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数字崔健
刘韧 李戎 于 December 13, 1999 at 08:25:21:
《计算世界报》记者《南方周末》记者

报导指出:1997年,崔健在国联申请完Internet帐号后,就感觉自己多了一只
“眼”,这只“眼”崔健通常将它放在家里,这只透过一根电话线通向全世界的
“眼”,被崔健称之为“自由之眼”。

崔健第一次上网的1997年,中国Internet速度还无法支持异地录音,崔健上网第一件
事是看歌迷自发地在Internet上建的崔健网站,一个是95港人做的《红旗下的蛋》,
一个是美国人做的,还有一个是日本人做的。接著,崔健注册了自己的信箱,和很
多人一样,崔健也喜欢FreeE-mail,他不仅用Yahoo!的,也用Hotmail的,崔健总是很
自豪地对别人说,我有很多个Mail地址。

报导说:崔健是过了一段时间□知道网上有黄色网站的,说到这,他嘿嘿笑了两
声。

性是互动的,Internet是互动的;性是隐蔽的,Internet即是公开的,又是隐蔽的。崔
健说,Internet意味著自由、平等、性,最后一个字,我们没听清楚,没料到他会说
这个字,崔健重复了一遍,“Internet意味著性”.

“传统社会中,性是危险的,被政治家贬到最低,而政治家传统社会不准谈论它,
侧面谈论都不被允许,性平等只能在网上实现,Internet上,你可以公开你的性,也
可以隐匿你的性,你也可以交异性的朋友,甚至可以上色情网站。在色情网站上,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都是一样的。“传统社会中,性更多地意味著犯罪,意味著对社
会、家庭、爱情的摧毁,Internet上,性是个人的兴趣而已。崔健强调Internet的性功
能,因为他相信,“艺术,特别是现代艺术,离开性,就会失去50%以上的主
题。”崔健说,性是能源。听过《解决》、《时代的晚上》、《这里的空间》,能
更好地理解崔健在说什么。崔健不少歌的主题起源于性,但没有归结在这方面。
Internet缩短了性和艺术的距离。

报导说:崔健被因特网“毒”著了,通过电子邮件感染这个病毒后,崔健的机器在
不停地自动向地址簿里的地址发送邮件,当崔健发现它时,它业已发出了无数封邮
件,但崔健没太恨它,当崔健用杀病毒软件让这个病毒毙命的时候,崔健庆幸这个
病毒没有给他致命的一击。

黑客是一种叛逆,摇滚是一种叛逆,崔健说,黑客像摇滚。“黑客如果他不‘黑’
的话,只是一个技术问题,就怕他‘黑’。据我所知,大部分黑客是有良心的,否
则电脑工业早就被摧毁了,整个世界也早就被摧毁了。魔就是比道高,永远都是
‘阴的’大于‘阳的’。”

“任何事物都是运筹出来的,运筹的过程是‘阴’,表达出来是‘阳’。”鲁迅
说,“当我沉默的时候,我感到充实,一开口,就感到了虚空。”可能和崔健说的
是同一个意思。

在崔健眼里,“人趴在网上是一种‘阴’的过程,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一切都在‘地下’,一切都尚未可知,所以,无限丰富。”

报导说:崔健又开始在网上Down东西,没Down之前,他总会觉得这个软件挺好玩
的,很快双击了鼠标,但Down下来之后,他总发觉这个软件还不如自己的软件呢。
就图Down得过瘾,根本不想是否必要。

又一夜没睡,崔健开始恨Internet浪费他太多时间,没有上网的时候,崔健想不起来
做很多事情,一上网,他在Internet上总有做不完的事。崔健越来越不爱看新浪上的
新闻了,崔健想看反面报道,他认为自己这个要求不过分,他说,“和偷听敌台不
是为了叛国一样,看反面报道就想知道别人怎样看自己。”

崔健第一次看别人上网,这个人想向崔健展示Internet的魅力,但崔健看到的是手忙
脚乱,临了,崔健甩出一句话,“费劲”。崔健从来不将Internet奉若神明,他认为
就像“大炮不能上刺刀,解决问题还要靠步兵一样,网更像媒体,像轰炸机,能接
收信息,能释放信息,但真正解决问题,还是靠自己,靠创造。”

