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自由:21世纪互联网造梦原理
陈帆红 于 January 16, 2000 at 21:09:42:
  互联网,新世纪人类的梦工厂。

  陈帆红,一位身有残疾的女孩子,历尽艰难,终于戴上“中国网络小
姐”桂冠。成为20世纪最后一个童话。

  互联网,让杨致远一夜变成亿万富翁;让张朝阳一夜变成时代名人;让
陈帆红一夜变成白天鹅。

  他们曾是穷学生、无名小卒、丑小鸭,这些对他们已不重要,如今互联
网让他们拥有了一切。他们实现的具体是什么梦,对我们并不重要,重要的
是,规则变了,互联网在让小人物实现梦想,这给所有的人以企望。

  这是即将到来的21世纪的本质特征。规则变了,21世纪,互联网将让
“戴安娜现象”成为人类一种普遍状态。每个人都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
份梦想,都有机会实现这个梦想——只要他(她)走向互联网。

  让我们来解梦、析梦,看21世纪造梦的原理。

  让我们从一个个童话中,发现属于自己的机会。

   “美少女梦工厂”:小人物时代的到来

  飞机降落在虹桥机场,我的思绪还没有集中到网络大赛上来。

  在国际饭店,评委讲解规则的会,已经开了一半。我去时,只听到关于
冠军、亚军和季军题目中的“圈套”和评分标准的讲解。比如,冠亚军决赛
题要求抉择:是去美国留学,还是为国内做公益活动。“圈套”是这样的,
评委会认为二者只在原子世界是矛盾的,在互联网上没有国内国外之分,应
选择去美国留学,通过互联网做中国的公益活动。谁解了这个套,谁是冠
军。这道题,本是以前出过的,但评委会认为没有一位小姐的回答令人满
意,所以决赛时出奇不意地又选了这道题。

  结果是,陈帆红和柳菁谁也没解开这个套。在回答都是留在中国做公益
的情况下,由于陈帆红举了做网上医院的实际公益方案,而柳菁谈的只是抽
象的意愿,结果评委大多投了陈帆红的票。机会对漂亮的不漂亮的、有地位
的没地位的,一律是公平的。

  下午开完评委会,到现场看彩排,我第一次见到坐轮椅的陈帆红。在评
委休息室,我提的唯一的问题是:如果陈帆红第一轮被淘汰,或得了冠军,
评委会不会介意?说实话,我对陈帆红能得什么名次,此时一点概念都没
有。我得到的回答是,不介意,完全看她实力。实力!这是一个互联网规
则。

  晚上7点,到了赛场,见到小男生、小女生“哭着喊着”涌向隔我一个座
位的评委,那位目慈面善,美貌的像个舞蹈演员的女孩子,原来是香港名星
杨采妮。我这个人在网上跑惯了,对名星越来越迟纯了。我相信互联网是小
人物的时代。就在这一晚,在这群女孩子中间,我们将目睹一位明星的诞
生,但现在她们只是普通的小人物。我在等。

  在网上看到一位叫“可爱”的小姐,编了份“号外”说,“中国第一们
(按:原文如此,应为“ 位”)网络小姐是假的,”说,“我刚刚听到那晚
的评委说其实浙江选手是冠军是早已内定了的 ”。这位“可爱”小姐最后表
示“晕倒”,后边还加了一串惊叹号,我数了数,共有27个。我看了也差点
“晕倒”:“内定”的事,怎么不告诉我这个评委?

  其实我想,这位可爱的小姐可能还不太理解这件事的意义,习惯拿网下
的事情,与网上的事情做比。在上海,把上海网络小姐淘汰了,评委没有眨
过眼;把“中国网缘小姐”淘汰了,评委也没有眨过眼。对我来说,淘汰了
都还叫不出她们的名字。这不是一个贵族的时代,互联网专给小人物以机
会。

  陈帆红坚信这一点,没有失去小人物的自信,没有把比她大的人物放在
眼里,当她遇上的是互联网规则时,她就胜了。

  小人物实现梦想,第一次成为有技术革命支持的事情,这是互联网的神
髓所在,也将是21世纪最鲜明的时代特征。戴安娜实现梦想后,她就成了贵
族+名星;但陈帆红成为中国网络小姐后,她仍将是小人物。这是两种时代
的不同。

  网上有段对话:

  〔sunda〕问:你愿意成为公众瞩目的焦点人物吗?

