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米洛舍维奇背后的女人
米拉 于 June 18, 1999 at 08:01:21:
  5月2日,神秘的米拉出现在美国的热门节目《60分钟》里。面对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著名节目主持人丹·拉瑟刁钻的提问,她显得
很从容。在节目里,她提醒美国人应扌门心自问,为何要毁掉一个小
国。她说:“这就好像一个40岁的男人决定痛殴一名10岁男孩一样。
”通过屏幕,美国人发现被他们斥之为“恶魔夫人”的米拉坚定执著
,但绝不可怕,一心一意维护着自己的丈夫。她在电视上驳斥有关把
她的丈夫和希特勒相比拟的说法。她说:“我丈夫不仇恨任何人,他
不使用暴力。”同时,她又像希拉里一样能言善辩,她将北约的空袭
比喻成美国的越战,直击美国人最薄弱的软档。


  尽管美国人首次领略到米拉犀利的言语和镇定的气质,但在南斯
拉夫,空袭后米拉每周要在电视上出现好几次,人们对她和她的丈夫
一样熟悉。在南斯拉夫,米洛舍维奇政府的支持者和反对者都称米氏
夫妇为斯洛巴和米拉。两派人一致认为夫妇俩毫无疑问是一对硬骨头


  与一些风流的巴尔干男人不同,米洛舍维奇从没传出过什么风流
韵事,他和米拉的关系一向非常稳定,这有些出乎当地人的习惯。斯
托杨诺维奇教授是南斯拉夫学术界的泰斗,对政局的动向有灵敏的洞
察力。他对此的解释是:两人之间的关系不仅是夫妻,而是一种类似
朋友同事般的情谊,所以比较牢固。米洛舍维奇在处理很多事上,都
有着米拉的影子。在外人看来,甚至容易产生米洛舍维奇听命于米拉
的印象。


  库卢维加是一位报纸编辑,同时也是米拉的亲信。他透露说,一
天,他听米拉对米洛舍维奇讲道:“听着斯洛巴,一会儿有人打电话
来,问你这问你那,你必须接这个电话,不许再像昨天那样不接电话
。”而米洛舍维奇则回答道:“好的,好的,亲爱的。”在两人的生
活中,更像是米拉在推着前进的车轮,米拉更外向、更直接,而米洛
舍维奇似乎沉稳而舒缓些。


两人一见钟情


  1958年,米洛舍维奇和米拉在南斯拉夫的工业城市波扎利伐的一
所学校里第一次相识。那一年,米洛舍维奇16岁,米拉15岁,两人一
见钟情。当时和他们在同一所学校就读的塞斯佳回忆说:“他们俩形
影不离,总是手牵手地在一起。”由于当时学校里已有一对小鸳鸯,
而且有个绰号叫“罗密欧和朱丽叶”,所以米洛舍维奇和米拉就被称
作“罗密欧和朱丽叶二号”。


  认识米拉的人觉得她年轻时长相平平,脾气也比较暴躁。朋友们
揣测,吸引米洛舍维奇的可能是他们共同的兴趣。当时的米洛舍维奇
正热衷于参加共青团运动,而米拉也是积极分子。在这方面,米拉实
在是家传渊源。米拉的父亲是南斯拉夫一位著名的共产党英雄,在第
二次世界大战中曾和铁托并肩作战。米拉的姨妈是铁托的私人秘书,
所以米拉一家与铁托关系甚密。


  在学校里,米洛舍维奇严肃孤僻,从不和其他孩子一起玩,并以
其负责的行为而闻名于校。塞斯佳回忆说:“他(米洛舍维奇)其实非
常寂寞,除了妈妈之外,米拉是他第一个真心朋友。”在米洛舍维奇
还是孩子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他是和母亲、哥哥一起长大的。妈
妈非常照顾他,甚至有些溺爱他。塞斯佳表示,这也许造成了学校生
涯时米洛舍维奇不太合群。


  米洛舍维奇的家庭成员似乎生活得都不怎么快活,经常来他家玩
的叔叔开枪自杀了。而在米洛舍维奇21岁的时候,他那已经搬到黑山
的父亲以同样的手法饮弹自尽。而当他到了30岁,母亲在家里悬梁自
尽了。这一连串家庭的不幸也迫使米洛舍维奇迅速成熟坚定起来。


  使米洛舍维奇和米拉惺惺相惜的还在于他们类似的不快的童年。
尽管米拉出身显赫,但母亲一直是米拉心头永远的痛。米拉的妈妈是
一个共产党抵抗战士,1942年被纳粹逮捕。在被释放后,她回到了组
织里,却被她身为抵抗运动的高级领导人的父亲,也就是米拉的外公
,当作叛徒处决。这在战争期间,或许是出于谨慎原则,但这却成了
长久萦绕在米拉脑中的疑问。


