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叫我克丽吧
迎炜 刘克丽 于 July 14, 1999 at 05:32:24:
  她少女时代的理想是做一名报幕员,穿着华丽的衣服,独立出现
在演出之前或段落之中;

  她写的第一篇文章是从地上捡的一张被人家扔掉的请柬开始;

  她的第一位老师是她的老公;

  现在她是《每周电脑报》的总编,人们说她的脑中有四个CPU,转
得飞快;人们说她爱出风头,总是第一个举手提问;人们说她与国内
外许多公司的历届首脑们保持着热线联系;

  她是中国IT业帐本最厚的女分析家……

  她叫刘克丽

  
我的第一个理想是报幕员

  在当记者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成为一名记者,而且还是国
内第一代计算机专业的记者。小时候妈妈曾拉着我的手,在匆匆送我
上托儿所的路上问我:“克丽,你长大了愿做什么?”我认真地想了
想大声说,我愿意当报幕员。我太喜欢至今仍然喜欢报幕员(现在说
是主持人)穿着和所有演员都不一样的华丽的衣服,总是独立出现在
演出之前或者是演出段落之中,多么过瘾!

  30年后,我真的实现了我的理想,我的特点也被最大程度地发挥,
我的确成了IT业的一名“报幕员”,什么事情我全知道,什么事情我
先感觉出来,告诉大家是怎么回事,不管是不是完全正确。

  今天回想起来也许我的选择是对的,就像事后我少女时代的一位
朋友曾说的,“克丽,你是为新闻而生就的。”尽管我做工程师也不
错,也立过国家二等功,但做工程师扼杀了我很多能力,如果只在机
房,我的外交能力、应变力、书面表达能力都用不上。幸亏我当初没
有下决心考研究生,如果我真的考上了计算机软件研究生,最多是某
个公司多了一个工程师,而中国新闻界将少了一个“爱出风头”的记
者。

  
我就像低人一等的丫头

  1984年《中国电子报》成立,做记者的丈夫要回北京工作,我们
希望到深圳一起工作的愿望很快就会被这一现实所代替。“把我丈夫
王志平放回深圳吧,”我借出差的机会找到当时《中国电子报》社长
恳求他。没想到当他听说我学的是计算机设计专业,又有10年的工作
经验,高兴地脸上表情好像一朵菊花,要我到《中国电子报》工作,
户口慢慢解决。和蔼、真诚、坚决的态度不容我反驳。说实话我并不
喜欢北京一年三季有风,还有尘土和寒冷。

  那时我已经34岁了,我担心,再重新适应另一种工作能行吗?这
之前我做了4年计算机输入设备“穿孔机”的调试,6年在计算机房做
维修,接机,工程谈判。尽管我有很好的文字功底;在厂里我编的小
话剧《加班》还获得格外的成功,当时我也设想过也许有一天,我可
以靠我的写作生存,甚至成功。

  我是在成都电讯工程学院学的计算机设计和制造专业,这实在是
那个年代不幸中万幸。说起来是因为我演《加班》获得了厂里军代表
的赏识,才有了上大学的机会,并因此得到了不少计算机学术界权威
专家的指点。但真的要我用笔为计算机事业写作时,我心里发虚。

  然而我没有别的选择,为了能和丈夫在一起,我离开了贵州,来
到了北京。没有想到的是进报社时哪个部门都不要我,只因为我是一
个女的,就是今天也有的男士甚至会说“你是个女流之辈,我把你打
赢了也没有什么光荣的,打输了我更惨。”当时我又没有北京的户口,
几个部门把我推来推去,最后还是总编室的主任申瑶要了我,他觉得
我是做记者的料。我一直认为在帮助我成功的男人中,申瑶是我新闻
事业中的第二个老师,第一个是我学新闻出身的丈夫。

  进电子报的前3个月,我就像低人一等的丫头,我拖地、擦桌子、
洗烟灰缸,编那些没用的稿。大约是编了30多篇稿件后,终于有一篇
被采用。那时,我看到有些和我一起进报社的人写出各种署着自己名
字的文章我心里很难过。我在想我也可以写,为什么我没有机会呢?

  “因为你的户口不在北京,所以没有你的。”这句话让我刻骨铭
心。甚至在两年后,报社上上下下开始对我另眼相待时,仍然有人抓
住我的户口问题不放,当着我的面说,“刘克丽很能干,就是个‘小
黑人’”。5年、10年后,当有人问我为什么会成功时,我直率地告诉
他们,是为了户口。我写的第一篇文章是从地上拣起的一张被别人扔
掉的请柬开始的。那天,我在扫地时发现一张已踩脏了的请柬,“我
想出去开会”,老申同意我去试试,这样一试而不可收拾。

  
我必须学会忍耐

  当记者最怕的是好容易写出来自认为很重要的文章却被枪毙或改
得面目全非。由于我吃了很多文章被人伤筋动骨的苦头,现在我做总
编,我立了一条规矩,凡是要删别人的文章,一定要经过别人的同意。

  过去文章被毙的时候我会特别生气,那种气能让我少活两年。后
来我的另一位老师教给了我一句名言,他说,“克丽,不要以为你的
脑子快,手快,一个人的能力还包括他的忍耐能力。”我必须学会忍
耐。

  为了让文章过关我抓住一切机会采写系列报道。因为长文章是很
难发表的,如果将短文章采写成系列报道,只要有一篇被采用,接下
来的数篇就会“一路绿灯”,而只要“一路绿灯”我的阴谋就会得逞,
就会连珠炮似地打响,文章就不可能再被毙掉。

