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从护士到打工女皇
吴士宏 于 October 22, 1999 at 08:06:49:
   吴士宏,生于60年代,满蒙汉三族血统。曾为北京椿树医院护
士。1985年,获自学高考英语专科文凭后通过外企服务公司进入 IBM
公司任办公勤务,一年后获培训机会进入销售部门,因业绩突出不断
晋升,从销售员直至 IBM华南分公司总经理,被尊为“南天王”。
1997年任 IBM中国销售渠道总经理, 9个月内完成全年销售指标的
130%,12年半在IBM一路冲杀,为其开拓中国市场立下了汗马功劳。
1998年出任微软(中国)公司的总经理,1999年“因个人原因”辞职
,在IT业引起震动。1999年10月出任大型国有企业 TCL集团常务董事
、副总裁、TCL信息产业集团公司总裁。

  
生而自卑

  我和二姐从小都很自卑,为了我们双亲健在而又支离破碎的家庭
。我二姐的表现是清高;我的表现是“骄傲,爱出风头”。上小学那
点课程对我一点不难,跳到三年级也是轻松得很。对我来讲,考试第
一个交卷比考第一还要重要!

  跳班到三年级风光了一阵,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突然一天院子里
挤满了人,出出进进把我家的东西往外搬,那是妈单位上的造反派来
抄家了。我在对面北屋李姨家门槛上坐着,看着全过程。只注意数着
记着都搬走了什么,没记得当时心里有多少害怕和悲伤,只是一心想
着千万别让人认出我是这家的孩子。

  几乎是同时,我爸也被街道革命群众专制起来了,是我一个表哥
趁着一个月黑风高夜偷偷跑来送的信儿,表哥像地下工作者似的,轻
轻敲门,闪进来压低声音传达消息,再把门开一条小缝,见院里无人
机警地闪身出门,一点声儿都没出。这个情景真正让我感到了处境的
危险。

  我初中毕业时,学校又已经恢复高中了。成绩公布之日,师大一
附中校门口布告栏上贴了两大张红纸,我不慌不忙先看成绩单,我不
在第一行,是全年级第二名,再看“择优升学”名单,直看到人都散
尽,也没找到我的名字——我失学了!当时离精神分裂也就半步之遥
吧。

  老师心疼我是好学生,无力让我升学,但给我办了“因病留城”
,为此老师还被军宣队叫去质询。不知老师是如何应对的,反正我留
下来了。待业一年多,分配到街道医院当护士。那时我差两个月才十
六岁,老成得没人能看出是童工。刷针管,刷厕所,搞卫生,学打针
,放射科,病房……安安静静勤勤恳恳做我的工作。后来一病四年,
躺在病床上是专家、医生、实习生的活标本,报了三次病危,没死又
活过来了。我的野性全收了,梦也没有了。除了自卑地活着,我一无
所有。

  
人生的第一张站台票

  83年底大病初愈,再生的不易使我重新审视生命,要改变生活的
激情一发不可遏制。除了我所在的椿树医院,到处都开始要大专文凭
。这时考大学仍有可能,但是上学太贵了,没了工资还要搭生活费,
我承担不起。我只能用最快最省的方法:高等教育自学考试。

  花两毛钱坐一个多小时车到南菜园考试报名处,问人家哪种文凭
考的门科最少,就选了英语专科。

  16个月,一门一门地啃,几门几门地考,竟然全部按计划通过。
我算了算:买书+报名费+收音机电池+公共汽车票,全部费用不超
过人民币150元,这多半能上吉斯尼大全了吧?

  85年三月底的一天,看到北京日报上一则北京外国企业服务总公
司招聘广告,招聘各语种人才,将外派至驻北京的各外国商社,学历
要求大专以上文凭,方能参加外企服务公司另设的考试。“北京竟然
有外国商社?”一打听才知道都是在涉外大饭店办公呢。正上着班,
找不到正式信纸,就拿一张处方纸写了求职申请。

  先是英语笔试,公司的英语考试每次都是临时命题,出题的易老
师曾经在牛棚蹲过八年,把牛津大辞典倒背如流,出题时天马行空从
天文到地理,听说考他出的题能到六十分就是很不错的成绩。我记得
那天考的中译英是国际新闻,我每天听国际广播电台英语广播做起来
很顺手;英译中难出我一身汗来!

