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从《漂亮妈妈》说起“做演员是一件很难的事”与巩俐谈电影
肖 航 于 May 06, 2000 at 07:02:14:
关于《漂亮妈妈》
  肖航(以下简称肖):好多人都说巩俐这么漂亮的形象,似乎应
该演时尚一点的角色更合适。可是我们几乎没有见过,那是因为你偏
好古装戏和农村戏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巩俐(以下简称巩):也不一定。是因为遇到的剧本的关系吧。
我觉得好的剧本不是农村的就是古装的,也不是我故意去挑的。
  肖:《漂亮妈妈》这个故事是不是有个报告文学之类的文学原型?

  巩:没有。是我在拍《荆轲刺秦》期间和孙周导演聊天,他说有
这样一个题材,我没演过关于城里普通老百姓的,我自己也很感兴趣,
他就说我们剧本写出来给你看。是让刘恒特意写的。
  肖:这个剧本你看了之后一定是故事感动了你。(巩:对。)但
是以你看来,你自己被感动的故事,观众就一定会被感动吗?
  巩:我看这个剧本是以一种普通老百姓的眼光看的,我看完以后
真是很感动,我希望、也相信会有很多的人都有感触。因为生活就是
这样,不管人有钱没钱,有了孩子以后可能会面对很多问题,不管孩
子健康还是不太健康,这些问题都可能会遇到,那么就是怎样去克服
困难。
  肖:你现在的生活应该同《漂亮妈妈》上面的那种相差很远很远,
每一次演这样的角色都要下生活?
  巩:其实我接触这种生活挺多的,因为我拍的很多戏都是农村戏,
去体验生活还有拍戏的时候差不多五、六个月都在农村,住在招待所,
也有跟老百姓在一块儿住的时候。这对我来说没什么稀奇的,我很喜
欢农家那种简单的摆设,在这种环境里走来走去,一些壶啊碗啊,用
起来很熟悉。
  肖:你现在自己在家里还洗碗吗?
  巩:做家务啊?我很喜欢。
  肖:听说你在演《秋菊打官司》的时候,在县城里呆着,没有人
认得出来你(巩:没有)。那这一次你们在北京拍,看的人很多,是
组织的呢还是偷拍的?
  巩:大场面基本上都是组织的,有些是偷拍的,偷拍的也没有被
人认出来。
  肖:这么说吧,你之所以能成为巩俐,照一般人的说法,就是敢
于把自己弄得更惨一点儿,漂亮不漂亮无所谓,甚至于把自己弄得更
土更脏,所以大家一看,就认为这是个好演员。但是我觉得很奇怪,
因为大部分女演员,你要她把头发剃一剃,或者是把脸上弄脏一点儿,
经常是化妆刚给她弄好,一转身她立马往上面补妆。你对把你弄得丑
一点儿就从来没有心理障碍吗?
  巩:可能这跟中央戏剧学院的教学有关系吧。我们老师开始就讲,
在化妆方面,在讲话、在你的形体方面,你要失去你自己,要完全是
那个人物。张艺谋导演拍戏的时候,他就一直试我的妆,他说绝对不
能看起来是个城里人,我的头发比较有光泽,农村的人头发没什么光
泽,当地的人洗头用碱水和肥皂。张艺谋就要求我老戴一个围巾。
  肖:你拍《漂亮妈妈》的时候会骑三轮车吗?
  巩:我会呀,我很小就会,在大院里住着,骑三轮车呀什么都得
会。带着人骑也没问题,骑得很好(笑)。
  肖:你觉得你这部电影真的已经找到了跟别的电影不同的东西吗?

  巩:有一些,比如说对孩子,就是高,两个人的那种感觉过去
是没有的,我自己也体会得到那种母子情,挺真的,挺像的,一看他
就是我儿子,我就是他妈妈。这种感觉是在很短时间内形成的,如果
两个人不熟,不喜好或者没有爱的话,就不会有表演上这种自然的东
西,不会有现在那些很自然的流露。比如说在麦当劳的那场戏,那种
东西都是我以前电影没有的。特别是跟一个听不太见的孩子,他不会
跟你交流得那么好的。这种表演需要你自己去想。
  肖:听说你在拍这部戏的时候跟高关系特别好,在挑选他的时
候你在场吗?
  巩:我没在,我看了一些照片,四个里面挑一个,孙周觉得第一
他长得有一点点像我,第二他眼睛很会说话,后来我觉得他是个最好
的人选。他是广州聋儿学校的。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们俩的交
流就很容易,他说话我也能听懂,我讲话他也很容易就能听懂,所以
我没有把他当成一个聋儿去看待。在拍戏的时候专门给他准备了一个
说话的老师,教他台词,但是他更多地跟我在一块儿。他很聪明,所
以我说他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小演员。
  
