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回顾:2001年中国互联网大“较量”
文摘 于 October 03, 2002 at 07:42:21:
  2001年的5月以前,中国互联网处于忙于收拾2000年遗留下来的“败落”心情,似乎谁也没有太多心情再造太多波澜,所以看上去格外平静。然而,6月伊始,一系列堪称“重磅炸弹”级别的事情突发而至,才让人体会到上半年的平静之下,隐藏着多少动荡、多少变数。

  细细探究这些动荡、变数,无一不与资本息息相关。看以看到,2001年中国互联网产业资本方与管理方之间的较量,已经到了矛盾激化的地步,在“网络英雄”们的疼痛贯穿每一个日夜的同时,资本的意志终于得到了真正的施展。

  回味每一个故事的背后,我们能够感受到残酷的矛盾冲突之中,互联网产业在进步,整个时代在进步——

较量之一:资本的“阴谋”和意志打垮王志东“名气”
  “造神是营销的一种手法。网络公司最简单的就是做公关了。媒体本身需要追泡沫的时候最容易追的也是人。以这个情形讲,志东绝对是IT界的一个好手及一个标志。”——新浪网CE0茅道林

  王志东这三个字,毫无疑问算得上6月使用频率最高的词,原因就是王志东和“他的”新浪突然之间爆发的、不可调节的矛盾。大小媒体上,随处可见对“冷酷无情”的资本家赶走创业者的同情。后来的事实证明,他本人对媒体就他的“辞职”事件表现出的热忱,也有一点愕然,以至于后来被媒体的热潮淹没了“王式沉稳”,做了一些很荒谬的挑战。

  在媒体的眼睛里,创造新浪的人是王志东;把新浪做成中国门户第一品牌的人也是王志东;把新浪带到纳斯达克的人,还是王志东。这样一个劳苦功高、且睿智沉稳的人,有什么理由被解职呢?到现在,还有很多媒体仍然在津津乐道这些往事,不能接受中关村知识英雄神话的破灭,却不能理解资本的意志是不容扭曲的,这是资本与王志东之间的较量,较量的根本原因就是王未能很好地执行资本的意志,这也是我们将往事重叙的原因。

  从北京大学无线电系毕业后,24岁的王志东表现出了软件方面的天才基因,随着中文之星破土而出,他跃升为国内顶级程序设计员之列,这也是四通力邀他加盟的原因。离开新天地,创建四通利方并担任总经理之时,王志东就提出了“我要说了算”等多条苛刻条件,慧眼识英雄的段永基一一答应。后来,随着利方逐渐长大,四通无力再投资,但是段永基并没有抛弃王志东,实际上也不可能抛弃,而是与四通另一名董事刘菊芬安排王志东见到了美国硅谷的投资银行家山迪·罗伯逊,于是有了1996年1月四通利方第一次走向国际资本市场,而王志东也获得了与国际资本交往的第一次机会。

  1996年4月,四通利方组建国际网络事业部,并推出了利方在线网站,汪延就是推出这个网站的第一功臣。到了第二年秋天,收获的季节终于来到,利方获得了美国华登投资集团牵头的三家公司的风险资本共计650万美元,而新浪现任CEO茅道林其时为华登副总裁。

  王志东作为一个技术人员的聪明和一般技术人员难有的对资本的敏锐,在此次融资过程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其中包括他在融资完成之前将四通利方原21%的技术股全数划入自己名下,这部分股权,是王志东后来在新浪持股的主要来源。

  1998年9月,王志东与华渊公司CEO、台湾商人姜丰年相识相交,并碰擦出当年名动一时的“佳缘”——华渊与利方合并为全球最大的中文网站新浪,姜丰年担任主席兼CEO,而王志东担任新浪中国公司总经理。1999年4月,新浪完成第二次国际融资2500万美元,这回的牵头人还是美国华登投资。自此以后,王志东便成为媒体眼里征战国际资本市场、将新浪树立为中文互联网领域最大品牌的神话英雄,而新浪辗转成长的大环境,则被媒体忽略不计。

  1999年,正好是国内媒体疯狂追捧互联网的时期,王志东神话的营造,正好迎合了无数渴望听到神话的胃口,并越发令这个神话成为不可逾越的高峰。实际上,这期间,新浪的掌门人是姜丰年和王志东从硅谷请来的美籍华人沙正治。应该说,正是他的到来,使新浪建立了真正的企业化运转机制。沙正治的错误,是不应该在新浪上市计划即将付诸行动之际,提出“全面接管”。这份计划的要点之一,是要求王志东等人辞职,这实际上要清退“本土文化”,将新浪完全“硅谷化”。可想而知,沙正治落败是事情的必然——一个没有中国文化的中国公司,将如何立足中国呢?

