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迷人的“金大侠”白岩松与金庸对话
白岩松 于 September 19, 1999 at 15:00:52:
  几年前,浙江同乡金庸先生在杭州一处风景秀丽的地方出资修建
一处别墅,很快,细心的杭州人得知消息纷纷猜想,莫非多年行走江
湖的金庸大侠要选择叶落归根?

  1999年3月26日下午,金庸先生从浙江大学年轻的潘云鹤校长手中
接过浙江大学人文学院院长的教授聘书,对于刚刚四校合并而成的新
浙大来说,这条消息的轰动,帮助学校向前迈步开了一个好头。

  今年4月,再次来到浙江大学的金庸先生,已经以人文学院院长的
身份,招待了来自美国的访问团。访问团中有些旧相知,过去面对的
是大侠金庸,而这一次他们面对的却是学者金庸。这种变化让双方都
感觉新鲜。

  自打进了浙江大学的校门,金庸先生就一直以谦虚的面容见人,
但到给学生开讲座时,谦虚就靠不住了,虽然没有公开说明,而采用
暗中发票的方式,可蜂拥而至的学子还是在讲座前一小时就坐满了报
告厅,甚至有人出下策制假票,只为一睹新院长的风采。

  金庸先生喜爱的令狐冲是自己写的小说《笑傲江湖》中的主人公,
其实在很多人心中,《笑傲江湖》的主人公已经时常模糊,是虚构的
令狐冲还是真实的金庸,怕是很多人搞不清,也因此,人们习惯在金
庸后面加上两个字“大侠”。

  白岩松:在盖这个别墅的时候很多杭州人心里都知道,噢,金庸
先生可能是回杭州来定居,可是后来为什么把它捐了?

  金庸:当时我盖这个别墅的用意就是我退休之后到这里定居,做
学问,会朋友。等到全部造好后我来看,我觉得这个地方太大了,房
舍的结构太精美了,我一个普通老百姓来住这样好的地方不大适合,
我就捐给了浙江省杭州市政府。

  白岩松:1997年我们的记者在采访您的时候,您就说过特别希望
将来能够回到浙江,这种念头什么时候开始有的?

  金庸:如果一个人离开家乡很久,在外边住的时间一长,对故乡
怀念的感觉就越深。有时回忆小时候在这里的生活,有一些是很美丽
的。总想,老了,再回到这个地方来住。

  白岩松:很多的读者可能在看小说的时候都觉得慢慢把您也变成
一个大侠,说金庸是金大侠,他们可能觉得大侠是不会老的,但是大
侠今年其实已经是七十有五了,您在接受浙江大学的聘任时候是否考
虑了自己的年龄?

  金庸:我这个教授是年纪大了,退休之后做学术工作,做研究工
作。浙大的研究所,他们有很深厚的传统,而且这里教授的力量很强,
他们要我到这里来担任这样一个工作,同时我想,除了在大学做研究
之外,还要回到故乡来。

  白岩松:就是在这您接受聘请为浙江大学教授和人文学院院长的
时候,前面没有荣誉这两个字,这个是您有意去掉的还是……?

  金庸:这个是大学的制度,全世界都一样,荣誉的话不是正式的,
现在这个教授是正式的,浙大是终身制度的,一直到我死,总是浙大
的教授,不管任何情况下,他们会发薪水给我,就是说我永远是浙大
教授。

  白岩松:可能很多人文学院其他系的教授或者老师,也特别希望
查先生到这来之后,会有一种建设。

  金庸:我有一个目标就是,思想上希望扩充教授的研究范围,引
导同事、学生,把这个学习研究范围扩大点,不要固定在很小范围内。

  白岩松:对于您个人来说,成为一个校园里的学问家是不是一直
也是一个梦想?

  金庸:是呀,我年轻的时候就希望将来能够到一个好的大学去研
究学问,我一生对追求知识、研究学问有很大兴趣,但后来因为生活
的逼迫和环境的影响,年轻时候的梦想总是做不到,心里觉得很愉快。

  白岩松:我听说您要把您自己的薪水放到您原本已经在浙江大学
设立的基金里。

  金庸:我自己版税收入相当不错,自己很够用了,原来有资产在
香港、外国,所以不需要靠这里的薪水生活,如果不请我做院长,我
也会捐钱的。

  白岩松:进了校园的学生当然会毕业,那您人文学院的院长当然
也会到任,您特别希望在到任的时候达到一种什么样的目标会让自己
觉得特别问心无愧和满意?

