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技术白皮书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本地首页 大都会 品位生活 名人录 名人社区 百强企业 名人专栏
您的位置:世界名人网 > 北京资讯 【诚聘主持人】加盟成功队伍 English
 

【广告赞助】

社区资讯
本地新闻历史溯源
自然地理名俗风情
风景名胜社会经济
天气气象本地地图
名人生活
吃喝在北京
娱乐在北京
居住在北京
购物在北京
旅游在北京
求学在北京
休闲在北京
时尚在北京
名人录
本城精英求职招聘
交友天地校友名录
寻人寻亲网上鹊桥
名人社区
政府机关公共设施
华人团体艺文天地
社区论坛聊天室
分类工商
广告信息网上企业
商贸查询中文黄页
名人专栏
法律专栏健康专栏
教育专栏饮食专栏
宗教专栏投资专栏
房地产专栏

[北京大都会资讯]

象牙塔外追梦人——我在北大游学的日子(9图)

作者:柳哲          录入于 January 02, 2011 at 12:25:20:

在百利大道的利和新村,有三室两卫的Townhouse 朝南,刚刚装修,即可入住有意请联系832-788-6099王

League City大型中日式自助餐厅诚征大厨、企台、收银带位,有身份懂英文。意者敬请致电:(936) 333-7999。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象牙塔外追梦人——我在北大游学的日子
柳哲


  15年前,我第一次跨入北大的校门,开始了我的北大精神寻梦之旅。

  1996年3月14日黎明破晓之际,经过一天一夜旅途,火车顺利抵达北京站。当天上午8点,我到了北大中文系五院,见到了我的老乡、时任北大中文系办公室主任的张兴根先生。

  在张先生热情周到的安排下,我顺利办理了单科进修手续,并被安排住进北大45号楼的研究生宿舍。我在北大游学的日子就这样开始了!

怀揣梦想 向往北大

  我从小就有许多梦想,而现实总是无奈的。1989年,我高考落榜,其后五年,先后担任过代课教师、横溪镇文化宫专职管理员。

  由于没有大学文凭,26岁时,我仍是浦江县图书馆的一名临时工。

  在浦江图书馆工作的时候,我偶然认识了北大中文系办公室主任张兴根。当时我写信对他说:“临时工的工资每月只有140元,没有大学文凭,很难转正,我希望能到北大中文系深造。”张先生很快回信给我,欢迎我到北大中文系进修。

  1995年底,我辞去了工作。过完春节,我便带着父母所有积蓄(3000元),以及几十公斤有关曹聚仁、柳贯以及家谱等方面的研究资料,怀揣着美好的梦想,开始了我在北大的游学生涯。

寒窗读书 半工半读 

  记得我到北大的当天,张兴根先生陪我去教务处办理进修手续。一打听,一年学费就要3000元。我愣住了,心想我只带了3000元钱,如果办理正式进修手续,吃住就成问题了。

  这时北大有一位教授建议说:“一般来北大进修的,都是为了拿个结业证,方便回去评职称。如果你只为了求学,不如在北大中文系旁听,也就不需要交一分钱了。”

  无奈之下,我采纳了这位教授的建议。不过,我还是选择了一门旁听费最低、自己又比较感兴趣的“唐宋散文研究”课程,交了80元钱,在北大成教学院,领到一张单科进修的旁听证。

  在北大4个月后,我家里带来的3000元钱已所剩无几。我对未来感到不知所措。

  有一天,我一个人在北大校园里转悠时,发现一幢教学楼后面有一个废弃的小储藏室,竟然没有锁门。只有四五平方米,不通暖气不通水电,我偷偷住了进去。

  我找来了砖头和木板,搭了个简易的床铺,就在这里住了下来。我还给这间陋室取了个雅号:“静心斋”。白天,我去北大课堂听课听讲座,晚上到北大图书馆读书;晚上10点光景,我则回到蜗居地,在微弱的烛光下写听课笔记和日记。冬天房间里很冷,没有暖气,屋内墨水瓶都结冰了。