“巩俐式”的笑
  肖:现在不管是拍电视剧还是拍电影,大家都开始强调市场。我
记得前些天冯小刚说过,他说我拍电影电视剧第一是要让领导满意,
第二是要让观众满意,他主要是要把他的作品拿到市场上去,把自己
的个人喜好放到最低的地位上。那么你在选择电影的时候,是什么尺
度?
  巩:我是先要让我自己能够感动,然后再想别人能不能被感动。
如果连我自己都感动不了的话,我可能就不会拍,就没有激情去演。
但是我对市场不太了解,想不了那么多。可能有些导演或者有些演员
他自己投资了,所以考虑市场会比较多,想着投资能不能回来。对于
我来说就很简单,我只是演员,我想得更多的是这个角色出来以后会
不会得到大家认可,市场对我好象不是很重要。
  肖:看你早期演的电影,有两次笑我印象很深,一次是《红高粱》
那一笑,还有就是《秦俑》回头那一笑,那种笑给人的感觉特别轻松。
但是后来的电影,比如《秋菊打官司》,还有现有的《漂亮妈妈》,
也包括《霸王别姬》等等,角色相对来说就苦涩了很多,所以觉得好
象再也见不到巩俐那灿烂的一笑了,观众多多少少有一点失落。现在
你接的角色,大部分都是属于那种生活阅历比较坎坷,总是在一个困
难的旋涡里挣扎的。这是因为你今天更加喜欢这一类的角色了吗?
  巩:其实我喜欢演那些比较复杂的角色,有挑战的。至于那种笑,
第一导演后来没有再让我那样笑(笑),我也没有机会笑了。
  肖:而且我记得当时……哎,你那两颗虎牙还在吗?后来我看电
影的时候好象你不再露你的虎牙了,是吧?
  巩:噢,牙啊,你现在要看吗?(大笑)在,在。
  肖:是,我在看《漂亮妈妈》的时候就觉得巩俐的笑都是苦笑了。
甚至对那位老师的那一笑也是很苦涩的。
  巩:是剧本和电影的关系,这样的笑更难。那种很纯的笑、很漂
亮的微笑对我来说很容易。现在拍的电影对我来说更有挑战性,看电
影的时候我喜欢觉得这个好象不是我,整个人都变了。比如《漂亮妈
妈》,你看着看着就会不觉得她是巩俐了,而是戏里的孙丽英。我喜
欢这样的角色,能把观众带进她的生活里,这样的角色对我更有挑战
性。
  
