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网
世界名人网 | 名人文摘 | 新月文摘 | 微信版 | 关闭窗口
      
全屏显示 大字显示 小字显示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杜兰朵>>
少君 于 July 01, 2000 at 07:10:11:
  周末到中国城买菜购物,在收款台排队时,被前面的一位气质不凡的
亮丽女性所吸引,说不出她有多漂亮,但她那种一般人少有的显然带有艺
术家特质的妆扮和那张似曾相识的美丽面孔,吸引了周围大多数男女顾客
的目光,包括我自己在内。在她付完款之後,突然回过头来,面对我欲躲
不及的目光,她灿烂地一笑道∶「我终于想起你是谁了!「

  就在来自周围惊鄂的目光集束的聚焦下,我也忽然想起她是谁了--八
十末代初红遍中国大陆的著名女歌星,中国歌剧院的首席花腔女高音。当
年的一曲<<茉莉花>>曾让整整一代人陶醉过。我当年在为<<青年报>>撰写
中国青年艺术家专访时,她是我的采访对象之一。十年过去了,没想到我
们会在这里偶然相逢,兴奋之後。她十分西化地抱住我亲了一下,在众位
乡亲更加惊鄂的目光下,拉著我走出超级市场,说他乡遇故知,一定要请
我吃饭。在市中心夏默音乐会堂内附设的水晶自助餐馆里,面对一池缓缓
而出的喷泉和烧制考究的美食,在一首轻柔和缓同时又令人心醉的小提琴
协奏曲中,我静静地听著她的述说……

  你今晚一定要看我们的歌剧演出,是<<杜兰朵(TURANDOT)>>。这是一
部非常宏伟的歌剧,而且也是如今在美国上演的唯一经久不衰的有关中国
古代爱情故事的大型歌剧。 杜兰朵?你没听过?真是个土老冒!土的都
掉渣!亏你还是文人,学贯古今,连这样伟大的歌剧都不知道。怪不得老
美看不起中国人,连你这种读书人都不去欣赏阳春白雪的东西,别人就更
甭提了。前几天我们剧院考虑到<杜兰朵>是有关古代中国的故事,而本地
华人有数万人之众,就策划专为本地的亚裔专演一场。没想到来看的中国
人屈指可数,百分之九十八都是老美,真让我这个团里唯一的中国演员感
到丢脸。你们这儿的中国人层次也实在太低了。别瞪眼睛,我说得都是实
话,歌剧在欧美自古就是给有文化教养的人看的,也是美国艺术界公认的
雅剧,老美把不懂歌剧的人,不管你有钱没钱,都归类为下里巴人,永远
进不了上流社会。连比尔盖兹发财後都请人恶补歌剧之功课。前年我们在
西雅图公演<查理大帝>时,他每场必到,还捐款好几百万。在美国,歌剧
是纯艺术,同时也是靠众人捐款而细心照顾的阳春白雪。不信你可以查问
美国前五百大公司,哪家不是当地歌剧院最大的赞助者。如果你能找到一
家不在赞助名单上,我把脑袋割下来。

  历史上其实没有杜兰朵公主这个人,但这个歌剧却是全世界著名的经
典之作,她是由意大利最伟大的作曲家普契尼在本世纪初创作的。她用最
古老的爱情故事展现了唐朝末年的北京皇家风情,杜兰朵公主在中秋佳节
借猜灯迷之活动举行招亲,凡答对三个问题者即可与公主成亲,而答错者
则斩首。在好多勇敢的求婚者被斩头之後,来自北方的卡拉富王子敲响了
应征的大锣。在这一幕刚刚拉开时,黑压压的舞台全是扮演老百姓的合声
演员,总共有五、六十人,伴随著卡拉富王子的大段高唱,如行云流水,
汹涌澎湃。第二幕是我最欣赏的一幕,整个布景完全是中国化的,制作费
用高达一百万美金,当近七十位演员相继走进龙首高耸、明月高悬的舞台
时,一声「吾王万岁「的合唱,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艺术境界,每到那一
刻,我都会热泪盈眶。在杜兰朵公主伴随著典型的中国音乐出场,连续用
高八度花腔喷出的大段唱腔和卡拉富用尽乎帕瓦罗蒂的3c高音对唱时,是
整剧的高潮。在卡拉富王子答对了三道难题而杜兰朵又反悔後,编导用极
富中国人特点的个性,安排卡拉富要求杜兰朵猜一下他的真名大姓。第三
幕是国王勒令全北京城的老百姓不准睡觉,彻查卡拉富王子的身份。这时
唯一认识王子的女仆柳波被烤打逼问时,唱出对王子暗恋的真情,这个著
名的唱段就是在中国文艺界所熟悉的咏叹调「爱情永固「。全剧的第二个
高潮就是柳波为保护心爱的卡拉富王子而自刎的场景。最後杜兰朵公主为
柳波的侠义和卡拉富王子不屈的爱情所感动,唱出「他的名字是爱「这不
朽的唱段,结束全剧。

