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牟其中身在铁窗向中南海描绘蓝图
方进玉 于 November 16, 1999 at 02:56:50:
  《南方周末》方进玉报导,被关押在武汉市第二看守所的牟其中写下三封信:
一份给党中央,一份给全国人大,一份给维持南德运转的“五人小组”。老牟谈到
自己在“不幸失去自由”中所思考出的远大规划:由南德公司牵头造三个“国际特
区”,一个建在中国,一个俄罗斯,一个干脆建在美国!

  1999年11月1日,传奇人物牟其中第三次站在了法庭的被告席上。

  记者赶赴武汉采访时,获悉如下惊人消息:看守所内的牟其中,居然“雄心”
不改,试图上书中央,请缨重上战场,并预言在世纪之交的世界东方,他牟其中可
以第三次崛起,再创经济奇迹。

  牟其中被关押在武汉市第二看守所,被定为重点看守对象也是特殊照顾对象,
生活上受到的照顾比较多。牟其中主动向看守人员索取了纸笔,写下了三封信:一
份给党中央,一份给全国人大,一份稍后写就,下发给维持今日南德运转的“五人
小组”。

  第一封信分作两大部分。第一部分老牟谈到了自己在“不幸失去自由”的情况
下所思考出的南德新的远大规划,它包括由南德公司牵头,再造三个“国际特区
”,一个建在中国,一个俄罗斯,一个干脆建在美国!起步阶段的投资金额,至少
应在十亿美元以上。

  除了跨国办特区,牟其中还请求中央指派一个部门出面领导南德自费创办一所
“南德世界大学”,以便“在全世界范围内为我国有效地吸引智慧并有效地管理智
慧”,“将南德积累、试验了二十年之久的已经成熟的、以经营智慧为主要特征的
智慧经济和生产方式向社会展示出来。通过示范效应,推广这一全新的经济增长方
式,以期我国国民经济能以一个以今天(人们)无法理解的速度增长”。

  在信函第一部分的结尾处,牟其中壮怀激烈地大声呼吁:希望“中央拿我领导
的企业做实验。成功了,可以推广;失败了,也只是我们几个人生死荣辱的事情。
我连死刑都判过,是改革开放路线救了我,我为了改革开放路线,还有啥舍不得的
呢?”

  在信函第二部分的结尾处,牟其中再次回顾历史并展望未来,说:“1980
年,我仅以借来的300元人民币创办南德,第二年的经营规模便超过了100万
元。1984年,我第二次平反出狱,公司变成了废墟,留下了五万元人民币的债
务。不久,我又在负五万元的起点上,完成了震惊世界的飞机易货贸易业务,接著
又成功地发射了两颗人造地球卫星”。

  “这一次,我将从负四亿元人民币的起点上起步,我的感觉不是担心,而是感
谢命运又给了我一次证明自己价值的机会,我感到一种临危受命的激动。……本世
纪初,西方石油大王、钢铁大王能做到的事,在世纪之交的今天,我东方的牟其中
只可能作得更好”!

  在使用了“此致”、“敬礼”等一般信函结束语后,牟其中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并特别注明是“1999年7月15日,于武汉第二看守所”“705室”。

  自费前往武汉参加旁听并希冀审判结束能够护送无罪的“牟总裁”返回北京的
南德员工,不无崇拜地对记者说:“牟总在看守所内,90%以上的心思用在思考
南德业务上,只有不到10%的精力用来思考自己所受到的冤屈”。不过,在给中
央领导的信函中,老牟给自己辩护的那第二部分内容,似乎并不表明他对案件“漫
不经心”。

  1、南德没有犯罪。目前,有关单位指控南德是单位犯罪,指控罪名涉及信用
证诈骗。但是,根据我国外汇管理的规定,南德没有外汇账户也没有使用信用证的
权利,南德公司自己是无法进行信用证诈骗的,就如太监无法涉嫌强奸犯罪一样。

  南德若蓄意进行信用证诈骗,非得通过一个有信用证的单位不可。现在已经查
明,目前指控南德涉嫌信用证诈骗犯罪的主要证据,就是几份南德与湖北省轻工业
品进出口总公司签署的委托合同等等,这全部是企图诬陷南德的人与单位伪造的,
所以南德没有犯罪。

  2、关于南德流动资金困难的问题。南德目前的流动资金非常困难,以至于在
国内尚有3亿多元人民币的到期债务(包括武汉方面的美元债务)不能按时归还。
南德的流动资金困难是怎样造成的呢?这一切均是从1995年下半年在境外出版
的那本……臭名昭著的《万言书》。这本书非常之不幸又是非常之幸运的将我确定
为中国新生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