  元旦前后,我的“偷住”行为被北大保卫部人员发现了,我无奈地搬出这间温馨而心酸的小屋。

  当时我一心在听课和学习,也没有专门的工作。为了生计,我不得不在学习之余想办法挣钱养活自己。

  记得有一次,我找了一份帮人抄信封的零活,两天竟然挣了120元,为此我乐了好一阵子。后来,一名北大的民工推荐我去干杂活,帮助拆房整理砖头,整理一块砖头能挣3分钱,我去干过一天,记得当时手指头都磨出了血。

  我把日常消费控制在最低点,有时窘迫到一个馒头加白开水就算一顿饭的境地。这样的情况,直到1996年底我进入北大出版社打工才有了明显的好转。

  我在北大出版社干过一年半,主要是校对《全宋诗》。这项工作,对我的文字功底和写作都有很大的帮助。

  这一时期,我的生活相对稳定,出版社每月给我1500元薪水,足够我一个人的生活开支。一年半后,我放弃了这个兼职,开始了个人研究学问的人生道路,做了一名自由职业者。

北大边缘 倡导游学

  2001年3月22日,我写了《北大边缘人的故事》的征稿启事,翌日在北大三角地张贴后,“北大边缘人”不胫而走,成了在北大旁听、考研等游学群体的代名词。启事写道:“在北大周边学习、生活、工作的各种各样的边缘人肯定不少,他们如饥似渴般呼吸的是燕园清新的空气,吮吸的是未名湖甘甜的乳汁,汲取的是北大100多年历史积淀而成的民主和科学的精神,感受的是北大这博大精深和思想自由的学术氛围。他们有缘与北大结识,虽然穿的不是北大校服,但他们身上同样流淌着北大的血……

  其后数年中,我收集了50余万字的相关研究资料和文章,编著完成了“精神寻梦在北大”系列文章。北大哲学系著名教授张岱年先生获悉此事后,欣然题词:“追求真理,振兴中华”。

  我与妻子雨心曾先后发起组织过“北大边缘人爱心大家庭”、京城游学堂、香山文化部落等公益机构,帮助了不计其数的北大旁听生和社会青年。

  最近几年,找我帮忙的北大旁听生越来越多。有时一天就接到三五个电话,而我自己的写作和工作也很忙,于是我写了《北大旁听问答十题》等文章,在媒体发表,对那些想来北大旁听的朋友,或多或少会有一些助益。

  我的老乡施经军不甘心在家默默无闻,想在文学上有所追求。2007年3月16日,他步我的后尘,来到北大游学。他当时带的钱不多,为了让他省钱,差不多有一个月,他都在我家与我们一起吃饭。

  这期间,我又四处托人,帮他找工作,终于托朋友在一家报社落实了工作,圆了他的文学梦。

  有一次,我在北大遇到一位骑摩托走全国、走世界的农民陈良全。因为缺钱,他在北京大学义卖自己走全国时拍的一些照片。我看了后,很感动,就找了我认识的一位企业老总,给予陈良全很大的帮忙。

  在北大,我帮助的人有多少,自己都说不清楚,有不少人在多年后说起曾得到过我的帮助,而我早已忘了。

“寻根问柳” 研究家谱

  我在北大14年,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我一门心思研究曹聚仁,在2000年曹聚仁诞辰100周年后,我逐渐把兴趣转到“北大边缘人”事业的倡导与中国家谱和柳氏文化的研究上。这里面,当然与现实的无奈和生活的压力有关。

  高中毕业那年,我在自己的村里发现了一套17卷的《蜀山柳氏宗谱》,第一次知道自己竟然是“和圣”柳下惠的后裔,第一次知道我是元代著名学者柳贯的21世孙。

  我来到北大中文系自费进修,对家族文化的探寻也一直没有停止过。

  1996年6月6日,我在北京发起成立了中华柳氏宗亲联谊会。我写的数万字的《梦里时时问故乡———我的寻根问柳梦》在互联网发表后,曾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我先后结识了澳大利亚著名华人学者柳存仁,瑞典企业家柳英女、柳伯品、柳鹏越等海外柳氏名人,国内柳氏贤俊柳斌、柳斌杰、柳传志、柳秀等也先后结识了。