  无论如何,我接到了口试通知。又是一身汗!我的口语只是跟着
收音机鹦鹉学舌而已,幸亏还有俩星期,我立即看报纸找口语班,决
定报名参加国旅的业余导游英语短训班,这个班能配合我上班和考试
的时间。考完笔试一个星期没回音我就急了,气急败坏之下给国旅打
电话,得到的回答是你不用上口语班了,可以直接上团了。带的是美
国西雅图一个高中合唱团,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去北京机场,不但怕接
不到团还怕把自己丢了,总算把大家安置在大巴上,我站在车头导游
位上,拿着话筒就是不敢转过身来。我白天热情服务带他们去八达岭
、故宫,晚上回医院上夜班,当了三天的导游,狂练了三天口语。临
走时大家难舍难分,学生们一致通过送给我一个英文名字:Juliet,
我一直用着。

  送走美国人民第二天,去外企服务公司考英语口语,考试顺利极
了,最后考官问了句会不会打字,又吓了我一大跳!我没见过打字机
,但偷偷看了屋里没有像打字机的物件,问了考官说今天不考,我就
说我会,心里说我马上就学会不能算撒谎。冲出去借了二百块钱买了
台打字机现练,两个星期练到手拿不了筷子,终于练成准专业打字技
术,最后也没考,有惊无险。幸亏被录用了,要不得多久才能还上打
字机钱呀。

  
第一块敲门砖

  1985年7月1日。一个女孩站在北京长城饭店门外人工瀑布的影壁
后面,仔细观察别人是怎么走进转门的。确认自己学会了进转门的“
诀窍”,又鼓了十分钟的勇气,她向着辉煌的五星酒店殿堂走去。门
僮高大威武,帽檐肩章都有金线流苏,更衬出她的十足乡气。举起攥
出了汗的外企外派职工工作证,经上下打量验明正身后她被放行。心
跳如鼓两腿软颤终于安全地转进去,汗湿的手印留在了晶亮的玻璃门
上。过了一关还有一坎,找到电梯还要找 426房间,终于见到“ IBM
觉得像上了岸。心没放下又提起来,外企的蓝领勤务,工资从四十几
块变成二百多块,每个月!

  我认识那个女孩,她曾经是我。

  有一天我上街买了一大堆文具,小推车进不了转门,试了试旁边
的推门是锁着的,就请门僮帮我打开一下。“你是哪儿的?”我说我
是 IBM公司的,在这里上班。他向我要证明,我出来得急没带外企工
作证,我不是 IBM的正式员工也没有胸牌。我跟他解释,他就是公事
公办不让我进;请他给 IBM打电话查证他说不能管,我自己又打不了
电话——电话在门里面他不让我进去。这时周围有许多等出租车的外
国人,都转过身来挺有兴味地看这场“把戏”,我觉得像只猴子被人
耍,羞辱从头烧到脚底。僵持了十几分钟,有个 IBM的同事从外面回
来,帮我作证才放我进去。事后我躲进洗手间没声地哭了一场,心里
发狠再也不要被人拦在门外,别管是什么门!

  我决定改变处境。这回不是为了温饱,是为了争取“存在”的价
值。我走上五楼去敲门,开门的是人事部经理苏珊·凯文。面对美丽
和善的苏珊,我的英语讲得很顺畅,从我自学,面试,办事员工作经
验来证实我的能力。我想请求的是,有没有可能破例给我机会参加
IBM专业人员招聘考试。苏珊听得很仔细,只问了几个小问题,礼貌
地告诉我她会考虑一下再给我答复。走到门口我忍不住回头说:“苏
珊,请给我一次机会吧,考不上我自己不后悔;要是我能考上,我不
会让 IBM后悔!只请给我一次考试的机会!”苏珊看了我几秒钟,轻
轻地说了声:“我明白你。”

  我于86年7月1日(到 IBM整整一年)正式转为专业学员,名片上
中文印“助理工程师”。我又受到服务公司领导表扬,外派一年工资
增长60,还是外商主动提的!

  
从销售员到南天王

  到香港和澳洲培训两次以后,1987年5月1日,我转正为销售员。
要动真格的了,不知不觉中,我的“理想”又升格了:我想做个好的
销售员,甚至想领先“半步”了!

