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恩沉心湖 饮流怀源
献给先父李延海

李曼(桂芝)          于 January 23, 2004 at 21:43:02:
父亲悄然离去,已经一年多了,一年来流水般匆匆的日子里,一直想把我的那一份游子的思念,献给在另一个世界的父亲。


我想写一首深情的诗,但最美妙动人的诗句也难以描述父亲老人家一生的高风亮节,我想唱一曲委婉的歌,但是再凄楚回腹的歌声都无法寄托我对父亲刻骨铭心的哀思……。于是我只想写一段朴素的文字,把它献给父亲朴素的一生。

挥泪离别

去年七月二十六日我从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顿举办画展回到北京给在家乡合肥的父亲打电话问候,他总是说家里都很好,不必挂念,就是有点想念你和外孙女嬗嬗,要安心工作。其实父亲早有疾病缠身,听他有气无力的声音我的心都碎了,我请他马上来北京治病,因为我在军队工作,治疗条件要比地方好的多,可是父亲从不让我们利用职权谋私利,他自己一生更是如此。在我再三的劝说下,父亲终于于七月二十里六日晚乘合肥至北京的火车来到北京,我带他到武警总医院高干病房做了全面的体检。父亲无大病,只是脑动脉硬化较严重。这也是老年人的常见病,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并驱车带他到京郊别墅小住。八月十三日那天早上父亲晨练回来突然提出要回合肥,我和丈夫怎么劝阻都无效,我们的女儿在美国留学,家里只有两人生活,条件要比合肥老家好的多,可是他还是坚持要返乡,我们只好依他。我生气的对父亲说:“我对你再好,你还是想念你的儿子们。”八月十三日上午我便开车送他到北京火车站,离别时我望着他老人家白发苍苍的面容和那双含泪浴流的眼睛,我强忍着内心的酸痛说:“爸爸等我画展结束我一定回去看您”。火车呜笛即将开动,我们不得不下车,火车开动了,我快步追随,父亲含泪向我挥手,我尽然放声大哭。望着我年迈父亲那双深奥的眼睛里有着慈祥的父爱和深深的期望,还有平时不易觉察到的一丝忧伤和无奈,我的心为之一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父亲用这样的眼光看着我,在那一瞬间我体会到父爱的全部意义,父女之间心灵的勾通就在那一瞬间进入到一个不言而喻的境界,那一天父亲的眼光在我的记忆里将永远不会抹去,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这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父亲,是永远的离别。

未尽孝道 痛悔自责

我从合肥到北京一直在武警部队从事美术创作工作,先是为了攻读学位,辛勤劳作,后来又是赴世界各国举办画展,奔波忙碌,多少次想回家看看,又总是迟迟未能成行,而父亲每次来电都是说一些鼓励的话,从不要求我回家,尽管他心中是多么盼望心爱的女儿“荣归故里、光宗耀祖”,但他从来都尊重女儿的决定,在我的一生中父亲从不强求我不想做或未曾准备做的事。

父亲从来都以坚强的意志对待人生、对待疾病,他每次给我来信几乎都会说:“我的身体很好无大疾,我儿可免远念,宜努力于人生事业,以求进取。” 来自家乡兄弟的信息也总是说父亲总是神采奕奕,满面红光。所有这一切都使我麻痹大意,总以为父亲身体还挺健康,还有时间安享天年。而现在看来事实上好多年来父亲已经受到‘脑血管变窄和神经衰弱’疾病的折磨。他平时对腰酸背痛之类的病一概当作小病,漫不经心,他越是感到不舒服,越是要于病魔抗争,从不让儿女们带他上医院,不愿给国家和子女增添任何负担,父亲是国家干部,应享受医保,可是在他生前从未去单位报销过任何医疗费用,同时也没让子女们为他花一点医药费。
去年五月十八日我的画展首次在国内昆山科技博览中心成功举办,同年十月十八日又在家乡安徽省蚌埠市博物馆举办,所以父亲在京期间,一直陪我在京郊画室画画,接连两个大型画展时间非常之紧,所以未能陪他老人家去北京各处转转。至今后悔莫及,谁能想到父亲伴我创作的画,尽成了永久的记念作品。

去年八月初,慈祥的父亲伴我在京郊画室促膝谈心达十日之久,他那种父亲盼望女儿成长为于社会有用之才的殷切期望,那种经历了终生操劳之后再生命的尽头与心爱的女儿再度团聚的心愿,那种对女儿远离家乡在外面浪迹天涯的游子充满父爱的无尽思念。在那十日相伴中,在父亲平静的语气中,无处不在震撼我的心灵。我强忍内心的激动,对父亲说:“爸爸,等今年十月份我的画展结束,我一定回去把你老家的房子修建好,我的别墅有什么就给您配什么,然后陪您长住一段时间。” 我怎能料到再过十天后,父亲竟然心力交瘁,与世长辞!

