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歌厅老板>>
少君 于 July 01, 2000 at 05:59:37:
  那天晚上,他显得非常疲倦的样子,黑色的晚礼服使他本来瘦峭的脸显
得更瘦,让人很难想象他就是这家闻名京城的四季歌厅的老板他朝小姐挥挥
手,给我要了一杯叫“蓝太阳“的混合饮料,然后坐在我对面,从兜里掏出
一瓶四两装的北京二锅头,仰头喝了一口,两眼红红地说:

  我现在没这个顶着,也许早就趴下了我试了好多补药,外国的名酒也都
试过了,最后发现这种国瘁最他妈的管用我们上次见面在哪来着?对,捷捷
酒吧快十年了,人生如梦现在的人和那时可大不一样,满街的大哥大BB机,
男人们整天着谈股票做买卖,女孩子把能卖的都卖了,这社会比我这歌厅还
疯狂

  你问来这儿的是不都是有钱的主儿?当然了,一般靠挣工资生活的老百
姓,到这儿来撒钱,不是疯了就是神经如今坐在北京的任何一家歌厅里,没
十张(一张一百块)您别出去您看舞台上那两个只穿裤衩的小妞了吧,正理八
经地是从北京舞蹈学院请来的,脱了衣服扭一扭,一人就十张有个哥们儿来
要包夜,我说我不管,只怕你吃不消,他丫的不信去问,俩妞开价二万块二
对一,把那丫的吓回来了这年头,只怕你没钱,有钱干什么都行到我这儿的
,大都是做买卖的多,真个有钱的,进来都很讲究点绅士风度,要酒点歌,
彬彬有理,从不在价钱上讨价还价那些自以为有俩钱的胡同贩子,大多是没
见过什么市面的土财主,进来后倍儿神气,有时还前乎后拥的,自我感觉良
好,以为人们不敢小瞧他可这歌厅属豪华世界,谁怕谁呀,真在歌厅里甩起
份儿来,碰到那些挥金如土的大亨们,非吓死他们不可我一般不理这些小厮
,第一犯不着,第二他们是主流客人,得罪了影响生意

  但真有不知趣儿的,那天晚上都十一点了,突然一窝风地进来十几个人
,进门不买票,坐在桌子上,冲着台上乱吼,男的上台唱,他们就嚷嚷:“
臭!滚下来!”,女的上台后,他们就尖叫:“我爱你!宝贝儿,来一炮!
”,搞得歌厅鸡犬不宁,根本无法正常营业平时我遇到这样的,都叫经理去
说些好话,极力劝导,采取息事宁人的态度可这次这帮痞子不吃这套,居然
打了我的人,我忍不住渡了出来,走到领头儿的面前说:“哥们儿,这帐算
谁的?”没想到他头都不抬就说:“算你们老板的”我一把掏出兜里的白郎
宁手枪,顶着他的太阳穴说:“算你爷爷的,你也得先叫声好听的,叫!”
一帮刚刚还挺狂的小杂种们,见我掏出了真家伙儿,都吓傻了我说“老子在
圈里(监狱)蹲过十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我猖的时候,你们他妈的还穿
开裆裤呢”枪口下的那厮连忙说软话,叫手下的放下两叠一百张的钞票,说
是有眼不识泰山,就带着人走了我那天多亏了带了那把从德国让人买的枪,
否则不知会把我的店折腾得成什么样下次你再从美国回来给我带几把杰妮牌
袖珍自动手枪,我保证让你赚回机票和酒钱,目前这种二十四连发的小手枪
,在北京最时髦,镀金的要上万块钱过海关?没问题!随便装在行李里,美
国海关不管,到这边我进机场里去接你,没人会查,海关的人都是哥们儿

  其实,经常玩歌厅的,还就是大款居多,那些来闹事的都属小商小贩的
出身,或是刚从大牢里出来,到这儿放气因为真天天泡得起歌厅的主儿,您
没有个几十万的家底儿,甭到这儿来晃当然大款也分三种,一种是自己的生
意,别管走私贩毒,完全靠自己拼出来的,花钱买舒坦另一种是大小官倒,
钱不是自己的,但来得容易,挣得也容意,反正放不到自己兜里,就使劲地
造,玩命地花再一种就是那些港商台商,以不同的社会商业机会所赚来的钱
,用廉价的支出,享受着他们在港台所不可能实现的摆谱儿他们到这儿不就
光是为了享受灯光、歌声、美酒来了,而是到这儿来“嗅蜜”的!“嗅蜜”
不懂?寻求女性的刺激味懂不懂?他们对其它的一切都感到腻烦了,唯有女
色还可以唤起他们的食欲很少有人把歌厅当成娱乐的场所,大都视其为求欢
的媒介所只不过他们不象那些小痞子那样,靠拳头靠混横显示自己的能量,
他们觉得那样有失身份他们对女人有自己的表现方式,让她随意点满一桌点
心酒水,显示囊中不匮的实力他们也可以走上歌台,唱一首动听的情歌,献
一下骑士的功力与气质的不俗,象公鸡展翅和打鸣一样,意在母鸡的屁股,
待这一切都产生效应之后,下一步就是去开房间

