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包英的故事
吴霜 于 July 14, 1999 at 06:49:35:
  这是一个我和我全家的人亲身经历过的真实故事。
  故事中的每个细节我一直记得清楚,每当念及都让我觉得很沉重。这大千世界芸芸众生
里,精华与糟粕时时带着同一副面孔出现,善良的人们很难分清。既使是一个骗局,也是坏
中有好好中有坏的,有时让你无法抱怨。
  那是八十年代初期的一天。蓝天白云下,我蹬着自行车从大学回家过周末。
  一进门,看到屋里坐着一个生客。她,黄发黄眼,耳朵上带着大耳环,脖子上挂着珠子
链。看到我,她一声问候:“是肖(小)妹吧?”声线低沉,目光如水,文静端丽,亲切可人。
未等到我开口,爸爸(吴祖光——编者注)已拉着她向我介绍:“小双,这是个新朋友,她是
小包,新疆人,王昆阿姨介绍来的。”从此后,小包姐成了我家的常客。
  小包叫包英。她的身世很令人唏嘘:童年时文革降临,大祸缠身,全家人被打回原籍,
受尽凌辱,父母屈死,哥哥远逃,可怜的孤女带着身心重创野狗般地长大。她的牙齿没有了,
因为造反派一拳打过去鲜血四溅。如今才二十八岁她却显然苍老,因为她是多病身。新疆的
旷野寒风吹粗了皮肤,乱世炎凉伴她长大成人。而今天开云散,峰回路转,一纸平反昭雪,
包英被接回北京,且有父母的一大笔遗产等着她:人民币约五十万元。饱经艰难又苦尽甘来
的她惹得万人怜爱,许许多多人视她如亲生一般。
  包英说,有着这样的过去和今天,绝非她个人的原因,而是因为她有一个不一般的父亲。
这个父亲是中共资深高级干部——包尔汉。
  我不是政治圈中人,对包尔汉先生是谁不甚了了。后得知他是最早期的驻苏大使,新疆
人的精神领袖,难得的少数民族干部。这样的父亲在文革中惨死是国家的一大损失。包英说,
如今包尔汉先生在这个世界上所留下的一切,除了那几十万的钱财,就剩下她这一个顶着父
母的“罪名”偷生过来的小女儿了。
  有一次包英向我们说,她的哥哥其实是活着的,当年他不堪劣境,偷渡到美国去了。这
样的身份有叛国之嫌,不易向人提及。而现在形势变化,哥哥成了她的光荣。她才肯说:到
美国的哥哥已和一个银行家的女儿结婚,不久前她被哥哥接去美国玩了一转,纽约的摩天大
厦高及云端,她伸舌匝嘴却被哥哥耻笑了一番。我顺口问她:“有没有照片?”她找出一张来,
却是一个青年男子横躺在一沙发上,一半脸被胳膊挡住。她问我看得清吗?大部分照片都在
家里,这张没照好倒被留在包里了。有机会拿来给你看。
  她看到我爸爸时常要找人抄写稿件,觉得好麻烦。说为什么不弄一架复印机来一劳永逸
呢?爸爸听了点头称是,询问要多少钱?她表示不须费心,这复印机将是她送给吴伯伯的礼物。
她经过太多的事,“文革”中她身为阶下囚,她父亲那些老朋友老部下,没有人伸手拉过她
一把,政治圈的污泥浊水,她再也不踩了。她尊敬的是吴伯伯这样的正直艺术家,复印机是
小东西,等钱一到手她就去办。
  最为刺激的是有一天她来到我家里,眼中泪光闪闪,情绪激动紧张,说几天来难以成眠,
因为接到有关方面通知,邓小平要会见她。包尔汉在文革中被害至死,如今政府对她十分关
照,她说见不见邓小平她并不很看重,但这是一种待遇,会使她身心得到平衡。那天她在走
前,稍迟疑了一下,随之轻声欢欣鼓舞地对我爸爸说,吴伯伯你有什么事要说给邓小平的吗?
