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楊楚楓

(美南週刊)成思危成就國家偉業

世界名人网时事评论 美國 楊楚楓          于 July 28, 2015 at 03:00:38: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世界名人网讯 中國著名的經濟學家和社會活動家,中國民主建國會和中華職業教育社的傑出領導人,中國共產黨的親密朋友,第九屆、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成思危,因病於二○一五年七月十二日零時卅四分在北京病逝,享年八十歲。

據說成思危從去年年底,身體就一直抱恙,家人及相知友好,原以為醫藥可以令他康復,那知天妬英才,他才剛踏上八十年關,跟現今中國大陸上不少現存的政經科技體系的老人比較,他還不過是一位年青小弟弟而矣,國人怎麼也沒想到,他竟然便一病不起,駕鶴西去,從此國家頓失專業人才,共產黨人頓失諍友,財經貿易界頓失權威大師,不禁呌大眾唏噓不已。

先誏我們看一看成思危個人履歷:

1951年至1952年廣州南方大學工人學院學習政治理論,後任廣東省總工會組織部科員,廣州珠江區「五反」指揮部民船業分隊長。

1952年至1956年先華南工學院無機專業、後併入華東化工學院無機物專業學習。

1956年至1958年化工部瀋陽化工研究院技術員。

1958年至1973年化工部華北設計研究分院、天津化工研究院技術員、專題組組長、研究室副主任。

1973年至1981年石化部石油化工科研院技術員、化工部科研總院(科技局)化工一處、無機化工處工程師。

1981年至1984年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學習,並獲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

1984年至1988年化工部科技局工程師、總工程師。

1988年至1993年化工部科研總院副院長兼總工程師。

1993年至1994年化工部副總工程師兼科研總院總工程師。

1994年至1997年化學工業部副部長、民建中央主席(1996年12月)。

1997年至1998年民建中央主席。

1998年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民建中央主席,中華職業教育社理事長。

2003年3月在十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當選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2004年12月再次當選中華職業教育社理事長。

2010年6月再度當選全國台灣研究會第六屆理事會會長。

第七屆、八屆全國政協委員,全國政協八屆四次會議增選為常務委員。第九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華職業教育社第八屆、九屆理事長。國際金融論壇(IFF)主席、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管理學院院長​

1935年,成思危出生於北平,是成家五個孩子中的獨子,其父成捨我,是上世紀三四十年代中國報業的傑出開拓者,與聞一多、鄒滔奮被稱為「中國新民主義報業先驅三君子」。成捨我更曾出任中華民國第一屆立法委員。成思危母親蕭宗讓,曾留學法國。誔生自書香門第的他,自幼便接受中國傳統文化的教育,充滿「居安思危」的憂國愛民」意識。

少年時代的成思危,對國民黨的統治甚為反感。一九四八年底,隨父親舉家搬遷到香港後,成思危就讀於香港香島左派中學,深受社會進步思想的影響,一九五一年,年僅十六歲的成思危,作出了他人生第一個重要轉折,毅然地拋棄了優越的家庭生活,抱着對新中國的憧憬和理想,回到廣州。自此,他開始了漫長的跨越兩個世紀的報國之旅。

成思危先是進入葉劍英兼任校長的“南方大學”學習,畢業後滿懷抱負地投入「向科學進軍」的新中國的社會建設的高潮中去。他被分配到廣東省總工會工作,還曾在解放前一直生活在水上、處境悲慘的民船業中工作了一年,上了“最好的社會大學”。由於良好的工作表現,成思危被選送到華南工學院、華東化工學院學習。

畢業時,成思危被分配到瀋陽化工研究院工作。正當成思危雄心勃勃要幹一番事業時,“被妄稱為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文革”開始了,戴着“出身官僚資產階級”帽子的成思危,被下放當了鍋爐工,大才小用,尤幸後來因周恩來總理評價他父親的一句話,才最終摘掉戴了二十多年的“帽子”,使他逃出生天。

“文革”結束後,成思危作了他人生第二個重要的決定,選擇去美國讀書,當時已在中國化工界小有名氣的他,卻改行去學工商管理。

畢業時,他推辭了美國不少大公司和素有名望的研究機構的邀約,留在美國發展。他也婉謝了父親希望他回台灣繼承家業,而是選擇海歸回國,繼續為新中國的建設,發一分熱、出一份力,他將風險投資的理念,帶回國內,成為了後來享譽國內外的“中國風險投資之父”。

一九九四年,臨近退休之年的成思危,本來打算安度晚年,去看看散佈在世界各地的姐妹。但是,作為知識分子的成思危,最大的希望,是自己的建議和意見,能夠達至政府高層,對國家和人民有所貢獻,於是,成思危欣然接受了時任民建中央主席孫起孟的邀請,加入了民建,並在一九九六年民建六屆五中全會上,當選為民建中央主席。一九九八年三月,成思危當選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人生的第三次轉折,也讓成思危從一名學者走向了政壇,而且一幹便是11年。

