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硅谷”探幽
朱伟一          于 February 10, 2004 at 23:41:37: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硅谷”早已不是新名词了,但近年来伴随新经济的浪潮,“硅谷”又有了新的神奇魔力, 步后尘效仿者趋之若鹜。美国国内的得克萨斯州奥斯汀、马省的波士顿、华盛顿州的西雅图, 都 办起了自己的“硅谷”。台湾的新竹、英国剑桥也都标榜自己是从善如流的成功典范。北京的中关村、上海的浦东和深圳也都打起了“硅谷”的旗号。

 未见其人,已闻其声

 美国有两大股票交易所,纽约股票交易所上市的主要是传统公司,新兴公司大多在那斯达克上市。那斯达克的英文是“Nasdaqu”,总部设在首都华盛顿。但如果说新兴公司是在股票 市场开花结果,那播种生长却是在西部的硅谷。坐在飞往加州的飞机上,硅谷的气息就扑面而来。飞机上添了网络杂志,大力介绍硅 谷如何发家致富。比如,在硅谷租房可以不用付现钱,房东要期权,等着公司上市后共享胜 利果实。餐馆老板也收期权。谁不想发财?连保守的律师也收取一部分股权。

 新经济的支撑点——新兴企业

 美国现在的共识是,新经济归功于高新技术和信息技术(两者被吹得神乎其神)。其实,所谓 高新技术和信息技术,不过是借助计算机和英特网的便利,寻找市场机制中低效率的死角 ,填补市场的空缺(条件许可的话也创造一个市场,如英特网本身)。新经济的创业循环过程 简单如下:新兴企业、风险资金投资、上市或是被收购。

 第一步,有金点子的创业家找三、两位志同道合者搭个架子叫“新兴企业”或“起步企业 ”(start-up company),算是有了革命的“火种”(seed)。起步企业随即与风险投资公司相 亲,两相情愿后风险投资公司便往企业注入生命之泉——美元,这就到了成长阶段。企业长 成后上市或由大公司收购,创业家和投资家获得丰厚的利润,这就是收获。如此周而复始, 再造财富,好像一部不停的永动机。现在美国比中国的大跃进时期还要乐观。

 硅谷也有大陆同志办的企业,美通公司(Gwcom Inc.)就是一家。大陆留学生企业中,美通是 拿到风险投资的第一家。公司总部位于硅谷的圣·克拉拉市的科罗那多大道。一座两层楼掩 映在绿树丛中,很像是个科研所。美通从事无线通讯业务的技术开发。

 美通的缔造者叫王维嘉,中国科技大学77级本科生,斯坦福大学电机专业博士生。王先生刚过不惑之年,豪气万丈,说是诺贝尔得主斯坦福大学校园里随处可见,随便拉过来个“干瘪 老头”,可能就拿过什么奖。创业才见真本领。

 起步企业一般有四位核心人物,首席执行官(CEO)以及负责技术开发、负责销售和负责财务 的副总裁各一人。王博士是创业者,本来应该是坐第一把交椅(也就是CEO的职位),但谦让 给了公司总裁,把CEO让给了一位陈健文先生,因为陈先生是“天使投资者,”而且懂行(也 是电机博士)。

 “天使投资者”

 风险资金公司的资金通常有两个来源:退休基金和巨富。升斗小民有几个钱都拿去交给共同基金去生钱,或是自己捏紧拳头,卖几张股票碰碰运气。富人钱多的不知道怎么办,常将钱托付给对冲基金或是风险资金公司,“豪赌”一把,大出大进,求个刺激。有的富人觉得还不过瘾,干脆自己直接找企业投资。这类人就叫“天使投资者”,因为他们虽然不算是乐善好施,但愿意帮助有志青年成业,企业处于萌牙状态时就把钱砸进去。这是第一轮投资。

 有了这笔,创业家就可能去买设备,增添人手。之后,如果行情看好,就会有第二轮、第三 轮投资。风险投资公司也讲究分工,有的专事种子阶段投资,有的偏好第二轮或第三轮投资 ,各有所长,层层递进。当然,按先来后到的次序不等,回报的多寡不同,通常,第一轮的 期望回报率为20倍,第二轮10倍,而第三轮5倍。

