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20世纪最具有矛盾性的教皇:约翰-保罗二世
华盛顿观察          于 April 07, 2005 at 07:37:08: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房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约翰-保罗二世(John Paul II)是当时能跨越东西方的鸿沟的完美教皇人选来。他不仅是第一个非意大利裔的教皇,更重要的是他当时来自冷战‘铁幕’之后的共产党国家,”《即将到来的天主教会(The Coming CatholicChurch)》一书的作者大卫·吉布森(David Gibson)说·

约翰-保罗二世生于波兰,原名卡罗尔·沃伊蒂瓦,在1978年当选为教皇,是450年内第一位非意大利裔的教皇。他于2005年4月2日去世。

约翰-保罗二世(John Paul II)首先对于稳定罗马教廷功不可没。他的前任约翰-保罗一世仅仅就任34天就谢世于自己的睡床,在这之前,保罗六世在其统治最后六年中郁郁寡欢而不问世事。就在罗马教廷的声望岌岌可危之际,约翰-保罗二世就任,为失落中的罗马指明了一个发展方向。只是这是很多美国人不甚同意的一个方向。很多美国人希望罗马教廷能够更灵活和开放,约翰-保罗二世并不愿意屈从于这样的期望,改变自己的主张,而他在教皇宝位上一坐即为27年。

美国的天主教徒人数高达6430万,教徒人数一直有所增长,是美国最大也最富有的宗教团体。约翰-保罗二世带给美国天主教的影响是双重的:他的个人魅力和对“生命文化(Culture of Life)”的信念激发了美国天主教徒的热情,深刻影响了美国天主教徒乃至美国整体主流社会的政治和社会价值观;另一方面,他统治下的罗马教廷保守而僵化,因为他将权力集中于罗马而使得美国的天主教会在最近几年危机四伏。

●“不要害怕(Be Not Afraid)”

这一句“不要害怕”(Be Not Afraid)是约翰-保罗二世的标帜性口号,是他对于整个天主教徒、全世界人经常反覆叮嘱的一句话。“不要害怕(Be Not Afraid)”也是约翰-保罗二世当选为教皇后所说的第一句话。

“这是他自己生活的一句总结,”美国《宗教和道德新闻周刊》的执行编辑金·劳顿(Kim Lawton)说,“这里是一个出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焦土之中的人,经过纳粹年代,看过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在共产党统治时期成为一名主教和红衣主教,然后成为450年里罗马第一位非意大利裔教皇。这是如此让人惊叹的事情,又是如此的负担。而近年来,他的健康不断恶化,这个强壮而精力充沛的人就在我们眼前变得虚弱不堪。在你眼睁睁地看着他挣扎的时候还在说‘不要害怕’,让这句话添加了一种新的意义。”

约翰-保罗二世在当选为教皇所说的第二句话是“如果我的意大利语讲得不好,请纠正我”。

约翰-保罗二世明显理解美国对于整个世界的巨大影响,因此他竭尽全力在美国,不仅在天主教徒中,也在非天主教徒中传播“生命文化论”这一思想理念。27年中,约翰-保罗二世一直努力在美国宣传其“生命文化论”,不惜在任内旅美七次。他的在1999年访美时一段话最好地解释了这一理念。他在提到美国社会的矛盾时称,这一矛盾是“肯定、珍惜和庆祝生命这一礼物的一群人同寻求宣称没有出生的、患绝症的、残疾人和其他被认为是‘无用’的一群人是在法律保护之外的另一群人”之间的矛盾。

功夫不负有心人,约翰-保罗二世在美国被深深敬仰,他1993年在丹佛市的世界青年日中征服了很多美国青年人的心,在他成为教皇的第二年,美国的《时代》杂志就曾以他的照片为封面,文章冠题以“约翰-保罗超级明星”。

“我认为教皇的性格对于很多国家的人民,不仅是天主教徒,而且非常具有吸引力。美国很多的长老教基督徒(Protestants)都因为教皇牢固的宗教信仰而对他非常敬仰。他们可能对教皇对崇拜物质主义、消费主义的批评不以为然。但是这样一种某位世界领袖从宗教信仰角度出发评论天下万物的概念对美国人来讲非常具有吸引力,”美国公共电视台阿波奈提说。

