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冰洲子· 于 December 11, 1999 at 20:46:27:
悲哀的由来

说起“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大家就想起鲁讯笔下的阿Q。

以前总是有些奇怪:阿Q不过是个未见过世面的文盲,其愚昧并不太令人费解,
他怎能代表中国普遍的国民性呢?毕竟中国知书达理的人还是越来越多了,何必
杞人忧天呢?
现在看着网上那么多留美的理科doctor们竞相给李大师“倒磕头”,倒是件看
起来有趣、想起来却不胜悲哀的事情。我们中华民族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不得不佩
服鲁讯先生的深刻。
许多中国知识分子之愚昧,比不识字的阿Q更让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那些doctor们声称要冲破“科学权威”和“传统观念”的束缚,初看起来非常
革命:突破桎梏、向往自由。探其究竟,原来是找到了一种“宇宙的根本大法”,
故而奉若神明,顶礼膜拜。请问诸君,这到底是解放思想呢,还是让自己的头脑被
奴役?依我看还是被莫名其妙的垃圾奴役。
其中有人甚至在不惜歪曲科学以“维护大法”的时候,还不忘说一声“我对大
法理解得还不深,说的可能不完全对”,其诚惶诚恐之奴态溢于言表。“理解得还
不深”便无条件地相信,还有一点科学精神,还有一点知识分子起码的骨气吗?!
如此奴颜媚骨的家伙们居然还以“亲共”之名攻击方舟子,以“沉迷政治”之
名痛骂何作庥,却不知前几年何院士为反伪科学受到了来自政界上层的多少压力!
我们不该忘记,许多著名新闻单位:北京电视台、《中国青年报》社、《齐鲁晚
报》社,被包围之后纷纷向法轮功赔礼道歉作检讨,甚至播发宣传法轮功的节目和
文章,有的还开除记者,这难道不是中国新闻界和知识界的耻辱?跟他们相比,
何、于、司马等人单枪匹马,却何其勇也!
但令人悲哀的是,这样的人在知识界又有几位?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学者专家,
在这迷信愚昧沉渣泛起、伪科学甚嚣尘上的形势下却默不作声,原因何在?业务太
忙?不屑为之?麻木不仁?还是明哲保身?为什么不识几个字的老太太们太平无事
时都会去“维护大法”,而科学家们在如此乌烟瘴气下却懒得“清理门户”?又为
什么这可怕的沉默直到现在才被打破?
原因之一是某些高官和科学界“元老”对伪科学的庇护,对此刘以宾、钟复等
人的文章多有叙述,在此不再赘述。笔者试图探讨的是更深层次的原因,即鲁讯先
生所说的“国民性”问题。
砍了些枝叶,该挖挖根了。

根源:懒惰、迷信和盲从

“挖根”一词是从李大师那儿借来的,反其意而用之,想要挖挖伪科学和“神
功大法”们的根,以及它们所扎根的土壤。
在一个进步的社会,每个人应都有自由思考的权利,这是个人的尊严和社会进
步的动力。可当我们正朝着这个目标前进的时候,许多人却表现出一种可怕的惰
性。这种惰性让人倦于进行独立思考,而是希望有一个“圣人”替他考虑好一切,
为他提供一种现成的“终极精神”,可以“一旦拥有,别无所求”。如果找到了这
样的一个“圣人”(如洪秀全、希特勒、李洪志、麻原彰晃等等),就会心甘情愿地
把自己的独立思考权拱手相让,让“圣人”的教诲完全占领自己的头脑,自己则陷
于疯狂的盲从和虚幻的快乐。
而且,这种惰性(也是奴性),不论在中国人或外国人,不论在文盲或doctor身
上都会发生。而博士犯的错误,往往比文盲更愚蠢,后果也更严重,正如飞机出事
总比自行车来得危险。希特勒的宣传部长戈培尔不也是博士吗?麻原彰晃的手下,
不就有大批的电脑工程师为其赚钱、还有几个化学家为其制造毒气吗?可怜的博士
们,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刚才提到了希特勒和戈培尔,现在就来说说德国:
德意志是一个优秀的民族。但正是这个为世界贡献了贝多芬、歌德、海涅、康
德、黑格尔、马克思、弗洛依德和爱因斯坦的国度,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使数千
万生灵涂炭。大家想过没有,8000万才华横溢、勤勉严肃、富有理性的德国人民,
为何会这么容易被战争贩子利用呢?