  这你不能说他们人不好,其实男女双方都处于饥饿的状态,都希望对方
能满足自己一个是需要肉体的快感,一个是渴求金钱的充实社会的现实就是
靠这简单的交易来平衡的,你能否认吗?我以前有一帮客人,十几个人,平
均二十五、六岁,是从山西大同来北京倒煤的,在海淀区包了一层旅馆,每
天天不亮就出城去拦截外地进京的个体运煤车辆,然后就地倒卖,以吃差价
吃吨位两种方法牟利,一年下来最少赚个二、三十万他们文化层次极低,挣
的钱吃不完用不完,一般每天干到中午就完活了,没事就相互吵架打架,真
是没钱时想钱如饥似渴,有钱时辗转反侧有次偶然到我这儿坐了一晚上,突
然间发现了释放能量的方法,从此后哥儿几个天天天不黑就进来,关门才走
,一人搂一个小姐,一人打一辆“的士“,相互间那和气劲儿真叫人羡慕

  金钱使男人寻花问柳,金钱也使女人神魂颠倒自北京的歌厅繁荣起来后
,引得一大批女孩子舍身下海,以比女侍们更迷人的微笑,比野妓们更有情
调的服务,成为遍布京城的招惹“嗅蜜者”的花蝴蝶她们在众多的北京市民
阶层中,不算是最穷者和没文化的,而且相当一部份是知识份子出身,其中
大学生还占多数正因为她们高于一般市民的文化层次,使她们更渴望挤入现
代多金的“上流社会”,虽然她们对大款们的富有羡慕不已,却未必对他们
的素质看得上眼,但这并不妨碍她们把自己的微笑和肉体标价出受,起码换
来超乎常人的高级物质生活天姿国色在这个世界中,的确可以左右逢缘,大
款之中更是见色就迷

  您看那边那个穿红背心的女的,气质不凡,走在大街上,一定会被人认
为是大家闺秀,其实她原来只是西单鞋店的一个售货员,在我这歌厅混了不
过二年,人立码脱胎换骨一样,一晚最少挣一百美子(美元)更绝的是,她还
有个与她真心相爱的男朋友,还每天送她来“上班”,而她却在这里傍着几
个大款,陪他们吃,陪他们玩,供他们销魂泄欲您说这爱情的故事该怎么写
?象她这种在亲人支持下,到歌厅“钓傍子”的女孩,如今有的是,老爸送
女儿,哥哥送妹妹,甚至还有丈夫送妻子的,北京人的民风开化到如此进步
,真应了王朔的一句话:“玩得就是心跳”

  您问款爷们怎么玩?最普通的玩法,中午起床,打电话呼小姐到人人大
酒楼饮茶,然后到东方健康乐园洗人参浴或到松竹园洗桑那浴,让那火山石
爆扬出来的蒸气,使小姐们更加鲜嫩光彩照人再找高级发廊为她们做头发,
完了就去逛商店买东西,一般得照一、二千块花,晚饭到大三元或明珠海鲜
酒家,吃饱喝足了就去歌厅唱歌逗情,让小姐用最有深情的眼神、最嗲的声
音唱一首“这世界只有你是我所爱“,挑起情绪来就赶紧找地方销魂有的大
款们不仅仅需要肉体上的快感,也需要一种精神上的烘托,由一个女人或几
个出众的女人伴随左右,他们认为更能显示自己潇洒的风度他们对他们的“
褡裢”还是很讲情义,与她们“干一次”的报酬,很少低于五百块人民币,
这还不包括吃饭、买东西等费用感觉好的,送个BB机、大哥大或一条金项链
,中国二千年王公贵族嫖妓的传统遗风,在他们身上得到了很好的继承但他
们又很少固定他们的“褡裢”,当他们觉得已采到手的花失去新鲜与刺激时
,就会很快转手,用歌厅中的专业用语叫“发”,发给他们新结识或老相识
的朋友

