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楊楚楓

可憐九月落薇花......深切悼念黃福安夫人李慧芳仙逝

楊楚楓          于 September 28, 2016 at 01:53:42: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仲夏新曆8月上旬,我夫妻二人,才歡渡過”,“年年乞與人間巧,不道人間巧正多”的牛郎織女中國情人節。9月5日,又碰上美國勞工節。在這個法定的公眾假日中,我們約上二襟兄及相交卅年的香港老友,駕車到路易士安娜州的Lake Charles上的4座賭場上去,一試我們的運氣如何。四人同行,四人皆捷,何其幸運!

翌日消假上班。午後2時,我從學校下班後回家,依平常生活程序,即倒頭午睡,以便稍後醒來,便伏案執筆,撰寫各預約的各間報紙的專欄稿件。記得當天是9月6日星期二,下午3時左右,家中電話響起,在客廳中的太太拿起來接聽,我不以為然,仍舊下筆㝍作。奇怪的是一句也聽不到太太的對話,屋中空氣似乎凝結。10分鐘過後,太太放下電話,以沈重的腳步走入書房中,一頭倒在我肩膀上,即時哭泣起來。我用手輕輕托一起她的芙蓉面,為她抹去淚花,深情地追問何事傷心?

「剛才是安叔打來電話。告知安嬸剛於昨天9月5日仙遊!家奠選在9月10、11兩夭。舉殯安排在9月12號週一進行。」

這真是一個晴天霹靂的惡耗!我頓時感到手腳麻木,腦海中一片空白!我夫妻兩人,不覺雙擁雙扶,坐囬沙發椅上,聽太太詳細轉述安叔在電話中描繪安嬸離開時的細節。

「日寫文章二千字,何曾停筆在燈前。

安嬸驟別不復返,自雲仙鶴寄哀思。」

這是我當晩寫下懷念安嬸的詩句。

而當天晚上,我沒有下筆寫任何美國及港澳地區各媒體的專欄文章,代之而起的是夫妻翻起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相薄,內有安嬸一家人與我們楊家眾人合照的照片,有黑白、也有彩色,看着安嬸笑若芝蘭、如淋春風的肖像,我不禁神馳萬里,想起我們兩家人相識的經過:

1980年夏天,為了擴展我們楊家父子的飲食生意,特別從鄰埠聖安東尼奧市搬家過來,買下當年休士頓市最着名的李家莊酒家(Lee s Inn)來經營。聖市的楓林酒館,則交下四弟森林夫婦管理,我單身跟隨父母,走入美國笫4大都會休市中,接受新的業務挑戰。經李家莊酒家前東主、休市李氏公所主席李宗濂先生介紹,我們認識了來自越南的黃福安及其夫人李慧芳。當時酒家中上下員工,都熱情地稱黃氏夫婦為「安叔」、「安嬸」!我們亦跟隨大家叫起這個親切的稱呼來,而通過日日夜夜的工作交流中,我們發覺安嬸對客有禮、對同事有情、對我們有義。這因為在我們接手店舖後不久,我大姐遠從澳大利亞雪梨市搬來休市,與我們團聚。當年大姐膝下有兩女隨來,一為4歲、一為2歲。大姐協助我打理樓面,早上無暇看管二女。剛巧安嬸當時只是晚班來店上班,白天在家照顧4名子女起居飲食,她十分有愛心,一併關照我兩位外甥女,視她倆為自己骨肉一樣,與她子女一樣,同食同行同玩。因此我外甥女亦叫起「安嬸」為「安嬸媽咪」來。更難得的是安嬸原來4姐弟,並沒有無端白事地多出2個妹子而不滿。而安叔與安嬸一樣,視我外甥女如己出一樣。

一次我們楊黃兩家人交談之下,發覺安嬸中文名中有個「芳」字,與我大姐中文名字中「少芳」相吻,而我大姐年長我年半,安嬸少我大姐半年,但大我一年。因此從80年代起,我大芳姐便叫安嬸為妹子。而我則稱安嬸為二芳姐,而安叔子女,從此亦尊稱我為舅父。有如此聰明絕頂的外甥,我當然樂於接受,因緣巧合,我夫妻人生中,多了安叔安嬸成功人仕的家庭,匆匆一算,前麈回看,已有36年長矣!

