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归国后王军霞夫妇
张非非 于 July 08, 1999 at 07:10:16:
  时间:1999年5月12日上午9时许至下午3时左右。


  地点:沈阳某酒店大堂落地窗前;沈阳“华夏民俗村”饭店。


  人物:战宇;王军霞;哈尔滨日报记者张非非。


  背景:这是战宇、王军霞夫妇结束在美语言学习生活、返回祖国
之后第一次接受记者采访;这是他们两人第一次长达6小时几乎不停顿
地面对记者的谈话;这也是他们第一次向外界披露爱情、生活、事业、
官司等重大“机密”。


  王军霞对记者说:“我俩从未把你当作记者,我们把你看作好朋
友。”战宇和军霞称呼记者为“张哥”。在记者眼中,军霞娇美,战
宇英俊,是一对“天作之合”的年轻夫妇。


  
相 爱


   (战宇、王军霞最初就彼此在操场上远远见过几面,但成为朋友
乃至恋人,是经人介绍的)。


  战宇:1996年年底,12月份左右,我俩共同的一个朋友,向我提
了这件事,当时我想,人家是奥运会冠军,会不会架子很大,有些犹
豫。后来认识了,发觉军霞一点不傲气,就像你现在看见的这样,就
挺喜欢她。


  王军霞:当时在楼下,我可不好意思了,死活不愿上楼,刘东硬
把我给拉上去了。


  战宇:那天朋友安排包饺子,找了好多朋友来,热热闹闹的。我
去晚了。


  王军霞:听见敲门,我跑去开门。只看了一眼,我就认出来是他,
赶紧把头低下来了。


  战宇:(笑)


  王军霞:那天我一直不敢看他,心里又挺想仔细看看他。第二天
在路上看见他和几个人走过来了,我低下头快走过去,心里“怦怦”
跳。后来我才知道这几个人说我“架子真大,装不认识”。


  战宇:我开始约军霞外出。刚开始同时约上很多朋友,后来随着
我与军霞关系的进展,约上的人越来越少,终于我单独约会她了。


  王军霞:第一次单独在一起是他约我去打保龄球。本来,我每局
最少都打到140—150分,他比我打得还好。可是那天,我俩谁也没打
到100分。


  战宇:我们后来悄悄登记结婚了,但是我们到现在了还没有举行
婚礼。如果举办,肯定会是一个规模很大的婚礼。军霞的领导多,我
的朋友多。另外,我父母、我姐姐和我都是搞体育的,我家在体育大
院里认识的人也特别多。我姐姐结婚,来了400人。本来还会更多,因
为还有许多人对我母亲说:“我攒着劲儿等你儿子结婚呢!”


  (王军霞至今尚未披上婚纱。记者问:“军霞,你这么娇美,披
上婚纱一定好看!你想不想啊?”)


  王军霞:想!你问他。


  战宇:我肯定会让她披上婚纱的。不过,披上第一次,我就决不
会让她再披第二次。


  王军霞:(笑)那要看你有没有本事让我永远不变心。


  (王军霞强调她与战宇“前世有缘”)


  王军霞:我认为我俩特有缘分。我哥是车祸去世的,他爸也是车
祸去世的。另外,我哥名字叫王明战,战宇又姓战。


  王军霞:我俩到现在还没有自己的小家,要不然就请你到家里去
了。我俩和他母亲住在一起,就在你来过两次的辽宁省体育培训中心
大院里。


  
生 活


  (记者:“说说你们在美国的事儿。”)


  战宇:我们住在科罗拉多州的波德市,是这个州的第三大城市,
居民只有十万人,但是其中有二万多是学生。我们是经一位朋友介绍
去那里的,开始就住在这个朋友家。学费由我们自己负担。


  王军霞:我们每天上午上二三小时的课,都是对话式教学,下午
回到家里自己继续学习。我们自己买菜做饭,经常是开车到附近的丹
佛市去买,那里的菜便宜。虽然来回有100多公里,但算一算,还是划
算。原来出国前,我连粥都不会煮,现在,什么饭菜都会做了。


  战宇:现在我俩与美国人能够对话,外出购物、旅游也基本上没
有问题了。


  王军霞:我学单词特别快,就是不敢张口说,这一点我不如战宇。


  战宇:科罗拉多是世界著名的旅游地,冬天我们就去滑雪。


  王军霞:到底都是运动员出身,第一次套上滑雪板我们就都会滑。
但是我胆子小,下山时速度一加快,我就赶紧侧身卧倒在雪地上,生
怕一直冲到山下人家的木板房上。战宇特别厉害,才学两次,就滑得
特别好了。外国人都冲他直竖大拇指。