尽管如此,崔健已经离不开Internet了,“数字化非常硬,像一个大棒子,你拿不起
来,是你的问题。”有些人坚持不上网,并不自然,Internet搁在手上是一种力量,
这种力量表现的形式很多,其中包括孤独的力量,只要你一上网,你就会发现很多
人其实和你一样孤僻,和你一样孤独的人就会和你有交流。不上网,在现实生活中
明明可以说‘不’的事情,就因为怕孤独,而说了‘YES’。“Internet使个人超越
了时空限制,何必再去理睬身边的烦人琐事。”

报导说:Internet让崔健舒服,在它上面,坦诚不□亏,“每次当我坦诚地和别人交
流东西,别人给我的东西,比我说的东西还多,后来我发现,这就是数字社会,它
的特征是传播,当你传播给别人的时候,别人也传播给了你,你学到了更多的东
西。”

坦诚需要使用自信心,崔健说,中国人不敢太多地使用自信心,将自信心看作了物
质,害怕越用越少,看作了银行的存款,只敢用利息,不敢用本。

“原始社会中,人越自信地表达自己,得罪人越多,树大招风,枪打出头鸟,就会
有人啐你。中国文化是比较高级的原始文化,在这种文化中,中国人说实话的能力
并不比说谎话的能力高到哪里去,中国人讲含蓄,这是中国人的特点,中国人在真
正说实话的能力方面有障碍,自我表达有障碍,原因是没有将自信心数字化。”

报导说:越有名越易被挑战,崔健当然是重点“镖靶”。登在报上的,崔健很多都
不服,崔健说,那帮记者别有目的,登在网上的,崔健能接受,因为,“网友骂
我,没有别的目的,他骂我,就代表他自己,他们的意见硬硬地放在你的面前,你
接受不接受?有时候,也不接受,有时候,也觉得他们骂得没有道理,但他们是真
实的,他们骂我,我得听著,又不能跟他吵。”

前些天,崔健在搜狐做网上直播,又被网友骂了,网友骂他不回答问题。崔健很委
屈,“不赖我!”“我说三句话,在Internet上只显示一句,我想回答很多问题,但
回答完了,上不去或者干脆丢了,重新输入。速度太慢,经常死在那里。”那天来
的网友太多,直播之前仅E-Mail就来了2千多封。

网友夸崔健,崔健觉得马屁拍得来劲。他们不是为了给别人看,他们就是心里这么
想。当网友说,“我就是觉得崔健不老,我就是愿意听他唱歌。”崔健会非常受鼓
励,“我要多做音乐,就为他就行了。我现在做得太慢了,要加快速度。”

报导说:坐在数字化设备簇拥著的工作间里,一杯红茶过后,回想起当年抱著吉它
写歌的情景,崔健蓦然感觉到自己在数字化的道路上已经走得太远了。他仿佛看
到,自己已经走到了十字路口,再往前走,就有成为工程师或者音响师,而不再是
音乐人的危险。此时,崔健向后仰了一下身子,努力收回向著数字化业已迈出并且
快要落地的新的一步。

早得都记不起哪一年了,那一年崔健刚拍完一部片子,赚了一笔钱,想买台电脑。
人家问他想要单显还是彩显,崔健一看到彩显就不想再要黑白的了,尽管彩显要比
单显贵很多。4000美元拍出,386的DELL笔记本加上手提式打印机拎回了家。

崔健当时买电脑只是为了让计算机干这样一件事情。在录音时,当某个轨道里有噪
音,就要将这个轨道关闭,没有噪音再打开,过去全是用手掰,用电脑能自动进
行。

业馀,崔健用它玩游戏,用WPS做字处理,MIDI是后来的事情,386做MIDI,一动
鼠标都会影响速度。发烧计算机一般从追求速度开始,崔健也不例外,他先是组装
了一台奔腾,但这台机器烤机时间一长,性能就不稳定,崔健一急,将这台机器送
人了,又买了一台IBM,今年,崔健又添置了一台PⅢ的DELL。从那年卖笔记本开
始,有人给崔健估算过,说他一年花在计算机上的钱是一到两万元,崔健说,“要
比这多。”

崔健不仅没有想到他会有现在规模的数字录音棚,当年,甚至没有想到他会将电脑
带回家。他决心到此为止,因为他觉得计算机和音乐没关系,而且,追求速度永无
止境,永远烧不完,越来越厉害,“掉进这个窟窿,就出不来了,更新换代太快,
永远都有比你好的东西。”

