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男人>>
少君 于 July 01, 2000 at 06:28:30:
  认识王博士是在半年前,他长得可以说是面如白玉,细嫩的皮肤红润
而健康,苗条的身材优雅不凡虽然他在公司里是最好的工程师之一,但由
于他天生的丽质,又会许多女人才会做的活儿,如裁衣绣花,织毛衣做饭
,使得公司里的男人忌妒他太漂亮,女的讨厌他的娘娘腔更有很多人怀疑
他是同性恋但那天我应邀到他家做客时,才发现他不但不是“同志”中的
一员,而且还是个男性主义研究专家……

  我发誓,从我懂事起,我都为自己是男人而自豪,我不允许任何人因
为我的长相,而强加于他的伤害、诋毁、轻蔑或责备与我,我要珍惜我与
生俱来的成为一个善良、聪明、勇敢和有力量的男人的权力。

  我很感谢你今天能认真地听我说,被人倾听可能对被倾听者产生深刻
影响。能够公开谈论困饶自己的问题,可以使被倾听者比那些得不到这种
注意的人们更清楚、更深刻地思考问题。这一过程很少仅仅停留在谈话阶
段。当倾诉者联系到过去情感上或身体上的紧张时,他(她)可能会流泪
、发抖、哭、发怒或打哈欠。这些反应加快了紧张情绪的释放,使人很快
得到完全放松,可以清醒地思考问题。

  这一过程的效果是深刻的。自从这一过程被发现以来,它的应用已经
传播到世界的心理学界。

  我们男人操劳过度。我们需要得到工作,因而受制于人。我们常感到
孤独、焦虑和愤怒。我们使用很多会上瘾的物质──烟、酒、咖啡和毒品
──来伤害自己。我们渴望与人亲近,渴望与自己的孩子有更多的交流,
但我们做不到。我们伤害所爱的人,事后又为此悔恨。有时,我们不明白
自己为何心烦意乱。人际关系常让人迷惑。想要满足寄予我们的所有期望
──不管是希望我们既强大又安静,还是希望我们既温存又敏感,抑或兼
而有之──实在太困难了。我们不知道真正需要什么。我们享受不到生活
可能提供的全部乐趣。

  我们之所以会有这些或那些烦恼是因为我们受到伤害。具体的说,我
们在一些重要的方面受到伤害,因为我们是男人。对男人的消极看法,以
及他们被迫扮演的不良形像,使得无论男孩还是成年男人都会受到伤害。
这种伤害从我们幼年起就经常发生,有的伤害我们已经记不清了。等到我
们长大了,我们已经把伤害看成“无所谓”了,很多人甚至觉得去关心自
己的情感是“不能忍受”的。

  不管愿意与否,这些受伤害的体验都会对我们造成影响。它们影响了
我们的行为、感觉和思想;影响了我们如何处理人际关系,如何处理工作
中的压力、竞争和批评;影响了我们如何照顾自己:我们的饮食,对运动
的需求,对休闲娱乐的需求,对关心和爱的需求;影响了我们为自己的生
活方式、职业和人际关系所做的选择。它们影响了我们的希望、梦想以及
对生活的态度。

  如果我们不能治愈这些伤害,它们就会约束我们对自己、对别人、对
世界和对我们在其中所处的位置的认识,还会影响到我们如何对待别人和
处理矛盾。困扰成年人的大多数问题和我们幼年经历的痛苦十分相似。我
们往往注意不到这一点:当我们烦躁时,常常会对别人说出那些曾经刺伤
我们的话;我们所用的伤人的语调正是别人对我们所用的;或者,我们会
默默地,就象还是孩子时那样被迫承受伤害。未被治愈的伤害会诱使我们
,或者用同样的方式伤害别人,或者再次去承受伤害。

  我们中的很多人第一次发现这一点是在为人父母之后。我们会突然发
现,我们对孩子说的正是当初我们不愿从父母口中听到的话。小时候挨打
的人常常会打自己的孩子。这一切来得那么“自然而然”,我们甚至来不
及考虑一下。