  金庸:我希望要感染他们,做个好人、正正派派的人,不要做坏
人,对国家、民族,对整个社会对人类要做一种贡献。终生要求学问、
求知识,离开学校之后,无论做什么工作,读书的兴趣不要放弃,永
远追求知识,如果自己的目标达到,我就觉得很满足很满意了。

  白岩松:很多了解您的人都感触查先生的人生经历多变,您怎么
看待自己人生的多变?

  金庸:我在哲学上相信佛家的哲学,整个人生本身没有固定的,
常常在变动,我自己,一方面我的兴趣也是多方面的,不是兴趣固定
之后就不变了,自己的兴趣常常在变迁,有时喜欢这种,有时喜欢那
种东西。

  白岩松:一个小说当起始的时候很可能会有很多的设计,包括结
尾的一些想法可能都会提前有,那对于您来说人生是否也经过非常仔
细的设计?

  金庸:没有经过设计的,可以说随遇而安,快快乐乐的,大家问
我小说里哪一个人物我最喜欢,我说喜欢令狐冲,他不太追求权力、
权威,遇到什么环境就解决什么问题,总是保持心情愉快,我觉得对
自己满意,有些困难问题大致可以解决,我想不为自己名利,不为自
己权力着想,希望为这个大学好、学生好、为教授好,同事大家和和
气气一起工作,我想大概没太大的困难。

  白岩松:现在世界也有很多的学者开始搞“红学”之外的金学研
究,我看美国《世界日报》上登了一篇文章里头有这样一句话说:中
国文学家里头,在中国文学史上,写进中国人生的只有两个人,一个
是曹雪芹写《红楼梦》,还有一个是金庸先生写这么多部小说,您怎
么看待这个评价?

  金庸:我不敢当,这个评价太高了,当代的评论家,我的读者,
因为看我这个小说比较紧张刺激,他们看得很有兴趣,所以把文学讨
论也加分了,实际我不值得这样高的评价。

  白岩松:您从1955年开始写您的小说一直写到1972年,在这个写
作的过程中,一直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金庸:我自己也在慢慢不断求进步,希望小说内容跟这个主题包
含的思想提高一点,不单单是打打杀杀,就打斗而言,传达一种比较
关于人性的刻画,个性的感情的表示,涉及到后来接触到民族问题、
人生问题,比较思想性的,我觉得作品应该不单单是娱乐性的。

  白岩松:作家在写作的时候肯定会投入特别大的情感,在您的作
品里那么多鲜活的人物,那么多非常优秀的大侠,您在写作过程中是
把他们当成朋友呢,还是当成一个榜样,或是当成一个理想?

  金庸:写作的时候自己带进去了,就好像当年我自己就是这样一
个人,男的女的甚至坏人有时也带进去了,想象他坏人在这个情况下
会做什么坏事,他的心理状态怎样,尽量投入,所以我写悲剧的时候
自己很难过,会流眼泪,自己很受感动。

  白岩松:我听说您前些年的时候,在看到比如说《天龙八部》里
阿朱死了那个情节的时候,您会掉眼泪,现在还会吗?

  金庸:现在还会的,想起来都觉得难过的。

  白岩松:在您的小说里头特别欣赏的主人公,除了令狐冲之外还
有谁呢?

  金庸:段誉是我喜欢的一个人物,特别敬重的,萧峰是我很敬重
的一个人。

  白岩松:有很多金庸迷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在金庸这么多年的
小说创作中一直有很多非常优秀的人物,可是为什么在他的最后一部
小说《鹿鼎记》当中的这个主角韦小宝,却变成一个让人爱恨交加的
这样一个人?