报导说:排练场上,崔健和他的乐队在吵架。崔健要求乐队模仿机器,崔健对他们
说,我喜欢你们吹得像机器一样。乐队反驳,我们是人,怎么能和机器一样。

崔健演唱会,崔健一个人在前面唱,后面全是机器,没有乐队。崔健说,有一天我
真这样做了,你们也别感到意外。

崔健第一次接触电子音乐,第一次接触Loop(用计算机实现一个旋律采样的循环使
用,现场音乐演奏不出来)不太喜欢,但当他对计算机有了一段时间认识之后,崔
健的做曲方法完全改变了,“现在的电脑音乐和初期用电脑模仿乐器已经有了本质
的区别,我经历过那个阶段,只是用电脑做记录,和旋律无关,现在的电脑软件不
是你想出什么旋律,它给你记录下来,而是它给你出一大堆旋律,你从中间挑一
个。它有一种新的力度,最直接,不需要时间,不需要练习,能表达出音乐人最想
表达的内容。”

即便崔健为电子音乐很著迷,抱著吉它写了几十年歌的崔健也不会忘记机器的局限
性,“机器没有即性的东西,没有感情的韵律,它有机器的韵律,机器的动力,但
它不能稍微快一点,稍微慢一点。无论是人模仿机器,还是机器模仿人,还是一下
就能听出来,这是人的,这是机器的。”

《无能的力量》依旧是用吉它写的,但其中的很多歌融入了Loop色彩,《笼中
鸟》、《春节》比较明显。在电子和人之间,崔健期望融合。

崔健大量使用电子音乐不是为了节约成本,他说,“只是想哄事的话,用计算机省
钱是容易的。但要真干,反而会多花钱,计算机会让你多出很多想法,多了一个想
法,多听到一个声音,就需要多一个设备,为了这个想法,这个声音,多花多少钱
都不在乎。”

崔健大量使用电子音乐不是因为他想摆脱乐队,对于这个问题,崔健有些激动,
“别听别人乱说,没有一个人能像我一直有个乐队,我演出没有一场演出不带乐
队,有些人假人缘好,其实出卖的是音乐的利益,我和乐队有矛盾,正是因为我太
需要乐队了。”

“我真正关心的是怎么样完整地表达思想,如果有一天,我发现人演不了,那个时
候再不需要乐队,是很自然的事情,到那个时候,我也不会在意面子,我不会因为
咱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就客气。一切都是为了音乐。但就目前而言,现场音乐表演
必须需要乐队。”

报导说:《无能的力量》上市期间,摇滚论坛里,喜欢《新长征路上的摇滚》的怀
旧歌迷在奋笔疾书,痛斥崔健的音乐变了,骂崔健懒了、退步了、胆小了、不尖锐
了。因特网上的崔健,拖著鼠标,一脸无奈。鼠标向下一滑,怎么又是一张反对
《无能的力量》的贴子,难道就没有赞扬的,崔健拖著鼠标,在论坛中Search。

“恰恰相反,我实验性的东西用多了,批判现实的东西用多了,找现实的麻烦多
了,结合现实的东西,谈论现实的东西也多了,我介入了现实。我现在的歌就是在
‘挑事儿’,就是谈论更具体的现实问题,而不再谈论过去《一无所有》、《假行
僧》那类抽像的东西,我现在谈论《混子》,我写,‘你们□饱了撑的,’过去理
想化了,现在不喜欢就说出来。”

“是电子音乐带给了我现代的意识,它要求我必须介入,我没办法逃跑。电子音乐
的节奏以及节奏的力度不是脑海中的,不是抽像中的,它可以直接听到,直接的节
奏给人带来直接的情感,这种情感不抽像。”

“节奏一出来,就是身体,没有任何间接的东西在里面,这种音乐当然是介入现实
的,它让你无法逃避到‘形而上’去。”

但崔健要为587个链接付出代价,大量的崔健MP3被放在Internet上,崔健没太将MP3
当回事,他说,能有10万人听他的MP3就不错,他甚至怀疑只有两万人。我们说不
止,崔健一方面坚持只会有这末多,一方面仿佛也很高兴有很多的人爱他的歌,但
不管怎样,崔健将MP3盗版定义在初级阶段,认为还没有到要他严肃对待的阶段。
崔健觉得那帮做MP3的也真要下点功夫。

崔健不担心数字化会对现场演出形成积压,在他的逻辑里,未来音像产品会越来越
便宜,甚至音乐工业都可能被废弃掉,因为“可以从网上直接销售,音像产品会变
成一种媒体,白给你听,最后,我的价值体现在演出方面。”

崔健网站http:/www.cuijian.com



回 [ 成名之路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