成思危的人生寫滿了自強不息,鞠躬盡瘁,用他自己的話說,是“順境時不懈怠,逆境時不沉淪”。

上世紀八十年代“文革”結束后,不少與成思危一樣懷着報國理想投身新中國的香港青年,懷揣複雜的情感,紛紛離開了大陸,南返港澳。而成思危即使在文革中飽受折磨,也選擇了留下在國土上,只是放棄了化工。當年在朋友們看來,成思危這是另起爐灶,從零開始,並非明智之舉。然而,成思危這個人,只要認定了要做的事,就一定會一往無前、堅持下去。

二○○二年九月,從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的崗位上退下來後,成思危擔任中國科學院大學管理學院院長。他親自參與制定該院的發展戰略,致力將學院,建設成為有國際影響的、國內一流的研究型管理學院。

成思危一生的座右銘是“慷慨陳詞豈能皆如人意,鞠躬盡瘁但求無愧我心”。中國科學院大學方面表示,在經濟學領域,他用淵博的學識和理性的思維,為國家發展建言獻策,在服務經濟社會發展、培養青年人才、探索理論前沿上,他都作出了卓越貢獻。他所建立的智庫,要求「實事求是,要多講真話實話,少說空話套話,不說大話假話。如果智庫來講大話假話,那就非常得危險。」

著名經濟學家成思危一生致力於推動中國的風險投資事業,是中國經濟政策的重要高參和制定者。成思危去世之後,他近幾年關於中國股市、金融和經濟方面的一些觀點,再度引起外界關注。今年,成思危曾刊文駁斥國際金融活動「陰謀論」。而其一些文章,也總結出,關於中國股市和金融等方面以下一些觀點。

他認為中國股市存在經濟發展方式轉變、上市公司質量、投資者素質、監管等四大問題。健康的股市要滿足國家經濟的基本面要好、上市公司質量要好、監管要改善、投資者素質要提高四個基本條件。好公司無人問津,這樣的股市要出問題。超發的貨幣就是關在籠子裡的老虎,早晚要放出來。長遠來看,貨幣過度供應必然導致通貨膨脹。

今年5月21日,成思危在中共官媒《人民日報》上發表文章,駁斥國際金融活動「陰謀論」。文章說,一些人把所有的國際金融活動,都當成陰謀,把國際金融活動,比作你死我活的戰爭,主張要抗擊國際陰謀。實際上,這並不符合當前國際金融的實際情況,更多主張「陰謀論」的人,有著不同動機,但都在抗擊陰謀的金融實力和忽視國際金融合作的問題上,缺乏說服力。

以中國股市為例,在低息降準與融資融券的誘導下,上半年內地股市,的確一度升到令人意想不到的高位,為市場帶來了不少樂觀的情緒;但由於缺乏業績增長作支持,股價自然位高勢危,到六月尾已大幅回落,至七月初,更演變成大股災,累到中央不得不暴力救市。現時股價雖已回穩,但市場信心,卻未能完全恢復。因此,中國第三季的內需,可以因為股價回落,而失去財富效應的支持。消費零售方面的表現,可能會比今年第二季失色。

據國內媒體報導,中國今次股災,不但蒸發了很多小股民的財富,還連累了不少企業打錯算盤,沒法輕易今年再在資本市場上集資,以解決原先的資金緊絀的問題。很多原先計劃推行的新的發展計劃,現在不得不叫停,所以連中國總理李克強也擔心,今年第三季的保七,將會比第二季更形困難呀!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成思危更表示,金融安全,是國家經濟安全的核心,必須將保障金融安全,視作重中之重,放在首要地位上來看待。其次是物流、軍工、能源、電信等產業的安全,他表示,重點對這些領域內的外資併購,一定要進行國家安全審查。

成思危曾在今年舉行的第二屆中國產業安全論壇上,作“只有堅持改革開放,才能確保產業安全”主旨報告時說這番話。他說,世界各國,屢次發生的重大堅決事件,甚至政治事件,都不斷在昭示著這樣一個電力道理﹕沒有金融安全,就沒有經濟安全﹔沒有經濟安全,也就沒有國家安全。

但是,成思危認為,中國經濟從總體上來說,仍然是安全的,並援引國資委、商務部和國家統計局的數據加以說明。他指出,應理性看待外資併購,目前發達國家發展的重點,已從增加生產能力的綠地投資,轉向提高企業價值的併購,他們中的絕大多數考慮的,是經濟利益,而不是出於政治目的,既不能喪失警惕,也不應一概視為洪水猛獸。