 丰获季节就是企业去那斯达克股上市。运气好的话,公司上市后股票以发行价的200倍、300 倍地疯涨。一夜之间,公司领导班子的成员就可以挤身于千万富翁、亿万富翁。

 陈健文就是位“天使投资者”。陈先生是美籍华人,在大公司里做过多年,后来跳出来自己创业,已经弄成一个企业上市。陈先生的心得有两点:一是技术人员在硅谷可以充分发挥潜 能;二是投资者不要过多地干涉企业。

 美国是律师、大公司总裁和金融寡头所操纵的国家。科技人员只能埋头拉车,不能抬头看路 。只有在硅谷,他们才感到自己是在造势,叱咤风云,左右局面,而律师和投资家即便不是尾随其后,至少大家也是平起平坐。所以,对技术人员来说,硅谷是“近者悦,远者归”的 地方(时下在美国引用孔子也算是种时尚)。

 在陈先生看来,中国投资者有个坏毛病,有事没事要到公司乱转,以为自己投了资,将公司 视同己出,喜欢指手划脚(陈先生本人并不属于此列,他在美通是加盟,不是居高临下指挥) 。其实,投资者管的太细无异于作茧自缚。因为大多数起步公司注定要失败,而投资者指挥 过多的话,创业者多半要其承担相应责任。

 有一点中国人与美国人很象,谁都想当老板,想当官做老爷,但大多数中国人跳不出一个怪圈,要么治人,要么治于人,否则就无所适从。但市场经济的平行关系远多于上下关系。

 “愿要运气,不要聪明”

 “我愿是只小鸟,而不是只蜗牛。我愿是树林,而不是条街。”这是美国轻摇滚乐手保罗· 西蒙的一段歌词,道出了千百万人的心声,30多年而经久不衰。来硅谷创业的人是小鸟, 是树林。小鸟、树林的心声又是:“我愿要运气而不要聪明。”

 在硅谷,个人成功的要素是:“运气、速度和聪明(Lucky,fast and smart)。”“聪明”排 在最后,是因为聪明的人太多。当今世界,你能想到的主意,别人迟早也会想到。所以硅 谷人都是在与时间赛跑,与存在的对手和潜在的对手赛跑。

 英文有句谚语:“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但这并不等于说第一只起来的鸟儿有虫吃。网上创业讲究“临界点”(mass point),就是说新兴产业到有一定数量的人来用时才能创造利润。 比如,蒸汽机船的发明者并没有发财,反倒被拿破仑嘲笑了一番。等到大家都要坐蒸汽机船 时,投资者才能发财。但与其说是运气,不如说是判断力。因为机会像是条绵绵不断的长 河,新的机会永远存在,只不过机会不同,而且决胜者必须料事如神,见人所不能见。

 “台大”校花

 硅谷始于旧金山市东南的圣·乔塞(San Jose),一路伸长出去40公里,尽头在西北的巴罗· 阿尔托(Palo Alto)(斯坦 福大学的所在地)。“硅谷”之所以得名,是因为此处有圣·乔塞和圣·克拉拉两处山谷,7 0、80年代这里又开始制造半导体所需要的“硅片”。90年代,硅谷转向新技术的研究、开 发和销售。

 硅谷云集1万多家公司,总营业额在1千8百多亿美元之上。这里有近百万名来自世界最优秀 的专业技术人员。外国人中又以中国人和印度人为多。300家风险投资公司每年投入60亿万 美元。硅谷是英特尔、苹果和雅虎等公司的发祥地。 除了人才和美元,硅谷还有什么?还有中餐馆!中餐是海外每一位华人所念念不忘的。圣· 克拉拉最好的一家中餐 馆是台湾人开的,据说老板娘是个女强人,当年有台湾大学校花的美誉。老板娘进来打了个 招呼。看得出来,她自我感觉良好,有创业家的自信。提起台湾大选,老板娘一口一个“阿 扁”,亲热的好像陈水扁是她家亲人。

 不过,说是台大校花,老板娘的容貌、气质不过尔尔,远比不上大陆一朵“系花”。想来是 宝岛太小,沉鱼落雁的窈窕淑女只能到琼瑶的书里找。

 谁在经营风险资金公司?

