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文摘
世界名人网 | 新月文摘 | 回到前页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用户名:
密 码:
  

** 申请新会员>>

    域名查询
   
域名注册
   
遴璘工作室
   
网站推广
   
网址精选

详情进入>>

  产品行业网
  地区资源网
  其他网站

 
最新上市 美国产品 苹果酸胶囊 $9.90 每箱24瓶只要$237.60 送禮佳品 Please Call 832-724-6288 维他公司

裸露的诱惑:你必须认识的五名网络女红人
作者:时代人物周报记者 陈黎          录入新月于 June 17, 2005 at 20:46:37:

餐饮指南
Sakekawah
Oyeah
GoldenPalace


BaGuoBUyi
SarahPlace
德州旅馆订房


The Grand Inn




Scott Equipment Inc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木子美,竹影青瞳,流氓燕,黄薪,芙蓉姐姐

  她们的共同特点:1、女人;2、通过网络和传媒迅速蹿红的女人;3、给最广大人民带来娱乐的女人;4、在网络上饱受苛责、诟病乃至辱骂的女人。

  这样的归纳有点太过简单粗暴。毕竟,这五个女人是通过殊途同归的行为方式,曾经或者正身处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其中,木子美展现自己纷繁的性生活,竹影青瞳和流氓燕展现自己裸露的身体,黄薪展现自己不算美妙的嗓音,芙蓉姐姐则展现了自己另类的照片。

  除了展现这一行为方式,五个女人还拥有品质上的共同点:自信、骄傲和勇敢。木子美对自己的生活拥有自信,竹影青瞳、流氓燕对自己的身体拥有自信,黄薪对自己的嗓音拥有自信,而芙蓉姐姐,则对自己的肉体和精神拥有全部的自信。她们骄傲于这一自信,赤裸裸地展现于天地之间,面对着众人的挑三拣四、看笑话、说风凉话。

  不庸讳言,中国并不是一个男女平等的社会。唐宋元明清,社会对女性的要求是:德容言工。简单概括一下,就是尊老爱幼、长得周正、会说话、能干活。到了新时代,有了新标准,在打破封建束缚的同时,意识形态对女性提出了更高而且更加含糊的要求:自尊、自爱、自信、自强。以之衡量,上述五个女人无一符合旧时代的标准,无一不符合新时代的尺度。然而,这五个女人不仅没有成为新时代的三八红旗手,而且将要被舆论的唾沫淹没掉、妖魔化。

  一个错位,在五个女人、时代与舆论之间。表面上,五个女人与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同步;实际上,这个时代与充斥于网络和媒体的舆论同步。

  这个时代,有着世界同步的科技和交流工具,足不出户,看遍长安花,享尽大千世界的诸多风流快活。然而,在这同时,我们有着落后于这个世界的道德评判标准和生存方式与交往模式,横挑鼻子竖挑眼,党同伐异,他人的世界是我走马观花的所在。

  自然,我们可以说,社会进步了,现在已经不是封建社会,木子美等人不必担心被石头砸死。然而,我们必须知道,社会进步得还不够——以网络和媒体上的诸多口水为例。

  一个现代的社会,必须容纳不同的生活方式,各种生活方式都能够在其中找到存在的空间。或者说,由于生活方式的多种多样,现代社会才完整,才成立。具体到个人,任何一个不触犯法律的人都可在这个社会行走,而不担心受到伤害;同时,生活于这个社会的人,对不同于自己的生活,保持足够的敬意和距离,对给自己的生活带来欢乐和益处的其他生活,保持一份感恩之心。

  而在中国的当下,木子美等人成为大众茶余饭后的同时,也成为闲言碎语的焦点;成为大众娱乐工具的同时,也被大众的道德和审美标准摈弃;在被谈论的同时,也被诋毁;在被观看的同时,也被侵犯;在成为明星的同时,也被众人打倒在地,再踏上一脚。那些津津乐道地谈论和评判的人们,那些出言无忌的人们,那些从中享受到讽刺挖苦乃至诋毁他人的快乐的人们,幸福地生活着,自以为长缨在手,真理在握,高人一等——而他们的快乐,仅仅是建立对其他人的轻视、侵犯之上。这一快乐与幸福,廉价而且易碎,转瞬即逝。