  这些年,我先后参与策划举办了柳下惠诞辰2725周年纪念大会、柳宗元文化节、第四届柳宗元国际学术研讨会、柳公权逝世1140周年纪念大会、柳下惠研究院成立大会、“和圣”柳下惠国际学术研讨会等系列活动。近年还编著出版了《柳氏名门》等书,参与指导编修了各地柳氏家谱就有10余种。

  这些年,我先后发现了嘉庆二十一年的《泾川柳氏宗谱》、民国版的《河东柳氏宗谱》、《京江柳氏宗谱》、《展氏族谱》等近百种柳下惠后裔的家谱。

  我从金华开始,一直寻根到柳宗元、柳公权、柳永等柳氏名人的发祥地河东(今山西永济),从山西永济又追溯到柳氏鼻祖柳下惠。河南濮阳、山东兖州、泰安等地都留下了我寻根的踪迹。柳宗元的出生地与归葬地西安,柳公权的故里与卒葬地陕西铜川耀县,柳永的卒葬地与后裔聚居地江苏镇江,柳亚子故里江苏吴江等等,我都曾一一去寻访。

(作者系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


北大学界泰斗张岱年生前为“北大边缘人”题词


柳哲在北大老校长蔡元培铜像前留影


曹聚仁的一封珍贵遗札(曹聚仁致方宽烈的遗札)
        柳哲

  最近,笔者在互联网上新发现了一封曹聚仁先生致“业光兄”的遗札,是曹聚仁在香港时乐于助人、扶掖后进的最好见证!

  笔者根据信札的手迹,全信抄录于下:
业光兄:
  奉教惊悉。

  您有志述作,自是佳事。不过这些类书,销路不一定好。兄自己印行,那就不成问题。您要我帮什么,您说好了。

  先奉周作人先生寄给我的照片,你要的那一张,等我找出来,再寄。陈子展兄的文学三十年,您可拿去用,将来还给我好了。

  是日,我情绪不好,匆匆不一。

  即颂
著祺!
                   弟曹聚仁顿首
                        四月十七日

  笔者初看信札,确实不知“业光兄”是何许人也。后通过互联网搜索,笔者以为“业光兄”,当是“方寬烈”也。对“方宽烈”有如此的文字介绍:

  方宽烈,原名业光,笔名东君,广东潮安人。1925年生于香港,出身岭南大学经济系。曾任香港中国邮学会理事長,主编《邮光》。澳门国际新闻社编辑,主编《澳门工业旅游年鉴》两年。现任香港文史研究会会长,香港诗人协会理事,儒商学会理事,香港艺术发展局文学組遴选委员会委员。著有《涟漪诗词》、《郁达夫诗词系年戔》、《當代文人笔名别号索引》、《澳门当代诗词纪事》等多种。

  另外,方宽烈先生所著《香港文坛往事》,近年已由香港文学研究社出版。书厚达544页。作者在“编后志”中说,本书所涉內容,都是本人在香港从事文学研究数十年所亲历和考证的,大致上都忠于事实。其中《谈广东方言格律诗》、《曹聚仁和他未完成的自传》、《从诗词分析郁达夫对爱情的观念》是在本港三个文学研讨会上发表的论文。至于其它作品,先后曾刊载在后面的各刊物,为了不致散佚,才结集成书。

  从以上“方宽烈”先生的介绍文字里可知,他与曹聚仁却有交情,“业光兄”当是“方宽烈”无疑!

