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楊楚楓

(美南人語)孫中山回憶中的澳門

世界名人网 楊楚楓          于 December 02, 2016 at 10:36:11: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活到今時今日,自己早已升級為「登陸之年」多時,不過有一件心事,自己一直戒懷,那就是對國父就是對孫中山先生生平的的著作,所讀有限。這都是因為自己喜愛博覽群書,不愛局限於一家一席。一家一席。幸好還是有看過1897年先生所寫的英文版《倫敦被難 記》(Kidnapped in London) London)及中山先生在《河濱雜誌》中的文章中所㝍的中文版《我的回憶》革命記憶。在該本中文書文章內,孫中山回憶了不少澳門經歷。

在今天孫中山先生誕辰150周年之際,從 中國北京到法國法蘭克福、從美國紐約到台灣台北、從香港北到、夏威夷,在他生前為籌謀革命而奔走呼告的世界各地,人們出於對中山先生的景仰,、正不約不約而同地舉辦各種活動,來紀念這位革命家。而作為中山先生第二故鄉的澳門,澳門,各, 各界各界人仕,也正以不同視角,審視孫中山與澳門的關係,為緬懷這位偉大的革命先行者,以孫中的革命啟蒙原點而自豪。

1894 年離開澳門後,孫中山以革命推翻清王朝統治的決心已定,當年十一月,他就開始從包括自始從包括自己哥哥孫眉在內的檀香山華僑群體中匯聚人力財力,為1895 年在廣州發動武裝起義做準起義作准備。

起義失敗後,時年廿九歲的孫中山遭清廷通緝,在澳門葡人友人飛南第的協助下,經澳門流亡海流亡海外,輾轉至倫敦,投奔其在香港西醫書院時的老師康得黎。

1896 年10 月11 日,清朝駐倫敦公使拘禁了身處使館的孫中山。孫中山設法向康得黎求救,康得黎等人將此事公諸於眾,利用輿論壓力和英國政府干涉,令孫中山獲釋。這段經歷的詳情隨即被寫成英文自傳Kidnapped in London:being the story of my capture by, detention at, and release from the Chinese legation, London(1912 年首次漢譯為《倫敦被難記》),1897 年在英國印行,後譯為俄、日等多國語言,孫中山因此聞名於西方世界,成爲中國革命的象徵。

這本奠定了孫中山國際地位的自述,開篇便是澳門。他寫道:“我於1892 年在澳門這個珠江口小島珠江口小島住下,開始行醫,那時無論如何,也料不到四年後,在倫敦被囚於清廷駐英使館,不意間館,不意間引致政界嘩然,又竟由英國政府出面方得脫身。然而,正是卜居澳門那年,正因置身澳門因置身城中,我初涉政治,革命事業起步,這是我今日為英國人所知的由來。”

在簡短介紹香港求學經歷後,他再次談及澳門:“澳門為葡萄牙所據有360年,政事歐人做主,居者 作主,居者則以華人為多,以葡人自居者,多為世代延續的歐亞混血之人。”其後兩個段落陳述他在落,陳述他在澳門行醫狀況,隨即點出在離開澳門前所經歷的革命啓蒙:“也是在澳門,我初次得知我初次得知一政治活動正在進行,恰當地來説,一個名為‘少年中國’的黨(“Young China”Party)得到組Party, 得到組建,其宗旨如此英明、計劃如此穩健、前途如此樂觀,令我心有慼慼,隨即加入,以圖加入,報效國家。該黨旨在實現和平變革,我們希望通過向朝廷請願,以漸進、平穩的方式,構建趨向現代之政府。此政治運動之首要目的,乃推行憲政,取代舊式、腐敗且不合時宜之現行中國體中國中國體制。”

對這本脫險陳情回首澳門的自述,歷來史學家各有解讀,有認為康得黎捉刀,或顧及英人觀點而國人觀點而曲筆,但孫中山在澳門經歷政治啓蒙並公開宣稱由此起步,是事實。這段生死攸關,與澳攸關,跟澳門有關的經歷,透過孫中山的親身回憶,更顯真實生動。