  相比之下,木子美、竹影青瞳、流氓燕、黄薪、芙蓉姐姐,她们的生活方式和展现自己的生活之美的方式,却是弥足珍贵的,不易被摧毁。首先,她们展现的是自己,美来源于自己而非他人;其次,她们展现的是真实的自己,美来源于真实而非虚饰;第三,她们拥有充盈而且自足的生命力,不仰赖他人鼻息,不以他人为自己的标准。她们,作为个人的她们以及她们的生活,才是这个时代正常的一部分,是未来的方向,女性的样板。

木子美

还是那个木子美?

  -本报记者 许青红

  在用身体写作方面,木子美和52个男人相关的《遗情书》,比之棉棉、卫慧等“前辈”显然有过之而无不及。在木子美眼里,棉棉、卫慧之流都是小学生,看了几部AV,读了几篇入门作,然后大模大样用身体写作,而她则用写实手法,不断试探着道德的底线。

  好像大家都希望我改变

  成名后木子美依然我行我素,过着随意自由的生活,“一样的吃喝拉撒睡,没有任何的特别”。

  时代人物周报:你现在怎么解决生存问题?

  木子美:我在北京做一份策划性工作,有固定的收入,过着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平时还写稿、写专栏。

  时代人物周报:除了工作,业余时间做什么?你的作品写实风格还会继续吗?

  木子美:写写性爱方面、博客上的专栏。我是一个热爱生活、热爱现实的人,我写东西还是会以写实为主,有些人喜欢虚构,我没有这个爱好,我觉得真实的生活里就有很多可以发现的东西。

  时代人物周报:你的新书《从良》出版了没有?听说有一家避孕套厂商跟你合作,每本书附赠两个避孕套?

  木子美:《从良》还没有出版,只是在网上连载。目前没有任何避孕套厂商跟我联系,如果你有,可以给我推荐一个,聊一聊,看有什么好合作的。(笑)

  时代人物周报:书名《从良》是不是意味着你的改变?

  木子美:是不是大家特别希望我改变什么呀?(笑)我从小到大就是这个样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动感情就动感情,想做爱就做爱,想换工作就换,我是一个想到了就会去做的人,是一个有上进心的进步青年。

  不要怕,我今天就没对你提要求

  无论骂声多猛烈,木子美固执地坚持自己的做法,因为她觉得自己没有刻意去伤害谁。

  时代人物周报:在你的作品中提到一些真名时犹豫过吗?想没想过可能会让很多人不开心?

  木子美:当时没有想太多,没有刻意要去破坏谁,或者伤害谁,也没有刻意去制造恐慌,按照当时的状态,认为这样是真实的。肯定有人觉得不喜欢,有人觉得无所谓,还有人告诉我,写了他之后,反而对他很有好处,帮助他了解了自己,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因此讨厌我。

  时代人物周报:要采访你,必须先和你上床;床上能撑多久,就给多长的采访时间,你开出的采访条件曾经吓坏了很多人。

  木子美:但我现在没有跟你开这样的条件啊!(笑)实际上我应该没有那么尖锐,文字塑造的人跟真实的人有时候是有区别的,当时是因为我不想接受他的采访,他继续纠缠,我就调侃了他一下,把他打发走了,这不是我接受采访的必然条件。

  时代人物周报:现在跟同事们的关系怎么样?男同事会不会有点怕你?

  木子美:大家相处很和睦。我所在的部门是市场部,女孩子多,男士也是已婚或者有固定女友的,我没有去骚扰谁,用不着怕我。

  时代人物周报:对爱情还会向往吗?

  木子美:我从来没有特别否定过爱情,也没有特别赞扬过,我觉得喜欢就喜欢呗,也不用去歌颂。我一生的任务不是在寻找爱情,我没有这种使命感。

  离经叛道是别人定义的

  都说人是会变的,木子美也不例外,她曾经把“身体不可以写作,液体才可以写作”作为口号,如今,她却不敢面对用身体写作这个说法。

  时代人物周报:你认可自己的身体写作方式吗?