  由于我从来不会得到请柬,我就自己找新闻线索,我听新闻联播,
或者到火车站看是否有什么计算机、半导体等方面的会议召开,找到
会议接人的牌子,我就递上我的名片,告诉他们我想去参加这个会,
这样来认识专家和学者。有一次,新闻联播中关于二汽的报道引起我
的注意,我决定采访二汽。那时正是3月初,为赶上5:50的火车,我
早晨4:30起床出发,走到北京站。天又冷又黑,我又冷又困又害怕。
正在这时我遇上一个醉鬼,叽叽咕咕向我说着什么,吓得我一口气跑
了100米……现在说起来很浪漫,而当时可一点也不浪漫。在二汽三天
共写了8篇系列报道,其中一篇800字反映了二汽20多位工程师的心声
的采访报道获得强烈反响,我陆续收到30多封读者来信和电报,看到
自己的辛苦、作品被读者承认,我心里特别地满足。过去我真的很看
重别人的表扬,有读者来信表扬我会高兴得睡不着觉,因为我太需要
鼓励了。最让我难以忘怀的是在我文章发表8年后,居然还有读者记得
我,当她告诉我那篇文章在整个厂里宣读过,回想当年我独自找上门
去采访的情景,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我觉得自己一定要再去一趟,
为此我放弃了两张《图兰朵》,那是1000多元一张的票呀。可是我不
要看别人的辉煌,我要我自己的!

  我印象里最有干劲的时候,一天在一个展览会上,从早上9点到下
午4点,我采访了机械、地矿、冶金、煤炭、交通、纺织等各行业8个
主任类的人物,整整1.2万的稿件在半夜2点完成,4点画完版,一夜
没睡,第二天送到印刷厂印刷。

  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这么拼命,在争夺什么。现在想起来
我当时的做法很可笑,我的户口已来到北京了,没有任何人和我竞争
我还在拼命地采访、写作。我想自己是在和时间竞争,要把失去的时
间和青春补回来。我很庆幸我生活在没有人和我竞争的时代,因为我
其实是不善于与他人竞争的,我只适合和自己竞争。

  
20世纪IT新闻的遗憾

  我觉得我的丈夫特别了不起,他是新闻工作史上的第一位老师,
他告诉我一定要写好消息,过消息关。现在很多记者太急于成功,他
们大多数一进IT新闻圈就写评论,然而事实会与他们的希望相反,不
久他们会因为没有素材而失去了写作的源泉。

  许多年后,好几次都有人问我为什么新闻敏感性强,其实我也不
太清楚,终于有一天,我突然悟出,“原来除了有计算机的理论基础
和实践经验外,我就是从消息起步的,是消息的采写使我有了新闻的
敏感性。”

  这似乎在新闻界看来不是什么了不起的道理,在IT新闻界至今没
有几个人清楚,包括许多知名的记者,至今写不出很漂亮的导语和令
人震撼的标题。

  1988年是我采访的高峰时期,我十分怀念10多年前吃苦而又有收
获的日子。现在大部分的记者只知道去大饭店开会,或者被约好了被
动采访,发“二手稿”,在传真件上署自己的名字,同时长篇文章、
垃圾文章、拍马屁的文章几乎成了IT界的灾难。

  中国IT媒体似乎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凡写人物一定要是“拍马”
式的写法,一时间所有被采访的人似乎不是人而是神。一个人如果没
有缺点那叫人吗?没有认识到缺点的企业怎么前进?这是20世纪IT新
闻的遗憾。

  
我对着曼哈顿第五大道喊

  做记者的感觉非常奇妙,头一天上午我还在齐鲁大地的化肥厂采
访,24小时后我竟坐在北京凯宾斯基饭店的记者招待会现场,第一个
向IBM总裁郭士纳提问,这种反差实在太奇妙了。我爱这种奇妙的感觉。

  我是一个“GreenWoman”,工作就是工作,但不是我的全部。我
喜欢玩,喜欢和大自然呆在一起。一个星期,我有一天会在山上,有
一天在水里。我其实一点也不喜欢计算机,但是有一点,计算机能发
挥我的创造力。我喜欢接触不同的人,喜欢生活中始终充满创造感,
这种创造的感觉让我着迷。

  1996年我到《每周电脑报》创办报纸时,我们有29项和别人不一
样的东西:大家在做黑白的新闻纸,我们就要做彩色的铜版纸;当时
大家都邮局订阅,我们就赠阅;广告定价上内商和外商一样;包括我
的个人品牌的“专栏”等等,这些都是创新。现在怎么样,这些都被
别人学走了。1998年底,我在曼哈顿,我对着第五大道喊“20世纪我
能为你做什么?”

  我做了一件别人做不到也学不走的事情,我们用100个版做世纪末
回顾系列,回顾世纪人物、世纪产品,通过我的视线“穿越信息时空”。
在1998年底我们用10个版做1998的回顾,1999年第一期我们全部是
1999年的展望,我觉得在这盘棋上,我赢了,我赢了99年也就赢了
20世纪。如果说《计算机世界》是“黑白的奇迹”,我认为《每周电
脑报》创造了“彩色的奇迹”,我参与了,也主导了,甚至成了一些
人心中的标杆。

  干记者也太多的诱惑,和我一起的许多同行都纷纷离开了新闻界,
或者做了官,或者在商海中奋斗,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对我说,“再
也不愿意当记者了。”或许有更多的人认为我傻,傻到只能“爬格子”,
甚至有人根本看不起我的努力。可是我珍视这一切,我庆幸自己始终
没有离开IT新闻界,IT媒体是中国计算机业不可分割的一个部分,我
为我的努力和能力而骄傲,我拥有了20世纪的IT新闻。



回 [ 名人明言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