我帮你转达。我爸爸想了想,摇了摇头。
  在我家里,和包英最为接近的算是我。她也很愿意叫我“小妹”。之所以她于我有亲切
感,可能是因为我除了两个哥哥之外并没有姐姐,而她的亲热态度使我喜欢。她曾伸出两只
手问我:肖妹,这几个戒指,你喜欢哪个尽管拿去。——她的十个手指几乎全部被戒指包裹,
金银铜玉俱全,只是式样陈旧。我自然不要,并非出于礼貌,而是不喜欢。不过我至今保留
了两件她所赠的物品:一条黄绿相间花色绚烂的麻布床单和一个毛茸茸巴掌大的玩具小人
熊。床单是我在她家里看到床上铺着十分鲜亮而赞了一句,她第二天洗浆熨好送给我,不由
得我不要。小人熊却是我张口向她要的。当时摆在她的玻璃柜中十分抢眼,一望而知是洋货。
那时我二十出头,童心浓浓。向小包姐撒个娇,她摸摸我的头,打开柜门把小人熊拿给我。
眼神中充满了爱怜。
  时光慢慢流去,包英在北京的小窝逐渐搞定。前三门房管部门为她解决了一套一居一厅
公寓房,在当时实属难得。她竟在短时间内弄到手而且收拾得很有特色住了进去,期间她对
我爸爸说,需要买些家具,而那五十万的家产虽经银行证实要发还,一时却还拿不到手。先
向吴伯伯借点行吗?那年代大陆政府要发还的个人财产相当多,银行资金周转,冻结期限等
麻烦造成个人名下的财产短时间拿不到手的不在少数。记得小包从我家借走一千七百元人民
币左右,还留有一张借条,写明两个月后会还。同一时候,小包拿了一个人造革手袋来,说
那张五十万元的期票放在里面,因她要出门一个时期。放在家里太危险,请吴伯伯替她保管,
我爸爸答应了。
  对于包英的一切表现,我们全家人几乎从来没有存过怀疑。只有做了大半辈子演员的我
妈妈曾向她问过一个问题:为什么你的头发是黄色的,而睫毛和发根的细发是黑色的呢?包
英的回答是,她在吃一种日本进口的营养药,令她头发变色,“文革”使她的身体病痛很多,
如今她哥哥向她提供许多进口补品。
  当时的包英常常在北京的几处人家走动:前国民党高级将领杜聿明家,歌唱家王昆家和
我家。杜老先生曾和我爸爸通过电话时谈到包英,视她为干女儿,称她就像自己的私人秘书
一样。看来比与我家的关系更为密切。
  世上一切事物的运行,俱从属大自然的发展规律。当欲望的触角伸得太远时,无端端会
有无情棒从天而降。我一直觉得“包英”这个名字不好,却又说不出为什么,谁想变数由此
而生,“包英”开始遭“报应”了。
  发现包英“不对”的是另一位名人——著名的科学家杨振宁先生的太太,也就杜聿明老
先生的女儿杜至礼。她当时从美国回到北京探望父亲而遇到了在她父亲家如入无人之境的包
英。言谈之间,发现漏洞,再加观察,疑问更重。很快便通知王昆阿姨家:此人大有问题。
王昆又告知了我爸爸。最后,大家的决定是:报告公安部门,责成他们调查包英的身份。此
时是包英自称外出的时期。她不会知道北京正在展开对她身份的追踪。我那时学业正紧,也
得知此讯,虽希望水落石出,可对包英却恨不起来,甚至还有种隐约的同情。
  一个周末,爸爸妈妈恰都不在,记得是我和二哥在家。一阵门铃声,一个男人站在门前,
他拿出一个有塑胶封皮的身份证来,我抬头,但见黑发黄脸,衣蓝裤蓝,衣服上褶皱很多,
旧皮鞋未经擦拭——一位很典型的便衣侦探。她姓王,奉命调查包英的事情。想看一下包英
寄放在我家里的那个手提包。我赶紧找出钥匙,从一个壁厨里取出那个提包。尺把见方的提
包拉链上还有一个小锁。王侦探向我要了把老虎钳,撬开链上的铁环,打开拉链,却发现内
有三四本《毛泽东选集》,把第一本拿起来翻翻,一张几乎透明的小纸飘然而落,是一张中
国人民银行的单据,上面按格填写着数字:正是五十万元人民币。王侦探说:这包我拿去了,
还有包英给你爸爸的借条,或许是两件唯一证明她行骗的证据。我和二哥自然听命。
  包英,从此在我家消失了。有时我会有怅怅的感觉,爸爸也说:虽被包英骗了,毕竟难
与她一般见识,即使是那一千多块钱,也不算大损失,随她去吧!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
  我妈妈的一个老同事的儿子,是人民日报印刷厂的工人。有一次在印刷“人民日报”的
一份内参(人民日报的内参期刊,专登不能外发的内部消息)时,赫然发现一条消息:名剧作
家欺辱少数民族弱女(题目不一定准确),署名是记者张某某。内容便是包女与吴家往来,吴
祖光对她有性骚扰的举动。这一惊非同小可,一时三刻通知我家。我爸爸平生为人,坦白磊
落,乐善好施却又嫉恶如仇,马上找到当时人民日报社长秦川先生查证此事,秦川马上下令
调查。
  原来,包英回到北京以后,马上便发现公安局在调查她,揭发者是吴祖光。她气恨难当,
竟然找到了一位资深的知名记者张某某,用的是同类的手段胡编乱造,竟然打动了那位记者,
欺骗再次得手。这些谣言便变成了文字刊登在中国第一大报的内参上。包英的欺诈功力真的
不可小看!