  战宇:1998年12月,我们悄悄回了一次国,处理些事情。


  王军霞:后来,今年4月中旬,我们决定还是回国。美国,尤其是
科罗拉多州的生活消费很高,在那里一个月的消费,我在国内一年的
工资都不够。我们后来从朋友家搬出去租房住了,一月房费就要800美
金。


  
事 业


  (王军霞一直试图恢复训练,重现她昔日赛场上的英姿。战宇说:
“我尊重她的决定。”)


  战宇:军霞现在的身体不是很好,她经常很剧烈地头痛。我们也
仔细检查过,大夫说,大概是一种神经痉挛。原来,我们一直想开办
一所“王军霞长跑学校”,提倡运动健身,也可以帮助人们科学减肥。
你看,军霞的身材一直很好,体重始终不满50公斤。但是,资金始终
是个大问题。张哥,你刚才说,还可以有别的设想?


  (记者说:“可以考虑让军霞成为某一家大公司的形象代表,把
全国人民对她的喜爱,转移到这家公司或某种商品上来,从而提高这
家公司或这种商品的美誉度。”)


  王军霞:我们的确这样考虑过。李宁就是一个很成功的先例。


  (记者:“也许不能这样相比。体操作为一种技巧性的体育运动
项目,将来还会有许多冠军,而军霞你挑战的是人类体能的极限,恐
怕将来都很少有人超越。你代表的是一种卓越和巅峰,应该说更适合
做大公司的形象代表。”)


  王军霞:也许是这样吧。有合适的机会我一定会考虑。但是,与
烟草和烈酒有关的商业形象,我肯定100%不会考虑,我反对吸烟和酗
酒。


  
官 司


  (记者:“哎,说到吸烟,我想问一下,向昆明卷烟厂索赔一千
万元的那场官司是怎么回事?”)


  战宇:我俩现在也还在想低调处理这件事,只是当初不小心让记
者捅出去了。


  王军霞:是从法院把消息漏出去的,听说法官的亲属是报社记者。


  战宇:记者真厉害!一个人打电话问我,“王军霞打官司啦?”
我说没有呀!对方说,别骗我啦!然后就一五一十,把全部细节都讲
给我听,问“是不是这回事呀?”我只好说,是,拜托,别再扩散啦!
后来我想,肯定是从法院得到的消息,因为谁起诉,起诉事由,起诉
书上都明明白白写着呢!


  (记者:“现在进行到哪一步过程了?”)


  战宇:已经在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立上了案,起诉书副本也送达
了对方手里,目前正在等待法院开庭。


  (记者:“你们的代理律师是谁?”)


  战宇:还是别说吧。律师是我们的朋友。另外,律师已经受到过
几次人身恐吓了,我们不想再给律师增加“知名度”。


  (记者:“想没想过,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也有可能不支持你们
的诉讼请求?”)


  战宇:我们会上诉。


  (记者转向王军霞:“军霞,你不是强烈反对吸烟吗?要不要我
帮你起草一个‘反对吸烟’这样的声明?这对胜诉有帮助。”)


  王军霞:不要不要!烟草业是咱们国家的利税大户,我不想公开
提倡反对吸烟。


  战宇:军霞是一个特别能为别人着想的人。她对我说:“昆明卷
烟厂生产的‘红山茶’牌香烟很有名,咱们别声张,别让这场官司影
响人家的销售。”


  (记者:“打官司要预交诉讼费用什么的,对吧?”)


  战宇:预交诉讼标的额的千分之五。这五万元我们已经交给法庭
了。我们真的是非常生气才起诉昆明卷烟厂,在美国都有人问我们,
“王军霞给香烟做广告,拿了多少钱?”


  (记者:“伴随着你们身边,总是有很多新闻。”)


  战宇:军霞不喜欢张扬。她和我都喜欢安安静静过日子。其实,
不瞒张哥你说,我俩现在手里还有超过十条的重大新闻,但是我们不
想说。


  (记者提到马俊仁:“现在马家军成绩很不好。”)


  战宇:马指导是军霞的教练。我对军霞说,任何时候,任何地点,
咱们不能评论马指导一个字。让别人去说吧。


  王军霞:(点头)。



回 [ 体坛名将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