  【陈帆红-菜青虫】答:我想我不愿意,我现在每天没有休息,疲劳得
很。我本身是过敏体质,受到任何刺激都很容易刺激我的肿瘤复发,所以我
不以为成为公众瞩目的人物会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我喜欢自己原有的平静生
活。

  陈帆红确实是小人物,她说:“我不但喜欢自己的小狗小猫,我还喜欢
别人的,要是让我看到哪个小动物无家可归的话,我会眼泪嗒嗒地滴…… ”
政治家看了,一定说她没出息。

  但如果陈帆红真能永远做这样的小人物,我不会后悔我投给她的一票。

  贵族的梦如明月晨星,万众仰视,可望不可及;平民的梦多如小草,伸
手可触,唯其如此,实现平民之梦的世纪,才更具有人道主义价值。

  我希望人们想一想,是不是近来靠网实现梦的人变多了,为什么?

  小人物主权的时代,平民化的时代,到来了。

   “平等”主题中的文化比较:庶民的胜利

  我问坐在旁边的中国网络小姐亚军柳菁:“你觉得陈帆红和其他网姐
比,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柳菁毫不犹豫地告诉我:“她和我们所有人都不一样,她什么事情都想
得很清楚。”

  陈帆红,一位在生死线上挣扎过来的残疾人,静静坐在轮椅上,带着微
笑,超脱地看着俗世繁忙的竞争。她赢了,赢在淡泊和宁静,很奇怪,这是
一种拼争中的淡泊和宁静。反对者说她虚伪和 “官方”,她一笑置之;怀疑
者说她获胜是一场骗局,她听之任之。好奇者说她为什么争完了、吵完了,
又静静的不说话了……对这一个一个谜团,她并不解释。凭我的经验和直
觉,这是一种过来人特有的、成熟的超脱,一种看透了世界的感觉。陈帆红
究竟看透了什么?我想,这是大多数网姐至今还没有悟出来的。

  她看清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规则变了。工业的蒸汽机时代,分层金
字塔结构中,梦想永远属于和平民相对的贵族。信息的互联网时代,扁平化
平等结构中,梦想回到与贵族相对的平民之中。

  一位叫Tinny的网虫,看出了这件事的意义,风信子转发了他(或她)的
贴子:《庶民的胜利》。其中说:“青菜虫(按:当为菜青虫)的胜利,是
庶民的胜利!她将吹响自由的号角:人生来平等! ”

  这位Tinny我觉得倒真“可爱”,整天在网上缠着菜青虫,一会儿问这
儿,一会儿问那儿(还问人家有没有男朋友)。想必是对陈帆红真地比较了
解。

  陈帆红与其她网姐不同,我觉得她唯一一个具有系统的人文理念。

  她对网络的理解比较深。她说,接触网络是因为网络是一种新事物,一
定会带给我们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她提出了“网络与现实之门”的概念,
说,我想“网络与现实之门”更深的涵义应该在于,“网络”代表了一种新
的观念——人与人是平等的,“现实”代表了一种旧的观念——这个世界本
来就是不平等的,那么这之间的“门” 究竟应该如何开启?还有待于我们大
家去思考、去努力。我想我选择继续参加比赛,不是为了要跟谁竞争,因为
我来参赛的目的是为了让更多的和我有同样经历的人发现一个新世界。

  “平等”是一个古老的概念。交互是“平等”这个概念在互联网中的特
定发展;而感情交互,可能女人最先敏感到。在“平等”二字之后,陈帆红
给人们展示了人与人关系中,只能产生于互联网的独有的美好一面。也就是
感情的交互。

  陈帆红在《虚拟的网络,真实的情感》中,讲了一个感人的故事。一位
网友隐藏着自己更大的病痛,假装一位老人,关心、安慰在病痛中挣扎的陈
帆红,直到事情极偶然地穿邦。她写道:“我一直觉得在虚拟世界里的朋友
也是虚拟的,直到前不久,认识了他,我才改变了我的看法。我的痛苦相比
于普通人来说,可能已经算是真正的痛苦了,而他的痛苦可能是我的千倍、
百倍。我关上电脑,心中无法再像以前那样平静。”

  “在那一刻,我忽然感觉到了真实,谁说网络没有真实?他用最灿烂的
笑容来陪伴我,让我能忘记痛苦,这比年龄、身份、经历都要真实。我忽然
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能在网络上互相了解,网络不仅仅是个虚拟的世
界,网络也有其真实的一面,若不是有虚拟做前提,我们又怎么能坦然接受
真实?”

