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赵本山自传
赵本山 于 October 30, 1999 at 00:38:12:
出生于穷乡僻壤的农村小子

我生在农村,是在开原县的一个叫莲花乡的莲花村。我们那个山
村,周围都是山,有个岭,中间有条河。我们那个村一共才二十
四户人家,不到一百口人,很穷。现在比过去要好一些,但还是
不行,那个地方啥都没有,也就是靠天吃饭,挺偏僻的。

我们家兄妹四个,我是老四。从我有记忆的时候,就是和我爷爷
在一起过,因为我五岁母亲就去世了,对我母亲没有任何记忆。
我从小是由我爷爷带大的。

那段时间的记忆就是和小夥伴们经常一起玩,玩一些打「叭
机」、打「剪杆」、打「跑球」之类的游戏。

我十岁时上了小学,当时农村都这么晚才上小学。上学之前,我
爹出了点事,当时他当生产队长,好像是带了几个人砍过国有山
林的柴禾,有人告他,于是便有人要抓他。没办法,他就只好跑
到北大荒。那前后,我爷爷也去世了。

于是,只剩下我和我哥哥过。等我上到三、四年级时,我们那地
方开始闹饥荒,没吃的。我爹就把我们都弄到了北大荒,在北大
荒时我没书念,天天铲那个地,都铲不到头,中午发个馒头吃。
在那待了三、四个月,一看不行,我们又回来了。

我的童年生活过得特别苦。我就记得我一到冬天,衣服都穿不
上,上中学时大多数衣服穿的是我姐姐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
穿的都是她的裤子。

我所受的苦主要是吃的方面,吃不饱,这是童年留给我最强烈的
印象。常常是吃饭没地方吃,家里啥都没有,上别人家又抹不开
说。有时候地伫有很老了的玉米棒,掰一个烧一烧,就这么吃
了。印象中那时候几乎没吃过整顿的饭。

当时也有不少人帮助我,我有一个同学经常把我领回家,在他们
家吃,我就认他妈为乾妈。现在我每年还都去看她。

后来念中学了,也是在我们莲花村。那时,全国学习小靳庄,学
校尽干活,我就回生产队挣工分,老师也比较照顾我。那时家里
也还有点地,自己也上山砍砍木头卖点钱,就那么维持。穷归
穷,但我生性快乐,不知道什么是愁,过了今天不管明天,那时
候确实也没办法,你愁了也没用。

那时最大的理想,就是想离开农村,农村太苦了。我想这也是所
有农村人的想法。有一次,有个当兵的机会错过了,那时农村当
兵非常吃香,没有一定的后门都走不上,我们家经济比较困难,
也没什么后门,所以我就没当上,心里著实懊悔了好些日子。

我从小就喜欢文艺,也许是受我们那个家族的影响吧,这也是我
生活中最大的乐趣。

农村天一抹黑就睡觉,也没别的啥事,于是就搞些文艺活动自娱
自乐,没别的意思,实在是太没劲了。我从小记忆里,我们家族
有这么一种氛围,没事晚上就在一起。吹一吹、拉一拉、弹一弹
什么的,我几个叔伯叔叔、我哥哥、我姐姐也都会唱,村里成立
大秧歌队,我们家就能组织一拨人,而且还都挺优秀的。

在记忆中,就记得我和我二叔经常在一起。我二叔是个盲人,他
的板胡拉得特别好。我就天天晚上跟他在一起,很晚才睡,因为
在当时也没别的乐趣。上学后,我们学校也有个文艺宣传队,我
就常在文艺宣传队里,编点小节目。

后来,公社成立了文艺宣传队,把我抽了去,当时我已念了七年
半的书。到了那里有吃的有住的,生活比以前好了许多。我们宣
传队一共二十来人,大多数是知青,本地的很少。有个知青,他
不断地编节目,我们就不断地挨村去演出,这一段对我的成长帮
助很大。那时我演三句半、小话剧,后来还说相声之类的,内容
都是和当时的形势配合起来,我记得有个小话剧,叫《战斗的山
村》,战斗气氛很浓。很快我就成了村里的小名人了,这些日子
在我的记忆中,是我在农村最美好、最有乐趣的一段光阴。

可是好景不长,没多久,宣传队就黄了。宣传队一黄,我又回到
农村干活,我还做过一段时间的豆腐。

被称天下第一瞎 差点闹出事
公社的文艺宣传队又成立时,那好像是一九七八年的事。宣传队
再一成立,我连拉带唱,又会说,干得很好,到哪都引人注目,
我的煽动性特别强。很快,我们那个公社都知道我了,其他公社
也有不少人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了。一年后,我参加开原县的一个
农村调演,那次规模还挺大,我演的是二人转《包公断后》,观
众反响不错,我也感觉自己好像很露脸,给我们公社争了光。

