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技术白皮书 | 回到前页 | 微信版| 关闭窗口       Back «    ×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本地首页 大都会 品位生活 名人录 名人社区 百强企业 名人专栏
您的位置:世界名人网 > 休斯敦资讯 【诚聘主持人】加盟成功队伍 English
 

【广告赞助】

社区资讯
本地新闻历史溯源
自然地理名俗风情
风景名胜社会经济
天气气象本地地图
名人生活
吃喝在休斯敦
娱乐在休斯敦
居住在休斯敦
购物在休斯敦
旅游在休斯敦
求学在休斯敦
休闲在休斯敦
时尚在休斯敦
名人录
本城精英求职招聘
交友天地校友名录
寻人寻亲网上鹊桥
名人社区
政府机关公共设施
华人团体艺文天地
社区论坛聊天室
分类工商
广告信息网上企业
商贸查询中文黄页
名人专栏
法律专栏健康专栏
教育专栏饮食专栏
宗教专栏投资专栏
房地产专栏

[中国频道]

中国脊梁 献给伟大的中国人民

作者:世界名人网特约记者综合报道          录入于 October 08, 2009 at 09:11:38:

在百利大道的利和新村,有三室两卫的Townhouse 朝南,刚刚装修,即可入住有意请联系832-788-6099王

League City大型中日式自助餐厅诚征大厨、企台、收银带位,有身份懂英文。意者敬请致电:(936) 333-7999。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世界名人网讯 浩瀚沙漠里,他们是一颗沙砾;苍茫群山间,他们是一块山石;无边原野上,他们是一捧泥土;滔滔江河中,他们是一滴水珠。
  
他们的生,没有光环;他们的死,没有墓志铭;无以数计者,甚至没有在历史长河中留下一个清晰面孔。

然而,他们不朽。
  
共和国的大厦,因为他们而顶天立地;民族复兴的曙光,因为他们而磅礴四射,辉耀苍穹……
  
因为有了他们甘于平凡的坚守,共和国大地才鲜花盛开四季长春
  
韩昭,酒泉卫星发射中心铁路管理处的一名巡道兵,瘦瘦高高,有些腼腆,却喜欢扯着嗓子吼歌,沙哑的声音里透着一种热烈的表达。
 
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位于浩瀚的巴丹吉林沙漠深处,一条地图上找不到的铁路线通往这里,它是发射中心的生命线。在近半个世纪的岁月中,中心所需的建材、补给以及火箭、卫星等,几乎都靠这条总长356公里的线路运进来。韩昭所在的部队,就是这条铁路的守卫者,一代代巡道兵,像沙砾一样,将自己的青春年华乃至生命,留在了这片航天华彩乐章之后的寂静之中。
  
韩昭至今忘不了刚来酒泉的情景。一下车,他几乎傻了:铁路裸露在茫茫沙海之中,部队分散在几百公里铁路线的点号上,营房四周除了一眼望不到边的黄沙之外,看不到一点绿色。他第一次跟班长巡道,遇上刮大风,走都走不动,班长让他回去叫人,他望着已不见了来路的苍茫,死死抓住班长胳膊,一步也不敢动。他曾听老兵说,有战士被风吹跑了,再也没找回。
  
这之后的巡道兵生涯,在韩昭的体验中严谨刻板得就像是流水线:出门前,灌一肚子水,再背一壶水,一个沉甸甸的挎包,里面是扳手、扣件螺丝等铁家伙,腰插一红一黄两面小旗,手拿一把铁锹,穿迷彩服和橘黄色的背心,巡5公里。走到5公里处,等对面连的巡道兵来,换铁牌,再回来。3公里处有防沙房,很多时候没走到防沙房,风就起了,他便蹲下来死死抱住电线杆。
  
比艰苦更难以忍受的是寂寞:光秃秃两道铁轨,从远处来,往远处去,放眼天地,除了偶尔可见的一簇簇骆驼刺,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巡道兵要不停地走,能遇上一趟列车,那可是件乐事,他们会脱下帽子,朝列车挥舞着又跳又叫。列车呼啸而过,天地间又只有孤零零一个人。韩昭就是在这样的寂寞中,学会了和老兵一样,翻肠倒肚,把会唱的歌一遍遍唱过去,吼过来,直到声嘶力竭。

