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寳哥夜話]

前總統柯林頓訪台不到24小時,500達官貴人冒雨排隊等候簽字買書

寳哥 baoge@famehall.com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寳哥夜話 ·新聞點評

寳哥縱橫江湖數十年,也算是閱盡了秋月春風了。這一天讀到了美國前總統柯林頓訪台不到24小時,500達官貴人冒雨排隊等候簽字買書的新聞時,真的是大有感慨。寳哥對克林頓研究的不多,近日餓補陸文斯基的自傳,草草翻了個好幾遍,還是不得要領。

黑啦啦簽字的書,怎麽看都像是陸文斯基用腳划出來的蚯蚓字,如果能讓那些個鳥人看懂就好了。寳哥暗忖,這簽字的書裏説不準還真有齊傢治國的妙方呢!他媽的爲什麽只讓五百個人來排隊呢!下它個七七四十九天的雨,排它個七七四十九天的隊,簽它個七七四十九天的字

老天不做媒,划出來的雨綫都是歪的,可憐這些個達官貴人,冷風嗖嗖,夾道送迎,木雞般一根根直立著,說的都是什麽世風日下,說的都是什麽人心不古。

我詛咒!這些個王八蛋...


新聞背景 一則



以下是柯林頓在東森接受獨家專訪時的報道 You COME, You WIN

Interview with Bill Clinton in Taiwan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參訪東森媒體集團,並應專訪他的東森亞洲台台長黃寶慧之請,在他的自傳上親筆簽名。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訪台行程因天氣影響而緊縮,他在停留不到24小時中,除了兩度和陳總統會晤以及公開演講、簽書會外,只在下榻飯店接見少數訪客。但特別騰出離台前的一個半小時拜訪東森媒體集團,足可見出對東森重視的程度。

以下是柯林頓在東森接受獨家專訪,由亞洲台台長黃寶慧與駐美特派員石傅德共同專訪30分鐘的內容全文:

Q:總統先生,歡迎參觀東森媒體集團。我想先從你之前訪問台灣開始問起,我記得在1986年時當時您擔任阿肯色州長您到台灣來訪問,您對台灣還有印象嗎?還記得您上次見過哪些人嗎?雖然您這次的旅程很短暫,但您覺得台灣在什麼方面有改變嗎?

A:是的,首先我記得所有來台的旅程。在這次之前,我已經來過台灣四次,之前是以州長的身份,最近一次 在1986年我是來參加雙十國慶,我和詹森總統的女婿查克洛布參議員伉儷一起來訪,我們有一段愉快的時光。我們和很多官員會晤,也見了很多民眾以及商界領袖,我記得還去了故宮博物院,看一些藝術瑰寶,晚餐也很美味。我記得一些慶祝表演,表演得很棒,我非常喜歡。不過,台灣改變很多,經濟變得更繁榮,而社會顯然也變得更民主,台灣的政經發展有長足的進步。

Q:您這次帶來了新書,您也為許多讀者簽名,他們都急於閱讀有關您的第一手資訊,我想對於閱讀這本書的許多華人讀者,應該都對其中一點印象深刻,對影響您早期生涯的人,其中包括您的家人朋友及和社區鄰里間的關係,許多華人也珍視這樣的價值觀。儘管您在相當年輕時就當選美國總統,您認為是什麼特質讓美國人民投票給您連任美國總統?而這也是六十年來民主黨總統首次連任。

A:我想,首先,美國人民認為,我有真正的計畫和想法要推動美國繼續向前。我的計畫是無論過去民主黨或共和黨作法是什麼,我們要走出新的方向,在新的世紀冷戰之後,全球化經濟興起的時刻。

再者,我認為很多美國人認同我貧寒的出生背景,他們認為我是為他們著想的人,無論我變得多有權力,無論在華府發生什麼事情,我認為許多美國人即使沒有投票給我,也認為我是真的在為他們打拼,我也是有著同樣的想法。

就如你讀我的書後所說,我深深覺得受惠於我的家人我的師長以及我的朋友,我不喜歡看到有些商業或政治上或其他領域稍有成就的人認為都是自己的功勞說他們自己很棒很讚,事實是,假如我們沒有其他人的幫助,我們根本無法做任何事情,我認為美國人認同我這一點。

Q:最近我們知道布希總統指定您和前總統布希,進行南亞海嘯救援任務特使,您和老布希總統 曾經是政治上的敵手,但現在卻一起合作,提醒了我們在臺灣和美國的大選,兩位候選人之間選票差距非常的小,臺灣和美國情況相似,總統先生,您是否能夠告訴我們,到底我們應該如何在這種情況下,進行政黨和人民合作?並且向前邁進?我們知道,您才和陳水扁總統、國民黨領袖連戰博士在早上和下午進行會晤,您對他們的印象如何?