  正是沙正治的这次“全面接管”计划,使得王志东一跃而起,登上了新浪CEO的位置。也许在王志东的心里,他是感谢沙正治所犯的这个错误的,否则没有机会。

  之后,新浪顺利上市。然而,不顺利很快接踵而来,全球.COM大潮的衰退,使新浪在纳斯达克举步维艰,到2000年下半年甚至面临“1美元大关”的尴尬。同时,与王志东日甚一日名气大增形成鲜明对比,新浪在本身的营收方面越来越不能令股东满意,而王志东执意要将新浪做成一个“软件公司”,他在很多场合公开声明:“新浪从来不是一个互联网公司,而是一个软件公司”,这显然与股东、与董事会的决议南辕北辙。现在回想起来,可能这才是王志东被解职的最根本原因——董事会不能容忍一个连它的意志都不能理解的CEO。

  进入2001年,外人很难觉察新浪有什么变化。所以,当6月4日突然传出王志东被解职的消息时,很多人感觉是“地震”般的惊心动魄。实际上,纳斯达克在6月1日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当天新浪股价就上涨了。

  其后,伴随王志东的沉默,新浪开始了茅道林CEO和汪延总裁的新政,并随之出台了裁员、向传统回归、做一个真正的互联网媒体、推出收费邮箱等一系列的动作。当然,最大的动作,是在9月13日宣布与杨澜名下的阳光卫视的合作,与王志东的失意形成鲜明对比。

  事情的耐人琢磨之处,就在于开始很平静的王志东后来突然做出了一些很激动的举措。从6月15日开始,王志东开始有了“辞职事件”后的一系列动作,如召开新闻发布会声明自己是被迫辞职、强行回新浪上班、请律师打官司等等。新浪方面给予的回击非常坚决,可以断言是出乎王志东意料的:6月16日,新浪董事会召开电话会议,再次表决解除王志东总裁兼CEO和董事职位,表决的结果是5:0,这个结果当天就发给了王志东。

  后来的王志东,似乎又回味过来了什么,于是重又开始了沉默。到此为止,以姜丰年和茅道林为代表人物的资本力量,终于战胜了王志东的“名气”,名正言顺地当上了新浪的家。

  而王志东终于在11月发布了他离开新浪之后的第一份家当——点击科技,已经不是夏天时媒体热炒的、金庸大侠命名的“青鹤鸣”。

  无论对新浪还是对王志东,这次较量给双方留下的都是难以抚慰的创伤。创伤之外,双方都有各自的路要走。新浪和王志东的故事结束了,而资本意志与企业家个人愿望的较量,根本无法结束。

较量之二:FM365中AOL的49%和联想的51%
  6月的另一大新闻,就是业界传得沸沸扬扬的AOL与联想合作之事,终于有了下文——双方在京宣布,斥资2亿美元在原FM365的基础上组建合资公司,携手在中国市场发展消费者互动服务业务。

  联想集团总裁杨元庆在发布会上说:“联想欠缺在互联网服务方面的专长,欠缺先进的技术及运营经验,因此联想一直在寻找在这方面有专长的合作伙伴,我们想娶一个贤惠的妻子。”

  联想真的娶了一个贤惠的妻子吗?让我们从头说起。

  FM365真人露面,可以说是联想公关手段高明的极至表现,当三环路上一夜之间树立起无数块“4月18日,谁让我心动”的大广告牌,站在春天的阳光下闪闪发光时,谁也没有想到联想居然也要趟互联网的水,而且是在新浪、搜狐、网易上市之后。随后,广告牌在一夜之间换成了“真情互动,FM365.COM”,而谢霆锋倒借此大放了一回光芒,使很多人借助联想的广告知道了他的“大名”。

于是,谜底也就泄露了——FM365。

  外面的猜测也多了起来:联想在这个时候踏足互联网,要作门户、接入还是社区?很快就有“联想式”的答案出来了。4月18日联想以无比隆重的仪式,推出了FM365,并宣称FM365.COM的正式发布,是联想向互联网领域迈出的关键性的一步,但是,它将不同于市场上的任何互联网模式,拿FM365的产品经理杨洁的话说,就是“现在门户站点主要做搜索和链接,这像个盘子——面广但薄,一穿就过;而专业站点像个管子——很深,用户虽不太容易出去,但粘住的只是一类用户;我们要做个桶——要满足80%的人的80%的需求。”

