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破车>>
少君 于 July 01, 2000 at 06:33:14:
  那天,我带朋友去市中心的肯尼迪纪念碑参观,正要跨过马路去看
那座号称达拉斯最早的小木屋,猛回头发现一个中国女孩把一辆车停在
了路中间,正跺着脚着急我和朋友好心过去把她的车推到路边,她连谢
都没说一声,就接着要我送她去一家饭馆上班看着她乞求的目光,看在
同胞的面子上,我无奈地要朋友自己逛逛,我带她坐上我的车向三十五
号公路开去……

  我在达拉斯一个最穷最穷的区住了最长最长的时间,然后买了一部
最破最破的车。这是有一天早晨醒来,住在隔壁的老墨看见我的房门外
冒出一部车后说的。

  我住的这个区英文名叫OAKLEAF。要是意译成中文,就是“橡树叶”
。你瞧,虽然是最穷最穷的区,却还是这么一个浪漫的带点诗意的名字,
要是舒亭来过这儿的话,就写不出那首迷倒几亿人的<致橡树>了。说它
穷,一出公车站就能发现。需要补充一点的是,最富最富的区是根本没
有公车的。你怎么能想象,拥有法拉利、保时捷、奔驰、劳斯莱斯的人
需要公车呢?政府自然不必多此一举。而在其它很多的区域,公车可以
说是至关重要。公车工人罢工了,报纸、电台早在一周前就提醒人们作
好准备。橡树叶除了穷之外,还有一个不好的名声:黑人聚居地。就在
车站的对面,一片低矮破烂的平房和一块同样破烂的空地,时常聚着三
五成群的黑人,因而也时常可以看见一二部警车,无所事事地想从破烂
的日子里发现一点什么新玩意儿。

  有一次,我在报上看到这么一个标题:你住的地区是否属于富裕。
一共有44个地区。我找到了橡树叶,名列第43。原来像树叶并不是倒数
第一的区。

  住在橡树叶的最大好处是公车四通八达。这是仅次于中央车站的一
个大中转站。无论往北、往西、往东、往南,只要是公车到达的地方,
你都能在橡树叶上车直达。当然,这很合理,住在这里的人需要公车,
象需要面包一样。所以我是毫不犹豫地搬来了。北边的工被炒了,我可
以上南边去。东方不亮西方亮,哪儿都不怕。这是我第五次搬家。

  后来,后来我真的又被炒了。我躺在床上,想着从此不必拼命地赶
公车去上工,这很舒服。躺了十天以后,想着既然不必赶公车了,那么
就去买一部汽车吧。我完全忘了当初之所以搬到这里来的原因。

  在美国,买车有三条途径。第一,上车行去买。有专卖旧车的低档
车行,也有专卖新车的高档车行。还有些车行,什么牌子的都卖。但是
,车行的价格相对要高。这些车行老板,要付租金,要付职员的工资,
这些自然得算到顾客头上。第二,买私人出售的车,每星期日的报纸,
专门登着出售汽车的广告。密密麻麻几版,不同年代,价格,牌子。初
步挑选后,打电话去,问了地址,约好时间再去看车。如果满意,就可
以成交。第三,上拍卖行。拍卖行,顾名思义,就是拍卖。一部车开出
来,主持拍卖的人站在台上开价,要的人举手,举一次,加一百元。谁
举到最后,车自然就属于谁。

  至于我,选择第一种方法,价格太高,选择第二种,过于复杂并且
千辛万苦地奔去,只看到一部车,要是谈不成,就白跑。别无选择,上
拍卖行。一晚上拍卖上百部,总会有一部是我的。我的车就是这样买下
来的。

  原来我看中了一部红色的“马自达”。可我还没举一次手,它就变
成6400元了。等到我想是不是该要时,它已经变成6800元。后
来,“一,二,三”小皮锤一敲。7200元被卖了。得,和我无缘。

  后来,后来,不知怎么,这部车就出来了。它是小小的,灰色的,
只有两个门,很不起眼。它是以800元叫价的。陪我一起去的老墨阿
迷哥说“好,这车,行,你可以要。本田,牌子好;车小,适合女孩,
又省油。快,举手!”

  于是,我就举手了。

  当我举第二次手时,车子加到1200元。“砰”地一声,拍卖人
手指直指着我:“是你的了!”等我明白是我的了,才想起,我还没看
清楚车呢!

  不过,1200元,还能挑剔什么呢?只要它是部完整的车,只要
它肯在路上跑。我付了200元订金。馀下的1000元等取车时付清
。我们还得再带一位会开车的朋友来。因为我,还没有去考驾驶执照。
不能把它从拍卖行开回“橡树叶”。

  三天后,阿迷哥带来了卡西诺和莫尼卡。我们四个人浩浩荡荡地去
拍卖行取车。阿迷哥开着我的车,我坐在他旁边。卡西诺带着莫尼卡开
在前面。我看着阿弥哥发动,上路,第一次坐在属于自己的车上,正在
兴奋之馀,它却熄火了,正正地停在马路中间,就像刚才一样,而且还
是一个交通灯口前。我们正等红灯,可是绿灯亮了后,车子怎么也不肯
走了。

  可怜,我的小车就抛在刚出门的路上,连一个弯还没拐呢!阿迷哥
和我一起好歹把车推到路边。这下给阿迷哥说着了,车小,省油是其次
。重要的是推着时省力气。叫了出租车到最近的公车站,然后再坐公车
回橡树叶。

  卡西诺他们已经在我的住处门口等了很久。一见到我们,就说:“
该死,我想是车抛锚了。我不该走在前面。走,再回去看看,一定想办
法把车弄回来。”四个人再度上车。

  不论我们怎样努力它,它自岿然不动,似乎是拒绝接受我这个新主
人。

  天下起雨来,又冷又饿。我首先放弃了。他们三人也巴不得就此罢
手。于是,我们打电话找了拖车公司,并找到一家小中餐馆,一人捧着
一盘海鲜炒饭大吃起来。自然是我付帐。为了我的车。

  三天后,阿迷哥陪我去交通局考驾照。我居然一天之内笔试路试都
通过,而且拿了个满分。偶遇阿迷哥的一位修车的朋友,这下碰上救星
,请他无论怎样帮我把车给弄好。可怜这车扔在我门口餐风露宿了几天
。等他去看过后,这位朋友说,车子得修整一番。我说好,你看着办吧!

