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名人风采]

新女记者 美丽无所畏 ★★★ 热 荐 ★★★

晓光 cocoeee@msn.com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今传媒2004年2期

在我们的时代,女记者正在成为新闻媒体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也有人从现代人才学的角度说女性做新闻媒体具有天然的优势。新闻是时髦的职业,现代女性观念前瞻,十分敏锐,细腻温和,具有美好的感染力和自然的亲和力,女性出马往往从容得之,这样的事例屡见不鲜。当然,选择了新闻,在选择了“风光”的同时,也就选择了接受艰辛,女记者心中承受的苦与乐与男记者比起来,更有一种难与人道的艰难和辛苦。

《美丽无所畏》是一本新书的名字,套用在此,藉以传输一种观点。女记者,无论是美貌的,还是其貌不扬,无论是名扬天下体育女记者,还是游走于市井街巷的默默无名的女记者,亦无论是玩笔的还是出镜的,一样都是上帝派下来的天使,都有她的美丽所在。这美丽,可以是娇好的外表,可以是洒脱的风度,亦可以是执着的精神,在这多面的美丽萦绕下的女记者应该是怎么样子的呢?透过美丽,我们看到了泪水、汗水,亦看到了不解、误会、纠缠……

易小荷是《体坛周报》的当红篮球记者,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才女。最初知道易小荷的名字,是从零星见到的《体坛周报》上,尽管自己不太关注体育尤其是足球以外的体育项目,但因为有我们的国家队、国奥队以及国力足球队等的喜忧绿茵场,有我们的姚明、大郅、巴特尔征战NBA的各种消息,见到还是要读一下的,在这份据称中国最大体育类媒体的报纸上,在篮球的报道中,我看到了这个名字--易小荷,她的文字是那种清新的带着淡淡玫瑰香的,在你不得不佩服的文笔下透出一个大女孩的灵性。没有那种汹涌的风浪,有的就是涓涓细流般的沁人,所以就喜欢读了,喜欢在足球之后看篮球,看她笔下的篮球和人。

今年年初,我看到了一本书《亲历NBA》,它的作者就是易小荷,据说,这本书卖的很好,市场反响很不错。我想,这是肯定的了,在一个被外界用放大镜看着的“美女记者”、NBA、姚明等等的诱惑之下,是有些人抱着好奇甚至猎艳心态来买这本书的,但在读完这个大女孩的他乡故事之后,也许就真的被感动,这就是一种幸福,于作者,于读者,于书商。

又从网络等其他地方看到了易小荷的种种文字,有褒有贬,这就更增加了我与这位新闻人同行进行对话的想法。通过关系,我很快就联系上了她。3、4月份的易小荷已经在大洋彼岸采访NBA了,十分的繁忙和辛苦,但她很懂得理解同行,于是就有了下面她的心灵告白。

你知道我有多累

易小荷(毕业于重庆四川外语学院,2000年开始篮球报道,从2000年开始相继在新华社<<体育快报 >>、<<南方体育>>供职,2002年起供职于<<体坛周报>>,从2000年开始采访 CBA联赛、2001年北京世界大学生运动会、2002年釜山亚运会、2002年9月印地安那波利斯男篮世锦赛,2002年12月-2003年4月,驻扎休斯敦"大本营",见证姚明征战NBA)

已经不记得是哪一年了。

一次外出采访,是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一起,采访国家队。

当地的一个单位宴请我们吃饭,满满的一桌子全坐着同行,大家你一语我一句,都在讲着和工作有关的事情。

然后,不知道讨论到了什么问题,有一个瞬间,某位男同行忽然停了下来,叹口气,看一眼国家队,又将眼神收了回来,说:“活在这个社会真累,要嘛得有钱,要嘛得有权,不然,最起码都得像易小荷一样有色。”