  柳传志说,联想集团将通过FM365网站为联想的电脑、手机、掌上电脑等终端设备用户提供财经、教育、娱乐、旅游等信息服务。但谁都看得出来,FM365是奔着上市去的。

  其后的发展却很让柳传志很失望,FM365这个“桶”,似乎并没有吸引到80%的人来享受联想的服务,并且是个代价极高的“桶”。随着全球互联网大潮遭遇寒流,新浪等中国门户在纳斯达克黯然失色,即便有联想大佬坐镇后方,FM365也难以招徕资本的青睐了。联想纵然有万贯家财,也不能眼看着扔在FM365上白白流走。

  但是,柳传志毕竟是战略家,他的高度是很少有人能超越的。所以,圈子里很快就有了AOL要与FM365合作的传言。

  果然,6月11日,联想和AOL又为本来就很热闹的媒体提供了一个绝好的话题:双方宣布成立合资公司。杨元庆在发布会上说,联想欠缺在互动服务方面的先进技术和经验,而AOL的会员制业务模式最适合联想的互联网发展方向,AOL是全球最大的互动服务企业,具有15年的运营经验,在互联网技术、在线功能和安全技术方面全球领先,因此联想选中AOL成立合资公司。AOL则说,联想是中国乃至亚太地区首屈一指的IT企业,雄厚的本土资源是AOL进入中国大市场的最佳结合点。

  实际上,联想占有51%股份的合资公司中,联想并没有掏出1亿美元,而是以品牌、人力、设备、资源等折合了1亿美元,真正拿出1亿美元的是AOL,它在新公司中占有49%的股份。

  10月传来消息,称FM365将大规模裁员,后来这一消息得到证实,10月30日联想宣布在10%裁员计划中,FM365所占的比例为30%。实际上,FM365的员工是被AOL裁的,而不是联想,最后的结果是从200多人变成了现在的20多人。

  现在的说法是,AOL不仅带来了1亿美元的现金,还带来了自己的咨询公司,要对FM365进行全面“塑身”,而这个过程联想没有过多介入。那么,未来的中国互联网市场,还有FM365这个名字吗?

  这样看来,不是联想“娶了一个贤惠的妻子”,而是FM365“嫁了一个财大气粗的丈夫”。

  实际上,FM365是联想互联网战略中的一个重要部分。PC事业越来越难以拉动日益庞大的战车,联想希望通过互联网战略,将“服务牌”打响——就像蓝色巨人IBM的成功转型一样,而FM365则是“PC的封面”。现在,“PC的封面”已经撕下,联想的互联网战略是否会缺了一个页呢?虽然1亿美元将FM365“嫁出去”,实在是一笔划算的生意。

  联想与AOL即是合作,也是较量,谁能更胜一筹,有待时间验证。

较量之三:王俊涛的故事 理智和浮夸之间
  2001年8月8日下午4点8分,王俊涛通过互联网发布了辞去My8848董事长职务的消息,称“北京时代珠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自2001年4月份以来,各方股东在有关协议的具体执行和权益分配方面发生重大分歧,极为严重地影响了公司的日常经营与后续发展。本人身为公司董事长,一直奔走南北居中斡旋,几个月来,终不能完成调和股东分歧、使公司董事会原定经营目标顺利进行的愿望,故此决定辞职。”

  马上就有媒体这样报道:“王峻涛是My8848的核心灵魂,也是中国互联网电子商务的一面旗帜。中国互联网业走到今天,经历了兴起并由盛而转衰的过程。一叶知秋,王峻涛离开my8848这一事件标志着中国网站B2C电子商务彻底告一段落,同时也预示着中国互联网业走到了一个迷茫的巷口。”

  其后不久,My8848频临倒闭,继而被强令开业偿债。这时候,王俊涛正在西单电子商务有限公司CEO的位置上向一帮记者大谈中国B2C前途光明。

  在这里,我们希望谈论的大背景是整体的8848.net,而不仅仅是My8848.net,因为这二者之间的关系与评价文章主人公的“胜输成败”大有干系;与评价“王峻涛离开my8848这一事件标志着中国网站B2C电子商务彻底告一段落,同时也预示着中国互联网业走到了一个迷茫的巷口”这种说法是否得当也大有干系。

  首先应该澄明,王俊涛一直是董事长,不论是在老8848,还是新8848,而不是CEO。

  从1999年3月异军突起开始,8848写下了许多令热爱电子商务的人士兴奋不已的记录。根据8848网站网络营销中心提供的报告数据,该网站4月份的销售额只有40万元,9月份达到380万元,10月份狂飙到将近1000万元。实际情况又是怎样呢?8848拆分之后,笔者曾对谭智进行了整整4个小时的采访,他的说法是:“你怎么相信数字?”