巡道兵最向往的“繁华都市”是基地中心的航天城。虽然那只不过是戈壁滩上一个封闭的小镇,但那里有邮局、学校、银行、饭馆,能见到很多人,能听到各种各样生活的声音……2008年,韩昭表现优秀,连里奖励他去基地看火箭发射。那是他的大日子。看到火箭上天,他觉得所有辛苦、寂寞都值了。
  
在中国广袤的大地上,又有多少这样的无名英雄!他们坚守岗位,甘于平凡,把青春和热血默默献给祖国。
  
上海女人陈扣娣,有一张精致的面孔,鹅蛋脸,头发烫了,精心描着眉。第一次和她接触的人猜想,她该是个高级白领吧。
  
她说,的确,每天上班前,她都会像是去赴一个约会一样化好妆。因为,她要赴的约会,是拿着扫帚日复一日地清扫垃圾。
  
这是一个做了21年的环卫工人。她所在的班组,每天负责着6条道路、总面积11万多平方米的保洁工作,其中包括5座厕所、91只废物箱、413只窨井……
  
陈扣娣的伟大,是把这项看似低微的工作做到了极致。她在全行业第一个推出班前“五分钟工作提示法”,建立了ISO9000全面质量管理小组。她总结出来的“八扫六清一通”文明保洁法,就像一曲优美的旋律:头遍先普扫、绿化地主动扫、有风顺风扫、无风两头扫、商店门口来回扫、公交车站招呼扫、沟底灰沙用力扫、阴窨墙角不漏扫等等。
  
我们采访她时,她正拿着自己研制的“渔网兜”在清扫街道的死角,“渔网兜”其实就是一个袋口装了铁丝还有个柄的蛇皮袋,她如数家珍:“以前用小畚箕,环卫工人腰弯得难受,装的垃圾不多,风一吹又把垃圾吹跑了,‘渔网兜’把这些问题全解决啦!”
  
爱美的陈扣娣笑了,笑容是那样灿烂。
  
繁华而美丽的大上海,就是在陈扣娣这样一群环卫工人手中,展现出骄人的风姿。
  
还有多少个陈扣娣?还有多少个航天巡道兵?他们远离鲜花、掌声、聚光灯,普通得就像阳光、空气与水。但,这正是他们的珍贵。因为他们的坚守,共和国的大地才鲜花盛开、四季长春。

因为有了他们默默无闻的献身,共和国的旗帜才直入云天永不褪色
  
这是海拔5380米的世界。抬头,是蓝蓝的天;俯首,是皑皑的雪;战士身上的军装,是这里唯一的绿色;直插云端的五星红旗,是热血浇灌的鲜花。
  
神仙湾,一个世界上最高的驻兵点,一个离太阳最近的哨卡。“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氧气吃不饱,六月雪花飘”,半个多世纪以来,一茬又一茬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就在这样的“生命禁区”中,像绿色的钢钉,牢牢钉在这一中国西北边防的制高点,守卫着共和国的和平。
  
这里的战士都会唱一首歌:“神仙湾啊,神仙湾,谁能上去谁就是神仙……”“神仙”的日子什么样?
  
邓改军,这个曾任神仙湾哨卡连长的34岁军人,看上去竟像50多岁。酱紫的脸膛,凹陷的指甲,头上已经秃顶,干裂的嘴唇上涂着厚厚的用来止痛的牙膏,手臂上是斑斑点点的红色小疙瘩,这是高原最常见的皮肤炎。他的形象在神仙湾毫不稀奇,驻守在这里的官兵,95%以上患头发脱落、指甲凹陷、牙龈萎缩、心室肥大、消化系统紊乱等疾病。在山下很平常的感冒、咳嗽,在高原一不注意就可能引发致命的肺水肿、脑水肿。
  
“你体会过什么叫难受得要死吗?”官兵们形容高原反应时的感受:头疼得像要炸裂,用背包带勒、用手指掐、用拳头敲全都没用,“恨不得把自己的头砸碎”。高原反应一来,“吃和没吃一个样,睡和没睡一个样,病和没病一个样。”
  