除《倫敦被難記》外,孫中山的另一次回顧,也提到了他在澳門接觸革命的過程,且更加詳細。一九一一詳細。1911 年10 月11 日武昌起義勝利,各省紛紛響應,在美國奔走籌款的孫中山,隨即決定以外交入决決定從外交入手、尋求支持、組建政府,於11 月10 日抵達倫敦,尋求與英國外相接觸,結為聯盟。

此時,英方判斷清政府大勢已去,但在主政北京的袁世凱與南方革命起家的孫中山之間,傾向支持前者。傾向支持前者。頗具影響力的英國《泰晤士報》,刋載了對袁世凱評價極高的文章,隨後連載宣傳袁在革連續宣傳袁世凱在革命中的作用。在此種不利情勢之下,孫中山也希望通過媒體爭取輿論,保住革命果,保護革命果實。他選擇了當時銷量極高的月刊《河濱雜誌》(The Strand Magazine),於抵英當月接受採抵英當日接受訪問,澄清原委、維護革命正義性。訪談《我的回憶》次年三月刋登。
在是次訪談中,孫中山再次提及澳門往事:“……1892 年,我取得等同於內、外科執業資格的學位,於資格的學位,於是四下尋覓一些可資安頓的去向,最終決定去葡萄牙人轄下的澳門,碰碰運氣。當時我對運氣。當時我對政治都還沒有甚麼興趣,在澳門,葡籍醫生的偏見令我寸步難行,但在那段艱難時期的某段艱難時刻的一個夜晚,一位與我年齡相仿的年輕商人找到我,問我是否聽到來自北京的風聲,說日本人風聲,說日本人打過來了。我說從英國人那兒略有耳聞,其餘知之甚少。
我又說:‘我們都被蒙蔽着,這是非常不幸的,皇帝應該更信任人民。’
那位朋友說:‘天命無常’。(意思是,天賦的權力不會永存。)
‘極是’,我又道,‘《尚書》有載‘天聽自我民聽’’。
當晚,我加入了少年中國黨。”
隨後段落中,在述及離開澳門一節之前,孫中山說與歐西人士(Europeans)常相往來,令他見聞他們的自他體會到他們的自由,更加無法忍受清政府對人民的蒙蔽。這裡的歐西人士,除了對他影響深刻的老師等深的英國人,應當也包含在澳門所接觸的葡萄牙社群。另外,當提到一八九五年起義失敗遭通緝經澳門逃亡的遭遇時,他回憶道:“在澳門祇有數小時的停留之際,我與舊同志匆匆會面,他對我說:‘孫,你已無法抽身。’我答道‘是,我已走上此路。記得你說過:天命無常!’”
《河濱雜誌》是以銷量為目的的通俗讀物,既連載“福爾摩斯探案集”,也報道如德國皇帝威廉二世等的歐洲政治人物,趣味與真實兼顧。孫中山的《我的回憶》逐條列舉推翻滿清的理由、分析局勢、預期革命成功並呼籲支持,政治意味強烈,但在簡短的幾個段落中,將在澳門與組建革命黨有關的經歷以一種頗具傳奇色彩的方式呈現,與其他革命生涯軼事一同點綴在嚴肅的行文之間。這說明,這段被屢屢提及的澳門往事,在他的革命生涯和個人經歷中,都是重要的部分,亦是珍藏的記憶。
澳門引以為豪的歷史城區,濃縮了幾個世紀的風雨興衰,見證過無數英雄豪傑意氣風發,觸動文人墨客詩情畫意。漫步舊城老巷,也許不經意間就踏過先賢留下的足印,步入他曾拜訪過的院落。然而,有形的遺跡往往更易隨着城市的變遷而遠去,在偉人的回憶和著述中,澳門在歷史劇變中的形影更加清晰,不容懷疑。孫中山對澳門的回憶,是澳門一項珍貴的歷史遺產。



楊楚楓
Email: 楊楚楓
责任编辑:005
回 [ 楊楚楓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