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陈鹏举专栏]

文博断想 陈注燕子龛诗笺

陈鹏举 chenpengju@famehall.com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燕子龛诗笺,苏曼殊诗稿,施蛰存有其本,计九十余首。曾印行于世,余得一册。袖珍小书,浅绛纹饰封面。爱不释卷,尤不释其句,惜佚于日后。今聚拢诸书所录,见识于下,盼得解人一允,陈鹏举甲申吉月十六始笔于凤历堂。

  生天成佛我何能,幽梦无凭恨不胜。多谢刘三问消息,尚留微命作诗僧。曼殊平生第一好句,生天何难,然心不可静又何以生天?幽梦何难,然幽梦得之没来由,其味未甘。由是来去萧瑟,出入无据。诗僧二字相连,真人世,真尴尬也。然尴尬之味,真是人生真味,知此,哭笑都是两行清泪耳。

  春雨楼头尺八箫,何时归看浙江潮?芒鞋破钵无人识,踏过樱花第几桥?此为曼殊心仪之姿,诗化之态。诗人行迹至此,一如诗耳。此诗作出,作此诗者便是真诗人,诗从心中来,不必学诗,学诗绝非真诗人。人之于世踽踽独行。寥寥落落,无人识,无人知,岂只无人知与识,便是自己亦不识不知耳。踏过樱花第几桥?无人知之,己亦不知也。但可忆者,春雨楼头,尺八长箫。其声何在,盘桓于心者,几人闻之记之,但己留言,亦只可梦其貌,而其貌可梦,其声已渺耳。由是读之怆然有涕。

  来醉金茎露,胭脂画牡丹,落花深一尺,不用带蒲团。此为曼殊简,写给法忍。以叙其无为之意。胭脂、牡丹自是红尘滚滚,然俱为物种,就没有出入之分。牡丹虽艳,其实作了蒲团,其艳也只是一蒲团。蒲团何物?不动声色便是。不动了,声色之有无,已无紧要。坐在蒲团之上,醉与非醉,画与非画,不过悠悠一弹指。好生奇怪乎?怪之,心思亦已无有了。

  无量春愁无量恨,一时都向指间鸣。我已袈裟全湿透,那堪重听割鸣筝?此为曼殊写给女友百助之诗。题于自绘明信片上第一首。一时传遍,诸女倾心。人间情份,竟由一僧人通晓。湿透袈裟,这袈裟当无愧真袈裟。筝鸣何悲,何伤人情怀。其声撕人久寂之心,情愫如瀑坠于崖,满目难收。其哀乎?其喜乎?哀喜莫名者,诗也。

  桃腮檀口坐吹笙,春水难量泪恨盈。华严瀑布高千尺,未及卿卿爱我情。/乌舍凌波肌似雪,亲持红叶索题诗。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相怜病骨轻于蝶,梦入罗浮万里云。赠尔多情书一卷,他年重捡石榴裙。/碧玉莫愁身世贱,同乡仙子独消魂。袈裟点点凝樱瓣,半是脂痕半泪痕。/偷尝天女唇中露,几度临风拭泪痕。日日思君令人老,孤窗无那正黄昏。/生憎花发柳含烟,东海飘零二十年。忏尽情份空色相,琵琶湖畔枕经眠。一连串情丝泪行,真是诗之行迹,经纬阡陌。诗者,情爱二字而已。僧人之心,而确言女儿,其心之大,其心之正,可以鉴于天地今古。曼殊真僧人也,在此可见。一人未能怜悯女儿者,必非大人、男人、真人也。未可称作真僧人。曼殊有此些句子,而见重当时,及于今者,其意自明。天下汹汹,读此句此诗,可以净其氛,净其志,净其心,净其行。所谓不信,其人必味同嚼蜡。

  却下珠帘故故羞,浪持银蜡照梳头。玉阶人静情难诉,悄向星河觅女牛。/流萤明灭夜悠悠,素女嫦娥不耐秋。相对莫问人间事,故国伤心只泪流。/罗襦换罢下西楼,豆蔻香温语未休。说到年华更羞怯,水晶帘下学箜篌。/翡翠流黄白玉钩,夜凉如水待牵牛。知否去年人去后,枕函红泪至今流。/异国名香莫浪偷,窥帘一笑意偏幽。明珠欲赠还惆怅,来岁双星怕引愁。/碧阑干外夜沉沉,斜倚银屏烛影深。看放红酥详欲滴,凤文双结是同心。此为曼殊东居杂诗十九首之六。书觉佳句无多,遂罢抄。观后十三首亦无多佳,但抄一首好句备考,见右:六幅潇湘曳画裙,灯前兰麝自氲氤。扁舟容与知无计,兵火头陀酒满樽。江山美人,江山毕竟着重。只因兵火、头陀有泪。女儿情肠,此际干涩,不见温柔。曼殊之品之质,岂六幅潇湘可斗量。十九首固多不佳,正因心绪不在于斯。十九首又不能言其不佳,单“兵火头陀酒满樽”一句,可拈千秋矣。

  白水青山未尽思,人间天上两霏微。轻风细雨红泥寺,不见僧归见燕归。此为曼殊随手之句,又是他心中久久之期冀,久久地明了之命相。为僧人他无以归,无从归,原本是着了袈裟求一归宿,然空空心胸,无处是归,没有啊,轻风细雨红泥寺,原以为是归处,然到了那里,哪有归的感觉,只有檐前之飞燕,归意着实,真想自己是个燕子啊,由是把自己的藏身之处称作了燕子龛。

  曼殊去后三十三年,有我来在人间,我与曼殊抑或有缘,虽未同时,却在他之后生,虽未见面,却可读他的心,且读之好记起心中旧事旧游旧交,旧见闻旧悲喜。曼殊知我乎?料亦知之。不然,他的诗何必如此精致,如此伤心、动容。若为同代,十分之三已足,何必来此十分。都是为我么?都是为我,让你痛心到这般地步。陈鹏举尽此纸,时未过十六当日,夜已深,朗星一如百年前耳,一笑。



陈鹏举专栏
Email: chenpengju@famehall.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陈鹏举专栏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