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杜纪川连续五年获选美国人的梦幻老板
文/舒碧霞           于 June 25, 2004 at 22:20:14:
餐饮指南
德州旅馆订房
The Clarion inn & Suites near the Woodland
The Grand Inn
中国城聯合酒店式旅舍Villa Corporate
地产

赞助商广告
AD from Our Sponsor
一袭休闲轻衫、戴着无框眼镜,仪态看似斯文的文艺学者,言行举止又像欧洲仕绅美国金士顿集团总裁杜纪川,这位曾被美国人票选「最好的工作环境」华裔企业家,没有沾染集团大财主的铜臭味,也不会摆长官架子,对员工真诚、包容的杜纪川,正是员工心目中的梦幻老板。

虽然已届六十岁,从外表上,杜纪川看起来约莫四十多岁的年纪,「John(杜纪川英文名)最喜欢打篮球了」,也是杜纪川「球友」的金士顿亚太区总监陈思轲补充说。热爱篮球的杜纪川,每周会相邀同事打篮球,「在球场上勇猛、狂奔的冲劲,还真有职业选手的架式唷!」年纪虽轻,陈思轲却十分羨慕杜纪川的好体力。

全球第一大DRAM公司、财富杂誌连续五年评定为「美国一百家最好工作环境的公司」,顶着如此闪耀光环,金士顿的幕后功臣杜纪川到底是个怎样的人?而他与创业夥伴孙大卫的革命情感,为何又会有「黄金组合」之称?摄影/陈明聪

结合东西方企业文化精髓

经营十五年来,由当时仅有杜纪川与副总裁孙大卫的两人公司,到现在营收十三亿美元的全球第一大DRAM(动态随机存取记忆体)公司,如此傲人的成就,让杜纪川、孙大卫在华人圈中享富盛名,成为最具影响力的亚裔人士。不仅如此,连财富杂誌更连续五年评定金士顿为「美国一百家最好工作环境的公司」,并成为华尔街日报、新闻周刊等美国当地媒体竞相报道的对象,由杜纪川与孙大卫白手起家成立的金士顿公司,屹立于西方世界中,且得到美国民众的青睐与肯定,殊为难能可贵,这其中,杜纪川结合「人情味与经营效率」东西方企业文化精髓,造就出金士顿独特的文化风格与经营绩效,带领金士顿走向国际舞台,杜纪川自然成为华人圈中的传奇人物。

杜纪川的童年时期,分别待过重庆、上海、台湾、香港等地,辗转到台湾念书,在师大附中读高一时,杜纪川与同学合组热门音乐团(Band),「这可能是台湾最早的学生乐团吧!」提到学生时代,杜纪川手舞足蹈地描述着,彷彿历历在目,那段时间,可算是他学生时代最乐的时光,「书念不好,在学校又不务正业,家人乾脆把我送到德国念书,」回忆求学过程的坎坷,杜纪川说,由于高中未毕业,无法到美国拿绿卡,因此在台湾读完高一后,便从高雄搭舢舨船偷渡到香港,再以大陆难民身份取得香港居民证,一九六二年转赴德国,并在德国Techniche Hochschule Darmstadt攻读电机工程学位,一九七二年移居美国,杜纪川选择的竟是房地产销售工作。

与孙大卫在篮球场打球相识,开启日后两人在事业合作的转捩点。当时,孙大卫是一家公司的硬体工程师,孙大卫常喃喃地说:销售一块主机板要二千美元,成本只有二百美元,获利实在惊人呀!杜纪川听了,立即脱口而出:何不你设计板子,我负责销售?就这样,杜纪川把家中的车库当成公司创业的办公室,全职的员工只有一人,那就是杜纪川。「当时两人的思想简单,还没考虑产品从制造到销售过程中的其他成本,」自嘲自己年轻时创业的勇气,杜纪川说:我连什么是记忆体都不晓得,就刊登广告招徕客户,当客户问及产品内容时,杜纪川马上背出一连串的专业名词,对方还信以为真,「反正客户也不会知道(No body knows)!」孙大卫为杜纪川打气着说。

不改乐观本性

一九八二年,杜纪川与孙大卫创立Camintonn公司,从事迪吉多(DEC)系统及记忆体制造,三年后,迪吉多被美商AST购并,AST也一并以六百万美元的价码,买下Camintonn公司,当时,杜纪川和孙大卫各分得三百万美元,不过这份意外之财瞬间就化为乌有。

原来,孙大卫的朋友Henry是股市操盘能手,杜纪川及孙大卫都「有志一同」地将所赚现金交给Henry投入股市,适值一九八七年十月十七日美国股市大崩盘,两人的资金归零不说,每人还负债一百万美元,「John,我真的很抱歉,」孙大卫深感内疚与不安,不过生性乐观的杜纪川,虽然已两袖清风,不过仍不改其豁达的本性,瞒着家人、成为难兄难弟的杜纪川与孙大卫,每天早上仍准时出门,不是去上班,而是相约在咖啡店内聊天,「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但是,路还是要走下去,」杜纪川与孙大卫互相勉励着。