A:讓我先回答第一個問題。

首先,我已經和前布希總統認識了將近20年了,我很感謝布希總統對國家的貢獻。當他還是年輕的士兵,在二次世界大戰服役時,我個人非常喜歡他,甚至在1992年,我們是競選對手時,雖然我們的意見分歧,但我還是非常的喜歡他。我從來沒有質疑他對國家的熱愛,我認為當選票差距非常接近的時候,雙方關係的確十分緊張,但當人們生氣時,他們無法聽對方的意見,他們沒有辦法傾聽。而事實上,世界上有許多的選舉,選票差距非常小,是因為我們在不同的年代工作、生活,和與他人關係、和與他國之間的關係,我們在同一條船上,我們不應該感到驚訝選票差距如此的小,因為人民了解自己想要的。

當你問我,我們應該如何處理,我們應該清楚彼此之間的差異,但不是對對方進行人身攻擊;相反的,我們應該聆聽對方,美國的建國者之一班傑明富蘭克林說了句非常有智慧的話,他說「我們的政治對手是我們的朋友,他顯示出我們的缺點,也顯示出我們的錯誤。」,所以我們不應該擔心選票的些微差距,這是時代的產物。

當我會見陳總統,他的團隊以及反對黨領袖連先生,我發現兩人都有極高的智慧,具有高度的愛國心,為台灣人民盡心盡力,對某些議題並沒有我原先想得那樣分歧。所以我認為台灣人民對雙方發出一項訊息,他們以極小的差距選出總統,然後給國民黨在國會中小差距領先。所以我認為他們說的是--我們把你們放在同一條船上面,我們要你們齊心前進,我們要你們一起工作,我們要你們一起前進,而你們雙方必須要妥協。

這是好的,這也是我們的意願。而基本上,這是美國人民對我說的,當他們選我卻讓共和黨負責國會,然後又讓我當選,所以我再次認為這是現代社會不確定性結果。人民希望我們找到共識可以讓我們前進,而不只是說我們還在原點。

Q:總統先生,媒體的角色非常重要,像是報導國際大事例如南亞海嘯救援任務,就像您此行的目的一樣,您認為在美國的媒體,尤其是像東森這樣的華文媒體該如何做,才能讓美國的華人融入美國的主流社會?

A:首先,我想你該多鼓勵華人參與美國主流社會。

整體來說,華人在美國發展很好,他們努力工作,有家庭觀念,還有強烈的社區意識,小孩子都很會唸書。我們需要華人多參與美國的政治和社會活動,我想你們可以多做些有政治影響力的美國華人的報導,譬如說前華盛頓州州長駱家輝,他們夫妻都是我很好的朋友,你們可以去採訪他們,讓新移民了解在美國華人,尤其是有政治影響力的華人如何融入當地,聽他們的建議。加州還有很多在政治圈很活躍的華人,其他地方也有華人首長,我認為這是你們可做的。

通常第一代移民到美國時,他們努力想求溫飽,他們的家人都得很努力,小孩子得努力學英文,努力學習美國文化,在學校力爭上游,他們比較沒考慮到自己的社會角色,但當他們生活有保障,家庭和社會地位有保障,我想你們可以加速華人的美國社會參與度,可以藉由報導告訴新移民,關於那些已在美國立足許久的華人,尤其是那些在美國有政治影響力的華人。

Q:許多華人覺得美國人不傾聽他們,覺得好像有一道看不見的阻礙,您認為見不得別人好,是美國人的個性嗎?還是真正的融合是美國或許全世界正在邁進的方向?

A:我不認為美國人的特質是見不得別人好,這是人性本質,對於不同於我們的人,有點害怕、謹慎和他們長相不同,說的話不同,擁有不同的宗教、不同文化,但是我們的性格不是見不得別人好,昨晚美國舉行奧斯卡頒獎最佳男主角和最佳男配角,都是非裔美籍演員。我想這有時需要時間,基本上我們喜歡看到人們成功,美國人喜歡看別人成功。

總的來說,我們美國人的優點之一,就是我們大多數被教導不要憎恨別人的成功,我們看到有人功成名就,我們不會說要讓他失敗,因為我們不夠成功,我們要更努力見賢思齊,我想真正的問題不在於我們因他的身分而憎恨他,而是這是歷史中的人性。

