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寻找鲍尔吉·原野
乡音 于 April 29, 1999 at 11:18:24:
鲍尔吉是我的蒙古姓氏,在《元朝秘史》的汉译本中被写作孛儿只
斤。这个姓我平常不用,只为在汉人居多数的城市,使用这么复杂的
姓就要用大量的时间去解释,累。
发表作品时,我偶尔标上姓,使之成为“鲍尔吉·原野”,诗人赵
健雄说这叫“蒙汉合壁”。在作品上注姓,表示不去掠其他“原野”
之美。其他深意是没有的。
但这也遇到过麻烦。
我的一首名叫《乡音》的诗被国内某家用英文印行的刊物选登,给
了上点稿费。事先我不知这是稿费,这是一份中国银行的通知,告
我凭此去一家较远的银行分理处取钱。
我知道中国银行是一家与外币有涉的金融机构,美元什么的。我并
未兴奋没干过和美元有关的勾当,怎能和它相亲呢?
到了地方,拿凭证一看是稿费六元。只这些稿费约需十来道手续。
如要持一个铜牌再去换什么等等,每道手续都依次排队。在这些排队
的人中,大多是企业和个体户提备用金的,六元钱肯定是最少的数
目。
当那位小姐把铜牌清脆地掷来时,我见她掩口一笑。我猜想,咸
亨酒店里的人笑孔乙己,大约就是这样的笑法。临了,到了取款的时候。
“那个人是谁?”我急忙回头瞅,不知付款小姐在说什么。
她提高了声音:“鲍尔吉是谁?”
“ 俏已健!蔽液桶鼗卮稹P〗愫臀腋糇鸥止芎傅奈朔
止抢钱的栅栏,而且大理石的台面也有一米宽。
“那原野又是谁?”她用圆珠笔杆敲着台面。案例出现了。
“我就是原野。”事情麻烦了。
“你,到底叫什么?”她镇定质问。
排队的人,目光已经转向我。我不是电影演员,很难在这么多人的
逼视下保持气定神闲。
我虚弱地解释,原野是我的名字,而鲍尔吉……等等,但没提《元朝秘史》与孛儿只斤。
她笑了,向同事问:“你听说有姓鲍尔吉的吗?”她那同事轻蔑地摇
摇头。她又问栅栏外排队的人:“你们听说有姓鲍尔吉的吗?”她那
用化妆品抹得很好看的脸上,已经露出戳穿骗局后的喜悦。
我有些被激怒了,但念她无知,忍住。子曰:“不知者不怪。”我
告诉她:“我是蒙古人, 就姓这个姓。”
她的同事告诫我:“就算你姓复姓,顶多姓到欧阳和诸葛这种程
度,鲍尔吉?哼。”
这一位并不无知,而且戴一条蓝珠石项链。她知道复姓,但竟提出
“姓到”这样的限制。如果我是泰弋尔,那么“罗宾德拉纳特”这个
姓定会使她们目眦尽裂了。
我不想当着那么多人和她们争辩或更可笑的学术性讨论,为了六元
钱不值得。我仍耐心解释 。
“在欧阳之外,不是 还有罗纳德·里根吗?米哈依尔·戈尔巴乔夫。”
众人笑了。我知道他们在嘲笑我卖弄学问。有人说:“他肯定念过
大学。”而银行小姐向我投来明确的侮慢的眼神。原来中国人不配姓复杂的姓氏。
这与阿Q想恢复自己的赵姓而不可得一样。
你说怎么办呢?”我尽量悠闲地问那小姐。
“你要证明鲍尔吉是你。”她手拿着我的工作证和身份证。“但这
已经不可能了,这上面写的都是原野。所以,你要把鲍尔吉找来,和
他一同领款。”
为了六元钱去寻找鲍尔吉。我想起一名歌词:“为了一块牛排出卖
巴黎。”
鲍尔吉,你在哪里?我怅然离开取款台,在心底呼唤。
对任何人来说,为了六元钱罹此磨难,就应该罢手了。但我如看电
影一样,想知道此事是怎样一个结局。
我站在门口观察。我发现一个面相善良的人,上前叙说我的处境,
简言之,请他充任鲍尔吉。
“这怎么行?”他瞪症,原来善良的人瞪起眼睛也不善良。我忽
悟,这种作弊的事不能选择好人 。
我又找到了一个衣冠不整如无赖样的人,约20多岁。谈过之后,他狡
猾地问:“这事好办,你给多少钱?”
多少钱?这事不能超过六元钱。
我告诉他“三元钱”。
“三元?”他简直想咬我一口。
“你那笔款多少 ?”
“六元。”我给他看提款单。
他笑着看我的脸,那目光在我眼睛鼻子之间滑行。用目光蹂躏别人
就是这个样子。他提一提后裤腰,问:“你是知识分子吗?”在“知识
分子”这个词里,他的语调充满了恶毒的揶揄 。
“我是你爹。”我告诉他。
他要动手,这从他肩上可以看出来。《武当拳法》曰:“挥拳者其
肩先动。”我上前掐住他的两腮,酸痛是难免的了。我把他的嘴捏成
喇叭花一般,里边洞黑黄牙森然。
如果换了别人 ,必朝里边吐一口唾沫。但我没这样,不文明。
我一推,他踉跄而去。
他是那种在社会底层游荡的人,从我的举止里窥出我是一个警察。
我后悔了,怎么能找这样的人担任鲍尔吉呢?凡吾鲍尔吉氏,乃贵族血
统,铁木真即是此氏中人,当然又是此氏的先祖。
最次也要找一个电大毕业的,这是我对新鲍尔吉的要求。
不好找,我只得打电话给在附近的一位朋友,请他襄助。他叫刘红
草,在区公安分局当科长 。
我道出原委,他摇头,他摇头。
“六元钱,嗨。我给你十元,走吧!”
我表示此事如何如何,他迟疑地俯就了。
中国银行分理处,人已稀少。我们来到会款台。“他就是鲍尔吉。”
我骄矜地向小姐介绍,像推荐一件珍宝。
“是,就 是。”刘红草点头。
“工作证。”小姐一句。
刘红草假装找工作证。“哎呀,忘带了。”
“回去取。”小姐边头都不抬了。
“嗨,六元钱,”我恳求她:“开开面吧。”
小姐有点通融的意思:“拿名章也行。”
“快拿名章。”我指示刘红草。
他又上下假装找。
“小姐,你看没带名章。”
小姐坚拒。
我问:“那一会儿拿来名章,他还用来吗?”
“随便。”
出门,我和刘红草握别,感谢大力支持。我独自找一个刻章的老头。
“鲍尔吉是啥玩意儿。”我恶狠狠地说:“这是姓!”
“姓?”老头更茫然,“我刻了一辈子名章……”
又来了,我只好安抚:“刻吧刻吧……”
刻好了,牛角名章,十元。
“十元?我最多出六元。”
“八元。”
“六元。”
“七元,少一分不行。”
“七元钱就赔了。”
“赔了?什么赔了?”
我的事情无人可以解释。我拿着名章取出了按惯例应该在邮局汇来
的稿费。
我看到结局了。主要的,当我手攥着“鲍尔吉”的名章时,便不惧
来自各方面有质询了,可心雄视四方。


回 [ 名人明言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