  木子美:我怎么用身体写作了?(笑)我不是不承认,西方对身体写作的定义是写性和自己身体感受的东西,就像搞研究,有昆虫学的,有人类学的,如果我写物理,你会不会说我是物理学写作啊!作家写性题材,只是一个种类,没有说有多特殊。

  时代人物周报: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你作品中的性是写实的。

  木子美:我就是一个写实主义者,有什么好指责的呢?难道写身体就要受到道德的谴责吗?身体和道德有什么关系?道德本来就是人设置的一个东西,而身体是生下来就有的,写身体跟道德有什么关系?

  时代人物周报:似乎你对自己所爱的人的要求还是比较高的,所以你不能容忍他跟别的女人上床?

  木子美:我对我爱的人要求高是因为我想对他要求高,没有说我是木子美我就不爱任何人,或者完全就是一个外星人。他有他的行为方式,我有我的想法,有时候不管希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但还是可能发生,所以容忍和不容忍没有什么直接意义的。

  就像我昨天看到的性学大师金赛的碟,他在研究同性恋的过程中,跟对方发生了关系,妻子知道了特别难过,于是他跟妻子解释这种性爱的分离。后来那个同性恋者到他家做客,跟他妻子聊得很投机,他妻子说,我很有兴趣跟这个人做爱,金赛的反应也是蛮尴尬的。所以人在理性上认为一个结论是成立的,从内心上能否统一是另外一回事,可能他本能的反应是,我感情上有点接受不了。

  时代人物周报:觉得自己长得怎么样?能跟性感沾上一点边吗?

  木子美:我长得挺像自己的(笑),广东人可能就比较娇小,皮肤也不怎么好,基本上有地域特色。性感嘛,谈不上,平胸,也没有特别的女人味,但是比较大方、比较直接。我对做一个特别有女人味的女人,兴趣不大。

竹影青瞳

  竹影青瞳 我不是随便的女人

  -本报记者 许青红

  木子美出名了,竹影青瞳也出名了,都说不是因为想出名而出名;木子美走了,竹影青瞳也走了,都说不是因为怕流言蜚语而离开。告别大学老师的身份后,竹影青瞳说自己学会了宽容,学会了挨骂,而且让她得意的是,骂她的人越来越少了。

  我没有伤害任何人

  对自己的成名,竹影青瞳说是媒体炒出来的。

  时代人物周报:回过头来,怎么看自己成名?

  竹影青瞳:我曾经用一个比喻说明——我的鼻子发痒,很想打喷嚏,于是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声音很响,震动了房间里的所有人,结果我就出名了。

  时代人物周报:你骨子里是不是有想让人关注的欲望?

  竹影青瞳:有,很多人都想成为焦点啊,都渴望被别人关注,但这不是决定性的因素。

  时代人物周报:这种形式的成名给你的生活带来了哪些改变?

  竹影青瞳:主要是我心态上的变化,变得比较宽容了,有一段时间看到网上那么多人骂我,自己很郁闷,后来慢慢跟网友交流多了,沟通多了,自己反而平静了。其实我一直在探索除了身体之外的另一个话题,就是爱,一个人怎么会喜欢另一个人?对我来说,爱是个难题,我的文字一直在表达这个渴望,渴望被爱,因没有找到而绝望的那种心情。

  时代人物周报:在批评与咒骂中,你最不能容忍的是什么?你的这些行为,对社会而言,你觉得意义在于?

  竹影青瞳:对我而言,没有不能容忍的,现在别人骂我,不会在我心中有任何的影响。而且他第一次骂了我,我很温和地跟他说,之后他就不会骂我了。我对社会还是有好处的,比如我在网上学会了去宽容别人,用温和的心去看待一切不友善的东西,这样,对别人是一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其实也是潜在地告诉他们,什么是真正的宽容,什么是真正的平等性。

  我骨子里还是很正统的

  竹影青瞳说自己的文字与现实有着巨大的反差,生活中,她不是一个喜欢乱来的女人,也不会跟自己不喜欢、不爱的男人上床。

  时代人物周报:在学校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个好老师吗?