  紧接着,公安部门以诈骗罪名起诉包英。真正可以起诉的原由只有一条,就是她从我爸
爸处借走愈期未还的那一千多元欠款。包英不是新疆人,她是蒙古人;她不叫包英,而叫包
音其其格;她不是包尔汉的女儿,她是牧民的女儿;她不是二十八岁,而是三十八岁;她的
头发不是黄的而是黑的;那张五十万的银行单据是伪造的……一切一切,从小细节到大轮廓,
几乎有关她的每一个内容都是假的。并且,后来我才知道,真正的包尔汉一直活着,直到八
十年代后期九十年代初才去世。他有一群儿女,如今都健康地生活着。就是这样的一个中年
蒙族妇女,采用了高超的瞒天过海法,竟然骗过了王昆、吴祖光、杜聿明这样的人物!在王
侦探向我爸爸通报的内容里,还有一个情节引人注意:包音其其格身体的确不好,患有严重
的肺结核。而她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她很爱儿子,在京时她常说外出,其实是回到内蒙去
探视与外祖母相守的儿子。这个游走于京城的骗子,同时却是一个慈爱的母亲!
  有意思的是,法律不以德行量罪,法律只以经济价值判断罪行轻重。如果不是那张她写
下的欠条作证,没有人可以逮捕她审判她,充其量是识破她的人,停止与她来往而她可以继
续在其他人当中行骗!
  跟着便是包音其其格锒铛入狱,被判了半年至一年的刑期,出狱后打回原籍永不获进京。
秦川带着那位记者张某某到我家登门道歉,再发出一份内参消息更正前次的误报。
  包英的故事结束了。
  那是八零年左右的事情,算来已有十多年了。回想起来,总有一个疑问,就是包英为何
要这样做? 虽然人们可以相信她,却不可能永远相信。她肯定有被识破的一天,那么她随时
担负着身败名裂的危险,天天在欺骗中生活,她要得到什么?她又得到了什么?也许欺骗是一
种职业,可以博得某社会地位,可以赚取生存必须的经济条件?但这显然是一个注定失败的
行当。
  世界上有一种人,天生的不满现状,要求高而机遇差,一生渴求的东西是天边的彩云,
永远虚无飘缈。于是走上另一条路,以投机家的勇气和魄力开创出一个自己的梦中天地,如
果能不伤害别人而得到所要的,何乐而不为?在我们常人看来,用不道德的手段获得的东西
是不可取的。但那只是精神意义上的道德规范而已,为满足自己,像包音其其格这一类人是
完全原谅自己的,行为过程中可能连些许罪恶感都没有。
  我从小喜欢读小说,最喜欢的小说家有张爱玲,她描写一些“怪人物”有高超的手法,
还有英国的D.H.劳伦斯,专门描写有畸型心理的人物。有畸型心理的人不能与坏人同日而
语,只是际遇身世非同正常因而心理不正常。
  我的外祖母,就是我妈妈的妈妈,在我眼里是一个特别聪明的人,她是早年天津最穷困
的地段——南市的一户贫穷人家的童养媳。多少年生活的历练和经验使得她常常会说出一些
惊人惊世之语。“可怜人必可恨”这句话就是她说的。这世界难道真的只有名与利最可爱吗?
以至于使得有些人宁可去做一个可怜又可恨的人?
  我有时候还会想起那个包英,她染黄了头发,在京城四处奔走着,制造着她自己的动人
故事……
  我想沉重地叹一声:唉……■



回 [ 名人明言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