  作为整体,男人所受的伤害大致相似,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有着相似的
问题。没有哪个男人愿意受到伤害,无论是被伤害还是至今仍受其影响,
都不是他本人的错。为了从过去的伤害的影响中摆脱出来,为了我们的生
活尽可能快乐、有活力,我们应该发挥我们天生的从伤害中康复的能力。
这会使我们的自信心和主动性得以发挥,尽量使任何人都不受伤害。

  小孩子受伤害后,会本能地寻求别人的关注。他们要告诉别人出了什
么事情。他们会流泪、发抖、哭或发脾气。一旦得到爱抚和关注,他们会
这样持续一段时间,直到完全放松,再把注意力转移到别人身上。这看来
是人类对于伤害的自然反应。这种通过流泪、哭声、发抖、愤怒、交谈和
打哈欠来释放精神紧张的方式,显然是从伤害中恢复的关键。如果这一过
程进行彻底,重复伤害性体验的可能性就会消失,我们就能平静地对待受
过的伤害。当我们长大后,这一康复过程会受到阻碍,难以自由进行,对
于男孩尤其如此。这样一来,男孩实现这种康复的机会就更小了,而正是
这种康复过程使人们保持和谐、相互关心、灵活创新、轻松愉快。不但如
此,男孩如果想这样恢复的话,就会被奚落,在受到伤害之后再受污辱。
看成天生在性行为中具有强迫性。

  很多人相信,男人对痛苦的感觉比女人轻,也不象女人那样容易感到
被伤害。有一些常见的误解,如:女孩子挨打不好,男孩子挨打则没有什
么;女孩子会感到伤心和孤独,而男孩则不然;对于疼痛和劳累,男人的
感觉和女人不同。这些都不对!我们身体对伤害的反应和女人是相同的。
我们的神经和女人是相同的。然而,我们却被告诫说,如果我们承认感到
痛苦,就是软弱。巨大的压力偏偏迫使我们去证实这种鬼话。对于一个被
当做无关紧要而打发的婴儿,割礼就是一个骇人的痛苦经验,是对我们来
到世间的相当严厉的“欢迎”,对我们的影响是有害无益的。使得我们孤
立无助的途径之一,就是对男孩从身心都不加理会。还是在襁褓之中,男
孩得到的拥抱就比女人少,爱抚更是在男孩很小时就停止了。男孩被要求
比女孩更早独立。这本身没有什么不对,但问题是,当我们感到困难时,
找不到人援助。亲近、安慰和关注被认为是男孩不需要的。这种事实上的
遗弃发生在幼年,对男孩认识自己的地位和重要性都是有害的。当我们在
工作或比赛时受了伤,我们应该表现出对此满不在乎,就好像什么事情也
没有发生一样。我们不可以因为诸如疼痛之类的小事而中止工作或比赛。
工作或比赛被看得比我们的感受更重要。作为对成年角色的准备,我们必
须学会,不管自己感受如何,都得履行职责。不顾痛苦坚持下去被看做是
我们的最佳选择。成年人会为那些表现出痛苦模样的男人感到羞耻。他们
把痛苦的样子看成与“男子汉”形像格格不入的,并对这种“丢人的表现
”不加理会。有的成年人对于男孩的痛苦毫不在意,甚至毫不觉察。男孩
也常会感到痛苦,需要关心,当这一点不被承认。他们如果表现得很冷漠
,只身独处,成年人反而认为理所当然。要是男孩想要得到别人的注意,
就会被看做“软弱”、“多事”,人们还会为此“担心”。象这样被忽视
,没有人听取我们的倾诉,会让我们怀疑我们的痛苦是否真实,怀疑别人
是否关心自己。男孩如果流泪,或是流露出对伤害的注意,就会被说成是
“娘娘腔”。既然世俗不承认男人会和女人一样地感受,那么我们的感情
就成了软弱的标志,没有“男子汉气概”。既然痛苦不是真实的,那么我
们要求别人的关注就是很丢脸的事情。于是,惩罚那些想通过哭泣或发抖
来达到康复的男孩,便成了理所当然的。这也许是我们所受压迫中害处最
大的,因为它不允许我们运用自然康复过程。这样一来,我们所受的伤害
就会累积起来无法治愈,我们也不能从以前的伤害中获得教益。