生活中最轻松的吃饭,在这里也成为一道鬼门关。晕眩,没有食欲,肠胃里翻江倒海,战士们逼着自己坐在饭桌前,一口一口地硬塞、硬咽,吃了吐,吐了再吃。连队饭堂的墙上长年挂着一块“吃饭比赛光荣榜”:一个馒头及格,两个馒头良好,三个馒头优秀。吃饭不再是个人的事,吃饭是为了生存,为了在生命禁区扎下根,为了练好兵、站好岗、巡逻时有力气。
  
那是怎样令人惊心动魄的巡逻啊!战士们穿着厚重的军大衣,披着白色的斗篷,一个挽一个在结满了冰溜子的山梁上攀爬,一步一喘,三步一停,翻过一座雪山,前面还有一座。高原的阳光明亮而耀眼,打在白皑皑的雪原上,投射出长长的淡蓝色人影。除了偶尔有风声的低啸,四周是空旷无边的寂静,这里,离天是这样近,离繁华是那样远。
  
翻看连队的执勤日志,几乎就是一部与死亡的搏斗记录:某年春,指导员安广福带队巡逻途中,遭遇暴风雪,被困13小时,多人冻伤……某年夏,连长邓改军带队勘察,突遇山洪暴发,巡逻车被冲入冰河,官兵砸碎天窗逃生……某年冬,巡逻队翻越喀喇昆仑山口,战士熊涛掉入3米深雪坑,连长马春林用外套结绳跳进雪坑营救,熊涛被救出时已失去知觉……

一位将军上山后感慨万千:“雪涌边关路,巡逻马不前。试问名利客,几人能戍边?”
  
“一代代边防军人是在用自己打了折扣、缩短了旅程的生命在守边防。”南疆军区副司令万宗林说出这句话,眼里含泪。
  
1982年9月被中央军委授予“喀喇昆仑钢铁哨卡”荣誉称号以来,神仙湾哨卡有8名官兵永远地倒在了雪山之巅,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22岁。就连被边防官兵誉为“生命保护神”的三十里营房医疗站,建站40多年,已有近两千名医护人员患过各种高原疾病,102人伤残或留下终身疾病。如果把进疆以来在高原病故牺牲的官兵坟茔排列开来,1400多公里的新藏公路沿线,每一公里都埋葬着一名烈士的遗骸。
  
然而,一个官兵倒下了,一批官兵又上来。连长邓改军就是在哥哥邓庆军牺牲在高原边防哨所之后,坚决向组织要求,踏上神仙湾的。而死去的人,他们的灵魂却是永生的。神仙湾哨卡第一任教导员沈鹏,因高原缺氧引发脑瘤,弥留之际,他向组织提出要求:“请把我埋葬在喀喇昆仑山上,我要陪战友们继续站岗!”
  
对祖国的爱,让多少赤子燃烧了一生。
  
国家测绘局第一大地测量队,一代一代前赴后继,在56年时间里,24次进驻内蒙古荒原,28次深入西藏无人区,37次踏入新疆腹地,徒步行程5000多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1250多圈。
  
帕米尔高原上一个叫布茹玛汗的柯尔克孜族老妈妈,为祖国义务护边45年,从19岁一直到白发苍苍的今天。她创造了连续45年无人畜越境事件的守边业绩;45年经她救治的冻伤、摔伤的解放军战士和武警官兵多得数不过来;45年里,她无数遍地走过了冬古拉玛山口的寸寸土地,在边防线成千上万的每一块石头上,都用柯尔克孜文和中文刻下了深深的“中国”二字。布茹玛汗大妈用她的“中国石”为祖国边境砌起一道坚不可摧的围墙。
  
共和国的每一步足迹,都浸透了无数人的奉献牺牲。五星红旗因为他们而永远鲜红。

因为有了他们为国分忧的赤诚,共和国的大厦才壮丽恢宏根基永固
  
走进太行山,提起张荣锁,无人不知。这是一个“放下金子背石头”,带领穷了几辈子的父老乡亲,千难万难也要奔好日子的热血男儿。
 
1993年秋天,时年37岁、已在外经商13年、以200万元资产成为“全镇首富”的退伍军人、共产党员张荣锁,主动向河南辉县八里镇党委请缨,要求回到故土回龙村当支书。
  