十月二十六日我的画展在蚌埠市博物馆隆重开幕(北京著名军旅画家李曼画展)。父亲啊你答应我一定前来参加女儿画展开幕的,为何离我而去?画展闭幕后我的确回去看望他老人家,但见到的却是父亲那一片坐北朝南荒草辽绕的安葬地,我跪在父亲那油漆水泥未干的墓碑前,我欲哭无声,只任眼泪长流。我未能在他老人家有生之年敬到女儿的孝道。纵使有一百个理由也是自私的理由,不可原谅的理由。我愧对家乡父老,愧对您在天之灵!我无以自谅,将悔恨终生!。

含辛茹苦 一生刚正


父亲出生于一个贫苦农家,三岁丧母,九岁丧父,唯一的姐姐早嫁,故从九岁就给地主家打长工,因为家境贫寒,又是孤儿,故16岁参加革命,18岁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58年大跃进时期曾两次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父亲秉性忠直,刚正不阿,他对社会上种种歪风邪气深恶痛绝,对名利不屑一顾。中国刚解放他就当上基层党委书记,远近朋友亲戚每年到我家拜年提着礼物上门来托办私事的,总是时有不绝。父亲总是婉言谢绝公事公办,从我记事以来,从未见他为老百姓办事收过一份礼吃过一顿饭,父亲这种洁身自好的高风亮节,在世俗风逾下的时期中,自然没给他带来什么好处,反而使他在官场很不受欢迎。我们兄弟们时常取笑他廉政得过分。他却严肃而又语重心长地教导我们,人生最重要的品德就是良心,良心使人富足充实,使人无私无畏,父亲说:“当我们放异一些身外之物时,得到的那份安宁却是幸福的永恒的。”这些话许多年来一直在我的心中回荡,常常让我细细品味而总悟新意。作为来自故时代的基层领导,父亲有如此的情操令我深深崇敬并引为人生的板样。

我们家有兄弟姐妹六人,可想而知,把六个孩子拉扯成人,父母的担子有多重,多少甘苦辛酸,多少贫寒多少风霜,都在父母一世的操劳中成为过去,留下的是父亲在艰苦岁月中养我教我无比亲切的回忆。父亲是位性格内向不爱多说的人,他再苦再累再委屈从来没有抱怨过生活的艰辛,那时候我还小,但已能隐隐约约地体会到父亲心中是装着未来,未来孩子们长大成才就好了。可是我们现在长大成人并且小有成就了,你老人家在那里呢?我这次赴美国德克萨斯州A&M大学艺术馆和布什总统图书馆鉴定合同,《中国画家李曼画展》画展于今年十月二十三日至十二月十七日在美国正式展出。父亲啊如果您在天有灵得知您的女儿有幸代表中国画家被选参加中美建交三十周年和中美文化周的大型庆典活动,并在大会开幕式上当场挥毫弘扬中国文化时,您一定会高兴的。父亲啊你心中装的未来盼望女儿成才已实现,您的女儿为国争了光,为您添了彩。

时至今日在外工作漂泊这么多年来,身边的滴滴点点都会让我想起父亲一辈子为了我们所经历的苍桑,想起父亲老人家坚强地面对生活的毅力。在美国或是在北京不管住在高级酒店还是自家公寓,有时候下雨听见那淅淅沥沥的雨声就会使我浮想联翩,小时候在合肥家乡每每一下雨时,父亲就带我组成父女军去田里抓小鱼泥鳅,联合作战,所得收获回来给我们加餐。童年时,我家后院有一棵比小院还大的桑果树,我时常爬到树上摘桑果吃,每次上树,父亲总是在树下托着双手,昂首张望,连连说:“要小心、要小心,不要摔下来了。”可是父亲越是担心,我越是要向树尖上爬,因为在我的心目中父亲就是我的保护神,只要有父亲在,什么都是安全的,我永远也不会有危险。在我们家六个孩子中,我是最受宠的一个,父亲从未打骂过我,只有一次父亲发现我贪玩逃学不去上课,他大发雷廷,将我发跪地板,很很教训了我一顿。回想过去拥有父亲的宠爱、关怀、教导、保护是多么的幸福。

今日再回到家乡,家中的客厅却成为父亲的灵堂,客厅中西则挂着他老人家慈祥的遗像。他微微地笑着,我在这房子里执着地寻找父亲的踪迹。他穿过的鞋子、用过的毛巾、茶具等等都会使我倍感亲切,又使我对物思人,只感到物在人已去,难奈心如刀割的沉痛。

谆谆教诲 终生难忘

父亲一生中最值钱的礼物都给了我,一块苏式昆表,一件红色毛钱衣等,有一样东西很使我难忘,那是一支年代久远的金星牌钢笔,老式的笔身显得颇为粗大,不象现代的钢笔那样精巧,却有几分凝重与庄严,熠熠生辉的笔头,可以写出最流畅的文字,不知父亲从何处得到这支笔,只知道他已经把它保留了几十年,我小学的时候对它爱不释手。父亲告诉我说,待我升中学时,就把这只笔传给我,升上中学的那一天,父亲郑重其事地把这支笔交到我的手里。从此以后这支笔伴我走过中学、大学、研究生的难忘年华,伴我走向工作岗位,走向军营艺术生涯,走向人生的大熔炉。它写下我青春岁月里不断追求人生真谛的心路历程,写下我在成长的道路上心灵挣扎的多少悲欢。我还时常带着这支笔到野外写生,画出过很多美丽的画卷展现于世人。