  攻击和暴力行为事实上是男人受到伤害后在压迫之下向他人实施伤害
的一种表现。然而文化却以此证明男人本身就是不正常的,因而正适合在
战场上相互残杀。人们鼓励男孩玩“打仗”或是玩枪,把这说成是“天生
好斗倾向”的表现,但事实并非如此。男孩这样做只是在为给他们“编排
”好的生活做准备,让他们的感情能适应这种生活而已。男孩有了困难,
不但得不到关心和帮助,反而会为此受到惩罚和指责,让他们独自去解决
问题。

  人们认为男人和青春期男孩要的只是“性”。在世俗眼中,我们就象
动物一样。在性方面,男人被看成不可靠的,为了得到异性什么都肯干。
另一方面,世俗又认为女人如果了解这一弱点,就能利用这种欲望驱使男
人去做任何事情。这种性的驱动力被看成所有男人天生的特性。无论女人
还是别的男人,都认为我们在性方面应该表现出敢做敢为。如果哪个男人
不这样,别人就会怀疑他是同性恋者,也就是说缺乏“男子气概”。而他
如果是这样的,他就会被轻蔑地看成是性欲的奴隶,或是让人害怕的“野
兽”。在性方面,世俗让男人扮演的是没有理智,既不自尊,又得不到尊
重的角色。

  性之所以会使男人紧张有不少原因,而其中无一是男人的天性。它们
都是我们承担的外界压力和我们忍受的伤害的结果。世俗断言,男人应该
采取主动,而女人应该想法抗拒。多数女孩听父母谈论男孩子时接受的都
是这一套。女人既不应该追求性爱,又要把性当做交易筹码。这就否定了
一个事实: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有想要性爱和不想要性爱的时候。的确
,许多男人在性方面不能自制,但这并非天生,而是因为一系列伤害的累
积造成他们在性方面难以松弛。男人既彼此隔离,也与女人隔离。要得到
身心上的相互接近只有一个途径:性。这就造成了我们对性的渴望。我们
只能指望性爱能满足我们对亲密、关怀和接触等的全部需要。既然别的途
径不被认可,那么我们如此迫切地专注于这唯一能得到亲切的机会就不足
为怪了。世俗是以我们所结交的异性的“吸引力”来评价我们的。通常认
为,我们越有“男子汉气概”,我们周围的女人就越“吸引人”。广告媒
介总是拿我们的性渴望(事实上是缺少亲切而造成的紧张)大做文章。产
品广告向你暗示,只要你用了这些产品就能吸引漂亮的女人。此类广告“
信息”的害处更在于它给人这样的想法:只有漂亮的女人才值得追求。这
样等于贬低了我们同大多数女人的关系,因为绝大多数女人不象广告中模
特那样风情万种。这样就把男人的注意力放在女人的容貌,而不是她们的
心灵和个性上。

  我们男性的身份总是不断受到挑战,似乎它需要反复证明。它不是被
当做自然天生的,而是被认为要取决于我们的行动和态度。从幼儿甚至婴
儿时起,世俗就促使男人为成为“男子汉”做准备。从小火车、海军服,
到“屁精”这样污辱性的排斥,都是要使我们去适应作为“坚强的成年男
人”在社会中的位置。社会希望我们完成这一严苛角色,要求我们随时去
杀人或被杀,要求我们在必要时为了养家即使累死也在所不惜,还要求我
们压制作为正常人的情感。我们不可以显出自己会受伤害。我们不可以哭
泣或害怕。我们不可以表现出深深的关心。我们不可以显得对任何人,当
然尤其是其他男孩,“过于”温情。我们不可以赞赏艺术作品的美、或用
委婉的话语表达自己的感觉和想法。不符合这些规范的男人,尤其是同性
恋男人,都会成为排斥、攻击甚至谋害的对象。我们中许多人常打架,只
是为了保持同伴的尊重,免得被人看成“娘娘腔”,也免得受人欺负。暴
力成了证明自己男人身份的一种手段。