  信中所提及的“陈子展兄的文学三十年”,是指现代著名作家陈子展先生所著的《最近三十年中国文学》。陈子展(1898--1990),中国文学史家、杂文家。原名炳堃,以字行,湖南长沙人。1933年起任复旦大学等校教授。30年代曾发表大量杂文、诗歌和文艺评论,后长期从事《诗经》、《楚辞》研究。著有《中国近代文学之变迁》、《最近三十年中国文学》、《诗经直解》、《楚辞直解》等。

  据曹聚仁晚年回忆,曹聚仁与陈子展先生交情甚笃,都曾在复旦大学执教。当“业光兄”编著“类书”需要资料时,将陈子展所著的《最近三十年中国文学》慷慨借给“业光兄”,“您可拿去用,将来还给我好了”。

  曹聚仁“先奉周作人先生寄给我的照片”,“你要的那张,找出来,再奉”。据笔者所知,曹聚仁与周作人从初识直到周作人去世,有着50余年的不渝的友谊,特别是周作人晚年,曾得到过曹聚仁多方面的关照,往来书信有数百封之多。

  曹聚仁对青年学者“业光兄”“有志述作”,不仅鼓励有加,称之为“自是佳事”,并表示“您要我帮什么,您说好了。”

  作为一位名记者、名作家、名学者的曹聚仁,对于一位年轻的学者,不仅平易近人,没有一点架子,更是给予了无私关怀与帮助,殊为难得!

  更是难能可贵的是,写信当天,“是日,我情绪不好,匆匆不一”,他在“情绪不好”的情况下,仍给予了热情的答复。

  这封信,为何流转到孔夫子旧书网来拍卖,笔者不得而知。曹聚仁这封遗札最后以“2400元”的价格,被识者所购得,实在是物有所值。

  曹聚仁这封遗札,文风朴素自然,笔力遒劲,笔法流畅,是曹聚仁晚年不可多得的书法和书信精品。

  这封信,具体写于何时,笔者目前无法确证。根据书信内容,笔者认为此信当写于周作人1967年5月6日去世前,曹聚仁1956年7月首访大陆后的10余年间,1960年前后吧!

  令人欣慰的是,笔者通过相关途径,已经联系到了方宽烈先生,证实“方业光”就是“方宽烈”曾用名,方先生不顾年事已高,多次来信致谢,并提供了他与曹聚仁先生交往的许多珍贵资料,答应写一篇回忆曹聚仁的专门文章,以示缅怀曹聚仁先生。

曹聚仁在香港22年,流传至今的毛笔书写的信札,并不多见,在网上有幸发现这封遗札,实在是件幸事,将它整理发表,算是对曹聚仁先生的纪念。


曹聚仁致费彝民的遗札

曹聚仁致费彝民的遗札
柳哲



笔者收藏了一封曹聚仁于1972年1月12日写给时任香港大公报社长费彝民先生的遗札,史料价值极高,整理发表,供学术界参考。

有“国共密使”之称的曹聚仁,生前到底为两岸“和谈”做过一些什么事情,两岸国共当局,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守口如瓶,对此只字不提!

数十年来,肯定者有之,怀疑者有之,造谣中伤者有之,曹聚仁成了一位扑朔迷离的“谜样的人物”!曹聚仁从1972年7年23日,在澳门病逝后,他几乎被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了!

最早为此感到愤愤不平的是他的亲属,他们是曹聚仁胞弟曹艺先生曹聚仁夫人邓珂云女士等人。

曹艺先生在其家乡《浦江文艺》杂志上发表的《无限绮思忆不真——哥哥曹聚仁八十周岁纪念》(1980年6月23日)的回忆文章,据说是曹聚仁在澳门去世8年后最早见诸报端的回忆文字!


曹聚仁晚年在香港书房中


之后,在曹艺、邓珂云等人的努力下,曹聚仁的自传《我与我的世界》(节选本),于1983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曹聚仁及其作品,才逐渐被大陆的学界所认可。但他为两岸“和谈”奔走的相关事宜,也一度讳莫如深,不能在报刊公开宣传报道!

曹艺先生先后支持过的李勇、李伟、柳白、卢敦基、丁言昭等人士,也先后出版了《曹聚仁研究》、《曹聚仁传》、《梅江叹往录》、《曹聚仁在上海》等书,纷纷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史料,进一步证实了曹聚仁曾为两岸和谈奔波,是不争的事实!