几经商量的结果,杜纪川还是决定创业,苦无资金的杜纪川,在家中抽屉里东翻西找,最后在车库中找到二千美元,这就是成立金士顿的初始资金。当时,谁又想得到,这二千美元竟能让金士顿在成立十年后,成为营收十亿美元的集团企业?「如果我没有破产,也没有金士顿这家公司了,」股票股资失利的杜纪川,始终相信「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句话。

成立公司的前两年,杜纪川常为了营运资金及订单到处奔波,「借钱时碰钉子,是常有的事,」也许在创业过程中尝尽人情冷暖,当听到员工有好点子,想要创业时,杜纪川不但不引以为戒,反而会提供资金给员工创业,「员工成立的公司有电脑、网路、软体、电影制片等各领域,看到他们成功,我也与有荣焉,」员工在创业时的冲劲,杜纪川彷彿从他们身上,看到自己创业时的努力打拚。

「与员工成为事业上的合作夥伴,也是从母亲那儿学来的,」杜纪川说,由于母亲从小居住在天津穷困的小村庄,饥荒已成家常便饭,后来母亲在北京当演员,父亲也担任演艺公会理事长,家境大幅改善,「母亲常以过来人的经验对我说:做人不要锦上添花,但是要雪中送炭,」也因为母亲的谆谆教诲,杜纪川始终谨记在心。

「尊敬、忠贞、公平、弹性与适应性、对员工投资、工作乐趣」这是杜纪川订定金士顿公司的经营价值观,身处美国这个文化大融炉,金士顿并不排斥任何人种、宗教,杜纪川认为,员工是公司最重要的资产,不断提升、装备最有价值的人力资源,才是金士顿持续成长的动力。

此外,金士顿对客户重然诺,也是在DRAM模组业界建立良好口碑的原因。杜纪川说明,当金士顿是一家只有二、三人的小公司时,在接单上常四处碰壁,有一次接洽到一个国际知名的大客户,「当客户要来参观公司时,我和David(孙大卫)赶快租了一间办公室,并安排亲戚坐在办公室内充当员工,」当杜纪川回想头一回接大订单的窘事,忍不住笑了出来,「那位客户看了一看,不急不缓地说:这是你们临时租的办公室唷,这些『员工』看起来不像是员工,」排场立即穿帮,不过也因为那位客户的包容,愿意下单给金士顿,杜纪川感念在心,当下决定「给客户高品质且满意的服务水准」,那也是金士顿成立的使命所在。

与员工成为好朋友

这位统领着全球二千七百位员工的金士顿集团领导人,在员工眼中,是一位道地的好长官、好朋友,远东金士顿总经理特助Jenny表示,John只要来台湾,一定会到公司和员工们寒暄,也会和总机小姐闲话家常,「与其说他是老板,不如说John像个邻家长者、风度翩翩的绅士,」有时,员工们会窃窃私语,讨论杜纪川的穿着品味、举手投足。

杜纪川随和的个性,让员工变得喜欢与他分享心事,对员工无私的关心与付出,是员工最敬佩杜纪川的地方。若得知员工家里有难时,杜纪川二话不说,马上塞个千百块美元在员工口袋;和员工出差时,在工作之余,杜纪川总喜欢带着员工旅行,因为「工作寓于娱乐」,员工的工作效率更高,何乐而不为?有时,杜纪川带着员工到赌城、看秀,放松平日紧张的工作心情,「John还会管到我的发型及领带搭配呢!」

陈思轲说,当领带与西装的颜色搭配得好时,John会直说:和客户见面,穿这西装最合适,和杜纪川相处,员工都可感受到他如朋友、如亲人般的关心与对待。

使走过半个世纪,杜纪川的举止、兴趣一点也不显得老态,玩乐团、开跑车、打篮球,这些都是杜纪川爱不释手的休闲嗜好,二年前,杜纪川与好友组成一个二十三人组的「JT&Calafornia Dreaming」乐团,乐团中不乏律师、公司负责人、歌手史帝夫汪达的制作人等高手,平均每个月在金士顿公司内练习二、三次,在乐团中,杜纪川则扮起鼓手的角色。前年,慈济人在美国举行「希望工程慈善晚会」,就是由杜纪川出面邀集加州当地二十二个华人团体,在晚会上,杜纪川一身黑衣黑裤,全身展现打鼓的劲道,大家这才惊讶杜纪川另一项不为人知的音乐才华。

