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张爱华作品
生命的眼睛------我的写作旅程之二(11图)
张爱华           于 September 27, 2011 at 21:14:19:
生命的眼睛 人生的历程   命运的轮回 心灵的梦幻

------我的写作旅程之二

时空,真的是一个奇妙的精灵,随著时间的推移,它总会让人世间一切的一切都轮回到原点。而缘分却是时空精灵的一位使者,它总是带著每一个属于它的轮回的人们,来到这个原点。

人生,跌宕起伏,而无论有多少的沧桑、多少的磨难,上一代人总是尽心尽力地把最美好的都留给我们,让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太需要忧郁的世界里,他们传奇、悲壮,惨烈、悲凉而又幽怨无助的人生我们知之甚少,而随着时光的消逝,生命一个个的逐渐消失,这段历史在我们的生活中更加遥远,更加变得模糊不清。

人生的物换星移,才是生命的永恒动力。而人生的苦难、苦难的轮回才是我们下一代人真正关心、真正关注民族命运的原动力,才能在我们悠然、宁静的生活中,让我们真正融入那段出生入死、惊心动魄、杀声震天的历史,才会让我们真正体验、真正知道,真正感悟,我们是中国人。......

有时,我们太年轻,有时,我们太优越,我们常常只看到我们自己的不幸,我们也常常只在乎我们自己没有得到的东西。许多时候,因为条件和环境的因素,我们这一代人中的许多人也包括我自己,不太关心政治,也不太关心他人。无意间翻开这段历史,才让我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真正地领悟,真正地走进了这段历史,真正地走进了上一辈人的人生,才让我自己能够仔细地审视这个世界,有了自己直观的、深刻的、真实的社会理念和社会观念。

2008年2月,休斯顿总领事馆送我回国参加国务院侨办、福建省人民政府、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主办的、凤凰卫视协办的海峡两岸闹元宵,全球华人盼团圆,中华情,海峡两岸情活动。这次旅程,我无意间知道了我母亲是福建省长汀人,而我自己却是国民党高级将领之后,名门之后,我从未听说过的外公是被错杀的国民党起义人员。......

会议期间,吃饭闲聊的时候,陪同的福建省侨办的工作人员随意问我一句:“爱华是那里人”。我说:“我是四川人,我父亲是湖南人,我母亲不太清楚,好像是福建人”。他们说:“福建那里,那你应该回去看看”。我说:“我搞不明白,你们需要问我母亲”。我把母亲的电话给了他们,完了我什么也没有去想。

会议完毕,福建省侨办的工作人员说安排好了,要带我回一倘家乡长汀,我没有多想,反正好玩,就高高兴兴跟着去了。去的路上,我说我想去古田看一看,他们带我去了古田,再去长汀。在长汀我吃了一顿午饭,他们把长汀的名食都让我品尝了一遍,我乱喝了一肚子长汀的米酒,好甜,我把米酒当饮料,现在都还记得那米酒的味道。

吃完饭的时候他们才告诉我,外公在长汀家喻户晓,“毛泽东选集”第四卷里有外公的名字,我当时就有点傻了。他们带我走访了几位老人,这些老人一提起外公就竖起大姆指,说外公很厉害,当年的外公是家喻户晓的抗日英雄,很会打仗。他们还带我参观了母亲的旧居,现在,那里是长汀革命旧址,毛泽东旧居,国家特级保护文物。时间有限,我在那里呆了半天就离开了。

离开长汀,我哭了整整一个晚上,我简直不敢相信,外婆和母亲居然有这样的大爱,太让我震惊了。我心好痛,

太奇怪了,我的人生怎么会有这样的悲剧,我的家那么的简单,这样的悲剧怎么会与我有关。太难过了,这个世界,怎么会回有这么多的秘密,这个世界,还会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呢。.......

我真的是没有想到,普普通通的外婆和母亲居然会因为善良和豁达而超越了人世间的仇恨。伤害后面,是血、是泪,是悔、是恨,是愁、是痛,我真心的希望,这个世界应该是没有什么不可以超越的,我真心的希望,中华民族这样的悲剧不会再发生、不会再重演。

于是,我写下了“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这篇文章,感谢外婆和母亲的厚爱,让我的生命充满阳光。

人生,真的是太重、太重,一天之间,也是一瞬间,从闽台关系的局外人我转入了局内人,对家史一无所知的我,连外公是谁、姓什么都不知道的我,大大震惊。我的心开始下沉,泪开始想向外涌。我迷茫地望向远方,心内的痛深深浅浅地翻腾著,在心里搅动,我开始明白了外婆和母亲半个多世纪以来,一贯平静的心灵下面,是深藏著的怎样的惊涛骇浪,又有着怎样的刻骨铭心。