当时回龙村的贫困令人瞠目:这个太行深处不足千人的小山村,竟被40多道山冈峰梁隔离成17个自然村,运输靠人背,磨面靠石碾,照明靠油灯,没钱娶嫁,村里人大都是“换亲”成家,不少人家农闲季节一天只吃一顿饭。
  
亲朋好友都说他“放下金子背石头”。
  
“我放着‘百万富翁’的日子不过自讨苦吃,图的是借一个舞台实现一个梦想,带领村民把‘极贫部落’变成‘小康群体’!”上任,他向全村立下誓言。
  
造田、送电、修路。三件大事,件件难于上青天。
  
人们至今还记得张荣锁带领着突击队,12人一组,抬着一根500多公斤的水泥电线杆,喊着号子,一厘米一厘米地攀登悬崖绝壁的身影,35天,抬了78根……
  
人们至今还记得张荣锁带领着村民扛石头修田,他的肩膀磨肿了,磨破了,皮肉和内衣粘连在一起,撕都撕不下来……
  
人们更忘不了张荣锁和共产党员、民兵组成的筑路大军——
  
回龙村境内的老爷顶海拔1700米,老爷顶下一道长15公里、200多米高的悬崖绝壁,将回龙村一分为二。绝壁之上有5个自然村,380口人,世代只靠挂在绝壁上的一架“老爷梯”爬上爬下,20多年里,18人在“老爷梯”上丧命。

张荣锁发誓要把“老爷梯”变成“通天道”。
  
这年冬天,张荣锁带领150名党员和民兵,背着铺盖,拉着锅碗瓢盆,挺进深山峡谷,挖地穴,依巨石,安营扎寨。冬夏春秋,他们整整劈开9个山头,修成了一条8公里长的盘山水泥公路,其中有2公里是在山肚里掏出的一条“S”形隧道。
  
为了这条路,张荣锁30多次把自己吊在悬崖上测量、打眼、放炮;为了这条路,张荣锁拿出自己所有的72万存款,又变卖了家产。
  
张荣锁感动了每一个村民,家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2001年1月4日通车那天,全村人都涌上山顶,隆重庆祝山民的“通车节”。年过八旬的董忠勤和老伴想起几年前坠崖身亡的小儿子,跪在地上,放声大哭:“安儿,你锁子哥已经领着大伙儿把路修通了,宽宽敞敞一直通到咱家门口。天一黑你就顺着这条路回家吧,娘在家等你……”
  
如今的回龙村,是太行山远近闻名的“文明富裕村”。排排新房,条条马路,家家年收入三四万元。我们走在村里,一路上,不时有摩托车、农用车和小轿车经过,马达声震得山响。山里人的日子就像满山遍野的山楂,火红而饱满。
  
“先天下之忧而忧”者,在共和国的土地上遍地皆是,不分年龄,不论等级,不讲职业,他们共同拥有的是对国家的责任。

怎能忘记那位蹬三轮的、93岁的白芳礼老人。
 
他在最后20多年的生命中,靠着一脚一脚地蹬三轮,挣下35万元人民币,他把这些钱全部捐给了天津的大学、中学和小学,资助了300多名贫困学生完成学业。
  
他曾在夏天路面温度高达50摄氏度的炙烤下,从三轮车上昏倒过去;他曾在冬天大雪满地的路途中,摔到沟里;他曾由于过度疲劳,蹬着车睡着了;他曾多次在感冒发高烧到39度的情况下,一边吞着退烧药片,一边蹬车。
  
多拉一趟活、多挣一块钱、多让一个孩子上学,成为白芳礼老人每天最大的盼望。为此,他几乎到了不要命的地步。而每一个走近他的人都惊异地发现,他的个人生活几近乞丐,他的私有财产账单上是一个零。
  
老人这样做的理由只有一个:国家要发展,知识为先。不能眼瞅着那些没钱的孩子上不了学!
  