杜纪川另一项「名贵」的嗜好,就是蒐集跑车,举凡法拉利、保时捷、英国车Arston Martin,都是杜纪川的「最爱」,根据同事的描述,John绝对不会挑市场上很普遍的车型,而是选择特别、拉风的跑车,其「闷骚」的个性表露无遗,有些「爱车一族」的员工,只要向杜纪川借车,基于「好东西要与好朋友分享」的原则,杜纪川也会借员工开着他的百万名车,上街蹓躂。有一天,孙大卫向杜纪川借宾士S600的车子开,杜纪川轻松地说:喜欢的话,送给你吧!如果有客户或员工称赞杜纪川的法拉利跑车,杜纪川兴致一来,还会阿沙力地说:一美元卖给你啦!「当然,前提是这位客户或员工对公司有功,」杜纪川补充说明。

经营金士顿十余年来,杜纪川与孙大卫都庆幸彼此找对了合作夥伴,所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句话,形容这对情同兄弟的创业夥伴,真是再也贴切不过,然而,双方偶尔也会为不同的看法,有所争执,「吵架总比闷在心里好吧!」孙大卫认为,这是两人沟通的模式,若在办公室里有争执,杜纪川和孙大卫会到会议室内,关起门来辩论,隔着会议室的透明玻璃,员工可清楚地「观赏」两人激动的神情,与夸张的手势,有时候,杜与孙两人还会躲起来偷偷出外度假,在旅程中沟通彼此的认知落差。

绝佳的黄金组合

充分授权,也是金士顿的经营特色,陈思轲表示,John希望员工能尽量学习、不怕犯错,员工可自定决策,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发挥空间相当大。一九九六年,日商软体银行(Soft Bank)决定以十五亿美元的代价,买下金士顿80%的股份。签约后六个月,软体银行尚有3.3亿美元的投资款项未付,然而当时遇到半导体景气下滑、日本经济萧条,软体银行无力负担余款,孙大卫到日本开会时,知道对方的难处后,孙大卫豪爽地决定:乾脆这笔款项一笔勾消好了,于此同时,孙大卫与杜纪川进行视讯会议,「John,你坐下,最好要有心理准备,这笔帐已取消了,」孙大卫乾咳二声地说,杜纪川身旁的律师群惊讶地说:Why?对于孙大卫的突兀决定,杜纪川只是笑笑地说:钱不是生命中的一切!

常有人问杜纪川:为什么那么有远见,成立金士顿公司?杜纪川坦承,很少有创业者一开始,是有大远见的,成立金士顿亦然,是为了求生存,在历经不断地蜕变、成长后,才能造就现在的规模,「除了Right time、right place(选对创业时间及地点),还要带些好运吧,我想,」杜纪川当时也没想到金士顿会成为全球第一大DRAM模组厂。当然,杜纪川与孙大卫这两位默契十足的好兄弟,是金士顿永续经营的精神指标,放眼企业界,再也找不到这两位『个性特异』的黄金组合。

金士顿2003年营收达18亿美金

(2004年 2月10 日 - 新竹讯) -在全球记忆体产品制造、组装、封装、测试与物流居领导地位的金士顿科技公司,今天宣布2003年营收高达18亿美金,结至目前,每年皆有超过10% 的高成长率。

金士顿在去年加强其ValueRAM 、数位媒体,和OEM 部分的布局。各个不同市场区隔皆有杰出的表现,使得营收远超出期望。公司并同时扩展了全球生产重心,在中国上海扩充生产设备,新厂房将超过20万平方英尺,预计在2005 年初可正式营运。

金士顿总裁杜纪川先生说『藉由加强员工能力,让员工能够达成其目标,并与主要记忆体供应商发展密切的合作关系,我们才能在2003年为记忆体市场提供更新更好的产品与服务。金士顿的哲学为──「员工才是公司的力量」,这确保金士顿客户得到最好的产品与关心,我们的成功即是最佳证明。』

金士顿另一位创办人孙大卫先生说『随着对更强有力的个人电脑与高速数位媒体的需求持续成长,全球对记忆体的需求也急遽大增。身为领导厂商,金士顿在个人电脑的技术不段更新的周期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并以合作夥伴关系来对待我们的上下游厂商与客户,如DRAM零件供应商、代理商、经销商、PC OEM大厂与系统整合商。』

金士顿从成立的第一年只有两名员工,年营收12万美金,成长至今,在2003年全球员工已超过2000名,年营收超过18亿美金。

金士顿科技公司简介:

金士顿公司是全球最大的记忆体模组产品的生产公司,生产基地分布于美国的加州、 亚洲的马来西亚、 台湾和中国大陆.。其中在美国的工厂还包括 Payton Technology Co. 这是一家半导体后段封装的公司,提供记忆体DRAM颗粒的封装、测试及后勤性的服务。 Payton Technology Co.的加入,使金士顿提供全盘记忆体制程的服务从收到半导体的晶圆片,到记忆体模组产品的完成。 金士顿遍布全球的服务网代理商、 OEMs、 系统整合商及零售厂商超过3000家.



回 [ 企业百强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