 我一直纳闷的是,奥尔布莱特一付恶像,口无遮拦,如何能当美国国务卿。但见过美国风险投资家后人便不再奇怪了。美国人中的顶尖高手都在金融界,而靠风险资金淘金的又是高手中的高手。派特里克便算一个。此兄巧舌如簧,但不“贫”,自信而不傲慢,自重而不失风趣。搞金融的人都长于讲故事,也长于编故事。这点比律师强。律师虽然也能说,但说话时的“点”(issue)太多,从A到D一定要交代B和C,虽有逻辑性,但不似行云流水,外行听起来吃力得很。

 派特里克极熟悉投资业务,谈起来如数家珍。“风险投资”始于英国和荷兰。当时的风险企 业是航海。远洋的海船十有五六会葬身海底,但侥幸返航的多满载珠宝、茶叶和丝绸,给 投资者带来丰厚的回报。“风险”之意便来源于此。 风险资金公司也喜欢“扎堆”。美国共有600多家风险资金公司,300多家在硅谷。其优势是 资金充足,有源源不断的财源来浇灌起步企业。德州的“硅谷”资金太小,起步企业没有长 成就因财源枯竭而死亡。

 风险投资家获利颇高,派特里克说去年一个项目上市就弄了1千万,但忙也忙得贼死,一年 要看上千个企业才能相中一个目标,真是“众里寻她千百度”。 风险投资公司一般管理5千万至~5亿美元,合伙人在3~20人之间不等。派特里克说他们 一伙 人,其中一位是美籍华人,英文名字“苏珊”。苏珊是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经济学博士,她 与派特里克搭配可以说是珠联璧合。苏珊长于数字,而派特里克则熟悉项目。他是记者出身 ,对出版业很熟, 而他们只投出版业。美国风险投资公司大多非常专业化,只在自己擅长 的领域倒江湖。

 派特里克是爱尔兰人的后裔,对自己的家庭背景深感自豪。他是移民的第三代。派特里克有 个理论,第三代人能成功的话大多归功于祖辈。派特里克小时候,是祖父牵着他的手去上学 ,一路谆谆教导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 此兄对自己是个美国人也深感骄傲。他考了我一个问题:“德国最优秀的人想当什么?”我 说:“德国最风光的大概是大企业的第一把手。”派特里克表示奥妙就在于此,德国人擅长 制造,而美国的精英都在金融界。美国的精英们忙个不停,将企业并了拆,拆了并,为的是 资源能有最佳分配。派特里克说的不错,但有一点他没说,那就是投资银行家不停地捣腾, 主要为的是从中赚钱。

 斯坦福、斯坦福

 美国是精英立国、精英治国的国家,而精英的标准之一是名校的毕业文凭。一方面,这是因 为名校确有过人之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名校的校生拉帮结派,呼朋唤友,形成“良性”循 环。名校大多在美国的东部,其中八所私立大学结为“常青藤盟校”(八所大学是:哈佛、 普林斯顿、耶鲁、哥伦比亚、宾夕法尼亚大学、康奈尔大学、布朗大学和达特默斯。而在“ 常青藤盟校”之外又有三足鼎立的杜克大学、斯坦福大学和芝加哥大学,与哈佛、普林斯顿 齐名。

 位于硅谷的斯坦福大学历史较短,但后来居上,造就了无数硅谷英雄。斯坦福的全名是“莱 兰德·小斯坦福”,是老斯坦福1885年捐款建造的学校,纪念他亡故的独子莱兰德·小斯坦 福。老斯坦福是个暴发户,靠在铁路投资中发了财。铁路业在当时也是新兴工业,与新经济 颇有异曲同工之处,捷足先登者都大把捞钱。

 斯坦福的校址原先是斯坦福的农场,位于Palo Alto,在旧金山市东南方77公里处,上了高 速公路的话可以说是近在咫尺。建筑的设计者是Frederik Olmsted(纽约的中央公园的设计 也出自其手)。斯坦福的建筑多用米黄色的砖石砌成,红瓦铺顶,很少高楼,建筑大多长而 低矮,到上是拱顶和圆柱。

 名校都有其标志性建筑或景点,北大是“未名湖”,纽约大学是“华盛顿广场”,哥伦比亚 大学是拾阶而上的“洛尔图书馆”。斯坦福大学的标志建筑则是“纪念院”(Memorial Cour t)。纪念院是个长方型的庭院,空旷的庭院中除了草地只有从法国移植的一组罗丹的黑色雕 象。庭院也体现了斯坦福建筑的风格,一切都是开放的,绝不让人感到渺小和压抑。

