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名人文摘|新月文摘|微信版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education]

我读了数遍,觉得此文真好!特转发:66-1班郑磊在<复旦附中六六届毕业五十周年纪念会>上的发言

郑磊          于 October 12, 2016 at 08:24:07: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今天,站在这里,感慨万千。

50年前的我们,曾经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因为我们进附中是百里挑一。曾经以为理想自然会实现,因为我们没有一个人不积极向上、好好读书。

那个时候,根本没想过,青春会衰弱、生命也会枯竭。

人生是一个圆,起点和终点最后会汇合。如今的我们已能隐约看到生命起点了,这时我们才明白,原来人生短暂,青春也只是一瞬间,还没来得及体会是怎么回事,它已经不在。如今的我们也不必再展望将来了,一生的路明明白白。回头看,命运不过是自己踏过的一个个平凡的脚印,于是命运没有了那份神秘感。

坐在下面的老师和同学都已白发苍苍,脸上有了岁月的痕迹。但是,我的脑子本能地拒绝这种影像。

我们的老师在我记忆中依然年轻,她们端庄美丽,他们富有激情,他们的课上得无可挑剔,他们对我们关怀备至。同样,我的同学也被定格在那个青涩年代,自此,再也没有改变。他们从这儿走出后,不管是当了官,事业有成,还是默默无闻地只专注于一份平凡的工作。在我印象中,他们无一不是我的发小,有着简单而划一的理想,挂着着浪漫和率真的笑容。

想来真是难得。

或许,现在,在家人眼中,我们是家庭的顶梁柱,成熟老练,或许,对孙辈来说,我们一开始就是个老人,和蔼可亲,却不免落伍和唠叨。

我们也有过的青春年华,如今唯有我们能相互作证。它渐渐远去了。远得连我们自己也快够不着了。这曾是一个如今的年轻人不能想象的激情岁月,荡漾着一切人世间最美、最理想的东西。它不会输给附中任何一届毕业生,也不会输给我们的后辈。

岁月成为记忆,沉淀在老同学脑中。象一盒不褪色的录像带,只要我们相遇,只要我们提起,一切就会再一次重现,这是我们友情的可贵之处,也是我们见了格外亲的理由。

50年过去,我们三1班的几十位同学怎样度过这半个世纪?要说的太多,说两个同学的故事。

魏孟勋是同我一天下到崇明农场的,那里生活艰辛又枯燥。一天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下来,筋疲力尽,而且,居住条件也差,住在草棚里的学生一开始是用煤油灯的。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干什么?

但我就听说魏孟勋在劳动之余自学英语。俄语班的学生没有英语基础,在没有教材、没有老师,更没有如今铺天盖地的语音设备,在这样的环境下。他是怎样自学的?说实在,我至今难以设想。

然而,下乡三年后,他成了中学的英语老师。

若干年后,我又知道以自学为主的他成为上海的名师、英语特级教师、上海英语教育系统学术委员会成员。参加高考的命题、评审工作,出了不少著作。

这是个听起来简单,又略带有一点不可思议的故事。至今令我唏嘘不已,因为我清楚,这里包含怎样超强的毅力和过人的智慧。

我在出版社当过十年美术编辑,1986年,一个偶然机会,我看到了由香港出版的《徐云叔篆刻集》内容丰富,装帧印刷非常讲究。当代不少篆刻、书法大师为他作序、署签。打开细细看来,才知道徐云叔,就是我附中的同桌徐德云。

他从文革期间开始研究篆刻,如今在书法纂刻界已赫赫有名。香港、大陆连续出了名家徐云叔的篆刻集,他被聘为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苏富比的艺术顾问。美国和香港的电视台将他的艺术拍成专题片。在篆刻界有个被誉为“空前绝后”的大师级人物——陈巨来,最得意的弟子便是徐德云。

陈巨来先生晚年,篆刻常由徐代而为之。80年,巨来先生要徐德云治印两方,并嘱不落边款。后来才知道,这是张大千向陈巨来先生索要的两枚印章。之后,张大千在洛杉矶寓所所画的画作上,多留有这印迹。