约翰-保罗二世的“生命文化论”果然逐渐深入人心,在2004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关于妇女堕胎的问题重新成为竞选政治中的热门话题,波士顿甚至有几位主教走到台前,宣称支持妇女堕胎而信仰天主教的政治家不能接受圣餐。在天主教仪式里,非天主教徒才不能够接受圣餐。

“(美国的)天主教徒拥戴约翰-保罗二世,就像他们拥戴约翰·肯尼迪总统(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天主教总统,编者注)一样。一边同教皇感到个人的接近,一边看教皇用现代的媒介同教徒沟通,美国人忍不住想‘他听到我说的话了。他准备做我告诉他做的。或者他准备听我们的意见,进行改革。’但是事实不是这样,”吉布森说。

●20世纪最具有矛盾性的教皇

当代最有影响的德国天主教神学家之一汉斯·库英克(Hans Küng)的结论-“保罗二世不是最伟大的教皇,而是20世纪最具有矛盾性的教皇”-其实是很中肯的评述。

约翰-保罗二世之下的罗马教廷对很多社会问题的立场有非常矛盾的地方。

美国宗教和道德新闻周刊的执行编辑金·劳顿(Kim Lawton)说:“你不能把约翰-保罗二世轻易地放在任何一个盒子里。传统的保守和自由派的划分并不适用于他,因为他的思想框架里兼收并蓄,全是基于他自己深深埋入心里的信仰之根。他反对堕胎和避孕,这是非常传统和非常保守的天主教信仰,但是他也主张给穷国免债,反对死刑……他反对伊拉克战争,特别强烈地反对布什政府……无论如何,他在美国一般人中的受欢迎程度让人猝不及防、难以理解。不过,你总是可以喜欢歌手,而未必喜欢歌手的某首歌。”

很多的美国人认为,目前的罗马教廷背叛了60年代初关于积极适应现代生活和回应普通大众而进行改革的承诺,美国的天主教会也私下里抱怨罗马教廷将各种决定权力集中在罗马,而使得美国的天主教会无法及时响应自己教区内信徒的心声,比如惩罚对儿童进行性虐待的神职人员。美国不少人还批评罗马教廷不能用更灵活的态度来对待同性恋问题以及给与妇女更多教会领导权,对待批评更是不够容忍。

美国神学家查理·克伦(Charles Curran)就因为其对罗马教廷禁止使用避孕手段的批评而被约翰-保罗二世逐出美国天主教大学,失去了教职。

除了近年来性丑闻所引发的信任危机之外,神职人员数目不断下降问题也在逐渐引发天主教在其它领域的重重危机。另外教会缺少一个框架更积极地接纳新移民。美国天主教教徒数目不断增长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外来移民中,尤其是西班牙裔和亚裔移民有不少是天主教徒。然而,缺乏人手而又不够灵活的天主教会对待信仰天主教的外来移民不够积极主动。

“参加弥撒的人数一直在减少,天主教神甫和宗教领袖的数量也在逐渐减少。越来越多的普通教徒献身于教会工作,”普渡大学的社会学教授吉姆·戴维森(Jim Davidson)说。他认为这一变化虽然是一件好事,但是也会改变传统天主教会的一些特徵。

教会是在扩大,但是神甫的数目在下降。在美国,天主教会中的修女数量更是锐减,这直接影响了曾经是天主教中坚事业的教育、医疗保健和其它福利机构,这些曾经是修女们主管的天主教扶助机构逐渐因为修女数量不足而逐渐被转移给一般信徒来掌管。

“我认为那些将自己完全奉献给天主教的人同那些只是有专业经验的人在扮演教育家、护士和福利事业工作者的角色上是有一定差距的……我们都拼命去做来缩小那差距,但是毋庸置疑,这是一个巨大的差距,而(美国的)天主教会还没有准备好如何来应付,”福坦莫宗教与文化中心的主任玛格丽特·斯坦菲尔斯(Margaret Steinfels)说。



回 [ 名人传记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