 随去的加州朋友说,这里景色很美,但写不出诗来。我想,或许这是斯坦福的历史较短的缘 故,不像东部常青藤盟校的校园,恨不能每一块砖石都有个故事。斯坦福的人文沉淀或许少 些,但她的特点是空旷,在校园内都能感到西部无垠的疆界

。 放眼望去,纪念园上就是蓝天,没有任何建筑阻挡视线,低墙之外只有三棵椰树,拥在一起 指向蓝天。细高的椰树与绵延的矮墙形成反差,衬托出天高云淡的苍穹,产生一种任人遨游 的感觉。仰望蓝天,仰望星空,幻想和梦想乘风而上。而幻想和梦想又是创造力的驱动器。

 这也许就是旧金山的“地利”,海风习习,四季如春,思想在蓝天下自由驰聘(虽然这可能 是人感官上的错觉)。很难设想,天寒地冬的西伯利亚能有硅谷。硅谷需要一片蓝天,让人 遥望,让人幻想。我想在北京,很少有人会仰望天空,因为汽车的尾气经常遮住了蓝天,遮 住了星空(中国的月亮与外国的月亮一样圆。可惜的是,感谢污染,北京的月亮常常是“千 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世界十大污染城市之一的北京也能产生硅谷?能!中国 会再给世界一个奇迹:那将是一个有中国特色的硅谷。“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这就是中国人民的英雄气概。

 功夫在事外

 人、机制和技术是新兴产业不停滚动向前的三大要素。三者孰先孰后,则是鸡在前还是蛋在 前的争论,可以永无至尽。但有一点已有定论,那就是三要素缺一不可。

 人不一定是有崇高人文思想的人,但应该是有独立人格的人。因为去硅谷创业,就是不想依 附他人,不愿向别人点头哈腰,不是人云亦云的驯服工具。上文提到的王维嘉先生认为,创 业家需要的特质是:“乐观、敢冒险、自信、坚忍不拔和人格”。王先生在“人格”一词后 打了三个惊叹号。

 机制也重要。试想,误入三陪行业的女子,容貌、气质再好,在那里会找到爱情吗?可能性太小。风险资金的运作在人文、法律、机制方面需要一系列的配套。比如,要有个人信用、 社会信用,这样贷款、投资和回报才有保障,有章法。

 德国人对美国的硅谷也很有“临渊羡鱼,退而结网”的意思。德国人帮美国人总结了几条 经验。第一,美国早在70年代就开始取消限制经济增长的规章(英文“deregulation”)。第 二,美国的劳工市场十分灵活。第三,美国的财政政策运行良好。第四,货币政策以稳定为 主,防止经济过热。当然,德国人说的也不一定对。硅谷的艳羡者都在苦苦搜寻良方和金钥 匙。

 “你们赶上好时候了!”

 来硅谷时,dot.com(网上企业的统称)扑面而来;离开硅谷时,dot.com也还挥之不去。飞经北极的时候,临窗的先生执意要我看看窗外的冰天雪地

。 窗外皑皑白雪,让我想起一篇文章,张朝阳在文中提到,一次他从美国飞回国内时,也曾眺 望过窗外的白雪。只不过那天月光惨淡,而张朝阳赴美筹款失败,信用卡透支,企业、个人前途无望,外面的白雪让他有种无以言状的难过。那种英雄末路、回天无力、欲哭无泪的悲 壮跃然纸上。对这种“秦琼卖马”的感觉,不敢说是感同身受(否则有自比英雄之嫌),但我 总以为失败也是一种美、一种悲壮的美。要知道,硅谷中半数以上的创业家,虽与命运苦斗 ,最后也是要折戟沉沙,无功而返。

 几年前见过张朝阳一面,帮他做过一份法律文件,但当时并未看出他是位英雄,只是听说他是马省理工学院的博士而很有几份敬意。今天坐在身边,要我看白雪的乘客也是位英雄。老同志上海人,上海交大毕业,“文革”后以40岁的年龄负笈远行,在哥伦比亚大学苦读后拿 到博士学位,现在又在上海与硅谷之间奔波,开创他自己的网上事业。

 攀谈中老同志非要说我赶上了好时候。我想解释什么 但欲言又止。我想到什么?我想到影片 《霸王别姬》的开场,老师傅拿着棍棒逼几个小男孩学京戏,一边开导道:“你们赶上好时候了!”小男孩长大后也会说同样的话。这也是一种循环吧。



回 [ 企业百强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