1994年我随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班在太行山写生时,不慎被风将画夹钢笔连迷彩帽一同吹至山崖。就这样我永远失去这支心爱的钢笔。这使我感到万分遗憾。但是因为失去了,更使我为之深深怀念终生难忘。人生之中也许有些东西因为得不到,所以令人孜孜不倦地追求,并在这种向往之中感受到一种幸福;人生之中也会有些东西,因为永远失去了,所以更显得珍重令记忆永存。然而父亲让我终生受用的礼物,却是他给我的启蒙教育。小时候父亲常教导我,“谦受益,满招损。” 要求我时时效仿先贤,失败时不自馁要奋发向上,成功时要莫自恃宜礼贤下士。父亲的文化并不高,但他洞察世事的思想,通过他耳闻目染的教诲,已深深地溶入我的血脉之中,无时不在影响着我的行为准则。我为父亲所给我的启蒙教育而深感为幸,终生无悔。

深恩承载 但求回报

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那有家,没有家那有你,没有你那有我。每当记起这段歌词,都令我深深感动。是的,是父亲给了我宝贵的生命,它有时很脆弱也不完美,但这生命因为独特而美好。父亲是世上最普通最平凡的父亲,但在我的心目中,他是最伟大的父亲,我知道我们所有的人都会这样看待他们自己的父母,也但愿如此。俗话说,子不嫌父穷。儿不嫌母丑。因为树有根水有源,世上每一个人不论富贵贫贱,都必须记住先人给了自己生命的功劳,不管命运多么曲折,人生多么艰辛,生命本身就是奇迹,就是一曲壮丽的赞歌,一个不深爱自己父母的人,决不可能真正去爱他的祖国、他的事业以及他值得他爱的人们,决不可能有真正的感情。父亲给了我生命,培育了这一生命,也深为他创造的生命而骄傲。俗话说知子莫若父,父亲深知我的习性弱点和脾气,理解我的追求和向往,尊重我在人生道路上的种种选择,从不干涉我私事,这决不是漠不关心,而是一种深深的信任。在我成长的道路上,他处处为我小小的进步而欣慰。小时常听到邻里们夸我长得漂亮、聪明、能干、将来一定是一个不凡的人物,他总是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今天我有一点小小成就,与父亲从小对我严格要求是分不开的。

父亲养育我教导我的恩情,重于泰山,如今隆恩未报,他老人家却走了,永远的走了。我悲痛欲绝,好心的朋友们劝我节哀,说愿时间会使我重新振作起来,但时间何尝能治愈我心灵深处深深的哀痛。我这个人“唯物”得很,根本不相信来世轮回之说。如今我宁愿有来世,对父亲的养育之恩,但求回报。

父亲在时,对我现在的绘画事业并不能给予多少帮助。父亲走了,我好像一下子少了主心骨,失去了精神支柱,感到自己的担子重了好多,又成熟了很多,苍老了很多。父亲的去世对我打击很大,经过了人生刻骨铭心的悲伤,我更深深地体会到生命的意义,也体会到生命的短暂、脆弱和宝贵。因为生命的意义,反而感到存在的真意不在于永恒,无愧于自己无愧他人的人生比富贵长寿更为重要。为了生命的脆弱和富贵,我们要关爱身边的人们,珍惜属于我们的一分一秒,做一些有益社会的事,为后人留下一点美好的东西。人生苦短,滚滚红尘中的世俗纷争又何需去斤斤计较!让我们以坦荡的心怀去面对人生。父亲走了,带着无悔的人生,却有无尽的心愿。

楚天有情,蓝桥通云霞。慈父撒手归西去,梦游奇峰异峡,要问魂归何处,比邻看尽仙家,路遥可有相伴,儿心南琴胡笳。

李曼—2003年9月3日于美国洛杉矶飞北京的途中。

小记:李曼应美国德克萨斯州A&M大学艺术馆和布什总统图书馆之邀,于2003年10月23日至于12月17日在布什总统图书馆举办“中国画家李曼画展” 鉴约之后心情颇佳,于好友一同从休斯顿返京途中,经洛杉矶停留五天,我们租车从洛杉矶5号公路仅用5个小时驶往旧金山,停留两天然后从旧金山101号公路沿海岸线返回洛杉矶。仅仅五天时间我们横惯美国加州南北,过足了车稳。9月3日好友早上9点返回休斯顿,而我是下午1点30分飞机回中国,为了配合时间,我尽提前6个小时到机场。加上飞机上15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完成了《怀念父亲》的文稿。以了确做女儿的一片心愿。

2003年9月3—4日李曼于美国西北航班波音747班机上。



回 [ 名人传记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