  竹影青瞳:应该算吧,我的生活基本上都是循规蹈矩的,学生、同事看我都是一个很严肃的老师,并不是那种放纵的形象,而是很标准的一个老师。

  时代人物周报:在对爱的渴望上,你跟普通的女人有没有区别?

  竹影青瞳:没有,我本来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应该说我骨子里面还是比较正统的。

  时代人物周报:你觉得自己能够找到可以爱你、接受你的人吗?

  竹影青瞳:应该可以,能不能找到顺其自然吧!我现在对爱不像以前那么执着了,以前觉得没这个东西可能没法活,其实爱就跟空气一样,无处不在的,看你能不能体验到、感受到。以前我的视野很狭窄,认为世界上只有一种爱,那就是爱情,其他都不是爱。如果我只把眼睛盯在爱情上,会失去很多东西,爱其实无处不在。

  时代人物周报:你想要的爱人是什么样子的?结婚后,你会在身体上为他从一而终吗?

  竹影青瞳:要长得很帅,要有共同的语言,不然没法沟通。不仅仅是身体,我觉得心里面也应该这样,如果我爱一个人,我肯定身心都会为他负责。不过现在社会这么复杂,有时候我自己都很迷惑,为什么那么多结了婚的人还要在外面找情人,我觉得很困惑,不能理解。

  生活是我自己选择的

  当2003年底在网上贴出自己的裸照时,竹影青瞳就很清楚,这对她来说,将意味着什么,于是,很快她就向学校递交了辞呈。现在她有了新工作,一天到晚忙忙碌碌,甚至连双休都要加班,尽管让她感觉累,但很充实,因为这是她选择的活法。

  时代人物周报:现在你主要的谋生方式是什么?我看到你开办的“竹影青瞳会所”网站上也挂出了收费阅览的公告,经营网站是否会成为你赚钱的手段之一?

  竹影青瞳:现在在一家公司做文字工作,很忙。业余时间都在做自己的网站,纯粹是一个爱好,根本挣不到钱,你想想,如果看东西要收费,有几个人愿意交钱,我这样做只是方便自己作品的管理,过几天放一篇文章上去,达到更好的传播效果。

  时代人物周报:成名有没有带给你直接的经济收益?比如说有人请你出书、广告代言之类?你敢不敢抛头露面?

  竹影青瞳:没有。网络中的我和现实中的我有一定差距,生活中我很腼腆,不像网络中那么出格、那么另类,生活中我太普通、太大众了。

流氓燕”

    致“流氓燕”于死地

  -本报记者 徐海屏

  “裸照风波”之后流氓燕拒绝任何采访,而风波之前媒体又不屑于为流氓燕留一块版面,尽管那时她的博客已经风生水起。

  2005年春末的“流氓燕”几乎是前两年木子美、竹影青瞳的集结。既有木子美式的文字内容,又有竹影青瞳式的图片。在人们似乎对网络“性写作”审美疲劳时,流氓燕制造了奇迹。

  流氓燕在天涯社区的博客点击率原本就在前列,5月11日晚10点,她张贴出自己清晰的半身裸照,次日上午10点又贴出自己的全身裸照。任何可以想象的辱骂讥讽伴随着同样数量的肯定赞赏,令天涯的服务器几乎陷于瘫痪。

  不像木子美在漩涡中那么淡定,也不像竹影青瞳般“懦弱”,不到一星期流氓燕从欣然到愤怒,终于在5月18日发出公告:“因我的相片风波已波及到我的网下生活,我已通过网络向海南省公安厅提出网络申控,请求天涯社区清除对我造成侮辱的所有文字,并提供对我进行攻击的IP地址。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好朋友,如果再往下发展,你们无疑是想致流氓燕于死地,我会以死来惩罚那个无耻的×××的!”