  相信我,崇高的艺术是不分国别的,当你身临每一位听众都衣冠楚楚
的音乐大厅时,在优美动人的旋律中,你会忘记一切的烦心琐事,精神境
界将会升华到一种凡人无法体会的临界点,那种高尚的感觉和享受不是可
以用语言所描述的。我之所以放弃在中国已有的声名而跑到国外来受苦受
罪,就是因为有这种对艺术追求的原动力所支撑。我很小就开始了艺术生
涯,十一岁不到就穿上军装进了北京军区文工团,跳了六年舞蹈之後,突
然有一天自己发现变声後的我嗓音很好,大概是太畏惧舞蹈的练功吧,我
执意报考了中国歌剧院的大专班。我当时离开北京军区的时候,大家都说
我疯了,十七岁已是大尉军衔的我,在很多人眼里,放著阳关大道不走,
却去学当时最没市场的歌剧,一定是神经有毛病。

  当两年後我成为<<茶花女>>的女主角,并在法国里昂歌剧节获奖时,
我的父母才开始谅解我。随著大陆与国外歌剧界的交流增多,我发现自己
的意大利语发音好差,回过头来看一些过去自己的演出录像带,听著那怪
声怪气的发音,我恨不得把电视机砸了。虽然那时我在国内因为首创用花
腔女高音唱流行歌曲已很红,但那不是我的追求,我所要的是真正的艺术
---歌剧。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北京认识了来访的美国印地安那州大学
的歌剧系主任,他说到意大利学歌剧不如到美国,因为最有才华的意大利
歌剧导演和教授都在美国导剧和教书,理由很简单,歌剧艺术是用钱堆起
来的,而美国是最有钱的地方,连帕瓦罗蒂都定居在纽约。他看了我的一
场演出後就走了,二个月後我就收到他们学校的录取通知。当我决意要出
国留学时,从歌剧院的同事到文化部的领导都劝我不要冲动,说多少名演
员出国後就消声灭迹了,连胡晓萍这样的世界级歌剧明星都在纽约开小面
包店为生,何况你在外面举目无亲,英语程度只到打招乎的水平,意大利
语只会唱不会说,怎样活?我这个人是一个旋的脑袋---特固执。在所有
亲朋好友的一致反对声中,我毅然辞职并在最短的时间内办好去美国的有
关手续。

  直到进了学校,我才发现我的英文差得连维持生存都有问题----学校
因为我语言太差临时取消了我的奖学金,而推鉴我来印地安那州大学的那
个系主任偏偏又在这个时候被学校解聘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我几乎精
神崩溃。我窝在临时借住的一间公寓中哭了整整两天,然後就是两眼盯著
窗户发呆,直到眼泪流干为止。我面前是两种选择,一是取道回国,让所
有准备看我笑话的人笑掉大牙;二是丢掉自我,一切从零开始。我当然告
诉自己必须选择後者,但谈何容易?我在中国大小也是个名人,青年艺术
家,全国青联常委,中国歌剧院的台柱子。一下子混到这种地步,叫我怎
样活下去。同校的大陆学生劝我找家中国餐馆打工,先修语言班,但我从
小在部队的文工团长大,连厨房都没进过,别说去给别人端盘子了,这种
人生的失落感几乎让我自杀,直到现在我想起来都後怕。但人总是要活的
,何况我带来的美金很快就用光了。第一次去找工就被一个来自台湾的老
板数落了一通,说∶“大陆来的一个个都好高鹜远,说话不著边际,做事
懒懒洋洋,兜里没钱,家里没房没地,还一个个死要面子。听说你还是个
歌星,唱歌剧的?到这里还不是低三下气地找老子讨饭吃!告诉你,在美
国挣钱是最现实的,别再做唱歌剧的美梦了,断了这个念头儿,在我这儿
好好干,我保你两年後小费加工资超过二万块。歌剧?一、二百块钱一张
票,就为听洋人扯著脖子那几嗓子乱吼乱叫,真糟塌了这些钱了。老子一
辈子都没正眼看过歌剧,不照样开了这家四川饭馆吗!“

