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陈鹏举专栏]

石禅中国画作品序三

陈鹏举 chenpengju@famehall.com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中国画坛拥有石禅,其实是一种珍贵。

  石禅,上海青浦人氏。上苍偏爱,赐给他丹青妙手,还给出了一番英俊。这在中国画坛,也是一份少见。石禅是渔家之子,捕鱼,看上去永远是人生的美差,垂钓、张网,看鱼儿在水天中闪动,鲜活之中,有力,质感,沉淀下多少沉静。石禅还有个自信的母亲。他六岁时,母亲带他去小学报名,老师说年龄还小,母亲说,我的孩子村裹最聪明,他不读,谁家孩子还能读?于是,石惮入学。英俊、沉静、自信,石惮都有了,而现今的画坛,这三样东西却已成了稀罕。还亏得石禅父亲的平生念想:捕鱼那么久了,靠鱼活着,哪辈子可以不再捕鱼呢?鱼不容易啊,不只可以活人,算起来还是人类的祖先。石禅不捕鱼了,石禅开始画画。他觉得画画也可以活人。石禅确实具备了画画的人所该先天和后天具备的东西。譬如疏懒、散漫,对世上美丽的东西,十分地喜欢,也十分地会厌倦,除了画画。到现在有些年纪了,石禅还是这样。他家有汉壶唐罐,一排排地站着,榉木的清代圈椅,成对的,花卉不多,可都很简约,很有调子地开着。还有贪睡,沉静了许久、片片断断的牌瘾。有回,有个据说打牌很有些经历的朋友苦口婆心了,说你石禅别打牌了,打牌你这辈子顶不了尖,还是全心思画画吧,极可能,你会是画画人中的大人物。当时石禅哑了,大伙也一起点头。过了几天,石禅醒了过来,说这是哪门子事呵?大伙儿也笑了,一门心思画画,那还是石禅吗?一门心思画画的人,能把画画好吗?石禅的画好。画是什么?无非是线条、墨韵。唐宋元明清,多少人琢磨过,多少人画去了一辈子,纠缠的就是造两点。不必说石禅用心过什么前辈,名画,也不必说石禅的师承和渊源。石禅的画,已经告诉人们,他只是石禅。他生在唐宋元明清,画的定然是唐宋元明清的画,他生在了现在,他只能画现在的中国画。他是石禅,既然他命中注定画画,无论生在什么时候,石禅总能画出出色的画,画出只属于石禅的画。

  石禅的线条很美,琳琳琅琅,饱满,活生生的,是他故乡粉墙上的水痕,小河裹划过的长的篙和不动的垂纶。至于墨韵,那种枯湿、滋润感,像他故乡小镇裹的烟雨和水色。石惮的画感觉至少有了两个生长的点:一是石禅的画每每像一张张开的网,疏而不漏,空而不虚,其间是他用笔墨养起来的清气。这清气看得出还只是最初的生动。还有一点,他的画总是一个局部,一个开放着的局部,这表明石禅的天性空阔,对身外时空有着蓬勃生长的渴望。而这两点正是中国画里可以成就大业的征兆。石禅是我内心认定的兄弟,不只是因为他的为人,还在于我觉得他在艺术感觉上给我许多。我曾写给他一首《念奴娇》,这词我以为非常美,而这美之所以非常,就因为石禅很美。为此我很愿意抄在这儿,作为这篇序的结尾:补天遗石,不参禅,也是芒鞋破鉢。四十二年闲散久,修到丹青妙法。釉裹红颜,绿中祖母,纸上留青涩。小僧伸脚,夜航船里神色。竹笠雨蓑江湖,出没人烟外,零丁渔者。难得三生鱼活我,我活鱼儿可否?趁得天时,银鈎收了,烂醉空蒙戈。俗家水墨,淡淡天雨山月。
 
                                          文/陈鹏举



陈鹏举专栏
Email: chenpengju@famehall.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陈鹏举专栏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