  终于“流氓燕”这个ID被注销了。流氓燕说注销的理由是“骂人”,“因为骂人被注销是不需要被通知理由的”。

  流氓燕告诉记者,这场风波中她最无法容忍的是《海南特区报》刊载了她女儿的照片。原本女儿和她不在一个城市,“老师并不认识我,也对女儿没什么伤害。可是公布女儿的图片,女儿就惨了。”

  流氓燕说自己还要写日记,还要拍裸照,也同样还会发在网络上。不过这一次,流氓燕不再是出于好玩,“我决不让别人说我是‘儿子’(意同方言中‘孙子’)。”

  留住青春还是出卖青春

  流氓燕,湖北人,现居广西南宁市,职业是医药代表。

  从2001年26岁开始,流氓燕喜欢上了写博客。用文字“宣泄内心的某种渴望”,“与文坛无关”。

  此前,流氓燕也经常在网上发布自己的照片,在其个人网站首页,始终有一张清晰的正面照片。流氓燕绝对不是美女,曾肆无忌惮地发布各种甚至是难看的照片,比如很多人都熟悉的一组抽烟的照片。因此当有人指责其裸照为色情时,流氓燕从容应答:“我从来没有考虑过依靠情色来长久地吸引一些网友,我无意勾引任何人。”

  流氓燕的任何一句话,可能都存在被批判的潜力与空间,但她无可辩驳地说过,“几张并不色情的人体裸照便让中国所有论坛吵了个沸沸扬扬”。对于她的裸体照片,公认的评价是“皮肤已经松弛,臃肿的胳膊和臀部能掩饰住乳房的下垂,但是乳头依然挺立,像极了她在天涯的位置”。

  最初面对“色情”的指责时,流氓燕辩解说“想留住青春”。大家不约而同反驳:“这是留住青春还是出卖青春?”

  如同过去两年对木子美与竹影青瞳一样,这种指责的潜台词其实针对的是这三个女人网络行为的功利性及其既得利益。

  “网络这个东西真的是很奇怪,一夜以前你可能默默无闻,一夜之后你却可能成为众人津津乐道的焦点。而这一切的发生,并不需要你在生活中刻意去做什么,只要你找点时间找点空闲常坐在电脑前打点出位的文字,再或者卖弄点风骚,实在还不行的话,来个一脱到底,包你一炮走红一夜成名。”“这也就是为什么女性在网络上可以比男性成名快的另外一个原因。因为在网络上女性比男人可以多出卖一样东西,那就是身体。”

  拍死她还是红死她

  在流氓燕博客的链接中,“寻找生命的色彩”在5月25日的日记中写道:“博客上相互加链接是很普遍的,一个叫流氓燕的女士要求和俺交换一下博客链接,说她博客刚刚开张,需要些人气,俺是好人,加个链接又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就同意了。加好链接去她博客一看,8次点击、1篇博客,一看就知道是刚刚写博的新新人类。后来因为忙就没有去看她的博了,昨天老胡在论坛发了个帖‘流氓燕让天涯服务器瘫痪了’,俺大吃一惊,这流氓燕是不是加俺博客的流氓燕呀?曾经木子美让中国博客网服务器瘫痪,竹影青瞳让天涯博客服务器瘫痪,这个流氓燕竟然也会?赶紧打开流氓燕的博客证实一下,也就一个月时间,已经18000 多点击量了。木子美第三诞生了!”

  当记者向流氓燕求证这篇日记中的“流氓燕”是否是她的时候,流氓燕始终没有回答。

  伴随着流氓燕的“死亡”,木子美“新生”了。一边写着好似后续报道一样的《从良》,一边就职博客中国市场部,同时在blogbus上继续写自己的性爱生活,但是再也没有人干涉。博客中国对木子美示好,似乎确立了木子美的“合法地位”。好像黑社会洗钱一样,一年时间,木子美就被洗白了。“洗白”之后,木子美就是一个真正的“名女人”,你只能羡慕,不能再像两年前那样鄙夷。这也可能是很多人对流氓燕不安的缘故。或者现在拍死她,或者咬牙切齿于她在未来浮出水面的现实。

