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杨澜抛售阳光卫视
南方网          于 December 15, 2003 at 23:15:08: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房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经过3年的风风雨雨,当吴征在今年10月轻松地说出他将淡出阳光文化时,不知道他的心情是否真的轻松。

  国庆后的两个星期,“吴征频繁出现在北京,他正在密集运作一些新的资本项目”。一位接近阳光文化的人士告诉我们。

  而此时,杨澜从胡润富豪榜的陨落并没有让人感到意外——连续三个财年的连续亏损,已经让阳光文化(0307HK)的理想旗帜渐渐褪去了颜色,寄托着他们“感情和梦想”的精神之子——阳光卫视早已易主。

  同样在这个10月,吴征表示,“在太太杨澜能全盘打理阳光文化的生意后,我便退出阳光文化董事局,专心发展《成报》及私人媒体投资业务。”这被认为是杨吴业务分家的开始。

  意外叫停

  杨吴“梦幻组合”分道出人意料。今年4月前,他们还在向人们描述阳光文化的美好未来,“如果改革到位,2003财年,阳光将彻底翻身。新财政年度阳光文化想不赚钱很难。”当时的吴征还带着胜利者的自信。

  他的自信一部分来自于阳光文化年初对于香港成报集团的收购。阳光持《成报》的股权达到75%,并于今年4月将《成报》传媒(8010HK)改名为现代旌旗出版。当时,阳光文化已经搭建起了一个涵盖卫星及有线电视频道播出,电视制作与发行,音像出版发行,书籍、报刊、杂志出版与发行,互联网与广告代理等跨媒体的文化传媒企业雏形,业务范围包括电视、教育、出版三大块。

  吴征自信的另一个原因来自于阳光卫视(阳光文化子公司)计划中的“四月改革”——阳光卫视将晚间时段改为以大众娱乐节目为主的“阳光卫视欢乐台”,白天时段则成为以教育及回放纪录片片库节目为主的“阳光卫视知识台”,寄望“以最低之成本,迅速形成一个强势的电视频道”。

  这无疑需要大量的节目内容。未雨绸缪,今年3月6日,阳光文化与台资东森电视台及JetTV签订协议,合组电视频道管理公司——阳光娱乐电视有限公司,以负责阳光卫视欢乐台每天最少16小时的节目。“这个交易将使频道每年的成本限制在2000万港元以内。而每天有效广告销售时间及收入空间将大增。”吴征说。

  然而,这样的梦想在3月31日被击得粉碎。那一天,阳光文化接到国家广电总局通知,称因“违反相关规定”,次日起,暂停阳光卫视在内地三星级以上酒店和涉外单位内的播放权。同时被暂停播放的还有阳光的伙伴JetTV.

  这个意外的打击引发了杨吴二人一连串的挫折,随后,阳光文化放弃了早有预期的对香港“流动广告(8036HK)”的收购,旗下以出版发行为主的“京文文化”又痛失美国DISCOVERY频道、“国家地理”频道影片的中国代理权。

  更让投资者大跌眼镜的是,6月11日,阳光文化发布了截至今年3月31日的2002年财报,收入仅为1.84亿港元,比2001年减少了25%;而全年亏损额扩大4倍至3.65亿元,营业额亦急跌26%.阳光文化运转局促,杨吴困局凸现。

  杨澜卖仔

  在这样的困局之下,以杨澜为金字招牌的阳光卫视至今所需的运营资金仍然居高不下。

  根据阳光文化提供的财报,其子公司阳光卫视前两个财年,分别亏损3230万和1970万港元。作为一个短期无法赢利的频道,一天24小时滚动播出的投入惊人,阳光卫视三年多来亏损2亿多。

  由于四月改革的失败,阳光卫视的收视群又回到了主要集中在晚上9点到11点的两个小时段,“其它20几个小时都是在为了理想而撑门面。”吴征毫不掩饰的说。虽然他已经对卫视成本痛下狠手,但是仍离赢利的目标相去甚远。

  这样一家免费播出的覆盖已达到3000万户的大众媒体平台,却只有2个小时的有效收视群的广告销售时间,以收费电视内容去做免费电视的收入模式是“阳光卫视”过去不能扭亏为赢的根本所在。

  今年6月20日,阳光发出公告,披露了一宗与星美传媒达成的交易:由内地民营企业家覃辉全资拥有的星美传媒,以8000万元人民币的代价,分别收购阳光旗下阳光卫视和阳光文化网络70%的股权,阳光同时为星美制作36个月的电视节目。

  阳光卫视的主导者,不再是杨澜,而是覃辉。杨澜从卫星电视经营者,转变为电视内容提供商。这次转让被人们称为“杨澜卖仔”。作为她与吴征的“精神之子”,杨澜承认,阳光卫视对于阳光文化功不可没,很多观众甚至将阳光卫视等同于阳光文化。

  覃辉收购阳光卫视,也答应了杨澜一个条件:保证三年内阳光卫视的纯利不会少于3000万港元。

  角色的转换,使阳光文化会有许多新的定位加以润色,但杨澜的初衷和今天的景况相比,或许已经离得太远。杨澜和覃辉的结盟,甚至被解读为“迫不得已”和“被收编”,杨澜在放下再也挑不起来的重担感到轻松的同时,或许还会有一份惋惜。

  挥刀斩缆

  杨澜卖仔的同时,吴征再显声东击西的策略。9月15日,吴征在阳光文化股东特别大会上表示,集团已度过最艰难时期。然而,话音未落,阳光文化及现代旌旗于上个月底双双停牌,市场传出阳光将放弃现代旌旗。

  事实上,虽然近两年吴征四处出击,联手海外媒体展开业务合作,但这并没有挽回投资者的信心。今年7月底公司董事会也出现大地震,在选举董事的股东大会上,原12个董事走得只剩4人。

  一手抱大的阳光卫视都可以放弃,放弃现代旌旗或许不会比放弃卫视更困难。9月30日,阳光文化为了挽回股东们的信心,将所持的所有现代旌旗股份,以每1万股阳光文化派发255股的方式派发特别股息——阳光文化做出了挥刀斩缆的决定。

  该批被派发的股份占现代旌旗已发行股本约63.7%,完成重组后,阳光文化在现代旌旗的持股量将降至零,公众持股量则由36.3%大幅增至60.6%.控股公司向股东派发所持股份,并不鲜见,一般被视为回馈股东的安排,大股东在派股之后,其控股或主要股东的地位仍会维持不变。但是像阳光采取这样的方式彻底放弃现代旌旗控股权的,实为近年罕见。

  事实上,回馈股东并非阳光派股的最真实的动机。阳光在公告中称,经“审慎检讨”,阳光与现代旌旗的整合,“未必能继续配合本集团(指阳光)之最新业务发展方向”。“不合则散”。

  阳光斩缆的动机,从下列事实或可略见一斑:吴征已经表明,交易完成后,阳光不用再与处于亏损的现代旌旗业务合并报表。这对阳光来说,无疑是一种大解脱。因为阳光收购《成报》之时,《成报》的总负债已达1.94亿元,而且现代旌旗过去两个财政年度合共亏损超过4.3亿元。

  10月,吴征已经换上了新名片,上面印着“阳光媒体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主席吴征博士”。他将腾出主要精力去做资产购并,打造媒体投资银行。但这个媒体投资公司仍然充满了悬念。

  经过一连串的收购行动,尽管目前阳光投资公司目前其所有业务都围绕传媒,但如果不能尽快整合、发挥协同效应,就会在内部形成一个相当难协调的复杂架构。




回 [ 企业百强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