桌子上顿时一阵哄笑。

他的意思我很明白,他以为,到今天,我能够在这个圈子里做得还可以,是因为我的外貌。

要知道,那时候我脑子里全是稿子的事情,吃完饭就马上要去赶车,可是报社那头催稿要紧,于是乘着开席之前,我拿出电脑正敲着。

我没有时间,也没有力气去介意这些和我不相关的事情。

你们以为我很坚强吗?恰恰错了,直到现在,我都经常会因为看到电视上的一个大家都不会在意的镜头,而泪流不止。

我一直,都只是这个大千世界的一个很柔软的女孩,从大学毕业开始,东奔西走,四处为家,被炒过鱿鱼也炒过别人的鱿鱼,在这个社会撞得头破血流,我一直都在努力地寻求一个合适的位置,好让自己不要遍体鳞伤。

好像是池莉书里的一句话吧,被我稍改了一下。

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是在飘,无论是事业还是爱情,我们飘啊飘啊,哪怕是空气中最细微的风也能改变我们的方向……

如果你看过我在大雪纷飞的夜晚,一步步摸索着去石景山采访;你看过我为了完成一篇稿子在办公室的地上就席而卧;你看过我出差的时候三餐不继,一天只能睡上几个小时;你看过我顾不上美容顾不上保养风里来雨里去;你看过我每年因为太累的病历表,和我一出差就疯长的白头发。

你就会知道,用外貌就概括了我所有的辛苦和泪水有多么地不公平。

显而易见有相当一部分的人是和那位男同行站在一个行列的,有时候点开那些网上的论坛,那些谩骂、讽刺、污辱、打击像漫天的黄沙一样。

这些评论基本上都是从我到了《体坛周报》以后开始的,也许,也就是所谓当我在体育圈里开始有一定名气的时候。

那天,有个朋友笑着对我说,小荷,你知道,任何人开始作了"名人"以后,他就不再会是个普通人了,从此,他的优点或许会被放大十倍,而他的缺点却会被放大一百倍。

我当然算不上是什么名人,只是由于我所供职的这家报纸的缘故,圈子里的人还算认识我。优点先不说,我当然有缺点,当然!

是的,我不擅长以理性的全局的思维,将那些篮球场上的"三角进攻"、"全场紧逼"讲得头头是道;我也不擅长以伪专家的姿态,告诉你,再过五分钟,场上的教练是否应该换人了。

是的,你完全可以说,我不懂篮球。

我只是认为,这个世界是如此多元,而文化与语言也如是,在大大的篮球世界当中,莫非只有战术,只有技术,只有你死我活。

就像9+1=10一样,8+2不是也=10,还有5+5,甚至6+4,我希望能告诉读者的是,篮球不仅仅就只是一颗小小的皮球,它也是一种文化,也是一种表达,也是一种思想,也是一种历史。

现在基本上每年都会到美国采访NBA,在这里的日子更像是一首流浪者的歌。"在其位,谋其职",拿了报社的钱,就该好好地为报社工作。

但是你知道,在这里最大的感受,是经常梦里不知身是客,当从休斯敦,到洛杉矶,到旧金山,到达拉斯,到圣安东尼奥,到孟菲斯,到盐湖城,到西雅图……到那些原来只有在电影上得知的名字时,你不会欣喜,不会激动,甚至不会有多余的精神去看看属于这个城市的风景。