  金庸:韦小宝我是写了开头不久,后来想法有了点改变,我把他
作为一个中国的劣根性的典型,我受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的影响大,他
写了一个中国人的一种很不好的个性,精神胜利,我自己觉得精神胜
利当然是中国民族的很不好的一种缺点,其实中国人缺点还有其他更
多的,像不诚实了、贪污腐化了、损人利己了这种事情,谈起来因为
(当时)中国生活困难,生存竞争很激烈,所以有很多很多坏人,做
很多很多坏事,慢慢变成一种传统了,尤其在下层社会,或在很高层
的官场里,这种情况很多,所以我在《鹿鼎记》中比较集中地描写了。

  白岩松:在池田大作先生和您的对话当中,池田先生也发出了一
个惊讶,说看您外表非常温文尔雅的,怎么会写出那样天马行空特别
侠气的作品来。

  金庸:这个是补偿啊,就像我不会喝酒,所以小说里写很多很多
人酒量好得不得了,有这种理想有种补偿作用啊,我自己不会武功,
也觉得世界上有很多不平事情,那么在幻想的创作中发泄,拿来做补
充,好像发泄、补救。

  白岩松:您自己也说过就是讲故事的本领和这个想象力的东西对
您来说是一种天赋。

  金庸:我跟人家这样讲过,我擅于讲故事这个是天赋,好像不是
学得来的,也不是天才,总之个性就是接近这一种。我自己想学跳舞、
学弹钢琴都学不好,艺术的表现方式是不同的,这一种可以做,另外
一种没有这方面的才能就不行了。

  白岩松:大家在读您的作品的时候会从作品中读出很多中国特别
浓厚和扎实的古典基础,那您是在打好自己这个古典方面修养之后才
开始动笔写作品呢,还是在写作品的同时一边写一边加强这种修养?

  金庸:我本人很喜欢学东西的,我本来不会作诗,不会作词,这
些都是在写武侠小说之后自己学的,我的书法写得不好,现在我出去
人家都要我拿出白纸、拿出笔让我写字,没办法我只好在家里练字,
所以没根底的,但是金体嘛,是我自己自创的,诗词书法这些都是自
己写了武侠小说再练的。

  白岩松:您在1972年决定不写后,这么多年就再没产生过再写一
部武侠小说的念头吗?

  金庸:有时候想过再写一点好玩的,但是我写武侠小说当时是为
报纸服务的,后来报纸业务就很多了,范围很广了,我这个兴趣就集
中在写政治评论了,评论国家大事,评论世界大事,好像再写小说脑
筋转得有点困难了。

  白岩松:您在《明报》来做这个主持整个工作过程当中,您自己
一直希望自己做一个什么样的新闻人?

  金庸:事实就是神圣的,评论完全是自由的,您喜欢发表什么意
见都可以,但是您不可以歪曲事实,这很重要,所以我倒很欣赏这两
句话,就是事实是不可歪曲,评论大可自由。

  白岩松:您的预测非常准,比如说预测毛泽东去世之后江青可能
会被逮捕,邓小平应该可能再出山,包括预测到了中国在恢复对香港
行使主权大约在1982年开始进行谈判。

  金庸:我看毛泽东去世,江青要倒霉,这个预测全中国人都想到
的,不过是我有个机会写出来而已,而且一方面也是一个愿望,我想
当时大多数人都这样想,大家都希望邓小平出来主持大局,我写文章、
写社评,已经非常支持邓小平的主张意见,觉得我们中国的希望应该
照他这个方式来做,不应该照文革政策来做,到后来一直希望他复出,
有一种一厢情愿的愿望在内,也不能说预测很准,可以说,我的想象
就是实际上代表中国多数人民的愿望,既然是众望,大概事情就可以
做到。

  白岩松:很多人在评价您的时候会加上四个字:为民请命。您怎
么看待这四个字?

  金庸:为民请命倒也不敢当,我总觉得老老实实,实事求是,讲
话不大有什么畏惧,不为自己利益打算,应该讲的就讲了。

  白岩松:在您的作品当中大家可以看到很多的比如说爱情观或是
人生观,可是真正生活当中金庸大侠是一个怎样的父亲和丈夫?

  金庸:我作为丈夫并不很成功,因为我离过婚,跟我离婚的太太
有一位,我心里感觉对不起她,她现在过世了,我很难过。

  白岩松:您是一个怎样的父亲呢?

  金庸:作为父亲我对儿女很宽容,可惜少于教导,我爱他们但是
好像我不太喜欢教人,所以我现在怀疑到底做教授行不行,好不好。

  白岩松:在您心里是不是一个快乐的人呢?

  金庸:是的,我基本很快乐的,很乐观的,觉得人生对我而言虽
然有很多困难,很多挫折,但是大致上是快乐的。



回 [ 名人明言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