我遇到了一些最好的导演
  肖:在中国的女演员当中,各方面都有条件很好的,但是现在论
成就,你即使不算最高吧,也是很高了(巩笑:也不是)。那么你觉
得你凭什么走到这一步的,机会很重要吗?
  巩:机会很重要,另外我运气很好,一开始就跟好导演合作。这
是我的艺术生涯很重要的一步。跟凯歌合作,跟张艺谋合作,跟黄蜀
芹,还有孙周,我觉得我合作的导演都很好,这也是我的运气很好。
除了运气之外,可能要把握一些机会,把一些喜欢的电影和角色演好,
当然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就是怎么通过百分之百的努力,完成好表
演,这对演员来说很重要。
  肖:你能不能就你合作的这些导演做一个简单的评价?比如在导
演的手法上,或者是题材的选择上,甚至就只是在感觉上,他们各自
有什么特点?
  巩:比如陈凯歌,电影对于他来说是他的生命。他在现场比较有
意思,喜欢鼓励演员,比如拍完一场后说“好,不错,再来一条”,
他先肯定,然后说“再来一次”。在最满意的时候,就是“大好”,
“好”跟“大好”是不同的,如果只说“好”,就肯定要再来一次,
就是“大好”了,基本上就差不多了。不是“很好”,是“大好”,
这是他的习惯用语,因为我跟他拍过三部电影,很习惯他这种语言了。
张艺谋是一个在现场很轻松的导演,他不会给演员压力,如果不是很
好,他就会挠头,这是他的习惯动作,如果他挠头,那就是这条拍得
不太好,肯定不太行的;不挠头的话就算过了。黄蜀芹是比较女性化
的导演,我和她合作的就是《画魂》,她对演员很温柔,如果不是很
好她也不是很严肃,她会给你慢慢讲。孙周呢,他的特点也挺有意思,
他从来就没有说过好,你问他怎么样,他就说还行,我说“还行”是
什么意思,他说还行就是还行吧(笑)。他一直是希望在这个电影里
头寻找到我在其它电影里没有过的表演。以后我也就习惯了,只要说
“还行”就是行了。
  肖:应该说你现在的状态是不会再为了生活来拍电影了,(巩笑:
那也不一定哦。)换句话说,你现在拍电影是不是你觉得你就应该干
这个,或者是因为你喜欢这个事业?
  巩:第一是我喜欢这个事业,很愿意为它付出很多东西,第二个
也不会干别的事,我自己也想过,我妈妈也跟我聊过,好象让我干别
的也不行。
  肖:你也曾经萌生过类似当导演这种念头?
  巩:没有,我不行的。我也看了很多女导演,我觉得她们在现场
很泼辣,这么一大帮人需要你领导好几个月,我觉得我更喜欢做演员。
如果是我导一部戏,我再演这个角色的话,肯定什么都不行,再做制
片,可能更是什么也做不好。还不如单独做一项,把它做到最好,我
现在就喜欢做演员,我希望把它做到最好。
  肖:那可能是你现在这个演员做得比较主动,因为几乎所有演员
在聊天的时候都说,演员这个职业太被动,老是被人家挑选;刚刚出
道的演员更惨点儿了,到了导演那儿,导演说你站起来,转一圈……

  巩:(笑)我们也是这样开始的啊。说你唱个歌吧,跳个舞吧,
我们就想电影里还要唱歌跳舞啊?说跳什么呀?他说随便跳,随便怎
么跳哇,又没有音乐,就转一圈。他又说那就唱个歌吧,看嗓子怎么
样。剧本里面好象也没有唱歌,就唱了。
  肖:这是哪部电影啊?
  巩:(笑)《红高粱》。
  肖:《红高粱》是你的第一部戏,在这之前有没有别的剧组找过
你?
  巩:没有,那时候在学校。
  肖:你现在有没有想过,比如有什么机会的话你会不会拍电剧呢?

  巩:嗯……也想过,但是电视剧有的时候太急了,他们说每天二
十多个小时这样拍,这种工作方式质量可能会有问题。而且还听说不
可能在演员觉得今天这个戏不好的时候,大家坐下来讨论剧本,很难。
节奏特别快,有些剧本甚至现写现拍。如果不是很长,一两集,制作
也很好,我不反对去拍电视剧。
  肖:大家都知道,现在国内的电影市场不是很景气,据我所知,
现在包括第五代的李少红、吴子牛都在拍电视剧。按我自己的感觉,
我不太承认有什么第六代,因为它不是一个群体,它根本就不是在同
样的学术氛围下培养出来的群体,但是五代呢,我感觉就是这样一个
群体,这些人在艺术上,即便是出来拍电视剧的,或者是电影拍得比
较商业的,似乎都还在维护着某种尊严,不愿意把艺术上最后一块阵
地丢掉,比如李少红《大明宫词》。但是同时我也感觉到其中包括一
些很有名的导演,日前处在一种犹豫当中,就是说他更愿意去拍一种
自己心里的东西,但是另一方面,又不得不为了市场或者说为了生活,
还要往大家喜欢的地方靠,可能靠的时候未必所有东西都是他自己真
正喜欢的,也就是说处在两难之间。你在选择剧本的时候,有没有这
种两难的感觉?
  巩:我不愿意有这种感觉。
  肖:你挑选剧本的时候,你会分出这是纯商业的的还是很艺术的
吗?
  巩:我分得出来。比如说《唐伯虎点秋香》,就是纯商业的,在
接的时候,在表演方面就想用另外的一种想法。做演员是一件很难的
事。我不大愿意有两难的感觉,又要出镜,又怕观众把你忘了,又要
选取一些艺术的东西,这种感觉可能对演员不大好,你会把握不住,
把握不住可能会失败的,这种尝试挺危险的。我当然希望每一部片子
都有一个新面貌展现给大家,我自己也一直在尝试各式各样的东西,
但是要我尝试的时候我要很喜欢这个角色,很喜欢这个人物,喜欢这
个导演,喜欢剧中所有的人物。如果我觉得不是很喜欢的话,我就没
有太多的积极性,那就纯耽误时间了。
  