2009年,中国华侨出版社出版了曹艺先生的遗作集《曹艺文选》,其中一篇《揭开“曹聚仁致费彝民”一封信的谜底》的文章,对于《曹聚仁研究》、《曹聚仁文选》等选入的《曹聚仁致费彝民的一封信》中,竟然出现了近20处的错讹,曹艺先生都一一予以了纠正!

现将曹艺先生校正过的曹聚仁致费彝民的这封信,抄录如下:

彝民我兄:
弟老病迁延,已经五个半月,每天到了酸痛不可耐时,非吞两粒镇痛片不可,因此仍不敢乐观。酸痛正在五年前开刀结合处,如痛楚转剧,那就得重新开刀了。医生说,再开刀便是一件严重的事,希望不至于如此。


曹聚仁受蒋介石、蒋经国父子之托于1957年7月3日所摄的溪口全景

在弟的职责上,有如海外哨兵,义无反顾,决不作个人打算,总希望在生前能完成这件不小不大的事。弟在蒋家,只能算是亲而不信的人。在老人眼中,弟只是他的子侄辈,肯和我畅谈,已经是纡尊了。弟要想成为张岳军(即张群——作者注),已经不可能了。老人目前已经表示在他生前,要他做李后主是不可能的了。且看最近这一幕如何演下去。

昨晨,弟听得陈仲宏先生(即陈毅——作者注)逝世的电讯,惘然久之。因为,弟第一回返京,和陈先生谈得最久最多。当时,预定方案,是让经国和陈先生在福州口外川石岛作初步接触的。于今陈先生已逝世,经国身体也不好,弟又这么病废。一切当然会有别人来挑肩仔,在弟总觉得有些歉然的!

叨在知己,略尽所怀。即颂

年祺!

弟曹聚仁顿首
一月十二日(一九七二)

   看完曹聚仁写给费彝民的这封信,我们就很能体会曹聚仁为两岸和谈奔走的个中况味。曹聚仁在信中,隐隐透露了不少鲜为人知的内幕!

信中说及“弟第一回返京,和陈先生谈得最久最多”,这“第一回”当是曹聚仁于1956年7月的首次访问北京,并可知当时国共双方已经达成了“预定方案”: “是让经国和陈先生(陈毅——作者注)在福州口外川石岛作初步接触的”。

  其中“弟要想成为张岳军(即张群——作者注),已经不可能了。”,这里,如不作解释,一般人不易明白!研究历史的人,都应知道张群是蒋介石的亲信和心腹。张群,字岳军,曾任台湾“总统府秘书长”、“总统府资政”。

  其中“在老人眼中,弟只是他的子侄辈,肯和我畅谈,已经是纡尊了”这一句,“老人”自然是蒋介石,“肯和我畅谈”,足见蒋介石对曹聚仁是信任的,曾与他“畅谈”过!

至于如何 “畅谈”,是面对面呢,还是通过第三者传话,或者另有其它渠道,如电话、电报或写信等方式,笔者也不得而知!

不过曹聚仁写给蒋介石父子的秘密报告的手稿,笔者是亲自见过的,它是曹聚仁用复写纸复制的底稿,生前交给他弟弟曹艺先生保存的!笔者有幸承蒙曹艺先生厚爱和信任,他将该信手迹复制了一份,送给了笔者研究之用。

“老人目前已经表示在他生前,要他做李后主是不可能的了”,这一句也可让我们明白,蒋介石不愿做“李后主”(李煜),是说明他不愿意在生前和大陆和平统一,而做“亡国之君”的!

曹聚仁在信中透露了“经国身体也不好”,自己“又这么病废”。不过还是念念不忘这一“不小不大的事”——两岸真正的实现和平统一!

这是一封意味深长的信,也让我们窥见了曹聚仁真情流露出来的爱国情怀!