一開始,他們有些害怕和他們不同的人,我們需要的是更多的人與人的接觸和了解,我同時相信,當華人認為美國人不傾聽他們時,我想這是正當的批評。但我相信這在美國是很普遍的,這在美國生活中存在很大的雜音。如果你看電視,你有有線電視你有五十個頻道,你有衛星電視可能有三至四百個頻道,如果你要你可以接衛星,只聽和你立場一致者的聲音,當你走出你的世界,人們很忙碌、努力工作,人們工作很長的時間,他們沒有安全感,他們總是很忙,為交通阻塞所苦。當我是總統時,很多人都不聽我的,而我是美國的總統;而當我離開白宮之後,我向民眾講話,他們看過我的書卻對我的施政沒有印象,不知道我做過什麼事情,一直到讀了我的書,當我是總統時,我總是對著全國性媒體講話,但當你想到,我們都是躲在自己的小殼裡頭,我想現在世界的一個真實問題是--教導民眾去傾聽並且去看,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我在非洲做很多愛滋宣導的工作,在非洲中部旅行的人, 他們沿著足跡而行, 如果他們碰到人,像你碰到我說哈囉,但他們回答卻不是哈囉,他們回答是「我看到你了」,下次你在台北漫步時,可以想想看,有多少人經過而視而不見;有多少人聲音你覺得是雜音以致於聽而不聞。所以這是現在社會的普遍問題,我們被資訊所淹沒,卻聽不清楚。這在美國是很大的問題,我們應教導較好的聆聽技巧。

Q:我明白了,總統先生。最近兩岸關係,中國大陸與台灣之間的關係已經有逐漸好轉,部份觀察家非常樂觀,他們認為這也許是兩岸對談的開始,另外一部份觀察家則悲觀得多,您對這項議題有什麼看法?

A:我覺的很樂觀。因為,我認為經濟與民間的關係成長如此迅速,那將是,我認為非常愚蠢,不管任何一方來說做些挑釁的動作,引發政治危機,破壞有利中國大陸及台灣兩岸的經濟關係,那也將中斷建立在間信賴與信心之上的關係,這將是我們未來必須解決的問題。

Q:我記得稍早拜讀您的大作的時候,您提到扶養您長大的母舅,他不在乎種族膚色。我知道您從小跟黑人小孩一起玩,對您來說那跟本不是一回事,顯然那是天經地義的事,那種感覺真的是所謂的國際社會的族群融合,當您在舅舅店裡成長的過程中充分體會到,當你使用「相互依存」這個詞形容我們現處的世界,似乎也相當貼切地用來形容大陸與台灣目前的情況,雙方在經濟上非常倚賴對方發揮很大的綜效,但在政治上他們已經分歧多年,有人會想這有什麼差別,特別是這跟移居海外的要選擇跟黑人小孩或跟白人小孩玩在一起有什麼不同呢?因為兩邊都是中國人,以您的看法大陸與臺灣,如何從相互依存的關係,也就是這種時好時壞的關係,轉變成您昨天在演說中形容的整合情形?

A:中國大陸和台灣的關係很像在我生長的小鎮白人和黑人間之關係,我們都是相互依存的無法脫離彼此,有些人做了好事 但很多人做了壞事。長久以來皆如此,但即使不喜歡彼此,相互的依存關聯並不會因此而減少,因此,我認為台海雙方該做的應該是建立正面積極的接觸,從相互依存到整合,首要是分享兩岸必須分享責任,分享機會、分享共通的價值,這比彼此的差異更為重要。

我現在並不認為你們應該期待中國大陸瞬間放棄現有的政治哲學,我也不認為中國大陸得要期待你們放棄自己的,那你們可能會問, 我們之間還能分享什麼?事實上,當中國大陸上有千萬人為台灣企業服務,你們已經分享了機會,兩岸開啟包機直航你們共享了責任,讓人們能在春節返回台灣過年,我想更確切要做的事是改變人們的既有思維或是內心感受,真正的整合是雙向的。

Q:兩岸關係互相依賴,就時間來看,似乎在單方面有所推進,台灣在大陸投資相當大的金額,當然現在有為數不少的台灣民眾居住在中國大陸,中國大陸和台灣,以你的觀點該如何遠瞻未來,兩方該如何真正能夠雙向整合?

A:首先必須有更多貿易,更多的基礎,有更多經濟交流,任何可以打破藩籬的進展都是好的,只要雙方都能認同,不傾向使用武力表達出想要和平的解決方式,藉此如果中國大陸或許能夠給予台灣某種增進雙方關係的東西,因為他們至少擁有高達12億的人口,我想雙方都必須付出,這才能夠發揮功效。

這是我認為中國大陸和台灣能夠一起做,能夠一起分擔責任之處,如此關係才能有所進展,基本上,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持續經濟上的連結和更多人民接觸。

除了問我這個問題,你也可以問台灣民眾或者大陸民眾,他們會以他們的想法回答這個問題,這是最好的方式。

Q:總統先生,您在白宮時期是全世界最有權力的人,我們讀您的自傳,您希望看到歷史書籍如何描述您?