在安嬸的追悼家奠中,我代表黃氏一家,為安嬸平凢但偉大的一生,作出深情介紹:

李慧芳,法名傳芳,廣東鶴山人氏,1948.10.1.出生於越南西貢市。父親名叫李龍彪,是當地一位少林洪拳師傅,武功高強,拳招勢如驚風,迅若猛龍,誠一代宗師,追隨習武學藝弟子不少,少年黃福安,正是其中之出色弟子。李慧芳母親溫潔珍,是一位典型的中國式賢妻良母,共生有三位千金,除李慧芳為長女之外,尚有兩位女兒,現今居住在澳洲雪梨。李慧芳既是家中長女,又是父親的心頭肉、掌上明珠,自少接受父親的武術指導,成位一位武藝出眾、才貌雙全的女中豪傑。更與少年黃福安青梅竹馬,雙情相悅,並於1967年共諧連理、共詠關曜。

黃李二人組成幸福家庭後,共同經營化裝品及首飾生意,生活平穩安定,往後的歲月中,他們一共生有2男2女,四位聰明活潑的子女。他們就是:大女麗敏、二女嘉敏、三子嘉煒、四子嘉鴻。

世事無常,1967年起,越共不斷侵奪越南。到了1974年,西貢正式失守,從此南越成了越共天下。越共政權施行共產主義,黃氏一家六口,為了追求民主自由生活,不得不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投奔怒海,來搭小小漁船,於月黑風高之夜,逃出越南虎口,在波濤洶湧的海面上,跟死神飢餓搏鬥,終於逃亡到馬來西亞,得以喘息。他們在馬來西亞群島上,生活了一年,終於得到美國政府人道援助,接收他們一家六口,來到德州休士頓居住。

此時正是1979年7月,李慧芳夫婦背著一個小包袱,內裡僅有20美元,便開始美國新生活。日間大家分道揚鏢:兒女用功上學、夫妻二人埋頭苦幹,李慧芳在李家莊酒家任職,黃福安則從事油管配制工作。他倆不怕工作艱辛,一心只想賺上金錢養活家人。生活雖苦,但見到父慈子孝、姐友妹恭、一家樂也融融。黃李夫妻二人,含笑面對一切!

「守得雲開見月明」1995年長女䴡敏醫學博士畢業、1999年次女嘉敏亦得醫學博士畢業名函。2年後之2001年,三子嘉煒遠從麻省波士頓醫學院歸來,帶回又一位牙醫博士學位,真可稱之為「一門俊𤇍、三位精英」!至於第四子嘉鴻,志在陶公商業,完成學業後,走上建造業工程,為休市的高速公路及着名地區的添磚加瓦,盡力盡心。踏入21世紀之後,子女分時分段,成家立業,繼而開枝散葉,孫兒滿堂。黃氏夫妻每時每刻為兒孫福祉而全力以赴,更未忘參加社會團體公職,為國效忠、為民請命!

天滄滄、地茫茫,天地無常,一切皆空,黃泉路上不相逢!今日李慧芳獨自駕鶴西去,往生淨土,天外看故家,黃氏家人親人友人,留下無限哀傷,永存無限懷念!

如今親人走了,家人哭泣,親朋黯然。大家為了今生能相聚,早在前世結緣,今世能相親相愛相聚,共度一生、共同面對悲歡離合的生涯。

安嬸初為嬌女、次為賢妻、後為慈母、再為祖母。兒孫滿堂。但人生苦短,匆匆歲月,今日祖母緣滿而去,祈求天界佛國淨土,可得永生。但仙路茫茫,去向不清。有賴諸位佛門大法師,為她木魚指步、頌經引路,金鐘伴行。使行者寬心舉步,脫下一切凢心雜念,平步安然地去到佛國淨土,祈求在永生佛池內,化作一朶永遠怒放的金蓮!

感謝各位親朋好友,遠近趕來,念經送別,誠心安慰黃氏家人,令去者放心,使家人減少痛惜牽掛。此情此徳,黃氏家人永記於心!

而我這位跟黃氏家人,相識相交相敬超過四分一世紀的異姓親人,願以本文為悼詞,心香一瓣,送上天庭佛國,讓安嬸欣然鑑领!



楊楚楓
Email: 楊楚楓
责任编辑:005
回 [ 楊楚楓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