  经历过生活痛苦的人,有一种成熟的美。难怪找到啦总经理于红岩在赛
后激动地对我说:“陈帆红,实在是太美了。她那种美,和那些小姑娘不一
样。”也许她意识到作为评委这样激动是不合适的,特意向我声明,她还扣
过陈帆红一分。当然,她毫不掩饰对陈帆红当选中国网络小姐的满意和高
兴。

  其实我很理解于红岩,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猜想,一个女人如果衷
心觉得另一个女人美,她的美可能就是比较客观的了。这不是选美的那种简
单“漂亮”意义上的美。

  我看到网上这段对话:

  〔ilikenet〕问:我永远支持你,你使我们重新认识了人生的价值。

  【陈帆红_菜青虫】答:我想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认定的人生价值,我所
做的只不过让你再肯定一下自己的人生价值而已。

  这可能就是大家都觉得陈帆红美的一个重要原因。

   “将某男生打进小池塘中”:

   美的互联网或消遥游

  我在陈帆红个人主页上看到一句精彩“名言”: “将某男生打进小池塘
中”。

  我仿佛看到这样一个画面:挥挥手绢,不经意间,将某男生打进小池溏
中。有点像苏东坡的“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的气概。女孩子有如此飘逸
潇洒之气,实在是别的小女生不能比。

  在女孩子眼中,也许陈帆红一切都想得清清楚楚。但男人的眼中,并不
是这样。陈帆红说清楚的,只是“平等”二字。但“平等”并非互联网的最
高价值所在。

  平等之后,做什么呢?陈帆红已感受出来了,但没有说出来,或没有说
清楚。这就是“自由”。通过平等,“吹响自由的号角”。自由,才是互联
网更高的价值。

  无论是发财,还是求美,互联网之道,都可以从 “自由”二字中得到最
后的求解。有许多人,绞尽脑汁寻找发财之道,但最终发财发不大,主要是
因为离“道”远了一点。同样,许多网姐求美,不能达到极致,也是差在
“道”上。然而“道 ”,说不清,道不明,把握它,是一种人生境界的修
炼。

  获得自由,第一个境界,是解除自身所受的束缚。

  作为残疾人,获得自由的第一步,是解脱自然的束缚。陈帆红写下她到
杭州第二聋哑学校帮助聋哑儿童上网的感受:“聋哑儿童看着电脑屏幕上的
另一个世界,笑得那么美,像是冬日雪上反射出的阳光,带点温暖,又是那
么晶莹透明。在那时,我真想对他们说,真正的健康和美丽在内心,而比赛
时,我也确实这么说了。可能对于这句话,没有人会比他们体会更深。其实
对我们每个人来说,这句话都适用,美丽和健康不仅仅应该在他们的心里,
更应该在我们的心里,只有这样,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才会变得更美好”。

  浙江记者程伟锋有句话,对此说得精辟异常:“ 网络对于他们来说,可
能是一次突破生理限制的解放,他们可能由此将找到一条通往自由的道
路。”

  其实每个人,身上都有不同的束缚,《人的自由与奴役》中,曾进行过
系统的归纳。显然,解除这些束缚,并不仅仅是残疾人的事。而互联网,正
是一步步解除人们的这些枷锁的力量。

  获得自由的第二个境界,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陈帆红在回答网虫时曾说:“我想要做好一件事情的话,首先一定要对
它有兴趣。”这并不容易。尤其是当你受到其它诱惑时,你会偏离最初的航
向。比如做网姐,可能伴随各种荣誉。为了得到这种荣誉,你是不是会曲意
迎合某些人呢?

  赛后我听说,在辅导参赛网姐发电子贺卡时,陈帆红执意要给自己的小
狗发贺卡。辅导者坚持要求她不要这样做,因为评委不容易打高分。但到了
场上,陈帆红还是我行我素,坚决地给自己的小狗发了贺卡。没有别的,就
是因为喜欢小狗。为此,她宁愿不当冠军。这证明了她在网上与网友说的话
不虚:“无论输赢对我来说都是一样,这只不过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
“我想我的心理状态一直都很平稳,因为我不那么注重结果,所以大赛很难
影响我的心理”。她这一轮,分数也确实掉了下来。

  最终还是这种求道的平常心,帮了陈帆红。导致她夺冠的直接因素,就
是她办了网上医院这件实事,在答题时帮了大忙。这是她办网上医院当初始
料不及的罢?但如果事事都是为了功利,为了别的目的,而不是自己喜欢
做,恐怕也没有这么好的事降临头上。这就是“道”的力量。

  仔细想一想,杨致远、丁磊当初不都是出于个人喜好才做成功的吗?财
富只是后来的事情。在求道这个高度上,求美与求富,原理是相通的。只有
求道之人,才能按事物本身的规律去做,不为物欲役使,不为他人左右,把
事情做好。

