来他们建了那么多的博物馆,不但是为了记住历史、纪念文化名人,更重要的是为了教育和培养自己的后代。这些博物馆是孩子们的第二课堂,甚或是他们终身的课堂。

俄罗斯的许多“小”里,孕育着一种“大”,成就了一种“大”。



责任编辑:005
回 [ 新月文摘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