喜欢演内心戏较多的角色
  肖: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看《漂亮妈妈》,还有前面的几部戏,
《秋菊打官司》等等,好象你演的角色都是做一件事情非得要把它做
成不可的那种,在我印象中你似乎很少演过那种聪明伶俐、叽叽喳喳
的角色,是吗?
  巩:导演没有拿这种剧本来找过我。
  肖:你是否也觉得导演总是拿这种好象负载很重的角色来找你,
同时你也给导演这种印象?
  巩:我自己比较喜欢。我也曾经尝试过《天龙八部》、《唐伯虎
点秋香》,也是那种叽叽喳喳的,好象不是很成功,而且好象也没有
找对路子。但是我很喜欢拍那种喜剧,可是好象没有找到特别好的,
特别适合我的,能够发挥的这种剧本。就我个人来说我觉得我不愿意
让导演给我定型,我也不希望我自己把我定型。我比较喜欢那种内心
戏比较多的角色,可能我在这方面比较有优势。我觉得每个演员身上
都会有很多表演上的缺陷,表演上会有死角,我自己也有。
  肖:换句话说你认为再好的演员也不是什么角色都能演的?
  巩:不是,我觉得不是。不过觉得对于这种死角,如果导演很聪
明的话,他会用另外一种方式取得同样的效果,如果他非要让你使劲
地演这种死角的话,那肯定是失败的,而且你也演不出来,使劲演也
演不动,聪明的导演如果知道你这个死角的话,他会绕过去,用另外
一种表现方式,效果是同样的。我遇见的导演几乎都这样的,他会把
你最光彩的一面展现出来。
  肖:你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就开始演中年妇女……
  巩:就是啊,有孩子的(笑),《红高粱》就开始有孩子的。
  肖:你现在打算再往回演少女吗?
  巩:少女就算了吧?少女我觉得……(笑)
  肖:可是有好多演员好象三十岁甚至更大一点的都敢往回演。
  巩:我觉得少女就有点做作了,我不想再演少女。我想如果跨度
很长的话,可以有一段比较年轻的,年轻的尺度到时候看吧,你说她
是十六七岁的,或者十三四岁的,就不可能演了。
  肖: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为什么喜欢拍戏,比如有人可能就说我
喜欢拍戏是因为我的这一辈子可以当不同的人。
  巩:噢……为什么喜欢?……(笑)不太知道,不大清楚。是……

  肖:在你刚开始拍戏的时候,和现在拍戏时的这种喜欢是一样的
吗?
  巩:是一样的。从我上大学到现在,喜欢程度其实是一样的,因
为我一开始就觉得做演员是一件很难的事,要会表演,而且样子要很
漂亮。我妈妈以前就跟我说过一句话,在济南的时候,说你好象不太
适合做演员。我说为什么呢?她说你就去幼儿师范,当一个幼儿老师
吧。真的,我还去过,但没考上,考的曲阜幼儿师范学院吧,没考上。
我妈妈就觉得我当个老师比较好,觉得做演员吧,以前那些演员很漂
亮,眼睛很大,鼻子很高,属于那种很标准的漂亮。我妈妈就说你可
能也不够好看。我就觉得这个工作很难的,你又要漂亮,又要有演技,
要很多方面才可以做一个演员。所以我就想我去试一试吧,这么难的
事我愿意试一试。我妈妈说我可能有一点天份,有一点表演的天份,
我觉得表演差不多要有百分之三十的天份吧。我觉得高就有天份,
他从来没演过戏,第一次,一触即通,可以演得那么好。我觉得没有
想过什么出名啊,其实当初我拍第一部电影的时候,我确实没有想过,
我不想拍电影,我想演话剧,一直想演话剧。我在我们班里好象是比
较晚出来的,我们班里史可、伍宇娟都长得很漂亮,很多报社的摄影
记者都喜欢找她们。
  肖:还有个问题,听说你在北大报了一个社会学的研究生?
  巩:唉哟……(笑)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想去学习一下,还没
有最后定。
                 (本文由艺百娱乐网整理)

钟奋生摘

摘自《光明日报 》 2000年5月4日
地址:湖南怀化市人民北路196号
单位:湖南怀化铁路总公司水电段党委办
邮编:418000



回 [ 影视名人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