想找具体的原因可参考《第三帝国的兴亡》等书籍,我在这里只是想提醒大家:
一个科学、文化如此发达的民族,却曾经被一个冷酷而疯狂的野心家所征服,心甘
情愿地被人利用作实现野心的工具;曾经具有优秀传统的德国知识界,当时却有多
少人为纳粹摇旗呐喊(不少人是发自真心)!就连海德格尔和海森堡这样的天才思想
者,也低下了他们高贵的头,为纳粹服务。为什么?
我们永远不该忘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德意志,这个伟大而又茫然不知所从
的民族,兴高采烈地看着希特勒把束缚他们的《凡尔塞和约》一页页撕去的时候,
他们就把自己的一切权利和自由无私地献给了他们的元首(虽然只要稍加思考便可
看出这个人的虚伪和癫狂)。最可悲的是,他们,曾经拥有着人类最伟大和深刻头
脑的人,竟会如此轻易地失去自己的头脑!
相似地,六七十年代的中国,一个拥有五千年文明历史的民族,同一千年前还
是蛮族的日尔曼人一样,陷入了一种极为荒诞的状态。红卫兵们为砸烂了旧的一切
而欢欣鼓舞的时候,他们也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头脑。如果说年轻的红卫兵是出于无
知,那么,某些学者,聪明博学如郭沫若、钱学森者,当时的表现又作何解释呢?
如果说有些人是迫于形势,那么思想独立如顾准者,当时一度也虔诚地试图以那些
教条来改造自己的头脑,该也不是偶然现象吧?
在二战中,德国人付出了代价,为他们的轻信和盲从。
在文革中,中国人也付出了代价,也是因为迷信和盲从。
两个同样伟大的民族,相似的愚昧,一样的让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列举这
许多沉重得让人透不过气的历史,笔者只是为了说明:懒惰、迷信和盲从是人性中
一个相当普遍的弱点,不论男女老幼,不论知识多寡,都很容易犯这样的错误(事
后看来是非常低级的错误)。再加上强烈的“集体暗示”和从众心理,李洪志们大
行其道也就毫不奇怪了。
人,太容易自动地为自己戴上枷锁。借用伏契克的话说:人们,要警惕啊!

警惕:神圣化的迷雾

对自然界早已不再敬畏的人们,为什么还这样需要“神”?
“神功大法”、邪教和伪科学滋生的土壤,正是这些聪明、善良、感到困惑迷
茫而又倦于独立思考的人们。许多人对以前受到的太多灌输说教感到麻木或厌烦,
面对现实又茫然无措时,忽然听到某个好口才的疯子大喊一声:“我给你真理!”
,便会感觉得遇圣主,豁然开朗如拨云雾见青天。于是就匍匐在地,甘心为“圣
主”和“真理”所驱使。他们需要这样的“神圣”,即使有时反抗“神圣”,也只
是为了寻找一种新的“神圣”来麻醉自己。
这种懒惰、迷信和盲从,总而言之便是奴性。
当年洪秀全做的事情,我最喜欢的一件便是砸烂孔庙。遗憾的是,他砸烂了孔
庙却又树立起一个更加愚昧的“神圣”信仰。当然,也不能指望洪秀全会想出更好
的主意来,但我们回顾当时应者如云、短时间席卷半个中国的壮观景象时,除了看
到中国农民的反压迫精神之外,是不是还应从中得到其他的启示呢?他们更愿意相
信“神”,而不是自己的力量!君不见,以杨秀清的才略,却要靠着“鬼神附体”
来号令三军,可笑还是可悲?
当时农民的愚昧是没得说的(这不能怪他们),问题是直到现在,还有许多国人
之觉悟实在令人不敢恭维!为什么中国人总喜欢造出一尊“神”来崇拜,而且还往
往是活着的“神”?
所以说,许多事情责任并非全在“大师”们,因为这种神圣化的迷雾在中国由
来已久,且其烈度足可独步世界、傲视全球:中国古代两千多年的“神圣”孔孟之
道,其统治之久、影响之深,恐怕是欧洲中世纪基督教神学和古日尔曼英雄史诗所
不能比拟的。尤其可悲的是,中国人的“造神运动”不但古已有之,而且直到近现
代还方兴未艾,鲜见其败落,称得上是世界文明史的奇观。
笔者所说的“神圣化”,不只是对人的神化,刚才提到的“灌输说教”也是另
一种“神圣化”。不过有一点要说明:被“神化”的人并不一定是坏人,有的确确
实实是伟人;被“神化”的理论也未必是胡说八道,有些甚至还很有价值。