他提議,要著重引進戰略投資者,即在市場、技術、管理等方面有益中方企業的戰略投資者,並以互利雙贏來評價併購效果。如中國幾家商業銀行,在引進國外戰略投資者後,外方雖賺了大錢,但中方獲益更多。他強調,在不涉及國民經濟命脈的行業和領域,以及國際競爭力不強、全球化程度較高的產業,應允許並鼓勵外資併購。

中國大陸的企業,缺乏社會責任觀念,對此,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委會副委員長成思危表示,中國社會已不能容忍「資本無道德、財富非倫理」的理論及實踐。

一次,成思危在北京「中國經濟周刊」發表文章斥責,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企業社會責任,並非只是評價企業道德高下的標準,也是進入國際市場實實在在的門檻。文章說,中國企業剛剛走上國際化之路,就遭遇歐盟、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的企業社會責任檢驗標準,並由此決定,是否允許中國企業進入其市場。

由企業社會責任形成的市場門檻,不能歸於國際貿易摩擦的一般內容,而是具有進一步更嚴格的貿易禁止含義。因此,即使到發展中國家去投資設廠、進行經濟貿易活動,也會受到當地社會、特別是國際社會的嚴密監督,不負社會責任會名聲不佳,甚至被逐出市場。

成思危認為,可以看到,企業社會責任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國際化潮流。可惜的是,成思危表示,中國企業不負社會責任的現象,相當嚴重。據官方統計,由於生產安全問題,每天死亡三百二十人,國內一些礦難,完全是黑心礦主與地方官員相勾結,無視礦工死活、非法開採所釀成的惡果。

其它例如蘇丹紅事件、環境污染事件、農民工欠薪事件等企業社會責任事件,也時有發生;還有些跨國公司,以本土化為名,漠視社會責任,去年就有三十三家跨國公司,被中國環保部門,列入水污染黑名單中來。​

「無可奈何花落去」,成思危終於離我們而遠去了。

就在今年初,病重住院、臥病在床的成思危,仍以國事為重、仍思金融改革,仍思考着中國的未來。而在他生命的最後的時日裡,他留給有世人的最後一篇公開文稿,那就是今年五月出版的《金融國策論》中的序文,接近兩千字的序言,永遠映入國人眼簾䐉海中來:

“戰略目標的確定,是所有研究問題中首要決定的問題,如果目標一錯,滿盤皆輸。”在病榻上的最後時光,成思危所思所想的,還是他研究了一生的中國金融改革。

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成思危將風險投資的概念引入中國。一九九八年,全國政協九屆一次會議上,成思危代表民建中央,提交了《關於盡快發展我國風險投資事業的提案》,即此後引發中國高科技產業新高潮的“一號提案”。此後,國內風險投資,風起雲湧,勢不可擋。

中小板、創業板、PE、VC……今天的中國投資者暢遊其間、獲利無數的風投市場能夠從紙上藍圖成為現實,成思危的奔走呼籲起到了重要作用。

“成思危當之無愧為中國風險投資之父。從事風險投資業者、創業板公司老闆應該感謝他、銘記他。”美林國際(香港)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劉芮東說。

《金融國策論》作者十二日接受記者專訪時回憶起成思危今年春節後在醫院為該書作序時的情景。

原來,成思危今年春節後拿到書稿後,因感到金融作為國家戰略至關重要,應允作序。但考慮到他已抱恙體弱,該書作者代他擬好了序言稿,送給他過目。

成思危卻說:“我從不讓人代筆。”最後是由他口述,託人記錄完成。

生前,成思危將複雜科學、虛擬經濟、風險投資與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實踐相結合,獨著、合著二十餘部學術專著,在重要期刋上發表學術論文二百多篇。

著作等身、已執筆困難的他,用口述的方式,留下了生命中最後的思想火花。

這篇遺作中,針對當前甚囂塵上的國際做空中國等“陰謀論”,成思危表示反對:“實際上,如果把抗擊‘陰謀論’作為保障金融安全的戰略目標,那就大錯特錯了。”

“正確的戰略目標應當是鼓勵提高我們自身的金融實力,進一步深化和推進金融系統的改革,提高我們的國際競爭力,並且在國際競爭中提高我們的話語權和我們在國際金融中的地位。這才是正確的戰略目標。”

今年六月十一日,八十壽辰的成思危寫下《八十回眸》一詩:

暢遊人間八十年,狂風暴雨若等閑。雛鷹展翅心高遠,

老牛奮蹄志彌堅。未因權位拋理想,敢憑剛直獻真言。

功成名就應無憾,含笑揚眉對蒼天。

這是一首樸實無塵的遺詩,它記錄了詩人一生為國為民的人生體驗。筆者一生愛誦舊體詩文,成思危前輩此詩,將永遠傳誦在我心田心房之內,而其愛國情操,亦永遠成為我等海外知識份子的效發楷模!



楊楚楓
Email: 楊楚楓
责任编辑:005
回 [ 楊楚楓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