真爱无言,老实巴交的外婆和母亲,以她们的善良让我活在了健康和快乐里,让我阳光,让我把所有的温暖都拥在了怀里。她们的善良,超越了仇恨,外婆并不富有,却过著恬静的生活,她没有把我们变成愤怒、忧伤的斗士,其实,寻常也是一种幸福、平安也是一种幸福;其实,快乐只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谁也不能让你无忧无虑、无悲无哀,唯有战胜忧虑、悲哀,才能享受快乐。去年外婆悄悄地离去了,家族的经历,外公的悲惨,随著她的灵魂永远神秘地消失了,她无声的生命并不渺小。

幼小离家,母亲有泪,母亲离开那里是因为兄弟相残,今天,我回到这里,是因为和平、统一,我真心把我和外婆、母亲,所有象外婆母亲一样的人们,对和平的祈祷留在这片土地上。.......

母亲看了我的文章之后,吓了一跳,很担心我,她说: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的事,就让她过去吧,不要让她影响你现在的生活。母亲六十年不敢回家,她说:在她离开人世之前她自己悄悄回去,悄悄看一眼那个地方,这一生就算了愿啦。

我放声大哭,除了哭,我还能做什么。这段历史,这段迭荡起伏的人生,中华民族应该有无数个外公的故事。.......

然而,人性的美丽,总是能创造出人间的奇迹。没有想到,这篇文章发表的时候,我的一群互联网好哥们觉得这篇文章写得很好,尽心尽力的帮我炒作,他们给了我一个特大的头衔:“国民党高级将领之后,台湾三.二二大选之前谈两岸和平”。还把我的照片放在头版头条。可能是人们都很关心台湾大选吧,这篇文章的点击率很高,他们统计的点击率上亿,转载的网站上百家。......

奇迹出现了,2009年的下半年,远在福建、广东一带的亲戚朋友,在网上看到了我的文章,他们辗转从湖南省省政府文化教育局找到外婆的材料,再找到了母亲,再找到我。

外公走后,外婆把母亲带离了长汀,带回了湖南,她们半个世纪没有跟长汀的任何亲人有过来往。从他们给我的材料里,我才知道了外公的故事的来龙去脉,在材料里我还读到了蜡封的周恩来总理亲自下文、亲笔批示的不准杀卢新铭的文件,很意外,也很震惊。

读完这些材料,真实的实情与我在生活中知道的、与我从小听到的,与我自己想象到的历史完全不一样,外公不是政策、不是运动、不是共产党要杀的,而是共产党要保的。此刻,我对带我回家的福建省侨办的工作人员,充满了感激,不是他们,我这一生,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个故事,永远都不会了解这段历史。

于是,我写下了“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之二:“还原历史,他们是中华民族和平时代的真正英雄”这篇文章。人,最难战胜的是自己,而不是别人,英雄不光是他能打倒了敌人、战胜了敌人、征服了敌人,而且是他有勇气坚守良知、面对过去、面对自己、正视现在、驱散阴霾、点燃生命之光。

我不知道外公是怎样被埋葬的,又安息在何处,他们真诚地替我找回了外公的灵魂,我终于可以替母亲带外公的灵魂回家了。那长眠于地的外公的灵魂啊,终于是可以了愿了,终于是可以眠目了。我仿佛看到外婆的眼里汨汨流出的热泪,滚烫、滚烫;我仿佛看到外公的眼里汨汨涌出的鲜血,殷红、殷红......,原来生命中还有这么多值得我赞叹的人们,他们是中华民族的脊梁,是这个时代的英雄,他们是我生命中仰望的那种人,是黑夜里让我不再孤独的那种人,是那段高而厚的城墙,历经风雨,青砖不青了,却仍御严寒。

命运让许多人成为了恩怨和仇恨的后人,但兄弟相残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我们没有必要背负历史的沉重,没有必要再传承上一代的恩仇,没有必要再用伤害的方式来解决信仰不同的问题,两种伤害并不能产生一个正确。我真诚的坚信,所有的怨恨都会被真情融化,所有的仇恨都能化解,所有的恐怖都能消除,所有的恩怨都能转变成美好。.....

写完这篇文章,我没有想要再写的打算,母亲说:那种年代,这种事在国内太多了,不奇怪。没有想到,后来发生的故事更感动人、更震撼我。......



张爱华,首席记者,联系电话:281-923-2708
Email: aihua
责任编辑:005
回 [ 张爱华作品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