其实,“神圣化”是一种比“神圣”本身危害更大的东西:它不让人独立思考,
不让人怀疑和批判,它是制造精神锁链的工厂,它是愚昧的根源。
举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达尔文进化论。严格地讲,这种理论至今还是一种不
断发展中的假说,只不过它的主要假设已被科学界的主流所接受和使用。我们从小
没少学达尔文进化论,却有几个人是把它当作一种有用的假说,而不是当然的真理

达尔文学说自己是无辜的,是我们的教材把它“神圣化”了。为什么我们的教
材从来不提今天达尔文学说所遇到的各种挑战,例如“寒武纪大爆炸”现象、“中
性漂变”学说、以及分子生物学在解释生命起源时所遇的困难?哪怕是附带提一
下,也会对科学精神的普及有很大的帮助。
课本上讲到人类起源,无一例外地使用恩格斯的“劳动造人说”,除此之外几
乎看不到任何新理论。难道这一百多年来古人类学就没有一点进展吗?“劳动造人
说”本是种不错的理论,可为什么非要把大家弄得一见“恩格斯说”就要皱眉,就
象以前的“子曰诗云”一样?
若马、恩地下有知,看到他们引以自豪的“战斗的唯物主义”沦落到这般地
步,不知会有何感想?顺便提一下,现在有的媒体批判法轮功时,只知道扣“唯心
主义”、“有神论”的大帽子。他们总喜欢说“因为我无神论是对的,所以你有神
论是错的”,这是讨论问题的态度吗?把无神论也“神化”了,这跟有神论还有什
么区别?认为是科学,就绝不能神化。
社会上形形色色的“神圣化”和喜欢“神圣化”的人们正是科学精神的大敌,
它制造愚昧,它企图消灭人们独立思考和批判质疑的精神,也是各种“神功大
法”、邪教和伪科学滋生的主要土壤。
我们的教育界该好好反省了,还要继续培养那种不会独立思考批判怀疑、只知
烧香拜佛歌功颂德的奴仆吗?只有敢于怀疑的人,才会是一个健全的、没有奴性
的、真正“站着”的人。用鲁讯的话说,这样的人才是“中国的脊梁”,首先因为
他们自己有着真正硬挺的脊梁!
科学,与“神圣化”势不两立!

题外话:理性与科学,还是神秘和蒙昧?

近年来,有很多人出来为所谓的“东方神秘主义”捧场,称之为“未来的科
学”。其具体内容有所谓“易学”(宣扬《周易》可包容宇宙万物,能推翻引力理
论、砸烂元素周期律)、“预测学”(是算命而不是未来学)、“人体科学”(特异功
能和气功等)等等,样样都以科学为名,可谓热闹非凡。
首先令人疑惑的是,我们的传统文化,真的博大精深到如此程度吗?老祖宗们
的智慧要是比现代科学还利害得多,他们自己干嘛还乘着驴车马车到处游学?(别
告诉我是因为驴粪蛋比汽车尾气更有利于环保)老祖宗们要是那么智慧而又能预测
未来,又怎能让子孙们在鸦片战争中输得一败涂地、直到今天还被人炸大使馆?
(千万别跟我说抗战八年死2000万人是老祖宗让我们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还顺便消消
“业”,小心我跟你拼命)
唉,真是不懂,跟古籍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国学大师王力,都一再教导我们要“
厚今薄古”,怎么竟还有那么多人闭着眼睛瞎吹?
其次,《周易》、《道德经》等确不失为“东方智慧”,但要跟科学扯上关系
实在牵强。《周易》是本占卜的书(也有些哲学味道)。时代比《周易》晚不了多久
的《孙子·用间》说:“先知者,不可取于鬼神,不可象于事,不可验于度,必取
于人,知敌之情者也。”稍晚些的《楚辞·卜问》中也有个故事:屈原去找人卜
问吉凶,直问得那个职业占卜家无可奈何地说:“数有所不逮,神有所不通,用君
之心,行君之意,龟策诚不能知此事!”可见,中国古代的传统是很“人本”的,
所谓的“知天地鬼神之机”只不过是诸葛亮们说服人的籍口而已,预测的准确与
否,靠的是“卜者”自己的聪明。
至于有人愿意花时间去研究古人的“预测学”,我也没有意见;但若是拿出去
行骗,可就要请警察叔叔管一管了。
另外,气功这个东西,笔者不懂,难以评论。但愿真能从中研究出点什么严肃
的科学来,只是别象严新那样(详见何作庥的文章)。
最后想说说科学精神。