1999年7月5日,笔者在北京拜访了原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罗青长,他题词称赞曹聚仁:“为祖国统一大业,贡献了毕生精力”,并首次披露了周恩来总理对曹聚仁先生的评语“爱国人士”!

曹聚仁在病逝前半年,写给费彝民的这一封遗札,是一份重要的历史文献,它是“爱国人士”曹聚仁先生的心迹流露,也是他为“祖国统一大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明证!

精神流浪汉
柳哲


“精神流浪汉”一词,我并不确切知道是谁先说的。不过我第一次听说“精神流浪汉”,却是在北大旁听的时候。

  记得1996年3月14日,我到了慕名已久的北大中文系自费进修,除了单科进修“唐宋散文研究”外,我还免费旁听了袁行霈、费振刚、钱理群、陈平原、裘锡圭等教授的课程。

  那一时期,教室场场爆满的是钱理群先生的课程或讲座。记得有一次,钱理群先生又在神采飞扬的演讲,听讲的人,坐满了台前台后,讲台上都挤满了人,教室的窗台上,过道里,也都坐满并站满了人,“座无虚席”、“人无立锥之地”来形容之,也并不过分!他非常赞赏那些北大的旁听生,称他们是“精神流浪汉”, 他甚至把鲁迅和他自己也归类为“精神流浪汉”。这一幽默形象的说法,博得了在场同学的热烈掌声。

  所以,“精神流浪汉”一词,成了我们北大旁听生的口头禅。记得1997年春节前夕,在北大旁听的年轻人罗卫国,在北大三角地公告栏里张贴了广告,邀请在北大旁听的“精神流浪汉”、“一起过年”。我闻讯后赴约,和10余位“精神流浪汉”,果然过了一个难忘的“除夕”,这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在外地过年。

  2001年3月22日,我在北大提出了“北大边缘人”的概念后,迅速引起了校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我在《〈北大边缘人的故事〉征稿启事》中曾写到:“北大造就了大量的不是普遍意义上的‘北大人’,而是北大围墙外的特殊意义上的‘北大人’——‘精神流浪汉’,我想这些‘北大边缘人’,在以后,必将会以他们的成就,来回报他们的‘干娘’——北大的。”

  浙江人以会做生意而闻名,而我却是一个例外。20多年了,我的所作所为,大都关乎文化,关乎精神。我的梦想,是希望做一个有大爱的人。在北京的15年,我先后发起成立了曹聚仁研究资料中心、中华柳氏宗亲联谊会、北大边缘人互助中心、京城游学堂、香山文化部落、谱牒学堂等公益机构,从来不计个人得失,在默默地为社会做贡献!

今年我就自费策划组织了著名作家曹聚仁诞辰110周年、明代大儒宋濂诞辰700周年、著名慈善家熊希龄诞辰140周年暨香山慈幼院建院90周年等系列公益活动。我在香山还发现了新民晚报创办人吴竹似(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的生父)墓、民国名将祁耿寰烈士墓、香山慈幼院“学生坟”、北法海寺大震超地禅师寿藏等文物古迹,为文化保护鼓与呼,曾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

  老家人几乎家家都盖了新房,而我至今仍无心也无力回家去盖房子。我只是一股脑儿,一门心思,几十年如一日地在精神“流浪”,在精心构筑属于自己,也属于人类的“精神大厦”!

    北大,是我的精神家园,却不是我的归宿,我愿意做一名永远的“精神流浪汉”。


曹聚仁送赠梁启超的签名本手迹

曹聚仁赠书梁启超
□柳哲

  最近,我在“民国书店”发现了一本曹聚仁85年前签名赠送给梁启超的《国故学大纲》。《国故学大纲》是曹聚仁关于国故学的一本专著,由上海梁溪图书馆1925年初版,1926年8月再版。笔者收藏的《国故学大纲》,就是1926年的再版本。1929年,该著作曾由上海新华书局再版,依据梁溪图书馆的版本重印。