  我们在经济上必须有所建树,要“比父辈更出色”。在当今的经济情
况下,多数人做不到这一点。许多人苦于感到作为男人自己是失败的。指
望我们随时愿意而且能够做爱,只要有合适的对象。我们必须承担各种繁
重的工作(除了抚养孩子之外)。出了问题,有了危险,我们必须去解决。
“一切交给我们处理”。任何细小的麻烦都是对我们男子汉形像的严峻考
验。每个人都有责任感,然而对男人有害的是,我们觉得必须独立承担一
切责任。作为一家之长的父亲,或是处在领导岗位的人的行事方式,会让
我们以为,尽职就意味着一个人干。船只失事时,女人儿童先进救生船,
男人则“与船共沉”。在战场上,男人互相残杀,要是他们拒绝就会蒙受
耻辱受到谴责。男人的精力在工场、矿山、公司中消耗,变成产品。我们
还得相信,为女人牺牲自己是光荣的,是男人最大价值所在。

  我们常被迫同自己的孩子分开,被视做天生不懂得照顾别人。照顾孩
子被看做不是男人该干的活。同大多数女人不同,我们在这方面没有机会
一点一点地学。照顾孩子不是被当做一种技巧,而是一种天生属于女人(
而不是男人)的不可捉摸的东西。历来都以孩子需要母爱为由,把监护权
判给母亲,除非她根本没有能力。父亲能做的只是负担抚养费。从监护权
分配的例子,明显地表明传统观念中的家庭关系是怎样的。社会描绘出一
幅“真正的男人”的形像,并把这作为一种理想。然而,没有人能符合这
种“理想”。这种描绘不但不会让我们产生自豪,反而让我们把自己看成
失败者。男人知道达不到那种要求。这常常贻人口实,说我们不明白自己
的感觉,这让我们感到羞愧。

  当今社会中普遍存在的一种敌视男人的观点就是,男人天生具有压迫
性。这不是事实。男人的压迫性行为只是说明了他们自身受到多么严重的
伤害。男人同女人一样容易受到伤害的影响。任何人受到伤害,并且没有
从中恢复的话,那么,当伤害的感觉在新的条件下复活,他(她)就会不
由自主地把同样的伤害施加到别人身上。在重现伤害性体验时,只要可能
,人们总是尽可能成为伤害的施行者,而不是受害者。(这是试图治愈伤
害的一种不自觉的努力。如果用适当的方式打断它,就有可能使人从伤害
中康复,消除重现伤害的冲动。)

  男人内化了这种压迫,经常感到十分孤独。我们无法自我沟通,因为
我们既习惯于鄙视温和体贴的天性,又厌恶爱伤人的“冷酷的一面”。由
于害怕暴力威胁,由于对同性恋所受压迫的恐惧,也由于对男人经常伤害
别人的困惑和失望,我们无法与其他男人沟通。我们无法与女人沟通,因
为我们被迫习惯于轻视她们,用粗暴对待她们,来证明自己的男子气概。
我们与所有人都无法沟通,因为我们的痛苦和我们的天性得不到承认。一
旦我们觉得有机会真正同别人接近,我们会满怀希望,以期望摆脱孤单寂
寞,我们对此迫不及待。这是男人渴求性爱的一个原因。对于有些男人来
说,性爱是他们亲近别人的唯一途径。身体接触和我们幼年时体验的孤独
全然不同,哪怕只有一小会儿,我们也觉得自己不再是孤单一人。当这种
渴望袭来时,我们就很难再联想身边的伴侣,也难以松弛。