  自由的最高境界,也是最难达到的第三境界,是自然而游。

  许多人奇怪,陈帆红为什么会喜欢武侠,好像很另类的样子;也有人跟
我说陈帆红潇洒,却也说不清潇洒在何处。

  我觉得,陈帆红求的是自由自在之道。虽然还很难说她已达到这个境
界,但至少这是她骨子里核心的想法。

  她说:武侠的最高境界,并不是很多人所理解的 “功夫”,而是中国几
千年沉淀下来的“道”。原来,求道,是她喜欢武侠的根本原因。

  武侠小说在美学上有个标准定义,叫“成年人的童话”。即在表面的荒
诞中,游出于事物的表面,进入“道”的自由状态。这种审美观源自庄子
《逍遥游》,其中有:“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
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又有一例: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
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
她喜欢在现实中,超脱现实;在轻松中,做最难的事。这不正是一种“自由
化”吗?

  你不妨在陈帆红写的武侠小说《章句残梦》中印证这种审美意趣:

  温澄州忙中不乱,往上一纵,一个凌空飞转,衣摆飘起,带起一阵劲
风,竟将飞针全数甩落。白衣少女正待再发,不料数十朵红花激射而来,却
是易点愁不知用的什么手法,将白衣少女发去的红花尽数射回。白衣少女不
慌不忙,从皮囊中摸出一块巴掌大小丝绸样的白色方巾,迎着红花往空中一
抛,数十朵红花叠得整整齐齐地落在了方巾中央。

  白衣少女正处下坠之势,万万躲不过这一剑。只见白衣少女将身子滴溜
溜地一转,反而迎向剑锋,用手一拨,易点愁的剑居然偏了方向,指向温澄
州。幸而易点愁收剑收得快,未刺中温澄州。再看那少女,正若无无其事地
倚墙而立,一手握着方巾,“这下该告诉我金铃从何而来了吧?”

  如此高精尖的技术活儿(也不知算什么工种),白衣少女竟只是“不慌
不忙”、“若无其事”就应付自如了。这不是典型的逍遥游的境界吗?

  在“游”这个境界上面,我看陈帆红超过了王朔。苏轼有词云:“夜饮
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僮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仗听江
声。”按王朔“市民审美观”的理解,此时当务之急是砸门或跳墙,先解决
睡觉问题;而“成年人童话”的审美态度,则是“倚仗听江声”,越是急
迫,越需要从当下一念中解脱,进入另一种更高境界。金庸求道,而超脱于
坛坛罐罐。王朔搞不懂,所以偏拿衡量坛坛罐罐的市民审美尺度去度量,当
然量不出道有多高多深。而陈帆红一句
“武侠的最高境界,并不是很多人所理解的‘功夫’,而是中国几千年沉淀
下来的‘道’”。足可以为这场王金之争盖棺论定。

  最妙的是,陈帆红对“道”有个基于互联网的审美解释,用的是“虚拟
与现实”这个概念。

  比如网上一段对话:

  〔tinny〕问:你心目中的男友是什么样的?

  【陈帆红_菜青虫】答:像网络一样,既虚拟又现实。

  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用她网站上的小说《初恋的那幅画》倒过来考
证:

  我在画前又是足足站了一刻钟,最后我还是把它买下来了,对着阳光,
我仔细地看了看,那黑,不是那么纯的黑,那白,也不是那么纯的白,现在
的少女难道都用这种画送给自己心爱的男孩吗?我犹豫了片刻,心中不禁笑
自己,能收到这幅画的男孩本身就是幸福的,他又怎么会在乎这幅画的价值
呢,年少时的感情本身就很难用金钱来衡量。就像这幅画,虽然粗糙了些,
但是放在阳光下,还是很美,像年轻的心,没有羁绊。

  小说讲的是:“我”很刻意,他却无意,年轻的心,若无其事,没有羁
绊。看来,陈帆红关于互联网的审美观,是认为美的东西,值得追求的,应
属于那种“超越于眼前现实,而又在现实之中 ”这样一种“道”的状态。正
是互联网无远弗近地把现实中的人拉在一起,才使人的价值,既普遍到“乘
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又独特于脚下的一方一寸之间。

  所以陈帆红说了句道行极深极深的话:网络不仅仅是个虚拟的世界,网
络也有其真实的一面,若不是有虚拟做前提,我们又怎么能坦然接受真实?

  20世纪最后一个童话,降临在陈帆红身上,我觉得是很公平的。

  陈帆红身上体现了典型的互联网之道——普通人梦想的实现,基于技术
革命的人文理想,互联网的自由精神。

  21世纪将是一个梦幻的世纪。生活像梦一样虚拟;梦也将像现实一样真
实。自由,让小人物把梦与现实联接在一起。不懂自由,也就不懂美与财富



回 [ 推荐名人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