  从1996年开始,国外100余家报刊不断报道南德受审查和无数次被逮捕
的消息,从1996年起,国内地摊文学和下流报刊铺天盖地对南德、对我本人进
行了极其下流的人身攻击。可是这些审查无一不证明了牟其中个人没有违法和犯罪
问题,相反却证明了我本人生活俭朴,严于律己。所以,实际上南德的业务活动早
已于1996年停顿了。

  3、关于南德的资产状况。1996年以前,南德的净资产是20亿元人民币
左右。1996年,南德正在进行中的项目预期收入是人民币104亿元左右。关
于这个预期收入的明细报表,我已于1998年11月上报了中央政法委。在南德
接受审查期间,有的人甚至有的地方政府的某些部门趁火打劫,落井下石。(例
如)南德的航向一号、二号卫星在成功地发射并顺利出租之后,被一个地方政府强
行威胁,退还投资。仅此一项,损失(就达)3014万美元。 

  即使南德无端遭遇飞来横祸,从南德目前拥有的国内外的巨大无形资产来看,
从南德已经掌握的智慧经济的操作方法来看,从南德过去处理过类似问题的经历来
看,我有把握在两年时间内,解决南德的流动资金问题,连本带息偿还国内全部债
务。

  但是,武汉公安及检察方面指出,为了把牟其中涉嫌信用证诈骗案办准、办牢
靠、办成铁案,警、检两机关耗费三年时间,搜集的证据摞起来就有2米多高……
此外一位法学家也说:女性公民在参与拐卖妇女过程中,也可能成为强奸犯罪的协
同者,是否参与了信用证诈骗犯罪,与企业是否拥有外贸出口资格和外汇账户无
关。

  南德的资金紧张、债务到期问题并非从1996年开始。法庭审理已经证实,
牟其中从1995年初开始就为债务问题伤透脑筋,还为此成立“突击融资小组
”。老牟的债务,也与国内外报刊的客观报道风马牛不相及。牟其中像狗熊掰棒子
一样地不断在不同领域“上新项目”,绝大多数项目的仓促上马又是牟其中一人最
后拍板决定的。可以这样讲:是老牟自己的决策失误,导致了南德的债主盈门。

  南德的净资产,实际上从来就没有达到过20亿(差距甚大);南德的债务总
额,则肯定不止3亿多。还有,市场经济从来就不承认什么“正在进行中的项目预
期收入”,1996年,南德的实际“收入”连104亿元的零头(4亿元)都远
远不到!当然,南德也从来没有自主“发射”过任何卫星。

  一位前南德员工就曾对记者揭露说:我原来是负责满洲里项目的,南德在该项
目上投资约2000万元人民币,后期又遇到种种合同纠纷,但牟总要求我们“包
装”一下,于是我们就把满洲里项目包装成20亿(增值100倍)!1997年
9月牟其中在北京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的价值为20亿元的满洲里项目,到了199
9年10月31日(开庭前一天)晚上,在散发给记者的《南德集团损失一览表》
上,“损失价值”又猛增到30.6亿元人民币!

  1999年11月1日傍晚六时许,当身著浅灰色休闲毛料西服的牟其中脸色
潮红、满身倦容、强作欢颜地在记者闪光灯的追逐下被再次戴上手铐押上警车后,
旁听者的话题迅速集中至这一焦点:自称拥有20亿资产的“大陆首富”牟其中,
究竟能不能化险为夷躲过其人生的第三次牢狱之灾?

  老牟自己怎么看待第三次站在被告席上呢?可以理解的是,牟其中既然曾两次
吃过“眼前亏”(被法院错误治罪),他对法院此次能否公正裁决,当然心存疑
虑。于是,在起草了给党中央、全国人大的信函之后,精力充沛的牟其中又开始给
南德公司留守人员写信。10月19日,“705室”给南德五人留守领导小组写
出了极其重要的第三封信,信上指示说:“这封信专门谈谈向党中央揭发公检法制
造假案,包庇犯罪团伙的安排问题,(以)便于你们早做准备。这可是一件大事,
也是一件极难的事”。

  目标:“一定要争取某一位中央领导有一个批示”。

  方法:“要普遍递材料,重点工作(攻)一、两个人,普遍送材料的方式包括
《内参》之类的形式”。 

  投资:“(到底)什么价钱能解决什么问题,可以(先)试试”。

  困难:“我知道你们困难。可以先给点订金,打欠条,待我自由之后兑现”。

  担心:“最好是人大或中纪委系统组织一个小组来监督本案,查我们,也查司
法腐败。一定不能用公检法部门的人组成小组,王某(湖北省轻工业品进出口总公
司原负责人)已将他们全腐蚀了”。

  希望:“希望尽可能地组织国内外新闻界旁听,最好是(中央电视台)现场直
播,最少也应该有录像录音……要警惕(南方周末)方进玉之流会歪曲这次公开审
判”——与牟其中关系密切的一位先生告诉我:“老牟并非痛恨你,他只是担心你
再次误导舆论”。

  一位既是老牟的朋友,又是记者的朋友的人士说:老牟第三次被捕之后的遭
遇,说来有点令人感觉凄凉:牟是今年1月7日被武汉警方带走的,但一直到8月
20日之前,南德几乎没有一个人去看他,他的亲属也几乎没人去探望他。老牟没
被抓走前,南德的财务就十分困难,老牟还曾向我借过钱;等到老牟被抓走,更困
难了,难到几乎连律师费都支付不起!