  我既定了要“领先半步”的目标以后,就不管不顾全情投入了,
在办公室里晕倒过两次,吐过血,中间还闹过几次肾结石疼起来打滚
,疼过去接着开会。抽屉里专门备着闹钟,一个星期总有几次熬到深
夜两、三点,再回住处不值得来回跑,就搬两个沙发垫子盖上军大衣
,在会议室睡几个小时。

  挑过大梁,我有了胆气,我们能做外国人能做的事。我坐进了单
间的经理办公室,踌躇满志。这回我的野心又膨胀了,我想超越的不
再只是自己的同伴,新设定的目标是:做高层专业经理人。这意味着
首先必须超越同级二十几位外籍经理,他们各个比我资深,那又如何
?!

  1994年 6月23日我携带全部行李来到广州,担任华南区总经理。
我上任后的第一件事,是把“乖孩子们”踢出去,赶到市场上去!我
告诉我的销售员们,别怕犯错误,什么错都不犯基本上等于什么事都
不干,都给我出去犯几个漂亮的错误来看看!

  我在南方的两年半当中,华南分公司从四十几人到二百四十几人
,业务翻了几番,终于超过了人众“年长”的上海华东分公司。市场
、政策、高层“人气”摆在那儿,华南业务超过华东,在跨国公司里
属于罕见。

  1997年1月,IBM中国公司新年大会在北京国际展览中心举行,我
从广州赶来,此时是“客”,自知应该谦虚切忌张狂,悄然坐在第十
几排靠边的位置。台上大中华区总裁一一介绍要客贵宾,突然听到,
“还有……IBM华南区总经理,我们的南天王——Juliet Wu!”

  我的下一个目标,不是再要去超越别人,我想超越自我。

  
上任微软

  1998年 2月17日,我到微软上班。该上班了才想起来不知道在哪
儿上,只好先到香格里拉饭店会齐了我的老板(前任大中华区总裁)
布莱恩。今天他特高兴,上了车第一句话就是:“我费了整整一年的
时间找你,你终于来了。”

  从猎头公司第一次找我算起也不过是五个月,怎么会算出来“一
年”呢?原来他的算法是从去年一月起,那次是微软总裁鲍尔莫来上
海参加年中业务汇报,决定寻找新的本地总经理。这些我还是第一次
听说。

  说着话车停在白颐路上的一个小路口。跟着布莱恩进了胡同往里
走,心里嘀咕不知他是不是要找个小铺买盒烟?他径直去推一个没有
商店牌子的小门儿,我忍不住拉他一下:“这是去哪儿?”“这就是
你的公司,总经理小姐。”布莱恩绅士地做“请进”状。

  我退后一步,顾不得一脚踩进掺着泥雪的路边土堆。打量这个小
楼,怎么也看不出一点高科技的痕迹,至多像个堆放高科技产品的货
栈。我刚问一句“现在改主意不进去行不行”就被布莱恩扯了进去。
“开源商厦”的牌子挂在里面墙上(还是像货栈!),十几米的小门
厅里有几个旧沙发,一个门卫和几个司机身子和手都裹在大衣里。我
打个招呼“大家好”,大家着了股凉风似的一机灵。

  “微软不是特有钱吗?”我傻子似地问。

  布莱恩只是笑。出电梯时才告诉我,公司在这儿有快三年了,已
经开始准备搬迁新址了。想着我能亲手把这破家搬到新楼去,心里又
很喜欢了!

  
辞去本地人在外企最高的职位

  乔治是微软大中华区总监,我的顶头上司。三点半开始,还不到
两个小时,已经谈完三个议题中的两个。他看看表,我猜他在想着等
会儿的网球约会,已经是星期五下午五点钟了。“是摊牌的时候了。
”我告诉自己。

  “乔治,现在是最后一个议题。关于我。请给我十五分钟。”

  乔治心情很好,安安逸逸地听我开始讲。“乔治,我来微软已有
快十五个月了,在这里我经历过的挑战、困难、历炼,超过我以前全
部十几年的职业生涯。我来微软是为了一个理想,做了很多,忍了很
多,努力了很多。您清楚地了解,我不同意公司在中国的很多重大策
略,既然不同意,而在无数次努力之后都无法对其有任何影响,这个
总经理职位于我也就失去了意义。我决定,辞职。”

  静默通常是令人窒息的,尤其是当两个上下级无言相对的时刻。
终于,乔治开口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现在很难过”,乔治看
上去的确很 Sad,苍白取代了颈面的红潮。我有点儿过意不去,乔治
今天的网球多半会输了,这个周末也准过不好了。



回 [ 成名之路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