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楊楚楓

(美南人語) 歲晚悼雙星

世界名人网时事评论 美國 楊楚楓PATRICK YANG          于 February 17, 2015 at 16:35:03: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休市本週多個早上五,六時,都是大霧瀰漫,視野不清。 我等大清早便要驅車返校上班之族,苦不堪言,因為霧鎖大小馬路,寸步難行,為了安全起見,只好大唱慢板,緩步而行。週三清晨,也是濃霧漫天,正返校途中,手機突然響起,為怕學校有突發事件通知,我連忙把汽車駛入路邊小型商場內,低頭一看來電。原來是來自香港的電郵:

「Amy 姐上月突然走了,丁王子不想打擾海外親友,故辦妥白事後,才託我告知昔日電台及影圈友好。------- 伯偉電。」

看到這則消息,我心頭不免一痛。文中的伯偉,是朱伯偉,香港電台的老友。來電中的Amy 姐,即香港影壇中的一位資深化粧師,歐陽淑蘭,她是香港影視界最出色的化粧師,服務社會已有四十多年,經她雙手所接受的紅伶,花旦,巨星,散仔,不計其數,沒有一千也有八百,被行內人稱她為:醜鬼也變仙,可見她化妝功力一流。她的夫君,在影視圏中聲譽更隆,眾稱「配音王子」丁羽。丁君擅長一人扮演多種聲音,老少咸宜,男女皆可,人畜亦妥,車行聲,艦航聲,也能配音成功。上世紀六十年代,大學預科尚未唸成,我就被澳門緣村電台聘請為新聞廣播員。稍後公司知我可以舞文弄墨,再添加我工作,參與電台廣播劇的演出。我們一批年青小伙子,在廣播劇播音方面,毫無經驗,所以公司便從香港請來了丁羽先生,作為我們的廣播尊師,以極為速成的方式,教授我們一些播音的基本功。幸好我從幼稚園,小學到中學,都是校內文娛活動份子,尤精舞台話劇演出,所以對於丁先生的指導,很快上手,可以在電台廣播劇中,大派用塲,不過我們綠村電台全體廣播員皆明白:沒有丁羽先生的垮海指引,我們這批「馬交仔女」(澳門又俗稱馬交),恐怕要碰壁,磨煉多次,才可以播音到空中。

往後跟丁先生見面的機會不多,因為大家在不同城市,各自搵食。然而一有空暇過港,我便會上「五台山」(一處集中了香港各大小電台及電視的地方,位於九龍獅子山下)去拜訪他,從而從旁偷師,亦發展了大家的友誼。他在廣播界的名堂,越來越響,因為配音出眾,出神入化,行家便稱他做「配音王子」。

配音王子丁羽與夫人歐陽淑蘭的感情相當融洽,幾十年從沒有爭拗,男稱太太做「Amy姐」,女叫丈夫做「王子」,人前人後,盡皆如此,而且大家均聲調甜蜜,羨煞旁人。而Amy 的逝世也是十分傳奇。話說有個早上十點半,Amy姐沒有如常在廚房煮早餐,丁羽走入她的房間,見她坐在床邊,便問她:「你在做甚麼?」沒有反應。他推了她一下,再問:「你做甚麼呀?」她隨即倒下。當時,丁羽才意識到,坐在床邊雙手合十的她,早已上天見佛了。

Amy姐篤信佛教,平常她說話不多。而她是化妝師,總是默默的替演員補妝、抹汗。從大明星到臨記,她從不分階級,一視同仁,細心照顧。除了工作以外,她積極投入慈善,做義工、助念,也幫助不少身邊有困難的電影圈中人。她常借靚衫給影壇一些初出道的女子,解決無靚衫著的困囧。從她身上,不知不覺的感染到做人閃亮的包容。凡此種種,都是讓人一世受用的品質。

在她身上,曾經發生一件哄動香港的新聞。有一天,她跟四位化妝師在九龍城逛街,突然有4個年輕男人,持刀指向我們,並搶去我們同行3位化妝師的頸鏈、戒指及手錶等財物。唯獨沒搶Amy,逃走前還向 她說一句:「自己人」。他們跑了之後,大家都嚇得三魂失去七魂,但大家就是不明白,劫賊口中的自己人,是什麼意思?這點連她自己也不知,為此,香港差人還問了她好几會哩。

終於有一日,故事解碼了。

原來,七十年代曾經有十幾位內地逃難來港的大陸客,冬天住在香港北角碼頭的一座舊樓中,他們十幾個人沒有棉被蓋,冷縮在一起。Amy 一天到哪邊去找一位撰稿人,目睹此情此景,同情心起,一下子自掏腰包,就買了20張毛氈送給他們,這件事她也沒有放在心裡,但這種德行,已在大陸客的圈子傳了開去,正巧那天被搶劫時,有人認得出Amy,, 所以就沒搶她。這件陳年舊事,經常被香港影圈中人拿來講笑。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如今香港的大陸「大圈仔」、「省港奇兵」的時代,早已成為過去的了。

Amy 姐今次走得十分突然,相熟親友,試問誰受得住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太多的傷感與不捨!傷心橋下春波綠,曾是驚鴻照影來。九龍城依舊,願她那一生無私的付出,純靜的愛心,一路好走!

​寫罷Amy 姐,又突然想起了近日香港影壇有位中年藝員,

司馬燕,也人去樓空地走了,她終年僅得51歲,原應是豐韻猶存才是。可惜就像宋代蘇軾所作的《永遇樂》中那句:「燕子樓空,佳人何在。」而我對於司馬燕,則是敬仰多過唏噓,因為她與胃癌抗爭兩年,她始終樂觀堅強,與先生吳忠義一起,走過了人生的喜怒哀樂,沒有遺憾,她是勝利的女王。

在我眼中,司馬燕不僅僅是上世紀八十年代無線電視台皇牌電視劇《射鵰英雄傳》中黃蓉的五個候選人之一,風姿卓越的電影演員。她與吳忠義之間相濡以沫的情感,最難能可貴,也最令人豔羨。在現實社會上,有不少患癌症的女性朋友,老公都避之不及,或是請菲傭照料,自己則遠離病者太太,而且很快就另覓新歡,從此琵琶別抱。然而,司馬燕的夫君吳忠義,不僅甘願辭去高薪的工作,日夜陪伴著司馬燕,與她手牽著手,親自為她梳洗、按摩,悉心護理,更不惜飛赴美國見工,寄望於那裡的新藥,能夠幫助愛妻治療,二十載婚姻,他們用生活點滴,踐行了結婚誓詞中最經典的那句「無論健康還是疾病,無論青春還是年老,我們都風雨同舟,患難與共,同甘共苦」,這樣的愛,是童話故事一樣的傳奇。司馬燕的兩個兒子,也都孝順懂事,長子吳澋滔,9歲即出演郭富城2006年的電影《父子》,亮眼的表現,當年立刻獲得金像獎、金紫荊獎及金馬獎等不少肯定,司馬燕原本僅僅是支持兒子做出這樣的嘗試,吳澋滔卻通過拍戲,更能體會到媽媽在影劇圈的辛苦和不易,家人之間的理解和體恤,也更近了一步。

走筆至此,我想起李叔同《驪歌》中的一段歌詞「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司馬燕的離開,也是這樣,像是一副優雅的畫面,寧靜而平和,哀而不傷,她是帶著自己勝利的人生走的,有那麼多的愛與情誼,我們應該永遠懷念司馬燕!



楊楚楓
Email: 楊楚楓
责任编辑:005
回 [ 楊楚楓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