出版的张大千印谱已将此两印列在徐云叔名下,从中既可见陈巨来对这位高足的推崇和徐云叔的功力。

以上就是我们班级的两位同学。50年以前,他们丧失了深造的机会,但他们迅速涉足另一个领域,做学问。

我们说,做一点学问并不难,难的是,做学问能做到极致,做到领域的顶端,成为行业的翘楚。

环顾我们三(1)班的学生,50年来,他们不管在哪里,不管从事什么行业,都是个极其认真,将事情做到极致的人。

用常人的眼光看,我们三1班的同学过于书生气,有点“木纳”,有点“憨厚”。我们普遍不很活跃,我们甚至不善于表达自己,但是我们刻苦、专一、执着。

高调做事,低调做人。我们满足于踏踏实实、默默无闻、坚韧执着。

在美国,整个教育界近几年被一种所谓的全新教育理念所席卷,他们称其为《GRIT》。

它可以直接翻译成“砂砾”,即沙堆中坚硬耐磨的颗粒。中文也同时翻译成“坚毅”,但其含义比毅力,勤奋、坚强要丰富。

在美国,那种认为孩子的成功取决于智商和情商的观念,已经OUT了。

GRIT,被认为是学生成功的最重要的因素。

在美国,这个理论2005年之后,才被重视,。很多学校都受这种理念开始修改自己的课程。这时美国的教育工作者才认识到:教育的核心是塑造一个人的性格和习惯。

这些为日后成功打下基础的性格和习惯是什么?

是对长期目标有着持续的激情及耐久力,是不忘初衷,坚持不懈,执着顽强。

这不就是两位同学的写照吗?这不就是附中无数同学成功道路的总结吗?这不就是附中习以为常并始终坚持贯彻在每一个细节的教育方法吗?

有幸,早于美国几十年,我们便在附中受到了这种教育方法的熏陶。

我们被训练得:有着非常明确的既定目标、有着极强自我激励、自我约束、自我教育和自我调整能力。

为此我感恩这所不凡的学校。感恩我们的老校长和所有的老师。

一个人的命运也许不能选择,但对待命运的态度是可以选择的,我们在命运面前选择了主动、积极与坚毅。

教育的高明之处在于:

对学生不是教他们跑得多快,而是能让他们在摔倒之后站起来继续跑,哪怕是最后一名。附中的教育和熏陶形成了我们的共同的个性---不轻易言败。它让我们在感觉最糟糕的时刻不允许自己停止前进。

如果我们在最糟糕的一刻放弃并结束努力,那么,我们这一生就会错过最精彩的时刻。就会错过人生精彩的演出结束后,能听到的雷鸣般的掌声。

人生70古来稀。终于我们肩上的对社会的责任可以放下。我们问心无愧。

轻松之余,是否有点遗憾?

我们自幼就被教育,要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做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

几十年我们是以群体形象面世,诸如:老三届、知青、工农兵学员。我们这辈人只知道共性而忽视个性。我们有意将自己的个性隐去,并引以为荣。

今天我要发问,这是否也同时隐去了属于自己的闪光点?

我们往往不善于直面自己的内心,不习惯倾听自己灵魂的声音,不会作个性思考,羞于凸显自己的特性,更不敢大声发问:我是谁,我是一个怎样的不同凡响的生命?

每个生命都是独特的、鲜活的,都应有它个性的光辉。我们的后辈们和儿女们在这点上远远强于我们。

将近70,似乎也并不晚。

今天一切纷扰远去,我们可以享受孤独,安静地、完全彻底地面对自己了。

再为自己的生命活一次吧,或许,古稀,是另一种活法刚刚开始。

那就是活出自我,活出属于自己的精彩。

我们依然充满好奇,依然富有热情,依然不言放弃。

或许,会有离校60年的纪念,到那时再来叙叙属于我们自己的别样的精彩!

郑磊



education
Email: education
责任编辑:005
回 [ education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