  到了1999年年底,8884拿到了第一笔风险投资,一个号称“国际化”的管理团队也随之进驻8848,谭智就任CEO。对于谭智和他的管理团队的到来,王俊涛在与谭智分家之后曾有一段“精彩”的说法见诸于大小媒体:“我居然在一年前就错误地认为8848的事业已经上了正轨,整部车可以交给职业司机来开了,本人可以坐在汽车的后座舒舒服服地躺着,开到地方我下来就完了,开着开着我觉得不对劲,车子现在开到戈壁滩了,根本没有路,职业司机也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开了。”并激动地高呼:“英雄们应该重掌帅印,应该像乔布斯学习,英雄们不能退出,英雄至少还要起二十年作用。”

  实际上,作为公司的董事长,王俊涛一直也没有深入介入8848的具体管理工作中,也就是没有太多地“自己开车”,他一直生活在自己的梦想中,而这个梦得到了媒体的热烈追捧,将一个神话了的王俊涛抬到了公众面前,从而促使了更多的荣誉泡沫冒出来,例如参加巴黎财富年会等。

  拆分8848是资本的意志,谭智和王峻涛谁也无法抗拒。但是,拆分之后两个8848的处境截然不同,也许会说明一点问题。

  谭智率领的8848在看到B2B电子商务市场尚没有太多利益可图的时候,就灵活地选择了悄然转型,将自己的技术实力转化为产品、服务,来获得一片立足之地;而依然由王峻涛挂帅的My8848呢,则在王峻涛个人光芒照耀四方的同时每况愈下。而到了My8848频临倒闭的关键时刻,王峻涛非常聪明地抛出了“辞呈”,早早地撤了出去。

  有人形容“My8848是游离于资本市场大门之外的浪子”,那么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呢?为什么现在的卓越、当当等能将生意做得红红火火,而有良好客户基础、品牌基础的My8848却在王峻涛“英雄”的带领下走向没落呢?王峻涛为什么不继续在My8838“掌帅印”而要选择另一个地方“重掌帅印”呢?

  王峻涛在辞职里说:“今天,中国的B2C电子商务事业和整个电子商务事业处在最好的产业发展时期,对此,我的信心没有丝毫的怀疑或动摇。B2C电子商务事业在中国的土壤中成长壮大的环境日臻完善,已远远超过了两年前本人创办珠穆朗玛电子商务公司(8848.net)时对现在最乐观的估计。分拆后的My8848.net公司在最初几个月发挥出来的纯熟干练的电子商务运作手段与技巧,已使亏损额从一年前的每月最高600余万元下降至100余万元;My8848网站的用户浏览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大约11倍;市场份额在中国B2C领域遥遥领先。本来,如果公司的经营不受干扰,按照当时的自然成长,公司也可在本月2001年8月份实现盈利。”按照王峻涛的说法,My8848盈利的曙光就在眼前,那为什么会“频临倒闭”,又被强令偿债呢?

  从1999年到2000年中,在遭遇纳斯达克凉水之前,中国互联网浮夸的气氛日嚣尘上,神话了一批普通的经营者或者概念宣传者。虽然,这些人对于中国互联网概念的普及功不可没,但是捧得太高,使他们忽视了最起码的职业标准,导致了浮夸之风的进一步扩散。抛弃My8848的王峻涛依然很火,他的故事里的理智、他的故事里的浮夸,依然在延续。但是,我们应该开始反省了。

较量之四:游戏规则不容玩弄 网易惨遭停牌
  就像闷头一棍,所有的人都认为网易的“假账”问题得到了纳斯达克的温情理解时,却传来了网易被停牌的消息。

  对“互联网少年”丁磊来说,9月5日是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天。近2个月的苦苦挣扎,以为事情已经有所转机,谁料想却峰回路未转,还是没有能够逃脱最严厉的惩戒,这天,网易接到纳斯达克通知,已经被停牌了。

  问题出在网易的财务报表上。按规定,网易应在7月15日之前递交年报,但是由于CFO换人、收购谈判等众多事情纷扰,网易没有及时完成,需要拖后两个星期。于是,网易给美国证监会递交了报告,并得到了对方的同意。