  你说老牟太浪漫,不对。我看“浪漫”这个词抬高了他,我感觉用“狂想”才
比较客观。还有,如果老牟不和夏宗琼闹翻,如果夏宗琼远走美国,这些事情也许
不会败露,信用证违规操作,许多外贸公司都在做。如果不是普遍的钻空子,法律
也不会特别制定这样一个专门的条款来惩治信用证诈骗的犯罪。我们不服气的是:
1997年6月,中国银行湖北分行以民事纠纷起诉,第一被告是“湖北省轻工业
品进出口公司”,第二被告是“交通银行贵阳分行”,第三被告才是我们南德,为
什么一年之后湖北高院非要撤销民事诉讼,99年又把南德拿出来单独列为刑事案
件的第一被告?既然是“黑吃黑”,如果把其他责任人一并推上法庭,公开审理,
该判南德什么罪,该判老牟多少年,也算让人服气。我敢说,其实老牟自己也搞不
懂信用证里的奥妙,湖北轻工的何某(后离职)、王某,肯定比牟其中更精明,更
狡猾。老牟脑子里有病,当然命中注定是个失败者,尤其可怜的是,老牟有病,自
己还不自知。

  一位南德的留守人员说:我不赞成把老牟说成骗子,更不赞成说他是“首骗
”。老牟其实是太天真,太容易相信别人了。譬如大家都知道“高保真音箱”,于
是有人找到老牟,称自己发明了“数字式全保真音箱”,愿意拿专利与南德合作开
发生产……记者插话惊问:老牟难道不懂,数字传输虽能把失真度减少到逼近于
“零”,但从理论上讲,声音复制几无法做到绝对“全保真”?!回答是:是呀,
老牟不懂,投资35万美元,结果上当被骗。

  记者问道:1997年老牟在新闻发布会上吹嘘的卫星“对接”项目,是不是
也不现实?试想,美国航天飞机与俄国和平号空间在外太空对接,这是全球高科技
中的顶尖技术了,全世界也只有美国、俄国能够做到。老牟说美国有人发明了“失
败卫星对接技术”,但美国政府认为有风险不愿收购,于是被老牟抢到手,这岂不
是太傻了?!记者得到的回答是:是。

  记者:英特尔公司为了研制运算速度更快的新芯片,投入科研的资金肯定以数
亿美金计算,为研制超高速芯片,南德是怎么做的呢?回答同样令人唏嘘不已:美
国加州华人潘某,自称可以抛弃二进位制方法、改用中国珠算的进位方式来彻底改
造计算机芯片,于是,牟其中相信了,前期风险投资即数十万美金,可惜,项目研
究迄今尚无任何结果,潘某也如泥牛入海,再无踪迹。

  南德公司1999年10月31日晚间散发的《损失一览表》上,不计股票转
让损失(老牟按原始股价格出手了2350万股,损失情况自然心中无底),损失
金额高达124·09亿元。牟其中在法庭上向审判长称,有家排名世界前十位的
英国银行,愿贴现支持南德5000万美元——面对亏损如此严重的南德,注定要
泡汤,难道此银行那么没有经济头脑?!

  另据《法制日报》报道,跟随过老牟的一位年轻人彭定鼎,曾经描述了一个真
实的故事:1997年,《大陆首骗牟其中》面世,一位生产未来米粉的民营老板
在机场看到了这本刊物,吓了一大跳。在他的心中,牟其中就是“民营企业的标
志”。老板急匆匆赶到北京、赶往南德,等了两天才见到老牟,见面时如小学生面
见泰斗般恭敬。落座以后,他表示在牟总目前陷入困难的时候,愿尽自己绵薄之力
以示支持,资金可出几十万。

  牟其中开口问:“你的企业有多少资产?”对方答:“2800多万。”老牟
劈头就说:“你拿2000万来吧。我去欧洲作债券,挣了,我还你3000万;
赔了,就当你送我个人情。”彭定鼎说:那个老板听后,即刻呆若木鸡。到了晚
上,牟其中要请那仗义的老板吃饭,人家早早结账退房走了。

  北京永定路21号南德公司总部的办公室里,至今留有老牟语录:“世上没有
办不到的事,只有想不到的事。”



回 [ 各地名流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