  考维克于1994年至1997年间担任贝尔格莱德市长,他深信米拉过
去的可怕记忆有时仍然影响她现在的行为。“米拉一直想方设法,试
图弄清妈妈是否真的背叛了党。”因此,尽管米拉在表面上体现出一
位政治家所需要的全部勇气和镇定,然而据她的亲信说,她有时也会
恐惧、害怕,压力过大时,也会发脾气。


  库卢维加曾描述了米拉情绪的不稳定性,作为她的密友,他能接
触到米拉不为人知的脆弱的一面。她也会像普通的女性那样被琐事困
扰,也要找朋友吐吐苦水,发泄自己的痛苦。库卢维加说:“有一天
早上,安全部门打电话给我,说是米拉想和我说话,在电话里,她痛
哭失声,抱怨说看到了有关她的反面报道。”


超出常人的韧性


  尽管米拉不时显现出女性脆弱的本质,但她却很有韧性,是那种
不到最后关头决不言败的人。这一点在1996年贝尔格莱德的游行示威
中表现得非常明显。那次示威行动是这对夫妻上台后遇到的最大危机
——在贝尔格莱德市府选举结果公布后,反对党联盟组织了这次大规
模的示威游行。


  在示威爆发后,米洛舍维奇召集高层人员开会商讨对策,当时的
贝尔格莱德市长考维克也去了。他说:“米洛舍维奇当时说情况不妙
……我们既然输了,就要像绅士一样把政权移交给反对党。”


  当时米拉正在印度和印共进行友好互访。当听说米洛舍维奇同意
移交政权时,她简直气疯了。她立刻打电话给米洛舍维奇,话音很响
,连旁边的人也听见了。考维克说:“她警告米洛舍维奇不能把政权
当儿戏,不能轻而易举地把它移交到一群法西斯分子手中。”


  虽然她当时是那么的坚决,但她其实害怕得要命。据库卢维加说
,在这场危机中,米拉简直要崩溃了。她问库卢维加:“这个国家中
为何每隔40年就会有人想杀死我一家? ”当时在她眼中,到处都是意
图谋害她个人、她儿女的阴谋分子。库卢维加说:“她(米拉)活在过
去、现在和将来的噩梦中,她非常非常害怕。”


  库卢维加表示,少年时的家庭阴影、政治生涯中不断的风波压力
,都使得米拉急于保护自己和家人。然而无论是对外的坚强和犀利,
还是不时表现出的软弱,都间接地增加了米拉的神秘感,让人难以捉
摸。


炮火中声誉日隆


  1994年,米拉创立了一个名为南斯拉夫左翼联盟的党派组织,倡
导国际社会主义。从那时起,她的政治生涯有了新的转折。她一心扑
在该党的建设上,即使在炮火纷飞的北约空袭中,她仍然坚持每天呆
在南斯拉夫左翼党总部。米洛舍维奇的总统府邸被炸毁后,有人劝说
米拉离开总部,因为那里太惹眼了,但是被她拒绝了。


  在这场空袭中,米拉的坚定立场也给了南联盟民众以无形的勇气
。 4月18日,米拉给英国外交大臣库克写了一封公开信,反驳了库克
有关她携子女逃离贝尔格莱德的指责。信的风格完全是米拉式的犀利
,她不屑地指出库克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并不无讽刺地
写道:“大英帝国的外交大臣除了关心别人的家小外无所事事。”而
她和孩子则每天都坚守岗位,没有离开贝尔格莱德半步。


  如今,在南联盟民众中,米拉的威信空前高涨。这点可以从贝尔
格莱德电视台的前任台长米代维科的嘴中得到印证。米代维科认识米
洛舍维奇夫妇已有20多年了。他是米洛舍维奇的盟友。1987年米洛舍
维奇当选塞尔维亚共产党总书记时,他曾给予大量建议和帮助。他说
,如今在南联盟,米拉是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一如她的丈夫。在当
地人民的眼中,米洛舍维奇是一个不屈不挠的民族英雄。而米拉在空
袭中的表现赢得了南联盟人民的心,尤其是当地的女性,她们为她自
豪,米拉的影响力在上升。


  虽然是他们夫妇的密友,米代维科也认为米拉的性格有弱点,她
的情绪容易波动。“然而这无损于米拉成为一个好的政治家”,米代
维科最后补充了一句,“但是请别忘了,她也是个女人。”



回 [ 推荐名人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