  女人常感到受男人的威胁。许多女人对男人感到恐惧。许多男人被训
练得对女人粗暴专横,这尽管不是我们本身的过失,但女人确实有理由害
怕我们。后果之一是,女人往往不能很好地听我们说。女人一直听男人的
,但这常常是出于害怕、威胁、厌烦或屈服。这意味着她们既不能真正了
解我们是如何的生活,也很难把倾听男人讲话当做快乐。如果请她们详细
听一下男人的生活和感受,如果我们真心诚意地把她们作为我们的咨询搭
档,让女人倾听男人谈话就会变得很顺利。在我们改变自己获得新生的过
程中,必须警惕不能继续用性别歧视的眼光看问题,或重新陷入性别歧视
的思路。这不是我们的解放。我们无论如何不能这样做。我们必须确保女
人和我们一起获得自由。我们对女人也应该公平,我们也应该倾听她们的
诉说。我们同样应该倾听婴儿的哭声,承担照顾孩子的责任。我们不能既
寻求解放同时又对他人继续压迫。我们过去的性别歧视的压迫性行为象沉
重的锁链阻碍我们前进。我们应该有毅力改变它。公正是成为真正男人的
一部份。

  我们是聪明的,有能力解决面临的任何现实问题。我们乐于勤奋工作
并取得能为之自豪的成绩。我们愿为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而做出贡献
。每个男人都尽可能使生活幸福体面,以自己所具备的信息和条件尽力工
作。每个男人都尽可能彻底解决困难。只要不只看到他的问题,把他的问
题同他本人分开对待,并在交往中明确这一点的话,每个男人都是能够接
近的。我们总是乐于改变和提高自己的。我们充满活力,我们喜爱美的东
西。我们喜欢到处走动,想勤奋工作,想创造,想建设,想在世界上快乐
生活。我们喜欢挑战。我们想拓展自己的能力,打破所有障碍。我们给脚
下的路铺上混凝土,我们建起高耸的楼宇,我们整理哺育我们的土地,我
们用我们发明的工具进行工作。这一切单靠我们本来是难以完成的,但我
们办到了。这世界上留有我们的印迹。我们的微笑,汗水、欢乐、爱、歌
声和梦想,是我们带给这个世界的珍贵礼物。我们的存在本身对于这个世
界有多么重要,我们简直不能想象。我们所接触的生命,因我们的事业,
更因我们的精神,而更加丰满。我们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无可替代的,无论
何时,都是神圣的、独特的个体。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得到珍惜和尊重。

  要改变压迫我们的社会,最基本的是要承认男人的完整人性和男人所
受的痛苦。我们同女人一样容易受到深深的伤害。在过去某些时候,男人
牺牲生命也许是必要的,但无论如何,这都是悲剧,而不是荣耀。男人,
尤其是男孩,所受的伤害是造成我们有时伤害别人的原因。伤害别人不是
我们的天性使然。现在我们应该对我们的兄弟忠诚相待,不允许对自己或
对别人的任何轻蔑或非难。尽管我们有困难,也应为自己而自豪。这意味
着我们站出来,坚定地维护自己的人性。男人为了要求恢复他们的人性,
并抛弃性别歧视,重要的是,要恢复作为人、作为男人的自豪感,并要恢
复被性别训练所禁止的种种人的品质(通常正是那些在女性身上被强化了
的品质)。要恢复你的男性训练让你觉得不应该具有的那些品质很重要:
温柔、脆弱、敏感、宣泄能力、直觉、对孩子的抚养能力。女性要恢复被
她们的性别角色所禁止的那些品质同样是重要的。

  男人还必须要恢复那些曾被认为是男人理应具有的品质、那些被作为
训练而强加于他们的品质。比如,力量是人的一种品质,是人类天性的一
部份。力量既是完全的女性又是完全男性的,它是人类两种性别共有的品
质。但所受的训练告诉我们,强有力的理应是男性。一旦它在一个性别中
被强化,而在另一个性别中被禁止,它就不再是一种品质了,它成了一种
被限制、受奖励、被外界压迫性社会所强加的训练的后果。对于男人来说
,重要的是不但要恢复被性别训练所剥夺的品质,而且还要恢复那些强加
的训练所限制的人的品质:人的力量、人的权力。征服、统治、毁灭、杀
戮、消灭、操纵、或压迫等能力都不是真正的男人的力量,但我们常被此
迷惑。我们受的训练让我们习惯于把这些看成力量。

  总之,做一个真正的男人,像我一样



回 [ 名人名著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