  我本来是有准备挨老板骂的,但他对歌剧的污辱让我火冒三丈,当著
他几个伙记的面大声回驳他说∶“你他妈懂什麽?一个从芝麻小岛上跳船
过来的,整个一个岛国文化的牺牲品。你读过几本书?听过几场歌剧,你
们那儿养得起歌剧院吗?你也配谈艺术!“气是出了,但还是得找饭吃找
工打。找到的第二个中餐馆老板比第一个说的话还难听,我却忍下来了。
在生存第一,艺术第X的现实社会,我为过语言关整整打了三年的饭馆工
。现在国内有许多小说和电视剧描写留学生在中餐馆打工的故事,但没有
一个象我所经历过的那样苦。我刚开始干的时候,老板连一分钱工资都不
给,说是拿小费是这行的规据。等到分小费时,他却要我分给倒水扫地的
他老爹和在里面当炒锅的小舅子。由于我即没有打工的身份又没有朋友,
他整个把我当成机器,择菜剥虾,洗碗扫厕所,无所不干。每天早晨十点
一上班就开始忙乎,直到晚上十一点,基本上就没有休息的时候。那家餐
厅位于大学城中,来吃饭的百分之九十都是穷学生,而这百分之九十中的
百分之八十又一定打铁(不给小费)。遇到客人好的时候能挣个八、九百元
一个月,最惨的时候只有三百块钱。对于繁重的体力活我思想上还多少有
所准备,但对于从BUSBOY到油锅、大厨、老板公开地吃豆腐和调戏实在令
我精神上倍受污辱。有一次老板塞给我一百块钱,要求跟我干一下,因为
老板娘回台湾过春节去了。我气得把那一百块钱撕得粉碎,当著众多客人
的面骂道∶“干,干你娘去吧!你也不闻闻你那根东西,除了腥臭味还有
什麽?等什麽时候你老婆给你舔出点文化味来,再来找你老娘来干。”

  骂归骂,我却不能辞职,而他也不愿失去我这个廉价劳动力。我每天
除了痛苦地在这种环境中地打工,而且还要面临著为保持学生身份必须注
册上学,每天的时间好象永远也不够用似的。我干得最苦的时候是每天天
不亮就爬起来做昨天的作业,八点钟赶到学校上课,十一点钟从课堂上偷
溜出来往餐馆赶。有时为了多挣点钱,半夜从餐馆出来再去送报纸,回到
家常常是两三点钟了,睡两个多小时又该起来做作业了。前一阵子<<世界
日报>>的一个记者采访我,问我来美国印象最深的是什麽?我告诉他是给
人当牛做马兼做婊子。也是为了语言,我违心地与一个我并不喜欢的意裔
老美同居了二年多,我相信大多数女留学生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只是她们
不敢说出来而已。当印第安那大学再次发给我研究生入学通知书时,我随
手把它扔进了垃圾桶里。这时的我已经考进了芝加哥歌剧团。第一次参加
<蝴蝶夫人>的演出时,我躲在化妆间紧张的两眼冒金星。三年了,我没有
演过一场歌剧,舞台对我已十分陌生。记得当我参加考试时,我的第一段
曲<茶花女>的选段就让在坐的所有考官点头惊叹。这时的我已经可以用纯
正的意大利语发音了,虽然我从没爱过那个无所事事的男人,但他那道地
的罗马发音确实使我受益良多。

  这三年多失去自我的打工生涯,使我成熟了许多,改变了许多原有的
对人生的看法。我无论从内心或是外观都改变了许多,但对歌剧艺术的追
求不但没有抿灭,而是愈熬愈深。为了观摹美国歌剧演员的演出技巧,我
不错过当地的每一场歌剧。还开著我那辆五百块钱买来的破车,七上纽约
,五下休斯顿去看一些经典歌剧的演出。因为没钱买票,我常常在开场时
躲在门口或大厅处偷听,然後在第一场休息时混进场,找个空位坐下。有
时则和检票的老黑套词,趁机溜进去。当然有时也需要付出些代价,这一
点女人有先天的优越性。总之,只要能让我看歌剧,叫我干什麽都行。为
了保持练声和运气的技巧,我每天都要吊嗓子,大多数时间是早晨找个没
人的地方大喊,但有时打工太忙只好在房间里吊嗓子,有好几次都被邻居
打电话报警,有一次因为在练长拉音,没有听到敲门声,被警察破门而入
,吓得以後每次看到警察都紧张。