  又是三天过去,车子才算真正回来了。同时附一张帐单。上面歪歪
斜斜几个字,都是西班牙文,我只认识价钱是387元。

  “我的车没问题了吧?”

  “没什么问题。只是,底盘的大轴不好,一拐弯咕咕地响。不过,
你可以先开着,到坏了再说。”

  我已经失业三个月了,车买来不是为了看的。找了份酒吧的工。老
板打量我半天,“下午很早要来做工。你有车吗?”“有车!”二个字
说得特别响亮。

  我得意得太早了。不出两星期,这车就不听话了。每天,我坐进去,
都战战兢兢地:上帝,让它发动起来吧!一次比一次困难。终于有一天,
我得请我的邻居来推了,推上那么几十米,它才开始转动。

  没办法,把它送进修理行。汽缸垫片裂开,漏水,所以难以发动。

  “修好它多少钱?”

  “大概700元。”

  立刻,这车的身价超过2000元。不付这700元,它就再也不
肯走。意味着我不得不付。

  等到我去取车时,帐单上是768元8角。

  然后是保险。580元一年。

  然后是轮胎。

  然后是刹车片。

  然后是转弯灯。

  然后。有一天,突然发现排气管冒出浓烟。我是“小车不停只管开
”。视而不见。那天,停在红灯口转绿灯,我一踩油门,好家伙,倒车
镜里浓烟铺天盖地。不一会儿,后面的车赶上我,狠狠按喇叭,一个金
发碧眼的小伙子大声朝我叫:“修好你的车!警察要找你罚款的。”

  不得已,再进修车行。

  这一回,不是以百论,再加一个零。

  2400元。不二价。

  我说让我想一想,又开着冒烟的车回去了。

  第二天是星期日,阳光灿烂。一觉睡醒,我决定去买部稍微新点的
车。从此不再担惊受怕,闭着眼睛开它三年。这部小车同时还可折价给
车行,也算有个去处。

  到了“丰田”车行,我要个引擎1·6公升、自排挡、便宜点的车
。职员很殷勤地领我去看。“空调,音响,液压装置方向盘。怎么样?
”“多少钱?”“不贵,22000元。”是不贵,但不是对我。

  我多了个心眼,又上另一家车行去。还价后,他们说:“21500
元。”比第一家便宜了500元。

  上第三家车行去,讲价到21200元。我说,别的车行20000
元肯卖给我了。“好吧,我给你最最优惠的价格。最最优惠,20500
元。不能再减了。”半天时间,减了1500元。我很得意。

  “不过,我有一部旧车要折价给你们。85年的本田CIVIC,值
多少?”

  “我们得看看车子。你没有开来吗?”

  “抱歉,我没有开来。这样吧,我明天开来。”

  我不知道,那天我若是把我的小车开了去,我是否就真的把它给卖
了而买了新车呢?

  傍晚回去,远远就望见我的车乖乖地趴在那儿,瞪着它那对大车灯
,无望地望着我。那么小小的,灰不溜秋的。记得曾经连续三个月,它
没有给我添任何麻烦,我决定奖励奖励它。就去市中心最大的汽车配件
商店为它买漆。因为年代太久,已经买不到完全同色的漆了。再加上我
的技术问题,整部车被我喷得深一块浅一块。尤其是项部,就象戴了一
顶斑斑驳驳的花帽子。喷完后,我却很高兴。我知道,它也很高兴。它
笑咪咪地接受我的所有好意。

  它是老了,旧了,跑不动了,可它还是在尽力地跟着我。那回倾盆
大雨,我停在红灯前,踩着刹车,拉开风门,它十分艰难地叫着。我说
:“你可别熄火啊,你千万别熄火。这是一个六条路的大路口,你要熄
火。我就完了。我上工就要迟到了,我会被雨淋病的,你是我的好朋友
,你一定会帮我这一次,对不对?”整整三分钟,它没有熄火,它听到
了我的话。冲过那个路口后,我想我流出了眼泪。

  比起我一生所经历的种种难关,这当然就算不了什么。可我永远不
会忘记,在视线几乎是零,天上倒下来的大雨中,驾驶着一辆随时会熄
火的车子,并且要限时赶到某个地方时的心境。

  我不想离开它了,我要修好它。当初,我没有选择,它也没有选择
地,我们到了一起。它和我一起打工,一起去购物,一起去看朋友,一
起嘻嘻哈哈地唱着,一起默默相对无言。

  我的车已经超过6000元了。而一拐弯,那根前轴仍在咕咕地叫。

  所有认识我的人,都对我说,太不值得了。至少已有10个人劝我
卖了它(假如还卖得掉的话)。

  我笑着我:“你们谁想买新车,来请教我。我有丰富的经验,如何
讨价还价。”

  所以,直到今天,我还是驾着我的破车。



回 [ 名人名著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