科学:不只是生产力

很喜欢刘华杰先生提出的这个命题。那些主张“中体西用”的人喜欢把科学贬
低为器物。其实,科学不只是生产力,它背后还有一种更深沉的科学精神和科学文
化。对科学精神无知的,不只是一百年前的李鸿章、张之洞们,还有今天的很多
人,甚至一些高官、学者和博士们。
当年梁启超有一次在演讲时说,有许多人,懂得物理学、数学、化学,却不懂
得科学,遇事不能分辨是非,缺乏科学精神。他说假如这种情况不改变,我们中国
永远没有学问的独立,我们中国人早晚会成为被淘汰的国民。呜乎!一些可怜的理
科博士们,却不如旧文人出身的梁任公来得清醒,实在是件幽默得让人窒息的事
情。
什么是科学精神呢?独立、客观、理性,怀疑和批判的目光,实证和自我改正
的精神。
伪科学之所以“伪”,并非因为它的内容离经叛道,而在于它在态度和方法上
拒斥或歪曲科学精神。
那么,怎样才是真正的科学呢? 我推崇波普尔(Karl R. Popper)的说法:衡
量一种理论的科学地位的标准,是它的可证伪性或可反驳性或可检验性。
可惜波普尔自己的阐释虽严密却过于晦涩,笔者试图作一个不那么严密却简单
明白的表述:
凡是具有以下特征之一的,便可认为是迷信或伪科学:
1.声称“心诚则灵”者。这是典型的不可证伪型理论:“灵”就是它正确,不
“灵”就是你心不诚,正反都有理,等于放屁。任何真正的科学理论,都必须冒着
被证伪的风险:假使1919年日全食时那颗恒星的光线没有被太阳引力弯曲,爱因思
坦广义相对论的大厦便要轰然倒塌了。相比之下,那些宣称“心诚则灵”的菩萨或
“大师”们自然不必有这样的担心,但他们也因此而失去了被称作科学的机会。
2.自称包治百病,无所不能,不问具体情况可放之四海而皆准者。科学总有其
局限性,方舟子先生说得好:要是科学也自称是全知全能的,岂不跟法轮功是一路
货色?一种理论如果能解释一切,又容许任何事情发生,这正是它的短处而不是而
是长处,这是伪科学的典型特征。
3.以“真理”自居,不容许作任何修改,拒绝任何怀疑和批判者。真理愈辩愈
明,不可反驳,不可修改,算什么科学?心虚而已。看到自称“真理”者,便要十
二分的警惕!
4.只收集有利的证据,不理睬任何反证或反例者。这是律师们的伎俩,怎算科
学?真正的科学家要比法官更难当。还要警惕那些高明的“预言家”,他们的典型
伎俩是让预言模糊得无从反驳。
窃以为这四条“戒律”虽然粗陋,已足以让大多数的蒙昧主义者望而却步了。
但笔者可以打赌:咱们中国一定还会有法盆大法、法桶大法之类的“真理”以
及水变油之类的“发明”出现,大家一定还能免费欣赏到无知无畏无耻的各路“大
师”们用一堆不真不善不忍的垃圾骗倒大批官员、记者和博士的精彩闹剧!可是,
除了拭目以待之外,大家是否觉得该做点什么呢?
乱曰:冰洲一隅是书生,热血铸得一剑成。
  提剑欲除愚昧去,安得战友与宾朋?
冰洲子
   1999年9月13日

主要参考资料:
1.《科学:猜想和反驳》Karl R.
Popper著,周煦良、周昌忠译,连载于《西湖评论》;
2.《时代呼唤科学精神》世界宗教所研究员 李申,《光明日报》(网络版) ;
3.《“玄学鬼”之复出及其成为时尚》北大科学与社会研究中心
刘华杰,《新语丝电子文库》;
4.《科学精神》钟复,《南方周末》(网络版) ;
5.《官智与民智》刘以宾,《南方周末》(网络版) ;
6.《法轮功解剖》方舟子,《新语丝电子文库》



回 [ 名人论坛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