  变化出现在7月19日。这天,网易收到纳斯达克证券市场的通知,告知纳斯达克打算在7月27日开市时,对网易在Nasdaq国家市场上的美国存托股交易予以停牌,而原因就是没有收到网易的财报。与此同时,纳斯达克改变了网易的股票代码,后面加了一个E,变成了NTESE。这是对未及时呈送年报公司的“待遇”。网易的股价随即狂跌,从1.24美元跌至0.82美元,跌破纳斯达克摘牌警戒线。到26日,网易的股价为0.6美元。这是丁磊第一次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于是一方面立即委派律师与纳斯达克交涉,令一方面敦促第三方审计尽快将审计报告呈出。到27日,事情又缓和了一步,财报终于到达了纳斯达克,而纳斯达克也同意审核该份财报。

  真是成萧何,败萧何。问题就出在这份当时挽救了网易的财报上——结果显示,2000年网易的财政年度净收入为370万美元,而不是此次报出的790万美金。换句话说,网易原本公布的财政报告弄虚作假,多报了一半还多,高达420万美元。

  实际上,从6月份开始,丁磊就经历了种种劫数:与香港宽频有线并购谈判未果,CEO与CFO双双出走。如今又遭受停牌之苦,我们或多或少可以感受到同行莫名的兴奋,这让人悲哀!

  不论怎样,这是市场对于玩弄游戏规则者的惩罚。虽然比起国内股市上的企业,网易遭遇的惩罚很重很重,但是一个真正的市场规则需要每个参与者的维护,这点常识网易和丁磊还是应该有的。在西方,财务与诚信是一个企业的生存要务,中国企业应该尽快提高自身意识,融入到这个游戏规则中。前师之事,后世之鉴。网易被停牌,是中国互联网企业进行反思、打败浮夸之风、深刻理解“规则”重要性的好机会。

较量之五:生存发展第一 新浪阳光寒冬拥抱
  9月13日,刚刚摆脱了王志东辞职风波困扰的新浪,爆出另一新闻,宣布与杨澜名下的阳光卫视合作。令人奇怪的是,他们之间的合作非常复杂,既不能用购并这个词,也不能用合并,也不能用购买,只能说是“合作”。具体细节是这样的,新浪新浪网从杨澜手中购入阳光卫视29%的股票,新浪网为此支付800万美元现金,以及约460万股新发行的股票,这部分股票占新浪网股权稀释后的总股份的10%。此外,新浪网还将支付250万股新发行股票,而杨澜在18个月后将拥有新浪的16%的股份。此项策略联盟完成后,姜丰年与吴征担任新浪网董事会的共同董事长,茅道林与汪延继续担任新浪网的CEO和总裁,杨澜继续担任阳光文化董事局主席。

  新浪与阳光文化的购并,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以至于媒体形容是“两个刺猬抱在一起,在寒冬里相互取暖”,也有乐观者称其为“美国在线和时代华纳故事在中国上演”。

  为什么会有他们之间的合作?一言以蔽之,其实就是生存和发展的压力。

  自从踢开王志东,新浪急于在公众面前表白自己的决策是正确的、英明的;而阳光卫视在股市收益每况愈下,为给股东一个交待,闹点动静出来也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从表明看上,新浪和阳光文化,一个是实力最强中文门户网站,一个是富有经验的互动电视内容提供商,两者的融合必将如美国在线与时代华纳的联姻,有助于扩大经营规模,使多媒体的运作与市场推广更加有效。同时,新浪可借此消除王志东阴影,阳光卫视可借此缓解现金不足问题,真是皆大欢喜。

  如果从双方各自换得对方的股权比例上看,应该说是新浪在购并阳光。那么,为什么新浪不愿意承认这一事实呢?自从王志东去职,新浪一直苦于没有公众偶像,而杨澜和吴征夫妇正好可以填补此项空白,如果说购并岂不有失偶像面子?另一方面,宽带发展日臻成熟,新浪借助阳光内容,也是近水楼台的事情。从阳光文化角度来说,最大的收获恐怕是解决了节目落地权问题。这是股市上的好噱头,阳光岂能让新浪“购并”了?

  新浪网和阳光文化宣称要“打造中国最大的宽带门户和跨媒体平台”,姑且不论这种经营模式在未来成功与否。在生存与发展面前,积极求变,是值得肯定的思路。



回 [ 企业百强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