这次演出,我一下子被西丰县剧团看上了,把我调去做了临时
工。从此,我便开始进了城。

v我一生的愿望就是想进城,这时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心里那个
乐啊,真是没法说,那年我二十一岁。

刚调到西丰县剧团时,挺难的,因为我还是个临时工。但我会四
十多部二人转的段子,其中有两个我最拿手,一是《包公断后》
我唱得好,二是《瞎子观灯》我演得绝。在乡里我已经成形了,
所以在团里也没人敢瞧不起我。不久,我这个临时工便成他们的
主力队员,不论到哪演出都有我的份。

在县剧团干了三年,一九八二年,辽宁省参加东北搞的小戏调
演,我演的一个盲人,叫《摔三弦》,获了大奖,就因这个我出
了名了,可以说,从那晚开始我一下子在渖阳出了名。这时铁岭
县剧团要我,地区剧团也想要我,但为了家,我选择去了县剧
团。

v那时我还没有离婚的想法。我觉得我这个媳妇对我特别好,我不
能忘了她。

虽然我经常在外面,回家机会很少,曾经产生了一点萌芽,觉得
越来越不合适,但绝没想到要离婚。为了家我就上了县剧团,县
剧团给了房,也帮调户口。这样,我就直接把家给迁了过来。

说句心里话,当时我要是把她扔在农村,也早就离了,进不来可
不就离了?怎办呢?但我还觉得最起码她对我非常好。

我在县剧团干了三年,还当了团长,当时我二十六岁。当了一段
团长后,我觉得当团长不太适合我,行政事务太杂。我太实诚,
不适合当官。

一九八五年,辽宁电视台把《摔三弦》拍成了电视戏曲片,那年
这部片子在大陆电视戏曲片鹰像奖评比大会上,被评为了三等
奖。于是我们去上海领奖。

那是我第一次坐飞机,也是我第一次接触辽宁省以外的世界。

记得那次在上海,我在电梯里碰到演李铁梅的刘长喻。当时刘长
喻问我「小赵本山,是第几次来上海了?」我有点紧张,说「大
概、八成、可能kk」我一边说一边使劲地掰著指头计算,最后
我点点头肯定地说是第一次,没想到我这一下把刘长喻给逗得笑
弯了腰。

第二年,我又参加辽宁的比赛,演了一个拉场戏,叫《一加一等
于几》,我拿下了最高探索奖和最佳表演奖。这时我在辽宁就基
本上走红了。

一九八七年前后,我和潘长江搭档演的《瞎子观灯》,在渖阳就
演五六百场,一天就四、五场,观众还真是特别爱看。那时还没
什么钱,演一场才五块钱,但内心里还是挺开心的,因为有人爱
看。后来我就跟团里提出承包,带一个队,有二、三十人。

那时在渖阳演出也没少把观众乐出事来。有一次一个老太太,乐
著乐著就仰了脖,没动静,亲属一看,休克了,赶紧上医院。这
时,我在台上就有些害怕,心想要是观众乐出人命来,公安局是
不是得把我抓起来投进大牢,没准儿判个七年八年都是轻的。这
么一想,我在台上愣了神,台下前排的一个小伙子就不干了,他
站起来用手指著我,贬喝道:「嗨,赵本山,快接著演哪!」我
翻了一下白眼仁,又一抹搭眼几,小调开了腔:「喊啥呀?喊啥
呀蚣演就演呗!能咋的蚣」没想到我这么一做戏,那小伙子乐得
一屁股坐在座位上,仰脸大笑,笑著笑著他就捂住了肚子,红红
的血就出来了,原来那个小伙子阑尾炎手术刚好没多长时间,因
为笑得过猛,愈合的刀口又开了,这不又赶紧去了医院。

后来,我因为没少演瞎子,被人称为「天下第一瞎」,也因此闹
出点事。有一天。渖阳市七十多名盲人代表汇集在辽宁省文化厅
和省广播电视厅门口。他们认为我在舞台上和他们一样,在台下
却能睁开双眼,是同类中的「异类」。他们声称要把我赶出渖
阳。如果我不离开渖阳,那些「盲帮」的帮主就将下令,让渖阳
市所有盲人,沿大街小巷搜寻我,抓住我后将我的眼珠抠出来,
逼迫我入夥。那次好在有关部门领导出来及时调解劝说,我也赶
紧出来解释,才没出什么事。

一九八七年姜昆到铁岭演出,听说了我,后来也看了我的戏,回
到北京就跟中央电视台的导演袁德旺说起了我,当时袁正愁那年
的「国庆晚会」没好节目呢。于是我的《一加一等于几》就上了
那年的国庆晚会。那年春节晚会也去了,但没上得了,原因是录
音不合格,第二年也没上得了。直到一九九○年的春节晚会,我
的小品才打了进去,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回 [ 名人传记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