  “民国书店”收藏的这本《国故学大纲》,显然是梁溪图书馆出版的初版本。初版本与再版本比较,有着明显的区别。初版的封面是绛红,再版的封面却是紫黑色。初版封面题签内容为:“高级中学、大学教本,国故学大纲,浙东曹聚仁著”,再版的题签内容却只有:“国故学大纲,曹聚仁著”。

  曹聚仁在《国故学大纲》内页,用毛笔端正题签:“任公先生教正,聚仁(盖章)”,可见曹聚仁对梁启超先生的恭敬与敬仰。据查,梁启超,号任公,此“任公先生”即梁启超先生无疑。至于曹聚仁签名赠送梁启超先生的这本《国故学大纲》,为何会流落到社会,最后被“民国书店”的老板所购买而收藏,我不得而知。

  曹聚仁赠送梁启超的《国故学大纲》签名本的发现,对于研究曹聚仁及其梁启超,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

  曹聚仁晚年曾在《谈梁思成先生》一文中,谈及梁启超时说:“抗日战争前那几年,徐懋庸兄住在我的楼上,旦夕相见。他是对政治有浓厚兴趣的人,我是淡于政治活动的人。有一天,懋庸说我和梁任公(梁启超)太相近了。我说:‘不!梁氏是从政治牛角尖中翻出来的人,我呢,是从来没进过政治牛角尖的人!’”

  曹聚仁在《文坛五十年》还写到:“近五十年间,中国每一知识分子都受过梁启超的影响,此语绝无例外。我读了当代文士的自叙传,都说到幼年时期,如何受《饮冰室文集》的感动。”“我们还在襁褓时,梁氏已经成为舆论的权威了。我在上海和他见面,五十老翁,白发满头,完全是一个学者了。”“接上来,便是《新民丛报》时代,梁启超成为言论界的彗星,创造所谓‘新文体’(即“报章文学”)、“这种新文体,影响非常之大,真是风靡一时;……先父的思想文笔,也曾受梁氏的影响。”

  曹聚仁在《国故学大纲》的《卷首语》里的一段话,阐明了他整理国故的方法与态度:“小子‘恭而敬之’地向读者致意:一、社会是进化的,是向上发展的;人民是应该循进化之轨道而前进的。我们研究国故学,必须抛弃从前主观的功利的态度,臆断的笼统的方法,而趋向于客观的批评的新态度,科学的新方法。最低限度,我们莫在进化的轨道上开倒车!二、‘世道人心’的‘不古’,是必然的。我们莫叹息于社会现状的不安,就把一切过错都推到‘新’的身上去。也莫受了先哲的哄骗,误认古代真有黄金时代,来做复古的把戏!三、‘国故’是文化上的僵尸,是已经枯败了的骷髅,虽然可以拿来做研究的对象,可是它决不会变成‘万应灵膏’,千万莫用它来普度众生!我希望读者在翻阅这本书时,对于上列几句话先考虑一下!”

  1922年,曹聚仁记录整理的章太炎国学演讲的结集《国学概论》,由上海泰东图书局出版。1926年,梁溪图书馆出版了曹聚仁著《平民文学概论》(1935年上海新文化书社易名为《中国平民文学概论》),1936年上海世界书局出版了曹聚仁著《中国史学ABC》。曹聚仁还先后编校刊印了《卷耳讨论集》、《古史讨论集》、《李笠翁曲话》、《老子集注》、《史通》、《元人曲论》、《西厢记》(胡考绘画,曹聚仁配文)、《国故零简》等。

  1967年,香港三育图书文具公司出版了曹聚仁《现代中国通鉴(甲编)》,在其去世后翌年,出版了《国学十二讲》(1986年易名为《中国学术思想史随笔》,由北京三联书店出版),都是很有分量的学术著作。




责任编辑:005
回 [ 北京大都会资讯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Disclosure: We are a professional review site that receives compensation from the companies whose products we review. We test each product thoroughly and give high marks to only the very best. We are independently owned and the opinions expressed here are our own.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Linlin's Art Studio
世界名人网站由 遴璘工作室 荣誉设计并维护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