  在芝加哥歌剧团的三年中,由于有了稳定的收入和到处演出的环境,
我的演技有了很大的发展。美国的歌剧团完全靠财团活著,演员的工资分
好几档,一男一女的主要演员最高,但大都是外请的,本团的演员要想爬
到主演的位置上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主演月薪高的可达七、八千,非常好
的名星一场下来就可以拿三、四千。但基本演员每月则只有一千五左右,
而且只在演出季节的五个月内发工资。所以很多人都有第二份甚至第三份
工作才能养家糊口。但他们也有好的一面,就是你如果愿意进修学习,歌
剧团可为你付学费。这大概就是为什麽美国的歌剧水平总保持在世界一流
水准的重要原因之一。所以,我利用这个条件,在伊立诺州立大学修读了
一个音乐艺术硕士学位,即圆了我的留学梦也充实了我的艺术函养。但我
实在不甘心永远作一个基本团员的配角地位,我来美国是要在美国歌剧界
出人头地,要演主角。为此我参加过全美甚至欧洲许多歌剧团的考试,但
大都因为我是黄种人没有一长白脸大鼻子而落选。当我得知这里的歌剧团
要上演<杜兰朵>,需要的主角A、B两套人选中必须有一人是东方人时,我
知道这是我千载难逢的机会,我绝不能错过这次上帝给我的机会。为了准
备一次考试过关,我又一次背水一战,辞了芝加哥歌剧团的工作,用全部
的积蓄,远赴意大利罗马的国家歌剧院恶补。其间还给应邀赴意大利执导
<杜兰朵>的大陆著名电影导演张艺谋做了两个星期的助理兼翻译。虽然张
艺谋完全中国京剧化的<杜兰朵>最终未被欧洲歌剧界所接受,但我却学到
了许多意大利歌剧真正地道的风格和唱腔。<杜兰朵>自一九二六年首演以
来,在国际歌剧界经久不衰,其经典地位不容质疑,同时她也是最中国化
的一部历史歌剧。你们这里素以文化沙漠著称,难得歌剧团肯花大钱,上
这场演职员近二百人的大型歌剧。

  这消息立刻在全美乃至全世界的歌剧界造成轰动。几乎每一个主、次
要角色都有数十人竞争,而且来者不善,大都来自一流的歌剧团,有英国
的,意大利的,俄国的,日本的、加拿大的,美国的和中国的。大有拼个
你死我活之势。我志在必得杜兰朵一角,但我却又是所有竞争者中唯一没
有在美国大歌剧团中担任过主角的丑小鸭,其难度就更大了。我知道我没
有退路,只有永往直前。想知道结果吗?那你今晚在大幕拉开时就知道了。

  你知道吗,我一直有一个梦想,我很想在我有生之年去实现她∶我想
把<杜兰朵>这场伟大的歌剧搬到她本来该上演的地方去公演,哪?北京城
!我想把第一幕安排在天安门城楼下,第二幕放在午门前的皇家广场,第
三幕在故宫御花园内,当明月升空时,让整个北京城的上空响彻著「好一
朵美丽的茉莉花「的优美的旋律……。那将是一场多麽壮观的伟大杰作,
那万人齐唱的歌声必将震醒沉睡多年的普契尼,同时也会震惊整个世界。

  你说,我这梦能实现吗?



回 [ 名人名著 ] [世界名人网]
本文相关内容仅提供信息参考,敬请指正。

★………………欢迎读者推荐投稿…………………▲
★……………所有作品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图文音影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欢迎建议和提问. 写给 : editor@famehall.com
神州商厦 ZZInet News HCCBBS TheBestUSA.com 德州中国贸易机构
Auto Houston 中国数据库 ZZI.Net 网站设计 广告中心
Copyright © famehall.com. 1996-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other designated trademarks, copyright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版权和免责声明】【隐私保护】【鼎力支持】【编辑部 ~.*

本站由 遴璘工作室 设计并维护