A:嗯,我不知道,我不認為任何人有權力決定自己的歷史評價,我想我願意被說成在執政時期清楚自己的定位,我看清更好的遠景 我啟發美國人民追求遠景,與我剛上任時相比,我卸任時美國以及世界人民處在更好的世界中,這對我而言已經足夠,生命中沒有什麼是永恆的,所有能做的是善用時間有所貢獻,在你工作結束之時,人們的生活比你著手做事時更好,那你就達到了別人對你的一切要求。

Q:您的書名是「我的人生」,目前我看到了三階段,您敘述了很多美國人認知的背景,很多美國人起了共鳴,至少也歸類出類似的經驗,您可能說總統任內時期大家都知道,從書本可得到很多細節,但書中章節卻未提及您現在的作為以及人生未來的規劃,一位總統在現代領導總統職權,人生還很長,明顯的您會知道未來想去哪裡?以及世界將如何跟隨您?

A:在我離開白宮以前,我卸任之後開始研究前任總統們的生活,也思考我的下一步該怎麼做,事實上,美國總統卸任後一開始沒有太多作為,十九世紀只有一個亞當斯總統是對美國有貢獻的總統,他在國會花了16年的時間反對奴役黑人。20世紀越來越多總統卸任後越益積極,他們開始政治上的活動,羅斯福總統改革政治,塔虎脫總統成為最高法院的大法官,胡佛總統幫助改革聯邦制度,卡特總統在和平人權農業自給自足上做了很多有意義的事。

對我來說,如果你曾經是一個總統,這是美國人給你一個大禮,也就是說你欠大家,你必須在卸任後終身回饋大眾,所以我要做的基本上有三件事:

第一 我籌建一個基會能夠延續我任內所為至今仍有影響力作的,許多在我總統任內所做的事,我現在已經沒有影響力,所以我繼續我的工作,我試著減少美國境內和世界上的貧窮,我也致力於減少愛滋病的問題以及宗教和族群的和解。

然後我籌建圖書館基本上是美國在21世紀第一個修建的博物館,希望可以教育美國大眾,告訴大家美國的改變,我們之前的處境如何,我離開白宮後的狀況,我們該怎麼做能更上層樓。

第三件事就像我昨晚所做的演講,我試著對美國民眾和世界各國人民演講,跟大家探討目前我們所遇到的問題,為何相互依賴的局勢是不穩定的,一些好與壞的元素,以便賦予下個世代建立國際社會維更好的區域性,這是國際社會的責任讓國與國的互動更好,有點像是老師的角色,這就是我所做的三件事。而我非常喜歡這樣的工作。

Q:你覺得有沒有可能有一天世界上,沒有作為中國人或作為美國人的差異?世界上完全沒有國界的差異?

A:不! 我不認為會有這麼一天人與人之間會完全沒有差異。如果沒有差異的話,生活就會很無趣,美國現在是個非常有趣的社會,因為美國的多元性。在九一一之後,我曾經在曼哈頓一所小學看到許多中國小朋友,在那所學校有600位小朋友來自中國和其他80個不同的國家與族群,大家都在同一所學校中,美國比30年前變得更加有趣,因為我們更加的多元化。

我覺得有一天也許會有更多像您這樣子的人,看起來就像我一樣卻會說中文,然後會有人說雖然我是基督徒,但是我了解佛教,我尊敬也了解印度教,我了解儒教,我了解猶太教和伊斯蘭教;但是我了解這些差異都是人類用不同的方式在尋求真理,為了達到這個境界,我們也必須要了解不會有任何人能夠獲得全部的真理。但是我們人類共有的人性,讓我們以各種不同有趣的方式來尋找真理,生命是一個美好的賞賜,我們不應該將成功建立在別人的失敗上,而是必須建立在協助他人獲得成功,這就是一個融合的社會,並不是要減少我們的差異,而要以我們共有的人性慶賀人類的差異性。

Q:感謝您,總統先生。感謝您跟我們分享您的想法,還有您的遠見。感謝您跟我們分享寶貴的時間。

A:謝謝,我很高興來這裡。

以上為柯林頓接受東森專訪的問答全文。

柯林頓在東森1小時3的分的拜會行程中,除了接受專訪外,還與東森媒體高層人士合照、觀賞東森簡介、接受主播獻花、與王王令麟總裁會談15分鐘,王令麟也特別贈送由曾經獻畫給教宗的邱錫勛大師繪製的「柯林頓高爾夫揮桿柏油畫」給柯林頓,而這也是邱錫勛大師初創的柏油畫,讓柯林頓感覺十分貼心。

東森電視台發言人陳正毅表示,柯林頓在台灣才僅22個小時的停留時間中,親訪東森就佔了1小時30分鐘,這除了是因為前加州州長戴維斯(Gray Davis)推薦外,更在於東森媒體目前已於全球52個國家中播放,儼然成為影響力最大的華文電子媒體,也因此能夠順利邀請柯林頓來訪。



寳哥
Email: baoge@famehall.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寳哥夜話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