白芳礼,就像一颗燃烧的流星,给世界留下了最后的光芒。
  
位卑未敢忘忧国,这是中国人民最高贵的品质。从抗美援朝到万人支边,从“98抗洪”到汶川地震……中国人民一路挺身而出,共和国一路奋勇闯关!

因为有了他们百折不挠的无畏,共和国的大道才宽广坦荡前程远大
 
1978年9月15日晚,安徽省肥西县山南区黄花村一间土屋,27名党员围在一盏忽明忽暗的煤油灯下,忧心如焚地召开了一个秘密支部会议。经过紧张讨论,会议决定:在全村实行“包产到户”。
  
这次会议注定要载入史册——它在茫茫夜色中展露出一道曙光。两个多月后,距离黄花村200公里外的凤阳县小岗村18位农民,为实行“包产到户”悲壮地在一张字据上按下红手印,从而揭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
 
31年之后的今天,我们驱车前往肥西县山南镇,探寻那个会议的秘密。
  
山南的包产到户,是被大旱逼出来的——1978年,安徽遭受百年不遇的旱灾,位于江淮分水岭的肥西县,更是重灾区之一。
  
大旱面前,生存已成难题,但是多年的“大锅饭,养懒汉”现象,致使群众消极怠工,各大队、生产队的秋种几乎停顿。当时安徽省委特地颁布了“六条”决定,允许借地给农民种“保命麦”,但是借地要往回收,不能长远,每人借地不超过三分,又怎么能调动农民积极性?麦菜种不下去,明年日子怎么过?
  
黄花村的“9·15”支部会议,就是在这样的时刻召开的。他们冒当时农村政策之大不韪,顶着风险朝生路突围。
  
31年后,当时一间土屋的会场遗址已不可寻,但当时的会议记录完整保留下来,上面记有出席会议的党员名单,以及制定的“包产到户”的具体内容。
  
这份发黄的会议记录,就是一份中国最早承包合同书的样本!
  
向饥饿宣战!向贫穷宣战!!向禁区宣战!!!

什么样的生产方式能够解放生产力?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1979年夏收,山南全区大小麦总产2010万斤,比上年同期增长2倍多,交售国家粮食1000万斤,比上年同期增长倍。整个肥西县麦子由过去年产5000多万斤,增加到1.4亿斤!
 
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农民,终于不用饿肚子了。
  
在黄花村,我们见到了当年的村支书解绍德。谈起“9·15”会议,老人精神矍铄,历历在目:“那会儿,大家心里都憋着一股子劲,什么都不怕,就奔一个理——多打粮食吃饱饭,没有错!”
  
他记得,他家包产到户头一年就闹了大丰收,打了麦子磨了粉,第一屉馒头蒸好端上来,敞开肚皮吃,一家人埋头吃啊吃啊,抬起头来,都是眼泪长流——这是喜悦的眼泪啊!
  
当年参加“9·15”会议的27名党员,半数已不在人世。解绍德老人捧着那份发黄的会议记录,一个一个地告诉我们:他,死掉了,他,还在……
  
我们去了几位逝者的墓地。这些平凡得像泥土一样的农民,这些曾经对农村变革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农民,有些人生前连一张照片也未曾留下。如今,他们静静地躺在这里,四周芳草萋萋。
  
他们的碑文,是刻在历史上的!
  
共和国的进程中,有着太多这样献身民族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先驱。
  
大海的辽阔,是因为每一滴海水的汇聚;高山的巍峨,是因为每一块山石的挺立。一部共和国的历史,就是人民的历史。
  
人民——中华人民共和国顶天立地的脊梁!人民万岁!



责任编辑:005
回 [ 中国频道 ] [世界名人网]
本文仅提供信息供参考,相关内容并未核实
zzi.net
famehall.com
填写摘录卡.   作家登记卡.   错误指正卡.   意见建议卡.   读者论坛.   书栅.   新月文摘. 管理员.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Disclosure: We are a professional review site that receives compensation from the companies whose products we review. We test each product thoroughly and give high marks to only the very best. We are independently owned and the opinions expressed here are our own.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Linlin's Art Studio
世界名人网站由 遴璘工作室 荣誉设计并维护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