  流氓燕还有一个众所周知的身份——单身母亲。流氓燕希望女儿像她一样坚强。“我怕她被人欺侮,所以从小教她特别狠。在托儿所打架输了,回来是要挨我骂的。”

  “雨燕单飞”是“流氓燕”前身。刚从家乡出来的时候,流氓燕觉得自己像“书呆子”。之所以转变为“流氓燕”,她自己解释为“人生的压抑与渴望,让我疯狂”,这种转变其实不算是力量的驱使,是呐喊之后的疲倦,也是挣扎之后的一种妥协。

  作为30岁的女人,不管是在网络上,还是生活里,流氓燕说自己一直很自信,很张狂,然而骨子里,她对自已很不满意。“外在的条件是父母所赐,我无权指责,自身的素质,就不能怪罪他人了。我很反感自已的是永远不能改正的两点:不够优雅;凡事不能有始有终。”

黄薪

    “红衣教主”黄薪

  -本报记者 徐海屏

  5月22日下午,超级女声成都赛区海选第二场。几乎接近结束的时候,0508469号参赛选手黄薪的出现,惊醒了已被冗长而雷同的“女声”们以及无休止的贴片广告揉搓得昏昏欲睡的观众。

  黄薪一身火红色紧身皮衣,唱的是《我热恋的故乡》,比赛视频在网络上很快成为下载率最高的视频之一。评委科尔沁夫回忆当时现场的感觉就是“突然就懵了”,懵过之后立即给了黄薪“通过”。

  戏剧性的表演已经不能令评委套用针对其他选手的标准要求黄薪,歌手顺子与常宽也都不约而同让黄薪晋级。然而这对于超级女声成都赛区负责人易骅而言,是个不小的难题,无论怎样娱乐,这毕竟还是一场比赛,是比赛就一定要按照规则操作,三位评委显然没有对黄薪采用规则内标准。

  科尔沁夫坚持认为黄薪拥有充分的资格晋级比赛,于是赛后他拿着网络上对黄薪的各种消息找到易骅,考虑到超高的关注度,节目组最终接受了评委的建议。5月26日黄薪得知自己从4万多参赛选手中获得了50强的名额。

  黄薪出生在绵阳城里的一个“梨园世家”,父亲是绵阳城里有名的川剧导演,爷爷和妈妈都是川剧演员。黄薪3岁时就开始学习川剧,14岁登台表演。在去年热播的四川方言电视剧《王保长歪传》中饰演“大嫂子”陈曼曼,这是一个“数得上来的角色”。

  不过目前37岁的黄薪,其名片上显示的身份是销售太阳能电池板的绵阳创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自觉“年龄超标,个子小小,小腿粗粗,胸部平平,只有脸蛋还将就”的黄薪为了排遣生意上的不顺,同时也是好奇于这种“零门槛”的比赛方式,便从川剧团借了那一身令她“一战成名”的红色皮衣,在秘书的陪同下开着自己的捷达从绵阳赶到成都参赛,这辆车后来被演绎成一辆“红色敞篷宝马”。

  比赛时,黄薪嗓子里的息肉已经有两个多月,因为生意忙一直没有去做手术,事后黄薪告诉评委自己知道肯定唱不上去《我热恋的故乡》。科尔沁夫告诉记者依照黄薪的川剧功底,降个调很容易就能唱出来。不过黄薪觉得去一次不容易,一定要唱上去,“万一唱不上去,我就解释一下,然后走人”。没想到常宽把她 “拽”了回来。

  科尔沁夫说,黄薪的舞台表现力一流,这是做歌手做艺人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她和孔庆翔不是一回事,本质上不可比。最大的差别在于孔庆翔不会唱歌,跑调跑的乱七八糟的,他吸引人的可能就是那种态度。黄薪基础挺好的,不跑调,就唱歌而言,黄薪不差。

  “保留黄薪是一种可能性。‘超级女声’今后往哪儿走,都是说不准的事儿,本质上这就是一个电视节目。能做多久?三年、四年肯定就要变,否则你的生命力就有问题。”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Linlin's Art Studio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