那些名字是属于旅游者的,绝对不属于一个职业记者。

我的全部轨迹,就是从机场到酒店,再从酒店到体育馆。

一个人四处打电话订票,一个人拉着大包小包,一个人走在空阔的街道,一个人四处张望,一个人挤进全是男人的更衣室,一个人塞下干涩的汉堡,一个风餐露宿,一个人晃晃悠悠。

在这种时候,有人会因为你是女记者而照顾你吗?我知道,我首先是一个记者,其实再是一个女记者。

那天,读到一个读者的来信,她在信中说,感谢我发回的那么多报道,她喜欢姚明,而从我的文字当中,她找到了奋斗的动力。

或许,这就是工作全部的喜悦了。


如果第一次见到佟怡,你很难想到她已经是一个从事新闻工作快4年的女记者,因为在她的眼里,总有那么多的感慨和不解,这也就是她算做老记者了还无畏惧地从一个经济新闻记者、娱乐新闻记者,转而成为一个社会新闻记者的。的确,在不少情况下,经济新闻可以轻而易举拿些资料找个角度就可以写出来,而且不时还会有些“经济效益”,娱乐记者呢?虽说有狗仔之称,但抓到娱乐界大小星星的鸡毛蒜皮以外,据说好处多多,你可以把一个小消息拉长,把二流明星炒热,或者无利可图时,你也可以鸡蛋里找骨头或者落井下石把明星骂个一无是处,本人客串过娱乐记者的角色,几乎大部分主办方都会给记者红包礼品的,岂不快哉!至于跑社会新闻的记者呢?往往是血本无归,花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却落一个稿子不发,看到一个个老百姓的酸甜苦辣时都不免要思量一番,在一些人的眼里,社会新闻就是瞎折腾苦差使一个。因而这算是我心底里佩服佟怡的一个原因吧,知难而上。

在偶尔的接触时,我感觉的出来,社会新闻的印痕应该说已经很严重了,在一个萧条的报业市场,在一个亟待发展的报社来说,辛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而她总是把痛苦埋在心里,把坚强和激情带给她的同行和采访对象。这是我们的报业所需要的。佟怡是一个长不大的女孩子,作为一个女记者,她能做到目前的程度实属难得。

女记者也激情
佟怡(2000年大学毕业后至今一直做记者,现为《阳光报》社会记者)

此时,窗外已经是杨絮满街飘的季节了。扳着指头一算,转眼之间,我做新闻工作已经4年了。但是我做社会新闻记者,不过是短短的8个月。

以前,我一直有个错误的观念,就认为社会新闻一定要男记者来做,因为社会上的人很坏,如果是一个小女人来做,会受人欺负的。

2003年7月,我来到现在这个报社,做了一名社会新闻记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选择,我想,大概当时我想试试被人欺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起先我没有任何的社会关系,也不认识同行,所以线索很贫乏,做起新闻来很辛苦,常常是扫街一整天下来什么新闻都没扫到,运气好的时候会碰上一个小新闻,等见报的时候标题字号不超过三号字。所以那个时候时常很郁闷。不过扫街也不得罪人,所以很少受人欺负。

后来我渐渐明白了,原来做社会新闻,别人很少欺负你。只是新闻中的辛苦要你自己来承担。

几乎每天,等我采访完一天的新闻往报社赶的时候,会发现很多和我差不多的上班族的女人们也都下班,她们或是挽着男友的手转街;或是急匆匆的赶回家,享受和父母在一起的温暖。而这一切都是我没有的。

这个时候我总是在想,如果我不选择这个工作,也许我就是她们其中的一员,每天花大量的时间考虑的都是有没有出新款的衣服;护肤品是选择欧莱雅还是选择资生堂;哪里又新开张了比萨饼店……而绝对不是像现在这样的不修边幅,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考虑衣服鞋子彩妆怎么样搭配才最完美。

我总是意识不到我做新闻的苦,而同事们都说,是因为我总有一种激情,所以再多的苦,在激情面前,都化为乌有。

激情?是什么东西?我有吗?也许他们说的是对的。所以我在华县水灾的时候淌过漫至大腿的水,和乡亲们到淹没的村庄去看看他们的家,所以我在“禽流感”到来时,可以来回徒步走过从封锁处到疫区超过6公里的路程。他们说很难想象这是女人为了采访时所做的一切,他们都说这真的很苦,而我和他们相反,我觉得这是一种幸福,是那种“亲眼所见”的幸福。如果不做这个职业,就体会不到这样的幸福。还有一点,其实不怎么重要,但它一直激励着我,我总是对自己说,我是理工科出身的,所以很多苦我都不怕。在父亲那个年代,学理工科是一件苦事情。虽然我还很清楚自己的理工科和自己的文科一样臭。

8个月前,我做社会新闻,才渐渐和社会有了接触,才学会了和人打交道的种种方式。在接触社会的过程中学会了成长,虽然我很清楚,像我这么老还在学“成长”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这就是一个已不算年轻的女人8个月的新闻感受。



易小荷,Titan
Email: cocoeee@msn.com
责任编辑:005
回 [ 易小荷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