  她们愿不愿意被“发”?无所谓啦她们都非常解放,只要能满足她们对
物质的欲望,她们就是开放的本体,任你自由出入她们丝毫没有被“发”与
被卖的同感,相反还会感激“老傍”的照顾,并会不失时机地在“新傍”面
前深情地献话:“有需要Call我,号码是……”然后走上歌台,向所有的在
坐者甜甜蜜蜜地宣布:“我的这支歌献给我刚刚结识的X老板”或“我把这
首歌献给所有爱过我的人”不管唱技如何,她们也都是极认真且动情地唱<<
月亮代表我的心>>、唱<<我曾用心爱着你>>、唱<<我愿为你做一切>>……她
们什么都干,两个男人为省钱同时搞一个女人的有,一个男人为刺激同时睡
几个女人的也有,只要你舍得付钱,她们都愿意为您服务她们内心从不承认
她们是堕落的,她们认为自己无非在过着一种超前的生活,享受着平常人所
不能享受的豪华和奢侈,所以招致平民百姓的妒忌和诽谤要她们洗身从良,
重新过那种大众型的温饱型生活,比逼她们上吊还难

  办歌厅难不难?难!在客人面前整天要陪着笑脸,在公安、税务、工商
们面前还得装出孙子样,一不小心就让你做不成生意前年我这儿有两帮客人
为个女人在歌厅里动了火枪,派出所抓不到人,竟把我的门封了,不让我继
续开业我一个月的房租就十万块,不开业我拿什么付房钱?我一直吵到区委
都没办法,后来心一狠,给市局那黑胖子局长搬去了一套最新型的激光山水
家庭影院音响系统,这才恢复了营业在北京您没有黑白两道给您撑腰,想开
歌厅门都没有我这雇的保安都是市局十三处退休的警察,你不请他们他们也
会找上门来,一个人三千五百块,上不上班我不管,但有事您得给我办

  但真有他们办不了的,一天来了一胖一瘦的两个人,进门就要经理上酒,
要领班的小姐唱歌我一看还挺横,就过去问是哪个道上混的,心平气和地说:
“今天二位是不是有事?“那瘦的白眼一瞪说:“没事就不能来了?听说你
这儿挺火,我们来瞧瞧“我凭经验猜想他们是来白蹭的,这样的应酬是常有
的,公安的朋友,工商的亲戚,税务的七姑八舅,不过大都是客客气气的,
八十块的一张门票对有些人来讲不是小数目而且你根本也不能得罪他们但这
两位气势汹汹地来了,走时连招呼都不打就要出门,我给保安丢个眼神,保
安拦了过去,刚说声:“你们没付钱”就被那胖子当胸给了一拳,又揪住脖
领子,一使劲撂倒在地下,然后扬长而去我这边气还没消,他们第二天晚上
又来了,而且来了七、八个,进来冲着迎上去的保安亮了一个绿皮证,那保
安竟乖乖地站到一旁,让他们大摇大摆地进来了,我看那架势象打架的样子
,兜里揣把枪就走出来说:“各位,我这里是生意,别在这儿造活,有事咱
外面商量”我的保安一步窜过来,拉住我就往外走,到了门外,他指着外面
停着的几辆挂着警备红牌的奔驰车说:“他们都是一处的,在公安局里都是
老大,你怎么能跟他们斗?”我望着那些名车发呆了一会儿,信了他的话回
到歌厅,没想到那帮一处的还真给面子:不闹了,也不唱了,他们安安稳稳
地坐了一大圈,大拼、中拼、小拼的冷菜上了一大桌,XO、威士忌、白兰地
、人头马、啤酒、雪碧等喝的竟自己进吧台里去随便拿当服务员拿帐单请他
们付帐时,那瘦的指着我说:“记你们经理的帐上“我心里如同一颗大牙掉
到肚里,但脸上还得陪出笑脸,叫小姐再给每人拿一条进口烟

  后来跟几个同行的哥们说了此事,没想到他们还遇到过比我更惨的状况,
说我人没陪进炮局(北京东城拘留所),就算福星高照了这还只是“白道”的
造活,黑道的折腾也不好对付如今这社会全乱了套了,干他妈的什么也不好
混,就象齐秦所唱的那样:“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等待着那个谁也都
不清楚的明天……”



回 [ 名人名著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信息和免责声明】 【隐私保护】 【鼎力支持】 【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